<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1章 无异再造之恩
    多勃雷宁坐在宽大的办公室内,对面坐着一个俏丽的金发女郎。多勃雷宁没少见过西方美女,但对这个金发女郎还是提起了兴趣,一双眼睛不时地朝着那皮短裙下黑色的丝袜深处望去,仿佛想看到一丝不经意的风光。

    兰格丽将自己性感迷人的长腿,勾出了一个极其诱惑的姿势,她知道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拒绝自己这双长腿,所以故意恰到好处地展示出那种若即若离的魅惑。

    多勃雷宁是俄罗斯官场中有风流之名,不仅有多任妻子,而且还经常与一些模特爆出绯闻。不过,尽管如此,多勃雷宁在俄罗斯的地位很稳,因为他的家族势力庞大,整个俄罗斯的电力系统,几乎都由他的家族所掌控。

    所以在俄罗斯,虽然看似民主,但家族的影响力比之华夏,更加强大。

    “美丽的兰格丽,没想到你本人竟然如此漂亮!”多勃雷宁的目光从她的双腿,落到那胸口展现出来的惊人事业线上,下意识地交换了一下双腿交叠的姿势,因为压着亢奋的特殊部位太久,会引起不适的感觉。

    “英俊的多勃雷宁,您本人也是如此的潇洒!”兰格丽微笑着恭维道,“此行我的目的明确,是为了华夏和俄方关于空间站技术的项目合作。”

    多勃雷宁复杂地望了一眼兰格丽,困惑地问道:“这应该是我们和华夏的问题,与你德国有何关系?”

    “具体原因,我是受人之托。”兰格丽微微一笑,“华夏方面有人觉得你们的合作应该慎重考虑一下,而我呢,只是他的传声筒而已。”

    多勃雷宁是个精明的政客,很快明白了兰格丽的意思,“原来是这样,之前闹出的那么大动静,就是为了阻扰项目合作吧?”

    兰格丽自然不会承认,淡淡一笑,道:“我们还是谈谈更实际的吧,如果你帮助了那个人,你将能得到什么!”

    言毕,她从皮包里取出一份文件,小心翼翼地递交到多勃雷宁的手中。

    多勃雷宁眼中闪过一丝惊喜之色,下意识地舔了舔发干的嘴唇,然后收敛兴奋的情绪,沉声道:“这可是乱国的重罪,你确定他要这么做?”

    兰格丽淡淡道:“富贵险中求。是乱国,还是拨乱反正,这我就不得而知。对于你而言,私人可以获得一栋位于多特蒙德的私人庄园,对于国家而言,能够获得一笔价值很大的军火订单。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划算的买卖。”

    多勃雷宁沉默许久,不得不说,他还是心动了。

    多勃雷宁没有将那份文件再归还兰格丽,这意思就是他已经默许了这个合作,他朝兰格丽笑了笑道:“如果再加上你,作为条款之一的话,那我将更加感兴趣。”

    兰格丽妩媚一笑,道:“如果事情开展得顺利,我又怎么会拒绝和您这样优秀的男人,春风一度呢!”

    多勃雷宁哈哈大笑,冲着兰格丽走去,准备搂抱住她,却被兰格丽灵巧的避过。

    兰格丽用柔嫩的右手食指指肚压在多勃雷宁的宽厚的嘴唇上,笑道:“副局长先生,您暂时别心急哦!”

    等兰格丽的魅影消失,多勃雷宁眼神中收敛了轻佻,坐在沙发上拨通了秘书的电话,很快地,秘书库普林迈着大步走入,恭敬地问道:“先生,请问有何事吩咐?”

    多勃雷宁指着前面的座椅,道:“坐下吧,详细说说斯捷潘的情况!”

    库普林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地笑容,道:“斯捷潘整日酗酒,已经变成了醉鬼,他已经病入膏肓,自甘堕落。在我看来,局长的宝座,非您莫属。”言毕,他拿出手机,翻出一系列安排人偷拍的照片。

    多勃雷宁仔细看了很久,皱眉困惑道:“斯捷潘一向是个很稳重的人,不会犯这样的过错。会不会其中有诈?”

    “绝对不会!”库普林阴鸷地笑道,“我从他的家庭医生葛利高里助手那边得到的消息。斯捷潘仿佛得了酗酒症,一旦不喝酒,就会跟吸毒者毒瘾发作一样,变得极其疯狂!现在葛利高里也束手无策。”

    多勃雷宁放松地一笑,暗忖既然没有了斯捷潘这个障碍,那么和华夏那个人的合作,就可以尝试推动一下。在空间站技术转让的项目合作上,坚持投反对票,不仅能拥有一个庄园,还能和那个妖精般的女人共度良宵,实在是个美事儿。

    ……

    斯捷潘眼睛发红,感觉浑身上下充满了酒气,他很厌恶现在的自己,但对于酒精的诱惑,却是难以抵挡。原因很简单,一旦自己手掌忍不住颤抖的时候,喝下高度的伏尔加,瞬间就能得到控制。不过,这治标不治本,一旦酒精过了之后,那种不好的感觉再次会袭来,让他痛不欲生。

    斯捷潘是一个有良好控制力的人,但他此刻却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酒瘾。尽管知道这是错误的,但他还是不停地往嘴里倒酒。旁边盯着他的医生,葛利高里也是无可奈何,他找不到究竟是什么原因,让斯捷潘变得如此疯狂。

    “斯捷潘先生,如果您继续这样喝下去,一定会醉死的!”葛利高里无奈地劝说道。

    “我也知道!”斯捷潘打了个酒嗝,苦笑道,“但面对酒精,我控制不了!”

    葛利高里沉声道:“先生,我觉得这其中有问题,您为什么会喝酒呢?之前我曾经跟您说过,您的这个病,千万不能喝酒!”

    斯捷潘顿了顿,满嘴酒气地说道:“那是我听了水君卓的话,她说我喝酒,可以让身体好受一点,但结果我的确手掌不再颤抖,但迷恋上了酒精!”

    葛利高里镜吃惊道:“问题肯定出现在这里。让你喝酒就是一个阴谋,她肯定知道您对酒精会产生依赖。”

    斯捷潘无奈地喘气,道:“方法是她说的,但没有人逼我,是我忍不住接受了她的办法,破戒喝了酒。”

    “您一定要控制自己!”葛利高里坚持道,“不然,您的身体就垮掉了!”

    斯捷潘摇头道:“你除了让我戒酒之外,还有什么其他更好的办法吗?”

    “没有!”葛利高里觉得自己能力有限,无地自容地说道。

    “那就让我醉死吧!”斯捷潘疯狂地说道,“人嘛,反正总得一死!”

    事业遭遇巨大的打击,身体遭受病痛的折磨,在酒精的麻痹下,他突然求生意识也变得脆弱不堪。

    葛利高里知道酒精已经摧毁了斯捷潘的意识,他很快反应过来,既然水君卓知道酒精能够控制斯捷潘的病情,那她或许会有治愈斯捷潘的办法。之所以让斯捷潘陷入如今的疯狂,或许是让斯捷潘主动去跟水君卓请求真正的治病良方。

    葛利高里暗叹了一口气,复杂地望着斯捷潘。两人不仅是病人和医生的关系,葛利高里内心深处将斯捷潘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无论出于职业素养,还是友谊,葛利高里都得为斯捷潘寻求生机。

    他复杂地看了一眼斯捷潘,匆匆走出房间,找到了守候在外面的秘书,主动要求到:“请帮我尽快联系上华夏外交官水君卓,我有得赶紧找到她!”

    半个小时之后,葛利高里来到了华夏驻俄大使馆,在三楼的办公室内,见到了水君卓。葛利高里第一次见到水君卓,不免惊叹于她高贵优雅的气质,以至于半晌才回过神来。

    水君卓请葛利高里坐在沙发上,给他泡了一杯茶,道:“这是今年的雨前龙井,请试试,如果喝不惯的话,不要勉强。”

    葛利高里很喜欢华夏的茶叶,尤其喜爱将茶叶放入口中慢慢咀嚼,会嚼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味。不过他此刻没有静下心品茶的心情。只是用嘴唇碰了一下杯口,算自己已经赏光品了茗,叹气道:“您好,我是斯捷潘先生的家庭医生,他现在处于极其危险的状态中,据我所知,是你给他建议,让他饮酒!”

    水君卓点了点头,道:“这个建议是我一个朋友给我的,他是个中医,曾经与斯捷潘先生有过一面之缘,并且看出了他的病情,说如果让他饮酒的话,会有很明显的好转。”

    葛利高里微微一怔,只是见过一面就能瞧出斯捷潘的病因,这种医术简直神乎其技,他此刻顿时不在纠结水君卓让斯捷潘饮酒,是坑了他的这一点,焦急地问道:“请问这个朋友,人在哪儿,能否请他给斯捷潘先生医治一下?”

    水君卓笑了笑,虽然不知道斯捷潘现在因为依赖酒精,已经将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但她对苏韬的预判,却是钦佩不已。斯捷潘虽然没有直接向苏韬求医,但他家庭医生主动前来求医,这也打破了医不叩门的原则。

    现在斯捷潘的情况很危急,从情报得知,秦经宇已经安排说客,与他的劲敌多勃雷宁接触。

    在这个时候,如果斯捷潘恢复了健康,所有负面消息不攻自破,对于他而言,无异于是再造之恩。

    虽说斯捷潘个性固执,不一定会因为私事,而对项目放水,但总比多勃雷宁上位之后,项目直接告吹,要来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