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90章 项目还有转机
    返回莫斯科的路上,苏韬不时地偷看江清寒一眼,内心充满担忧,江清寒一直保持着沉静,她表情没有任何异样,苏韬能感受到她内心深处混乱不堪的情绪。等一道清泪从眼角滑落,苏韬忍不住伸手握住了她的柔荑,坚强的女警花,此刻如同所有女人都一样,需要一个宽阔的肩膀。

    江清寒将脸搭在苏韬的肩上,她知道燕隼是故意对自己表演失忆,但她也很清楚得看得出,身侧那个俄罗斯少妇,与燕隼是有真实情感,因为眼神是不会骗人的,阿加塔自始至终,眸光中唯有燕隼一人,那种真挚的情感,逃不了有十多年刑侦经验的江清寒。

    至于燕隼对阿加塔表现出来的温柔,也并非伪装,那绝对不是演出来的。

    自己原本以为去世多年的丈夫,没想到真的在异国他乡找到,不过,他转眼之间,变得冷漠和绝情,对江清寒宛如重锤,让她整个人的世界观崩溃了。

    为了燕隼,江清寒一直守身如玉,拒绝了无数的追求者,然而燕隼在世界的另外一个角落,却是另结新欢,这种绝情让人感受到世界上最大的悲哀。

    坐在前面的司机,是林毅夫安排的,他通过后视镜望向这对华夏男女,心中一直在好奇两人的身份,说是情侣,从两人相处的态度来看,欠缺了些什么。但如今女人却依靠在了男人的肩膀上,他真心好奇,究竟发生了什么。

    江清寒默默流泪了许久,发现面颊一片湿润,原来自己的泪水将苏韬肩膀处大片的衣衫打湿,突然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有些逾越了规矩,连忙直起腰身,自嘲地勉强笑道:“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

    苏韬摇头,认真地说道:“一点不可笑!师父,我真的心疼你……”

    江清寒只觉得心脏一阵颤动,苏韬说的“心疼”这个词,有点怪怪的感觉。徒弟心疼师父?这听上去有些不私滋味。

    江清寒摇头,坚强地说道:“不知为何,我也解脱了。虽然结果跟预期有差别,但至少我真的找到了燕莎的父亲。他并没有死,这是一件很幸运的事情。”

    苏韬暗忖江清寒还真会自我安慰自己,沉声道:“像燕隼这样的男人,不念着也罢,他完全就是个不负责任,自私自利的人。竟然还佯作失忆,实在太可笑了!”

    “为什么你不相信他真的不记得过去了?”江清寒嘴角泛着苦笑,“我倒是情愿认为,他只是忘记了我们。”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别忘了我是个中医大夫,如果一人失忆,我怎么看不出来问题呢?他比任何人都要健康和正常,右手的胳膊可能有点老伤,至于脑部完全没有问题。”

    江清寒暗叹了口气,道:“你有必要这么打击我吗?如果你欺骗我,他只是失忆了,恐怕我会心里更好受一些。”

    苏韬摇头,耐心地解释道:“我就是怕你活在侥幸的心态,对他还抱有期望,那样的话,你永远走不出他的阴影,让自己的生活变得还是那么的没有人气。”

    “原来我在你的眼里这么不堪!”江清寒看了一眼苏韬异常认真的表情,读出了对自己的关心,感情无比真诚,不掺杂任何虚假。她情不自禁地在想,原来自己不孤独,世界上真的有人在关心自己,那么自己活着就是有意义和有价值的。

    不过,这个念头,稍瞬即逝,她努力警告自己,苏韬是自己的徒弟,而且还比自己小那么多岁,自己怎么能将他视作可以依赖的男人呢?

    “你过去的生活,的确让人感觉非常的痛心。将自己沉浸在无休无止的工作中,以此来转嫁对燕隼的思念。在很多人眼里,你是个成功的女性,但其实在我眼中,你是个失去了灵魂的行尸走肉。但从刚才你落泪的瞬间,我发现你又有了灵魂,对情感不再麻木。因为对情感重新恢复了敏感性,所以你的未来势必会变得斑斓。”苏韬继续鼓励江清寒道。

    “没想到你挺文艺的,说了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江清寒嘴角恢复了一抹笑意,唏嘘道,“没错!虽然刚才我觉得很难受,但想通了之后,又觉得内心如同放下了一块沉重的石头。既然有了结果,我就不会继续沉浸在过去。等回国之后,我就好好享受人生。”

    苏韬见江清寒恢复了生气,笑道:“那样我们都会开心!”

    “我们?”江清寒疑惑地望着苏韬。

    “是啊,我、燕老、燕莎!”苏韬重申道,“我们!”

    江清寒吐出一口气,微微地点了点头,道:“行吧。对了,我有一件事想请你答应我。”

    “说吧!”苏韬连忙点头道。

    “我希望燕隼还活着的消息,对燕莎和我公公隐瞒真相。”江清寒自嘲地笑了笑,“我不想他们得知这个结果后伤心。所以你就说,我们没找到他吧。”

    苏韬沉默片刻,虽然他觉得纸是包不住火的,既然知道了,那就应该说出来,无论燕莎和燕无尽都应该有知情权。

    不过既然江清寒如此要求,那他也只能点头答应,“我答应你。”

    “好不容易来俄罗斯一趟,直到现在才发现,这里的风景有多美!”江清寒嘴角浮出笑意,望着如画般的景色,蓝天白云,群山绿水,还有清新的空气。

    “只可惜时间不够多,我们还有两天就得回国,不然的话,可以静静欣赏一下。”苏韬遗憾地说道,旅途可以培养人和人的感情,只可惜苏韬和江清寒的这次旅途,显得仓促,而且遇到的波折太多了一点。

    “等下次有机会,我们再一起出国旅游吧!”江清寒顿了顿,“带上燕莎和公公,我们四个人出行,应当会特别有趣。”

    苏韬听到前半句心潮澎湃,听到后面半句,突然想起和燕无尽同睡一屋,瞬间觉得意兴阑珊。不过,他嘴上还是笑着应付道:“其实不一定非得出国,论江山秀丽,咱们华夏就不赖,等燕莎中考顺利毕业,咱们就抽个时间,就来个国内旅游,如何?”苏韬笑着提议,。目光在江清寒清秀的面颊上扫视着,“就怕你抽不出时间,回国之后,就投入工作,忙得不可开交。”

    江清寒微微犹豫,自嘲地笑道:“说起来,我这个当妈的还真不合格,燕莎长这么大了,竟然我没有带她出去旅游过一次。就听你的,等回国之后,就策划一场旅游。到时候带上公公和你,算是让燕莎结束初中课程之后,来一场好好地调整。”

    苏韬倒也没有想到江清寒真的答应了自己,笑道:“你只要腾出时间就好,到时候我来决定是报团,还是自驾游。”

    江清寒盯着苏韬的表情看了看,总觉得他嘴角的笑容有种说不出来的怪,但没有继续深究,她内心已经打定主意,要重新找回自己的人生。

    ……

    萧副总理此次俄罗斯访问活动,用极其不顺利来形容不为过,因为发生了一系列的变故,访问团取消了好几个城市访问活动。萧副总理虽然和俄罗斯的几个大臣进行了交流,但访问团的企业家代表们,并没有收获想象中的订单。

    没有订单,那就意味着此行空跑了一趟,对于刚刚营造起势头的“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也是一个间接地打击。说得严重一点,这次访问活动,会被其他国家媒体认为是一场劳师动众,却徒劳无功的外交失误。

    萧副总理坐在酒店总统套房的书房内,批阅着各种各样的文件。薛秘书长将一叠由他筛选过的文件,放到萧副总理的案头,沉声道:“水家那边得到的消息,似乎进展并不顺利。”

    表面上,萧副总理是为了“一带一路”而来,事实上他暗中也则是为了促进,军方与俄罗斯洽谈的空间站技术项目。利用商务合作,推动军事技术合作,这是外交的惯用的伎俩。现在俄罗斯国内经济颓靡,急需要来自华夏的商人进行投资,给死水一滩的经济带来一些活力,萧副总理带着大批的企业家造访,美其名曰是为了一带一路,事实上是为了“空间站技术”增加谈判的筹码。

    萧副总理眉宇深锁,沉声道:“关键问题出现在斯捷潘这个人身上,还真不好办。真的如同外界所说,他得了不治之症吗?”

    薛秘书长无奈地叹气道:“问题比较严重,自从消息发布出来之后,斯捷潘一直没有公开露面,从我们得到的消息来看,他最近一直将自己被关在家里,而且酗酒非常严重!”

    “酗酒?”萧副总理困惑地望着薛秘书长,失望地说道,“按照这个形势来看,他应该是自暴自弃了。”

    薛秘书长摇头苦笑道:“说来也有几分蹊跷,他是从水君卓拜访之后,突然开始饮酒。之前斯捷潘一直戒酒多年,滴酒不沾。”

    萧副总理摸着下巴,一阵见血地说道:“关键问题在斯捷潘身上,如果我们能帮他治好病,或许这个项目,还有转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