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8章 斯捷潘的危机
    “库普林离开之后,卡洛耶夫已经被咋安全局带走调查。”元兰望向苏韬,发现他的城府真的很深,淡淡地问道,“下一步该怎么办?”

    “多勃雷宁,不出意外,会尽快公布斯捷潘的病情。”苏韬耐心地分析道,“等斯捷潘走投无路的时候,他会想尽一切办法,解决现在的困境,这个时候如果谁给他送上橄榄枝,那么他将会视作雪中送炭,感恩戴德,铭记于心一辈子。”

    斯捷潘得了重病,是苏韬安排黑金和唐诗送过去的线报。当然,最终的目标,并非要致斯捷潘于死地,而是让他置之死地而后生。

    至于卡洛耶夫成为了一个倒霉的工具,其实俄联邦安全局已经掌握了相关线索,一直没有实施逮捕,只是等到他失去价值的那一刻。卡洛耶夫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医学败类,他不仅恶意雇凶袭击苏韬,甚至还将病人的隐私作为谋私的工具,完全丢进了同行的脸,所以对于他的下场,不值得任何同情。

    苏韬想了想,沉声道:“为了让斯捷潘向我求医,我们还得制造一些巧合。这样才显得我们并不是求着给他治病,而是他求着让我治病。”

    言毕,苏韬又低声在元兰耳边说了几句,元兰尽管表情还是像之前那样冷淡,但内心却是异常的惊愕,因为苏韬表现出了惊人的策划能力,从一开始到最后,全部都在按照自己的思路在发展,用算无遗策来形容也不为过。

    苏韬耐心地嘱咐道:“为了让斯捷潘不会产生任何怀疑,此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包括对君卓,你也要进行隐瞒!”

    元兰皱眉思索,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对了,你身后的伤疤好了没?”苏韬笑着询问道。

    “已经完全好了。”元兰轻声道,“谢谢你!”

    苏韬发现元兰对自己的态度已经改变,笑道:“感谢的话就不用多说,我希望你能尽快帮我促进与军方的创伤药合作项目,毕竟那个对我而言,是实打实的好处。”

    元兰瞬间后悔刚才的感谢,苏韬还是一如既往的贱性难改,她语气瞬间变冷道:“上面正在研究,等有结果,我会第一时间告诉你。”

    苏韬微笑着望着元兰铁青着脸色离开,心里说不出得意,让一个高傲冷酷的女特工生气却忍而不发,这是一件极其有成功感的事儿。

    元兰离开没多久,江清寒提着从一家中餐馆打包来的饭盒走入,道:“今天有鸽子汤!”

    鸽子汤有补气养血的功效,对于病人伤口愈合有极好的促进作用。

    苏韬没有接话茬,只是凝视着江清寒。他并非故弄玄虚,而是在考虑,如何从薇拉那边得到的消息,转告给江清寒。

    江清寒好奇地笑问:“盯着我看做什么,难道我脸上有东西吗?”

    “有燕隼的消息了!”苏韬叹了口一口气道,“如同我们所猜测的,他人在圣彼得堡,现在正在经营一个雇佣兵组织,安德烈是他的手下。”

    江清寒怔然站在原地,她的反应和苏韬想象中一样,出现了短暂的迷茫。

    “安德烈是他派来袭击你的?”江清寒咬着红唇问道。

    “并不是!安德烈虽然是他的手下,但此次攻击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苏韬的话让江清寒松了一口气。

    “他具体的位置在哪儿?我现在就去见他!”江清寒凝重地说道,眼眶已经泛红,晶莹的泪水在眼角打转。

    江清寒一直以坚强的铁血警花展现在外人的视野之中,苏韬从来没有看见过她如此的脆弱。燕隼还真是她内心的死结,苏韬不知为何觉得有种嫉妒与羡慕。同时,苏韬对燕隼也充满了愤恨,既然有这么个如花似玉的妻子,为何要抛家弃子这么多年,明明好好的活着,却变成了个死人?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这是江清寒的心结,她一直将所有的精力全部放在工作上,至始至终是因为她内心放不下一个人。心病还须心药医,只有让她亲眼见到燕隼,心中的抑郁和怨念才能够化解,只有那样,她的心灵才会打开一个窗户,让阳光洒入,让其他人住进去。

    “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从我现在了解的情况来看,他似乎并不想见你。”苏韬苦笑着说道。

    其实很好理解,对于燕隼而言,他现在完全有能力回国,如果想见的话,何必江清寒亲自来到俄罗斯寻觅呢?

    江清寒拳头捏得很紧,露出一抹自嘲的笑容,道:“放心吧,我只是要一个结果而已。知道他还活着,就足够了。至于他想不想见我,那已无关紧要。真正地见一面,算是一次告别。那样我可以彻底地忘记过去,奔向新的人生。”

    苏韬知道江清寒也只是嘴上说说,感情的伤痛,只有亲历的人才有彻肤之痛,他再多的安慰也无济于事,只能默默地守候,帮助她渡过这个难关。

    在苏韬看来,江清寒这次挫折和磨难,远比之前办理危险性极高的刑事案件要更加的艰巨。

    ……

    航天局副局长办公室内。

    斯捷潘因为情绪激动,双手的手腕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他声音嘶哑地愤怒低吼,“卡洛耶夫真是个卑鄙无耻,没有任何道德的底线,卑劣到极致的畜牲!”

    以斯捷潘良好的修养,很难想象,他会骂出这么多恶毒的词汇。

    葛利高里尴尬地低着头,不敢再望向斯捷潘,因为卡洛耶夫是自己介绍过去的,所以自己有严重的责任。他知道斯捷潘表面温和,其实性格有阴狠的一面,毕竟没有足够多的手腕,如何能成为人上人?

    政客都是杀人不见血的阴谋家,葛利高里后悔不已。

    谁能想到卡洛耶夫如此无耻,明明已经给了他足够多的封口费,但他还是将秘密高价卖给了斯捷潘的政治对手。

    卡洛耶夫是医学界的奇耻大辱,幸好他现在已经因为犯下罪行,被逮捕起来。否则的话,葛利高里发誓自己一定会狠狠地扇他几个耳光。

    互联网上已经出现了新闻,曝光了斯捷潘得了怪病的细节,而且在文章中明确表示,他们已经拥有了足够多的证据。

    “据可靠消息来源,现任航天局副局长斯捷潘得了奇怪的病症,他无法控制自己的肢体,而且情绪容易失控。此前早就传出,他因为暴怒殴打下属的惊人行为……

    一个连自己的身体和情绪都无法控制好的官员,如何还能身处要职?我们不否认斯捷潘对于国家航天事业所作出的伟大不贡献,但无论是为了他个人的健康,还是为了航天局的稳定,斯捷潘副局长都应该自己请辞,然后找一个靠谱医院养病、养老。!”

    看到新闻中毫无保留、极尽讽刺地评论,斯捷潘几乎要崩溃,他一直不去医院就医,就是害怕秘密会泄露,他为了保住自己的位置,不仅隐瞒病情,还延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机,更悲惨的是,最终还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当然,这种带有调戏官员强调的新闻,在华夏是不可能出现的。

    俄罗斯是多党制国家,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有各自的政治立场和投资人,多勃雷宁和斯捷潘在航天局是同事,但却属于两个不同的政党,因此代表着不同的利益。

    “有您的电话!”秘书面色凝重地走入,捂着话筒位置,低声道:“局长,打来的!”

    斯捷潘暗叹了一口气,朝葛利高里无奈地摆了摆手,尽管是因为他的失误,导致一系列的问题发生,但斯捷潘却不敢让葛利高里太难堪,毕竟葛利高里是自己的家庭医生,掌握的资料比卡洛耶夫更加详细,一旦他如果报复自己,那自己就彻底完蛋了。

    从秘书手中接过电话,斯捷潘打定主意,一定要对自己的病情矢口否认,进行隐瞒。他拿着卡洛耶夫留给自己的绿色药丸,尽管犹豫无比,但还是服用了一颗,这样才能保证自己在和局长电话沟通的过程中,保持稳定的状态。

    毕竟他现在的病情,已经越来越严重,尤其是服用了卡洛耶夫给自己提供的绿色药丸,他已经对药丸形成了强烈的依赖性,一旦不服用绿色药丸,病发时不仅更加痛苦,而且还越来越频繁。

    与局长好不容易斡旋完毕,斯捷潘感觉心力憔悴,躺在沙发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葛利高里吓了一跳,赶紧给他做了个心脏复苏术,才让斯捷潘从那几乎要死去的状态中拯救过来。

    秘书再次走入办公室,见斯捷潘如此痛苦,微微犹豫,但还是走到斯捷潘的身边,汇报道:“水君卓女士,过来探访,是否要拒绝?”

    斯捷潘暗叹了一口气,此刻水君卓来看自己,还有什么意义吗?

    自己的副局长位置,即将丢了,至于之前一直在接洽的合作,也宣告结束。

    “她让我带一句话,有办法为您解决现在的困境!”秘书下面的一句话,让斯捷潘改变了想法。

    “赶紧请君卓女士进来!”斯捷潘努力振奋精神,吩咐道。

    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