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7章 成功者擅诡道
    元兰走进病房,见苏韬正在拿着手机看新闻,沉声道:“关于安德烈的事情有进展了。”

    “哦?”苏韬皱眉,叹气道,“这次应该不是秦经宇安排过来的,因为实力太次,秦经宇不会办这样的傻事。”

    元兰不知为何听到苏韬这么说,有点想笑,那个安德烈就这么闯进来,的确有点太自不量力了。

    她努力让自己忍住,保持淡淡的语气,“事情比较复杂。安德烈牵扯到一个雇佣兵组织,但那个组织拒绝对此事负责。另外,那个组织的头领与你有关系,也是你此次来到俄罗斯的原因。”

    “等等!”苏韬被元兰的话给绕晕了,他一瞬间有点蒙!什么雇佣兵组织,头领跟自己有关……

    元兰深吸一口气,复杂地望着苏韬,继续解释道:“那个雇佣兵组织的头领名叫燕隼。”

    苏韬顿时明白了,那不是自己师父江清寒的丈夫吗?

    自己这次来俄罗斯就是为了找到他,没想到他竟然成了雇佣兵组织的头领。

    元兰望着苏韬若有所思,继续说明道:“安德烈来袭击你,并非燕隼指使,而是与另外一个人有关。虽然安德烈拒绝供认谁是幕后黑手,但我们从蛛丝马迹查到,安德烈近期收到很大一笔钱,不出意外,是幕后黑手给安德烈,用来指使他,袭击你!”

    苏韬点了点头,叹气道:“关键是你们查到,钱是谁给他的吗?”

    “卡洛耶夫!”元兰沉声道,“俄联邦安全局调查过安德烈的手机,他与卡洛耶夫通过电话。事实证明,通过监控录像分析,两人极有可能近期在一个荒僻的郊区见过面。”

    苏韬暗叹了一声,卡洛耶夫和安德烈都不是精明的布局者,所以他们在筹划的过程中,肯定会出现大量的破绽。自己与燕隼素未谋面,所以燕隼袭击自己的可能性不大,如此推断,卡洛耶夫跟自己仇怨深结,雇佣人来刺杀自己,倒也有可能。

    这次袭击如此拙劣,是卡洛耶夫从背后指使,倒也说得通。

    如果真是燕隼受到一些势力的雇佣,来袭击自己,恐怕就不会这么简单。

    “你们不能现在就逮捕卡洛耶夫!”苏韬皱眉,想了许久,提醒道。

    “为什么?”元兰觉得苏韬是在策划什么。

    苏韬笑了笑,道:“他此刻还有利用价值。”

    元兰等苏韬低声将计划说明之后,面色凝重地望着苏韬,暗忖自己倒是低估了苏韬的狡猾和阴险,如果这么一来的话,或许能推动一下现在陷入困顿的合作项目。

    元兰不会因为苏韬的计谋狡诈,而轻视他,相反觉得苏韬是一个灵活变通之人。

    在这个世界上,成功者大多是诡道高手。

    ……

    卡洛耶夫这几天都没有去医院上班,将自己关在家中,因为他担心自己策划的事情被曝光,一旦出门就会被穿着制服的安全局人员逮捕起来。

    门铃声响起,让卡洛耶夫变成了惊弓之鸟,他连忙走到窗口,撩起窗帘的一角,从缝隙中望向楼下,让他有点紧张,因为来的是个陌生人。

    管家过去开了门,与之交流了几句之后,管家按照自己的意思,不经过自己的允许,谁也不会放出来。半晌之后,管家敲开门,卡洛耶夫赶紧打开门,紧张地问道:“是谁?”

    管家知道主人最近惹了不小的事情,不仅不出门,还经常对自己和几名佣人动不动就发货。管家见他面色惨白的样子,暗叹了一口气,面无表情地说道:“是航天局的官员,说有要事找您。”

    航天局,不是安全局?

    卡洛耶夫暗自松了口气,让自己变得冷静,道:“请他们进来吧,我晚点就下楼。”

    卡洛耶夫走下楼,客厅里坐着两人,一位是刚才摁门铃的男人,另一位看上去很眼熟,他很快反应过来,竟然是国家航天局,除斯捷潘之外,另一名副局长多勃雷宁的秘书库普林,两人在某个高端宴会上曾经有过一面之缘。

    “您找我有什么事?”卡洛耶夫让管家上了两杯咖啡,恭敬地问道。

    库普林端起咖啡杯,放在鼻子边闻了闻,抿上了一口,缓缓道:“有些话我希望能单独聊聊!”

    卡洛耶夫脸上露出会心一笑,道:“请您到的书房一叙。”

    库普林给属下使了眼色,让他留下,跟着卡洛耶夫来到了书房。空间很大,上面摆放着各种书籍,他目光落在一本列夫托尔斯泰的全集上,笑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酷爱文学作品!”

    卡洛耶夫笑道:“以前每天都有读书的习惯,现在过了中年,工作繁忙,就读得少了许多。不知您有身事情与我商量。”

    库普林直接坐在椅子上,右手食指点着扶手,道:“我也不跟你绕弯子了,据说你近期曾经给斯捷潘副局长治过病?”

    卡洛耶夫眼中惊异之色一闪而过,他心知肚明,斯捷潘和多勃雷宁是下一任局长的竞争人选,两人彼此视作死敌,现在库普林找到自己,自然是希望找到斯捷潘的把柄,卡洛耶夫一直等待着此刻的到来,因为这将可以狠狠地赚一笔。不过,他知道这种事情,你必须要保持谨慎才行,不能太过心急,不然地话,秘密卖不了好价钱。

    “我的确这段时间拜访过斯捷潘先生,不过只是私人的来往而已。”卡洛耶夫含蓄地笑道。

    库普林暗忖卡洛耶夫果然是一个难缠的家伙,他眯着眼睛望向卡洛耶夫,“我也就直言了。我得到消息,斯捷潘得了一个怪病,四肢颤抖,而且严重的时候,连话都说不完整。如果这样的话,他就不再适合担任现在的职务。”

    卡洛耶夫微笑道:“我只是个普通人,不太热心政治,也不太懂!”

    库普林深吸一口气,只能说得更加直白,“如果你能告诉我斯捷潘得了什么病,而且你能提供证据。那么我愿意给你一百万卢布!”

    卡洛耶夫皱眉,一本正经地说道:“我是一名医生,出于职业道德,是不能泄露病人的。即使我真的知道,我也无法告诉您,还请见谅!”

    库普林见卡洛斯虽然语气演得逼真,但却给人一种待价而沽的感觉,心中非常不满,但他强按住内心的鄙夷,继续道:“三百万卢布!”

    “您这是在为难我!”卡洛耶夫痛苦地摇着头。

    “五百万!”库普林咬牙切齿地说道。

    “我不是那种因为金钱而动摇的人!”卡洛耶夫异常严肃地重申道。

    “六百万!”库普林有些无奈地说道,“绝不可能再多了!”

    这已经到了卡洛耶夫的内心价位,他淡淡地笑了笑,道:“看在我和您的感情基础上,我只能对你泄露一点!”

    库普林松了口气,如果卡洛耶夫继续漫天要价,自己没办法和上司交代了。

    卡洛耶夫缓缓站起身,走到书橱中间的位置,轻轻一推,出现了一个保险柜,然后输入密码,从最上面一层找到一个文件袋。库普林伸手准备去接,卡洛耶夫笑着摇了摇头。

    库普林暗叹了一声,会意道:“我现在就跟你汇款!”

    卡洛耶夫点了点头,从抽屉里取出一个账户,库普林暗忖卡洛耶夫还真是个狡猾的家伙,这个账户是用其他身份办理,算是一种为自己铺后路的形式,从这个细节就可以看出,卡洛耶夫经常做这类事。

    库普林用手机打开了专门的转账银行网站,默默地输入相关信息之后,道:“已经把钱打给你了!”

    卡洛耶夫还是不说话,掏出手机,登陆了一下那个账户,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将那份文件递给了库普林。

    库普林知道他一直不说话,是为了防止被留下录音证据,还真是个谨慎和细心的惯犯。

    不过,尽管花费了六百万,但如果上司多勃雷宁能够靠此事,力压斯捷潘,那绝对是一笔值得的买卖。

    ……

    库普林坐着轿车驶离卡洛耶夫的住宅,不远处一辆银色的面包车缓缓发动,坐在副驾驶的唐诗嚼着口香糖,嘴里不时发出“啵啵啵”的声音。她有些含糊不清地说道:“这多勃雷宁还真够心急,半个小时前,刚给他透露过风声,立即就安排人找到卡洛耶夫,拿到关于斯捷潘患病的证据。”

    早在半小时之前,黑金和唐诗在多勃雷宁的情妇家中,偷偷留下了一个纸条,上面写明了斯捷潘得了重病,同时告诉他如何找到确凿的证据。

    黑金眼中闪过一丝冷色,道:“这个卡洛耶夫,完全就是个卑鄙的家伙!”

    “是啊,根本不配医生这个职业,与我们的苏神医相比,简直一个是天上,一个是地下!”唐诗也露出愤怒之色。

    等确定库普林所搭乘的那辆车已经走远,黑金拨通了组长元兰的手机,汇报道:“如同苏韬所猜测的,库普林果然跟卡洛耶夫要了关于斯捷潘病情的相关资料。”

    元兰沉声道:“我知道了。你继续盯着那边,有什么风吹草动,得及时告诉我!”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