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6章 冷血人养死士
    安德烈的举动震惊了俄罗斯高层,原本苏韬第一次被袭击,因为龙十九脸上戴着面具,所以无法判定对方是什么人,也只能根据诸多可能进行猜测。

    而华夏方面也不好将罪责完全加到俄方身上,但如今莽夫安德烈直接冲到医院,准备袭击苏韬,这事态就恶劣了。

    安德烈是个俄国人,加上之前受到关注,随时可能让原本已经缓和的矛盾,再次激化。

    不过,幸好的是,安德烈身上没有带枪械,只带了一把匕首,恶意伤人和杀人还是有明显区别的。

    安德烈很硬气,他拒绝供认,是谁指使自己袭击苏韬。

    至于卡洛耶夫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被吓了个半死,他没想到安德烈那么厉害的猛人,仿佛送上门的羊羔,进了虎穴,被轻松地打了牙祭。

    卡洛耶夫并不知道,众人的目光并没有关注到自己身上,因为安德烈还有其他身份。既然他拒绝承认,那么就只能根据一些线索,对安德烈的动机进行分析。

    俄联邦安全局介入调查,发现安德烈受雇于圣彼得堡一家国际贸易公司。贸易只是外壳而已,内在是一家雇佣兵基地,背景相当深厚。

    所以安全局认为,这可能是一起由雇佣兵接受了外方势力的任务,从而产生的一起恶性伤人事件。

    杰克逊匆匆赶到林毅夫办公的大楼,前台接待认识这个彬彬有礼的先生,但今天他似乎看上去很慌乱,额头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使得接待甚至想建议杰克逊脱掉外面的西装外套。

    “我有紧急的事情想见林毅夫先生。”杰克逊手指在大理石桌面上急促地敲了两下。

    接待为难地解释道:“杰克逊先生,请问你有预约吗?”

    杰克逊暗叹了一口气,仔细盯着接待的脸色,终于意识到什么,恐怕林毅夫那只老狐狸,早就猜到自己会来求助,所以故意让接待拦阻自己。

    安德烈的事情闹得很大,牵涉到了燕隼经营的雇佣兵基地,如果没有足够份量的人出面和俄政府进行交涉,不仅安德烈会被判刑,那家基地也将受到重创。

    杰克逊是一个中间人,他可不会管燕隼的死活,只是因为车臣的任务,他从中拿了一笔不错的介绍费,如果燕隼的雇佣兵基地被毁了,那岂不是这笔让人心动的介绍费,也随之泡汤?

    “没有预约,但我和林先生的关系,想必没有预约,也可以见到他,还请你代为通传一下。”杰克逊一边说着,一边将一个信封偷偷地塞到接待的手边。

    女接待嘴角笑意一闪而过,耸了耸肩,道:“行吧,我给您继续请示一下吧!”

    如果正常情况下,女接待是不敢接这种特殊信封的,不过上面交代下来,如果杰克逊想贿赂自己,她可以收下,当作额外的奖金。

    杰克逊暗叹了一口气,人有时候需要灵活一点,虽说对方只是个接待,但此刻已经成为自己是否能尽快林毅夫的关键人物。

    接待表情很认真地打了一个电话,联系上秘书室,当着杰克逊的面,说明了杰克逊现在很急切地想要想见到林董事长的请求。

    杰克逊对接待员的态度很满意,暗自以为这就是红包的妙用。

    不过,女接待挂断电话之后,她的表情似乎看上去并不顺利,杰克逊的心情顿时凉了半截。

    “林先生正在与一位很重要的客人会面,所以杰克逊先生不是我不想帮助您,而是实在无能为力。”接待无奈苦笑,将信封又塞了咋回去。

    杰克逊佯作轻松地一笑,没有去接信封,指了指外面的会客室,道:“我在外面抽会儿烟,等林先生会客结束,务必帮我通传。”

    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林毅夫听到心腹低声说明杰克逊前来拜访,一切都在意料之中,嘴角泛着冷笑,道:“让他再等半个小时吧!”

    他其实上午很空闲,没有见任何客人,不过他刚才与俄方一名高管进行沟通,了解了安德烈袭击苏韬的始末。

    林毅夫现在很无语,没想到燕隼的手下竟然有这样的蠢货,想单枪匹马闯龙关吗?

    林毅夫冷落杰克逊是希望他知道,在这个问题上,自己很为难,即使愿意帮他们调和此事,也需要付出很大的代价。

    杰克逊坐在封闭的玻璃房间里抽了好几支香烟,终于女接待走了进来,面带微笑道:“林董事长会客结束了,我现在带您去见他吧!”

    “那就谢谢了!”杰克逊吐了口浊气,站起身拉直了微皱的西装,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推门,只见林毅夫站在一台室内高尔夫球机前,挥舞着推杆,看也不看自己一眼,杰克逊低声下气地说道:“林先生,您应该知道,我是为何而来!”

    林毅夫故意冷落他,做了个标准的挥杆姿势,击中了目标,球准确地落入洞穴内。他呼出一口气,淡淡地扫了一眼杰克逊,道:“是为了那个蠢货?”

    杰克逊尴尬地苦笑道:“林先生,您现在和燕隼有合作关系,不能见死不救吧?如果出了问题,车臣的任务恐怕就得终止,您还得重新物色其他人选,毕竟时间不等人。”

    林毅夫嘴角露出一丝冷笑,“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要挟我。”

    言毕,他突然挥杆,高尔夫球被击中,腾空而起,如同炮弹一样,朝杰克逊直接飞了过去,擦着他的面颊,击中了靠墙的柜子上,玻璃碎了,被球砸出了一个圆形的洞。

    因为听到屋内有动静,数名穿着黑衣的壮汉,迅速地冲入,手里都拿着枪,用黑黢黢的枪口瞄准杰克逊。

    杰克逊连忙伸起手,颤抖地说道:“不要太紧张!误会,误会!”

    林毅夫摆了摆手,保镖见老板没事,默不作声地走出,重新带好了门。

    林毅夫见杰克逊被自己收拾得够呛,应该能意识到自己的权威。他将高尔夫球杆挂好,走到坐在沙发上的杰克逊对面,沉声道:“这件事情有很多巧合。第一,安德烈袭击的那名华夏人,他正在找燕隼;第二,他也是我外孙女的心上人。解决这件事情的办法,其实很简单,俄方之所以安排安全局出面调查燕隼,那是做出样子给华夏方面看。如果华夏那边,忍气吞声,不再追究的话,那么这件事情就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杰克逊微微一怔,暗忖这安德烈还真是蠢货,不管那家伙有其他什么背景,但只一条,伤害了林毅夫外孙女的心上人,就是死一百次也不为过。

    杰克逊是个很聪明的人,否则如何能如此灵活地权贵者中间游曳?

    他明白了林毅夫的意思,道:“如果燕隼点头,愿意见他在华夏的妻子,那就意味着事情可能就结束了?”

    林毅夫补充道:“如果他愿意见面,那么我可以尝试从中协调一下。”

    杰克逊连忙起身,道:“我现在就与他联系!”

    杰克逊掏出手机,拨通了燕隼的电话,说明了林毅夫的意思。

    燕隼沉默片刻,道:“我愿意与他们见一面,不过前提条件,他们必须放了安德烈。”

    杰克逊苦笑道:“安德烈现在已经被安全局盯上,放了他的可能性不大,最多只会不追求你公司的责任,认定这是他的个人行为。”

    “不行!我必须要见到安德烈,不然我绝不会与他们见面。”燕隼坚定地说道。

    杰克逊暗叹了一口气,作为中间人就是这样,需要不断地游走在两边,作为一个出色的传话筒,还得努力让双方的意见达成一致。

    等杰克逊说明了燕隼的要求,林毅夫沉默片刻,道:“没想到他还是个挺讲义气的家伙,为了一个蠢货,竟然如此倔强。”

    杰克逊苦笑着解释道:“燕隼的雇佣兵团之所以发展得这么快,因为他手下聚集的都是亡命之徒,愿意为他卖命。用汉语来说,他养的都是死士。”

    林毅夫眼中闪过一抹异彩,道:“死士?只能证明他很冷血。”

    任何人的生命都是有价值的,只有见惯了生死,血液冰冷到极点,才会让身边人像死士一样,变成只懂得杀戮的机器。

    燕隼挂断了杰克逊的电话,眼中闪过一丝迷惘之色,暗叹了一口气,拨通了一个女人的电话。

    “阿加塔,有件事情我需要你帮忙!”燕隼用流利的俄语说道。

    “请说!”阿加塔望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盯着自己的儿子杰尼斯,每当与燕隼有关的事情,他都会表现得如此紧张和愤怒。

    “好好打扮一下自己,这两天我会带你去见一个人。”燕隼的声音很低沉,有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神伤暗含其中。

    “好的!”阿加塔没有任何犹豫答应了燕隼。

    “还有,记住你是我的妻子,我们已经结婚了。”燕隼补充道。

    “啊!”阿加塔面红耳赤地问道,“我能知道,是要见谁吗?”

    “你不需要知道!”燕隼冰冷地说道,“因为那个人我也不认识!”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