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5章 秒杀亡命之徒
    卡洛耶夫在十年前认识安德烈,他当时在莫斯科一个普通医院兼职。毕竟作为一名医生,你不熬出足够的资历,很难赚到足够多的钱,所以卡洛耶夫当时不仅在谢东诺夫医学院工作,但还在几家小规模医院走穴,赚一点额外的费用,这是全球医生的现象,并非只有华夏一个国家如此。

    当天晚上卡洛耶夫下班比较迟,正准备离开,然后遇到了浑身是血的安德烈。

    安德烈虽然受了重伤,但对付手无缚鸡之力的卡洛耶夫,却是轻而易举。在安德烈的逼迫之下,卡洛耶夫无奈地帮他处理好了伤势,让他无比震惊的是,为了避免在手术过程中昏迷,安德烈从头到尾都没有打麻药,而且没有表现出任何惧怕疼痛的感觉。

    所以在卡洛耶夫心中,安德烈如同地狱的使者。

    安德烈觉得卡洛耶夫的医术不错,所以就逼问出了卡洛耶夫的家庭地址。随后这么多年来,卡洛耶夫就成了安德烈免费的医生,每次出现,总是浑身是伤,而且经常怵目惊心,甚至有几次,卡洛耶夫觉得安德烈必死无疑,但他还是倔强的活下来。

    医生和患者,这种关系延续了多年,卡洛耶夫并没有像电视剧中那样,和安德烈成为朋友关系。相反,安德烈让卡洛耶夫痛不欲生,几次卡洛耶夫也想反抗,请了专门的保镖,但都被安德烈给轻松弄残,他因此威胁,要杀死自己的妻儿。

    这也是为何,卡洛耶夫在对苏韬动杀机的时候,想到了安德烈,自己完全可以让这个亡命之徒对付苏韬。毕竟比起自己身边的那些保镖,安德烈要彪悍多了。

    当然,卡洛耶夫也有自己的想法,如果安德烈不能成功,那么自己或许还能少了个威胁。

    这是一箭双雕的计划!无论成功与否,自己都会是赢家。

    至于钱,卡洛耶夫拥有很多,能用钱解决问题,那都不是事儿。

    安德烈从卡洛耶夫手中接过一张照片,皱眉道:“是个华夏人?”

    “这可不是个简单的华夏人,他前不久刚上了头条新闻,因为遭到了暗杀。”卡洛耶夫知道安德烈恐怕对时事并不关注,连忙解释道,“因此他现在肯定很警惕,你想下手的话,绝对不容易。”

    安德烈咧嘴笑了笑,雪茄在满口熏黑的牙齿上敲了敲,然后吧嗒吧嗒地吸了两口,雪茄头部冒出了火星。

    “我就喜欢做这种有高难度的事情!”安德烈在卡洛耶夫的肩膀上重重地拍了下,差点将瘦弱的医生的骨架给拍散,“不过,尾款你得支付我三百万卢布。”

    “一言为定!”卡洛耶夫毫不犹豫地说道。

    安德烈眼中闪过一丝后悔,因为自己似乎报价报得太少了。

    不过,安德烈并不太在乎钱,对于自己而言,钱是用来挥霍的,按照他的挥霍方式,四百万卢布和一千万卢布没有太多的区别,只要进了赌场或者妓院,只不过是时间延长了一点点而已。

    “等我的消息吧!”安德烈将雪茄踩在地上,用厚重的靴子踩灭了星火。

    等森林深处传来嗡嗡的摩托车声,卡洛耶夫意识到其实安德烈早就已经到了,他在暗中观察了自己很久,等到确定没有任何危险的时候,才选择出来。

    这还真是一个经验老道的猎人。

    想清楚了这一切,卡洛耶夫的心情似乎变得更好了,甚至哼起了自己特别喜欢的歌谣旋律,坐在了驾驶位上。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让他吃了一惊,从那得意的心情中被唤醒。

    “葛利高里,怎么了?”卡洛耶夫心情不错地问道。

    “通知你一件事,斯捷潘先生那边,你暂时就不用去为他治疗了。”葛利高里的语气很平和,仿佛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暗忖这样或许会抵消卡洛耶夫的内心愤懑,“另外,我刚才给你的账户汇款了。五百万卢布,是斯捷潘感谢你对他的帮助。”

    “哦,原来是这样!那就谢谢你和斯捷潘先生了。”卡洛耶夫言不由衷地表示道,他内心愤怒无比,意识到是因为那场艺术体操锦标赛的缘故,让斯捷潘对自己产生了怀疑。

    一切始作俑者,完全是因为苏韬。

    既然如此,也就怨不得自己对他下毒手了。

    卡洛耶夫开着车,来到最近的一家atm机,迅速地查找了一下账户,确定葛利高里并没有食言,心情好了不少。

    自己其实对斯捷潘的病情,还在初步的研究中,并没有给出实质性的治疗方案,那给他服用的绿色药丸,是神经类药物,只能起到暂时的安定作用,不能彻底根除他的病情,是为了给自己腾出更多的时间。

    没想到那几百美元的药丸,竟然让自己轻松赚了五百万卢布,卡洛耶夫嘴角露出笑意,他知道这是因为斯捷潘担心自己会泄密。

    医生就是这个好处,尽管你有钱有势,那也如何,当你的健康掌握在自己手中,想从你身上榨出血来,你绝对眉头都不会皱一下。

    卡洛耶夫自然会帮斯捷潘谨守秘密,但前提是,没有人找到自己,同时给自己更高的筹码。

    对于无良的医生而言,出卖病人的秘密,内心是不会有愧疚感的。

    ……

    安德烈在一家蒙古饭店吃了一顿美餐,拍着鼓鼓的腹部,丢下大面额的卢布离开,原本以为会吃霸王餐的老板,却是出人意料的忐忑不安,每次安德烈这么做,基本都是去干一票大的。老板知道安德烈不是什么好人,曾经多次被捕入狱,但不知为何很快又会被放出来。唯一的解释,安德烈身后是有背景的。

    安德烈按照卡洛耶夫提供的地址,找到了苏韬所在的医院,女护士见来了个陌生人,上前询问,被安德烈瞪了一眼,虽说吓得心惊肉跳,但还是给安保人员拨通了电话,表示有可疑人物图谋肇事。

    医院的安保人员来得很及时,没有等到安德烈找到苏韬所在的病房,就将他围堵住。

    安德烈继续往前走,有人冲上前,就被他抡起铁拳,狠狠地掀翻在地。安保人员哪里见过这等凶人,顿时只敢拿着甩棍,在远处用眼神杀人。

    终于找到目标所在的病房,安德烈没有敲门,也没有拧门把手,横冲直撞直接将门给砸开,然后环顾四周,里面仅有两人,一个长相清秀,穿着劲装的貌美华夏女子,还有一个则是穿着病服的苏韬。

    苏韬惊讶地望了安德烈一眼,暗叹一声,好家伙,这哥们长得也太壮实了!

    也不知道是怎么炼成的,跟科幻电影里的阿诺斯瓦辛格演绎的机器战警一样,身上各处的肌肉都高高的鼓胀,充满了威慑力和爆发力。

    不过,惊讶之色一闪而过,转而取代的是,一抹忧伤。

    虽说言语不通,但眼神是心灵的窗户,安德烈竟然看到自己的目标,会可怜自己。

    他闷哼了一声,鼻孔喷着灼热的气浪,径直朝苏韬狂奔而来,挥出虎拳,朝苏韬的脑门上砸去,巨大的力量卷起了一阵拳风,朝苏韬的鼻梁上袭来。

    突然安德烈觉得肋下一阵刺痛,那个华夏女子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自己的右侧,五指并拢成刀,戳中了自己的身体。按理来说,他的肌肉足够结实,别提拳头,就是锋利的刀,切下去也不见得能伤及筋骨,但华夏女子看似微不足道的手刀,让他情不禁地往后退,他甚至感觉到体内发出清脆的“咔擦”,似乎也骨折了。

    苏韬眼中的那抹忧伤,是发自肺腑的,因为同情这个突然而至的愚蠢杀手。

    元兰正好就在身边,这个长得像西伯利亚棕熊一样粗壮的男人,手上连像样的武器都没有,能行凶成功,那就见鬼了。

    安德烈是个霸气到极点的俄罗斯男人,只可惜他太过于盲目自信了。

    苏韬的注意力全部放到元兰的动作,每个身法还有攻击的方式,都蕴含着化繁为简,返璞归真的道理。

    这种韵味,曾经在燕无尽身上感受过,元兰用另外一种风格演绎出来,无疑让苏韬领悟得更多。

    从古自今,华夏的国术都是杀人技。在古代练武术的人群,要么是上战场,要么是闯江湖,都是本真能否防身伤人的目的,所以很多动作都插眼、撩阴、贯耳的招术,只是在现代,热*兵器发展,国术的作用就没有那么大。为了继续继承下去,不少习武人士就将之演变成一种表演。为了展示出华丽、流畅与艺术感,很多动作都进行了美化,以至于连花拳绣腿都称不上,成了类似于杂技表演的形式。

    但无论是燕无尽,还是元兰,他们的动作,没有丝毫的花哨,不讲求是否流畅,为了用最少的体力,直接地达到杀人和伤人的目的。

    虽说安德烈皮厚肉糙,但裆部、眼睛、耳朵、肋下,这些都是脆弱的地方,在元兰眼里到处都是破绽,打得他瞬间失去了战斗力。

    原本想要大干一场的安德烈,结果被个女人打得连连败退,直到晕眩倒地,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被打败的!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