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4章 人品等于医品
    “您也看到了吧,那个华夏猴子是个多么无礼的人!”卡洛耶夫一边走,一边抱怨道。

    “没错!跟你所说的一样,的确让人难堪啊!”斯捷潘勉强笑着应付道。

    卡洛耶夫叹了口气,语重心长地说道:“在医学界,人品等于医品,所以你也应该能猜到,他的医品也是非常糟糕,让人意外的是,伊万诺夫先生,竟然如此地信任他。你是他的好友,我觉得你应该奉劝他几句,不要被那个华夏猴子所欺骗。”

    “嗯,没错!”斯捷潘顺着卡洛耶夫的话说道,“我的确要提醒一下伊万诺夫。”

    卡洛耶夫开着自己的轿车离开,斯捷潘坐进轿车后排,面色突然变得凝重起来,司机正准备发动车子,车窗被敲响,司机连忙要开车窗玻璃,斯捷潘发现伊万诺夫微笑着凝视自己。

    “恭喜娜塔莎今天获得了冠军,她的表现很精彩!刚才因为围绕着你的人太多,所以我就没有上前打扰,先走一步了。”斯捷潘解释道。

    伊万诺夫耸了耸肩,笑道:“我的老朋友,你不用隐瞒自己的心情,刚才发生了一些不太高兴的事情。我需要向你解释一下,你身边的那个医生卡洛耶夫,是一个心术不正的人。在华夏的时候,他曾经为娜塔莎治病,不仅没有治好,还嫉恨苏韬。我建议你,离他远一点。”

    斯捷潘有自己的判断,暗叹了一口气,已经找了卡洛耶夫治疗自己的疾病,即使知道他的人品不怎么样,此刻也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如果现在自己拒绝让卡洛耶夫继续治疗,那他将自己得病的消息传出去,那该如何是好?

    何况卡洛耶夫给自己的治疗方案,似乎有点效果,斯捷潘现在只能寄希望于卡洛耶夫能治好自己。

    “我知道你的好意。我能分辨,谁是好医生,谁是坏医生!”斯捷潘模棱两可地回答道,“我还有要事处理,就先离开了。”

    伊万诺夫与斯捷潘挥手作别,暗叹了一口气,在苏韬的提醒下,他观察了斯捷潘的手掌,的确在不受控制的颤抖,看来斯捷潘是真的得了重病。

    伊万诺夫对斯捷潘的印象不错,虽然为人城府比较深,但工作认真负责,依靠勤勉的工作,才一步步坐到现在的位置。在党派之中,斯捷潘的呼声很高,未来很有希望继续往上晋升。而且斯捷潘所处的部门,是俄罗斯核心部门,他此刻的权力也非常大,掌握着大量的资金。

    伊万诺夫回身走到看台,见到了水君卓和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斯捷潘很固执,他似乎认定卡洛耶夫给自己治疗。我的意思表达得很明显,但他并没有接话茬。”

    水君卓深深地叹了口气,无奈道:“斯捷潘是此次华夏和俄罗斯进一步合作的关键人物。如果他的态度不明确,合作也将陷入困境!”

    伊万诺夫皱眉道:“我和他的关系虽然不错,但仅限于不错而已。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水君卓朝伊万诺夫点头致意,道:“您专门安排他和我俩见面,这已经是很大的情谊,我一定铭记于心。”

    “相对于苏大夫的帮助,这不算什么!”伊万诺夫是个政客,能牵线搭桥,已经实属不易。

    毕竟他和斯捷潘的关系没好到无话不谈的程度,仅是同属一个阵营而已。伊万诺夫即使知道斯捷潘有病,但也不好直接与斯捷潘说,仅能暗示而已。

    他刚才与斯捷潘的那番话,已经说得很明显,只是看斯捷潘自己愿意不愿意了。

    伊万诺夫暗叹了一口气,说出了自己的分析和顾虑,“斯捷潘有病是肯定的,但他并不想把这个病情,公之于众,也就是说越少的人知道越好。所以既然找到了卡洛耶夫,他恐怕也下定主意,不让其他人知道。”

    水君卓蹙眉道:“这岂不是掩耳盗铃的做法?只要对他熟悉的人,肯定能猜出玄机。”

    伊万诺夫摇头道:“猜,和从一个有名望的医生口中说出来,是两种不同的概念。”

    水君卓蹙眉沉思,叹气道:“我明白了,还是得谢谢您的指点!”

    伊万诺夫望了一眼苏韬,他好奇苏韬是否看出斯捷潘的病因,但终究还是没有询问。

    第一,自己问了,苏韬肯定不会说,这样一来会让自己感觉很没面子;第二,到了他这个级别,对好奇心的控制达到了一个很可怕的程度,深知了解太多秘密,并非是一件好事。

    ……

    斯捷潘回到家中,赶紧先服用绿色的药丸,不过他的手掌还是在不停地颤抖,而且越来越严重。

    人的心态就是这样,当对一个人产生质疑,失去信任的时候,他会对他的一切产生排斥。这药丸是不是没用,根本就是他用来迷惑自己的?

    斯捷潘心中升起了一股不好的感觉,坐在沙发上沉思许久,拨通了家庭医生葛利高里的电话。

    “先生,请问有什么吩咐?”葛利高里沉声问道。

    斯捷潘暗叹了一口气,道:“你需要帮我查一件事,我想知道卡洛耶夫在华夏给伊万诺夫的女儿娜塔莎治病的情况。”

    葛利高里困惑地问道:“不知您查这件事,是什么原因?”

    斯捷潘眉头微微挑了挑,道:“我怀疑卡洛耶夫的水平!”

    葛利高里愕然无语,是自己将卡洛耶夫介绍给斯捷潘的。他叹了口气道:“先生,他的医术没有问题,请相信我的判断!”

    “你去查一下吧!此事你应该会对卡洛耶夫隐瞒吧?”斯捷潘交代道。

    “好吧,我查到前因后果之后,立即告诉你真相。”葛利高里无奈地叹气,他也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导致斯捷潘对卡洛耶夫产生了不信任。他是一名医生,甚至如果病人质疑主治医生,后果不堪设想。

    葛利高里为斯捷潘一家服务多年,本着职业精神,还是得为斯捷潘负责。他摸着秀顶的头发,沉思许久,拨通了谢东诺夫医院的一名朋友,不调查不知道,一调查让葛利高里恨不得自己扇自己两个耳光。

    卡洛耶夫正式因为在华夏未能治好娜塔莎,而且还在华夏肇事,最终导致被谢东诺夫学院劝退处理。

    葛利高里知道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竟然没有先调查清楚卡洛耶夫的底细,就将他介绍给了斯捷潘。

    葛利高里知道此事是纸包不住火,忐忑不安地将实情告诉了斯捷潘,“先生,对不起,我刚才查过卡洛耶夫的过去,他的确在华夏治疗娜塔莎的时候出现过问题。当时由一名华夏中医治好了娜塔莎,卡洛耶夫还为此与那名中医发生冲突,最终被驱逐出境。回国之后,谢东诺夫医学院查明了情况,将卡洛耶夫劝退。因为谢东诺夫医学院考虑给卡洛耶夫留有余地,所以并没有将实情公布出来。卡洛耶夫随后也顺利地在另外一家医学院找到了不错的工作。”

    斯捷潘暗叹了一口气,沉声道:“卡洛耶夫的人品既然有问题,那么就不再适合担任我的医生。我希望你主动跟卡洛耶夫好好聊聊,另外,我将给他一笔不菲的佣金,唯一的条件是,对我的病情保密。”

    葛利高里知道斯捷潘这样的大人物,考虑问题,是有计划性的,或许他从让自己详细调查卡洛耶夫的过往,就打定主意,让自己来辞退卡洛耶夫继续给他治病。

    葛利高里有点头疼地拨通了卡洛耶夫的电话。

    卡洛耶夫此刻正在郊外的一处林间,他等了大约十几分钟,正准备离开,一个嘴里叼着雪茄,脖子上挂着金色的项链的光头壮汉走了过来,笑着说道:“怎么?卡洛耶夫医生,你这就准备离开,难道事情不想办了吗?”

    卡洛耶夫见到这个壮汉,感觉额头在冒汗,尽管他曾经是自己的病人,但现在两人的关系不一样。

    “安德烈,我曾经多次将你从地狱拉回来,从来没有收过你的诊金。现在也希望你能帮我一次,当然,我会给你足够的报酬。”卡洛耶夫颤抖着声音说道。

    “哦?我只会揍人、杀人,难道卡洛耶夫医生,你是希望谁从这个世界消失吗?”安德烈从口袋里掏出绿色的铝制军用水壶,里面装着的是高度伏特加,浓郁的酒精味道,让卡洛耶夫皱了皱眉。

    卡洛耶夫眼中流露出恶毒之色,道:“没错,我就是希望你杀掉那个人。”

    安德烈哈哈大笑,将水壶塞入口袋,眼中射出一道寒芒,道:“想要杀人的医生,卡洛耶夫你还真是有趣的人。”言毕,他伸出手来。

    卡洛耶夫从副驾驶位置上,取出一个帆布包,“里面是一百万卢布,这只是订金。如果任务成功,我会付尾款。”

    安德烈挑了挑眉,笑道:“看来医生还真是个很赚钱的职业!你给的筹码不错,很有吸引力。下面你给我,那个人的具体资料吧!”

    卡洛耶夫松了口气,安德烈是自己认识的人中,最为彪悍的亡命之徒,在他看来,只要安德烈愿意出手,苏韬一定必死无疑。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