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2章 赛场出现意外
    卡洛耶夫离开城堡式别墅,可以用忧心忡忡来形容也不为过,与伊万诺夫的见面,仿佛抽了他一记响亮的耳光,那种深入骨髓的耻辱,再次被唤醒。

    他当然知道,那个让自己蒙受耻辱的年轻人,此刻就在莫斯科。

    那场让俄罗斯人震惊刺杀事件,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卡洛耶夫甚至还通过关系,联系了苏韬治疗枪伤的医院了解消息,令他很失望的是,苏韬虽然身上有三粒子弹,但还是顽强地活下来。

    卡洛耶夫原本先请自己的朋友帮忙,在手术过程中动些手脚,但华夏方面的专家对他亲自进行了手术,这让他的计划泡汤。

    但是卡洛耶夫从来没有停止复仇的念头。

    “这个可恶的家伙,为什么没有死!”卡洛耶夫眼中射出仇恨的眼神。

    他好不容易让自己努力冷静下来,手指在皮质车垫上凌乱地敲打了好几下,一个歹毒的阴谋,从心中油然而生。

    ……

    从体育馆人山人海的盛景,就可以看出俄罗斯人对艺术体操的疯狂热爱,这主要源于总统及其夫人,是这项运动的疯狂爱好者和支持者。

    当然,这也是基于俄罗斯人得天独厚的文化基础,艺术体操将少女、音律、舞蹈、健身、艺术巧妙地杂糅在一起,所以产生了一种默契和共鸣。

    伴随着轻柔的西方音乐声响起,陆续有艺术体操运动员开始登场,苏韬虽然看不懂其中的门道,但还是被少女的柔美所震撼,不时地点头晃脑,自言自语地评价几句。坐在他身侧的水君卓,既好气又好笑,不时地望向他略有些惨白的脸,心中暗叹男人果然都是如此,一看到女人,就会情不自禁地受到吸引。

    伊万诺夫特地包了一个区域,他将邀请的朋友都坐在这边,除了斯捷潘之外,均是有地位、有身份的名流。

    “坐在你前面的那个中年男子,就是斯捷潘!”水君卓小声提醒道,“你有机会看他一眼,试试能不能瞧出他的病?”

    “我尽力吧!”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虽说自己望诊之术已经登峰造极,但还是会有失手的时候,琢磨着最好有机会,还是能跟斯捷潘聊几句,近距离的接触,才能更好地确诊,“等会儿,最好能制造个机会,你和他聊几句,我从旁边观察一下!”

    水君卓点了点头,笑道:“这应该没问题!”

    俄罗斯民众的素质比较高,如果放在国内的话,观众席上早已是人声鼎沸,但当旋律响起的时候了,观众席上顿时鸦雀无声,大家都在关注运动员的表演,生怕因为自己的声音,影响到运动员的发挥。

    当旋律停止的时候,无论运动员发挥得是否正常,观众们都会自发的鼓掌激励,身处这种氛围,苏韬发现原来看艺术体操比赛,是一种让人印象深刻的经历。

    运动场中央的运动员,抛接动作不到位,球坠落在地上,出现了重大的失误。

    观众们连忙鼓掌,给运动员安慰和鼓励,没有任何敌意,运动员很快调整好情绪,接下来的动作都很到位,完美地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

    终于轮到娜塔莎进场,主持人在介绍的时候,声调甚至也提高了八度,观众席中出现雷鸣般的响声,让气氛瞬间达到了最佳状态。

    水君卓笑着说道:“这就是娜塔莎的影响力,虽然她因为养病退出舞台一段时间,其中还因为体重暴增,被媒体曝光,引起了负面争议,但她的号召力依然还在。”

    娜塔莎已经走到了舞台中央,她手里拿着一个白色的圈,走路踮着脚尖,如同优雅的天鹅。

    她身上穿着白色的定制服装,修长如同天鹅般的脖颈上有一道白色蝴蝶领,完全透明的网纱材质,覆盖了她的胸口与手臂,白皙如玉的肌肤若隐若现,隆起的胸壑被镶嵌着水钻的白色扇形区域遮掩,上面几道褶皱衬托出娇媚与俏皮,一个华夏风很浓的深紫色花朵镶嵌在腰际,增添了几分与年龄略不相符,但与艺术感完美衔接融合,能凸显出端庄与优雅的味道。

    娜塔莎选择的是拉威尔的经典之作《波莱罗舞曲》,尽管这部作品主题单一,节奏统一,全无戏剧冲突和强烈对比,但却从奏出第一个音符开始,就牢牢地把听众所吸引。音乐似乎有一股魔力,一股难以抗拒的魅力,使人们聚在它的周围,和它一起呼吸、舞动,一起由简至繁地滋生、发展。

    至于娜塔莎的动作,完美地与旋律无缝对接在一起,每一次跳跃,都牵动着观众们的心跳。娜塔莎的爆发力很强,每次跳跃高度都很高,而且有明显的滞空感,形成了一个个定格的画面,嵌入人的脑海中。

    苏韬虽然不懂艺术体操,但还是明显得能感觉到,无论流畅性,还是动作的衔接,娜塔莎都要远远超过其他选手。

    她的动作如行云流水,并不是简单完成必须要完成的高难度动作,而是在运动中阐述了一个完美的爱情故事。虽然是一个人的独舞,但却演绎出了少女细腻、萌动,却又浪漫羞涩的少女情感。

    伴随着娜塔莎一个跨越,做出高难度的连续翻滚,白圈在空中旋出弧度,腾空数米,最终准确地被她压在柔嫩的脚下,旋律戛然而止,场内众人开始鼓掌,为娜塔莎的完美演绎而欢呼喝彩。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有种此前白活了的感觉,之前在电视荧幕上的艺术体操表演,完全无法与现场的感染力相提并论。

    苏韬内心还是有些愧疚的,毕竟之前观看体育频道的艺术体操表演,更多是带着一丝——“妹子这么大的动作,又穿得这么少,会不会走光”,这种有点猥琐的心态。

    艺术体操在国内之所以未能发展,一方面因为体操和其他很多运动,如足球、排球,没有办法普及,另一方面则因为国内民众的基本素质略有欠缺。

    国内虽然一直在讲素质教育,但到了初中和高中,又会回归应试教育。在国内,大部分运动员都是学习能力不达标,万般无奈之下,走上“特长生”这另外一条“旁门左道”的道路。

    其实运动员恰恰是最需要素质的一批人,因为在竞技过程中,你强健的体魄是可以后天努力增强,但更多的时候,需要考验你的情商、智商,以及意志品质。

    娜塔莎退场之后,下一名运动员上场开始表演棒操,苏韬凑到水君卓耳边,低声道:“你得陪我去看看娜塔莎!”

    “怎么了?”水君卓困惑地望向苏韬。

    苏韬低声道:“过去就知道了!”

    水君卓知道苏韬肯定有不说明的原因,就起身和苏韬离开了位置。

    在休息区上方找到了娜塔莎,她正在用毛巾擦拭汗水,同时饮水补充体力。运动员休息区和观众席是分开的,娜塔莎听到有人呼喊自己,抬头望去,见是苏韬和水君卓,笑着摆了摆手。

    苏韬趁着安保人员不注意,一个灵巧的翻身,从看台直接越到了场地内,旁边的安保人员立即追了过来,大声用俄语呵斥。

    “没事,他是我的朋友,不会伤害我!”娜塔莎连忙与安保人员解释道。

    水君卓在旁边也是捏了一把汗,惊讶苏韬为什么会做出这么突兀之举,他身上的伤势并没有完全好,从那么高的地方跳下去,如果崩裂了伤口该如何是好。

    伊万诺夫夫妇发现了苏韬怪异的行为,也霍然起身,朝休息区匆匆赶了过去。

    “怎么回事?”伊琳娜疑惑地问道,她的出现,让安保人员不再阻扰,将他们放进了休息区。

    “娜塔莎的腿上有伤!”苏韬叹了口气,“刚扭伤没多久,她应该是强忍着,坚持跳完了圈操。”

    “是真的吗?”伊琳娜惊愕地望着娜塔莎,“不要太过勉强,我们更关心你的身体。”

    娜塔莎点了点头,挤出笑容,道:“只是轻微扭伤而已,比起其他的伤太微不足道。妈妈、爸爸,这是我的第一次复出之战,我绝对不能放弃,一定要成功。”

    “苏大夫,她还能坚持吗?”伊万诺夫紧张地问苏韬,此刻医生的判断显然更加权威。

    苏韬望着娜塔莎坚定的眼神,暗叹了一口气,一开始她脚踝的扭伤,确实不太严重,但经过刚才表演圈操的过程中,因为高速的跳跃和奔跑,所以脚踝的伤势有所恶化。

    苏韬让娜塔莎坐下,娜塔莎顺从地坐在椅子上,苏韬帮娜塔莎脱掉了“半截鞋”,然后轻轻地捏了捏脚踝位置,娜塔莎的脚背立即绷直,口中发出痛苦的呻吟声。

    “脚踝有了严重的水肿,幸好只是肌肉受到损伤,没有伤及骨头,否则的话,只能退出比赛了。”苏韬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指魔术般地给娜塔莎进行按摩。

    娜塔莎一开始觉得疼痛难耐,很快觉得一股热流从脚踝蔓延,忍不住轻轻地呼出浊气,紧锁的眉宇也是缓缓解开!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