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1章 水君卓的求助
    苏韬摇头苦笑,道:“你这是在为难我啊!”

    水君卓奇怪地望着苏韬,道:“怎么?难道你没有信心?”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医不叩门!如果病人不主动向医生求医,医生是不能主动跳出来说,哟呵,小子,你有病!这样会被病人给拍死!”

    水君卓见苏韬一本正经地开玩笑,忍俊不已,笑道:“如果他主动跟说,请你帮忙治病呢?”

    苏韬点头道:“这或许可以,但据我超级强大的分析能力来预判,斯捷潘恐怕不会轻易开口,毕竟他是个政客,一旦身体出了毛病,会危及自己的职务,所以很多人明知有病,但会努力装病。”

    水君卓暗忖苏韬一语中的,无可奈何道:“那怎么办呢?斯捷潘是一个关键人物!”

    苏韬见水君卓面露焦灼,终究还是内心一软,道:“这样吧,我先和他见一面,看看他究竟还有没有得救,如果没得救的话,你得物色新的关键人物,如果有得救的话,到时候再随机应变。”

    水君卓见苏韬答应了自己,嘴角浮现出一抹笑意,“你不会让我失望的!不过,你的伤,要不要紧?”

    水君卓其实问过岳遵,岳遵说恢复得十有,她才会让苏韬出面处理此事。

    这件事,还必须得苏韬来办,你如果让岳遵来办的话,就没法达到这样的效果,第一岳遵不懂望诊之术,无法在一个照面的时间,就确定斯捷潘的病情,第二伊万诺夫一家对苏韬的医术十分信任,也只有苏韬出手,伊万诺夫才会相助。

    “胸口这边还有点疼!”苏韬见水君卓关心自己,立即露出极其痛苦的表情。

    水君卓没好气地暗笑,知道苏韬是在故意佯装,但她还是配合地走过去,用手指按了按苏韬的胸口,“是这儿吗?”

    苏韬连忙将那柔荑捏在手中,轻轻地摩挲了一阵,笑道:“被你摸了一下,就不疼了。我终于知道这世界上最棒的止疼药是什么了!”

    “什么啊?”水君卓面红耳赤,任由苏韬轻薄,暗忖不过是手而已,爱摸就摸一会儿吧。

    “心爱之人的手温啊!”苏韬笑着说道,“被这么摸一下,瞬间魂飞魄散,只觉得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能够难住自己的了。”

    水君卓忍俊不已,笑出声道:“没想到你还有诗人的天赋。”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医生必须要做一个杂家,不然的话,怎么能治好那么多复杂的病呢?”

    水君卓微微叹了口气,道:“我得走了!”

    苏韬有点失落,苦笑道:“再施舍我五分钟的时间吧?”

    水君卓轻轻地缩回手,在苏韬的额头上轻吻了一下,道:“好好休息,乖!”

    言毕,她面红耳赤地离开了病房。

    苏韬望着她动人的倩影,暗叹了一口气,下定决心要帮水君卓搞定斯捷潘一事,不过,在这个问题上,苏韬琢磨着还得动用一点计谋。

    ……

    斯捷潘目光落在盘子里的绿色药丸,深吸了一口气,果断地将药丸服入口中,卡洛耶夫将一杯水递给斯捷潘,斯捷潘喝完一大口水,叹气道:“为什么药丸服用下去,没有任何感觉?”

    卡洛耶夫耐心地解释道:“这种药物对于抑制神经系统有很好的作用,您的手抖得没有那么厉害,就是明显的好转。”

    斯捷潘盯着自己的手掌,发现似乎手掌抖得没那么厉害,还真以为药丸起到效果。他沉声与卡洛耶夫感谢道:“谢谢你,如果真能治好我的病,我一定报答你。”

    卡洛耶夫心虚地笑了笑,其实斯捷潘的病情并没有起到很好的效果,他只是安抚情绪。斯捷潘与自己早先的判断,有所差异,似乎还要更加奇怪一点,不仅仅是神经系统的症状,所以服用神经类药物,没有太多的效果。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卡洛耶夫鞠躬道,“只希望您能尽快好转,这就是对我最大的嘉奖。”

    斯捷潘朝卡洛耶夫点了点头,让管家给他倒了一杯极好的伏特加,笑道:“请喝一杯吧!”

    卡洛耶夫没有犹豫,毕竟俄罗斯人喝伏特加,是深入血液的文化,只要见到伏特加,谁也无法抵抗它的诱惑。

    卡洛耶夫慢条斯理,极尽优雅地品酒,镶嵌在管家耳朵里的耳机突然响了起来,管家等那边汇报完毕之后,凑到斯捷潘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斯捷潘眼中流露出意外之色,道:“请他进来!算了,还是我去迎接他吧!还请卡洛耶夫先生,少坐片刻。”

    卡洛耶夫心细如发,知道能让斯捷潘这么紧张的任务,肯定是俄罗斯政界牛人,心中越发得意,暗忖找到了一棵不错的大树,大树底下好乘凉。

    片刻之后,卡洛耶夫面色开始变化,因为斯捷潘身边之人,他也认识,竟然是俄罗斯驻华夏大使伊万诺夫。

    伊万诺夫剑眉皱了皱,虽说与卡洛耶夫有一段不好的回忆,但他毕竟是场面上的人物,不会将心中的想法如实地表现在脸上,还是极为亲和地与卡洛耶夫打招呼道:“没想到卡洛耶夫医生也在!”

    “你竟然也认识卡洛耶夫先生?”斯捷潘反应很快地解释道,“我和他在私下是很好的朋友,所以经常会邀请他来家里喝一杯。”

    伊万诺夫暗自好笑,你和一个医生成为好朋友,只有傻子才会被你迷惑。

    伊万诺夫朝斯捷潘笑了笑,道:“卡洛耶夫曾经为我女儿娜塔莎治过病,虽然没有成功,但我还是特别感谢他的帮忙。”

    卡洛耶夫讪讪地笑道:“既然没帮上您的忙,那就谈不上感谢了。”

    斯捷潘意外地望了一眼伊万诺夫,疑惑道:“娜塔莎竟然生病了?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她可是我们的小公主,无数喜欢艺术体操的偶像,俄罗斯人的骄傲。”

    伊万诺夫耸了耸肩,叹气道:“是人都会生病,幸好我女儿当时在华夏遇到了一个拥有神奇医术的中医大夫,他出手治好了娜塔莎的病。”

    斯捷潘仿佛松了一口气,庆幸地说道:“那实在太好了!如果娜塔莎真出事了,无数人会为她感到伤心。”

    他内心却是在挣扎,伊万诺夫莫非知道自己得了重病,否则怎么会提起自己女儿的病情,这是极为的事情,一般人都不会主动提及。

    “娜塔莎不仅彻底康复,而且已经恢复了训练,准备参加锦标赛!”伊万诺夫从口袋里取出几张门票,温煦地笑道:“斯捷潘,你是我的老朋友,所以到时候请你务必赏光,观看娜塔莎的比赛。”

    斯捷潘暗叹了一口气,突然发现自己有点疑心病太重,伊万诺夫原来是为了自己女儿而来,还给自己送上了门票,这充满善意和友谊的行为,自己竟然在揣测他的险恶,让人感觉惭愧。

    “你亲自邀请我参加观看比赛,无论如何,我一定会抽空参加。”斯捷潘保证道。

    “卡洛耶夫医生,届时如果方便的话,也请您能前来吧?”伊万诺夫为了自己的女儿,成为了锦标赛的宣传者,发动身边所有人都能观看女儿的复出比赛。

    卡洛耶夫受宠若惊地说道:“谢谢您的邀请,我一定推开所有的事情,欣赏这次比赛。”

    斯捷潘和伊万诺夫一起坐在沙发上,闲聊了一些趣事,随后伊万诺夫说自己还得去拜访其他几个好友,于是起身告辞。斯捷潘亲自将伊万诺夫送到了门口,朝卡洛耶夫笑道:“谁也没想到伊万诺夫竟然这么充满父爱吧?”

    卡洛耶夫暗叹了一口气,笑道:“伊万诺夫夫妇,对他们的独女,确实疼爱有加。”

    斯捷潘突然问道:“刚才他提到,娜塔莎的怪病?”

    “先生,这是个人!”卡洛耶夫连忙一本正经地打断了这个话题,“对于医生而言,保护病人的,是职责所在,甚至比生命还重要!”

    斯捷潘对卡洛耶夫的回答很满意,如果他将娜塔莎的病情告诉自己,那就意味着他也会将自己的病情告诉别人。斯捷潘这是一次间接的试探。

    卡洛耶夫是个聪明人,哪里看不出其中的玄机?

    “华夏的中医,真的有这么神奇吗?”斯捷潘突然有些心动,毕竟卡洛耶夫未能治好的病,却被华夏中医治好了,引起了他的好奇。

    “先生,您应该相信科学。在我看来,华西的中医就是巫术,没有任何依据,如果您真的选择了中医,那就意味着你把自己的生命交给了上帝。”卡洛耶夫表现得有些生气地说道,“其实娜塔莎在我的治疗过程中,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那个中医只是运气比较好,让伊万诺夫夫妇误以为,完全是他的功劳。”

    卡洛耶夫这么一解释,仿佛让人误以为,娜塔莎的病,完全是他治好的,至于华夏中医,只是沾光而已。

    “哦?”斯捷潘复杂地望着卡洛耶夫,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想,伊万诺夫是个何等精明的家伙,怎么可能随便被人欺骗和蛊惑呢?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