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80章 苗条了娜塔莎
    岳遵给苏韬做过检查之后,也觉得闲得无聊,他跟助理找了个象棋,两个人在病床上厮杀起来,苏韬在围棋上下过功夫,但象棋却不是很精通,所以连输三局之后,就举手投降,死活不愿意继续被岳遵蹂躏了。

    岳遵觉得跟苏韬下象棋,也没啥意思,就出去找其他象棋高手打发时间了。

    岳遵现在的状态也说明了整个华夏代表团目前的情况,大家都处于不算繁忙的节奏中。

    用手机上了一会网,苏韬发现舆论还在持续蔓延,自己的社交平台上,到处都是支持苏韬,声讨俄罗斯暴徒的话语,苏韬连忙跟金崇雅联系,让她赶紧删除掉这些评论。金崇雅见苏韬主动给自己打电话,知道他没事,所以也放下心,同时说明情况,“这些都是雇佣来的水军,我和几个管理员每天删除,但会不停的冒出来。”

    “那就开通禁言功能吧!”苏韬无奈地说道。

    “这样会损失不少会员!”金崇雅坚定不移地拒绝道,“请欧巴放心,我和几个管理员一定会坚守阵地,来多少水军都会彻底干掉。”

    苏韬也就没有多说什么,现在金崇雅靠着在几个社交平台的大v账号,光靠流量费和订阅,每个月都会有稳定的收入,如果损失了会员,那意味着损失不少收入,而且,此次事件,对于他们是好事,又有一波人关注,粉丝量已经逼近五百万大关。

    苏韬用小号登陆上去,发表了一些观点,很快系统就传来加精提示,苏韬暗忖这些管理员还是挺负责任,心虚怕他们看出是自己的小号,他顿时不好意思继续吹捧自己了。

    房门被两深一浅的敲响,这种节奏是很有礼貌的敲门方式,不会给人突兀感。

    苏韬喊了一声“请进”,一个长相俏丽的俄罗斯少女,手捧着一束鲜花,嘴角噙着微笑,缓步走了进来。

    “送给你的!”俄罗斯少女热情地递给了苏韬。

    “你是?”苏韬打量着少女,明眸皓齿,金色的秀发被粉色的蝴蝶结发卡挽起,露出饱满白皙的额头,嘴唇红润充满弹性,睫毛长而密,脸蛋清秀,仿佛一颗熟透的苹果,“娜塔莎!”

    少女的表情由阴转晴,从阴霾到阳光明媚,原本她以为苏韬认不出自己,但最终苏韬在情急之下认出自己,这让她不至于那么生气。

    这对苏韬而言,的确也是难度太大,当初在燕京给娜塔莎治疗病症的时候,她还是个胖乎乎的丫头,没想到转眼之间,变成了纤细苗条的少女,幸好苏韬当时注意过她参加比赛的那些照片,及时地想了起来,不然的话,恐怕要让她伤心了。

    “没错,我是娜塔莎!后面还有我的母亲和父亲,他们都来探望你了。”娜塔莎做了个请看的手势,后面跟进了一个俄罗斯贵妇,还有一个帅气俊朗的俄罗斯男子。

    至于水君卓,跟在伊万诺夫夫妇的身后,朝苏韬眨了眨眼。

    苏韬顿时意识到,伊万诺夫一家是水君卓请来的。他虽说深感万分荣幸,但还是觉得有些不对劲,总觉得伊万诺夫一家的到来,没有那么简单。

    伊万诺夫主动与苏韬握手,认真地说道:“苏大夫,我一直想见你一面,对你治好我女儿娜塔莎的病,深表感激。没想到这次见到你,是在这么一个情况下,我对此表示遗憾。”

    之所以表示遗憾,是因为在俄罗斯境内发生了这件事。

    苏韬对伊万诺夫的印象不错,和绝大多数西方官员一样,没有架子,绅士风度展现在举手投足之间。从他的眼神看出,对自己的感谢是无比真挚的。

    苏韬是一个民族主义者,对于像伊万诺夫这种长期定居华夏的外国人,没有什么恶感。伊万诺夫受到华夏文化的影响很重,如果他能成为俄罗斯下一任外长,在处理两国关系的过程中,应该会更加偏向华夏。

    苏韬倒也不会想得那么复杂,就凭在自己重伤的情况下,能来探视自己,伊万诺夫一家就足以让他感到心暖。

    苏韬是一个嫉恶如仇的人,同时也是一个很容被感动的人。

    娜塔莎的母亲,伊琳娜从经典款lv皮包中取出了一张门票,然后放在了苏韬的手边,诚恳地说道:“娜塔莎过两天就在莫斯科会参加一场艺术体操比赛,邀请你务必参加。”

    苏韬小心翼翼地接过门票,望着上面密密麻麻的俄文,只认识几个阿拉伯数字,好像是时间和座位号,其他也看不懂具体的信息,无奈地望向水君卓,申请支援。

    水君卓笑着解释道:“我也有票,到时候我们一起去参加。”

    苏韬松了口气,有水君卓做向导,自己也就不至于忙碌,他笑着点了点头,爽快地答应道:“我一定准时参加,为娜塔莎助威。还有,先预祝娜塔莎获得好成绩,勇夺桂冠!”

    伊琳娜叹了口气,担忧地说道:“娜塔莎虽然身体康复了,但还在持续训练过程中,虽然这次是俄联邦全国锦标赛,但对手的实力都特别强。我们不会给娜塔莎任何压力,只是她对自己的要求比较高。”

    俄罗斯是体操之国,就跟华夏的乒乓球赛一样,国内赛往往比国际赛难度还要高。如果巅峰状态的娜塔莎,自然不会惧怕任何对手,但娜塔莎现在还处于恢复状态,所以无疑增加了难度。

    苏韬想了想,用笔写了个食疗方案,笑着说道:“如果可以的话,尝试用这个菜谱取代你的饮食,应该会有不错的效果。”

    中医食疗是常用的治病方案,苏韬写的都是一些比较常见的华夏菜肴,他估计伊万诺夫家庭的厨师应该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难度,但每种菜肴中增加了一些对娜塔莎有效的草药,这样可以帮助她短时间内,将精气神调整到最佳的状态。

    苏韬的医术已经征服伊万诺夫一家,伊琳娜很开心地接在手中,暗忖回家就给娜塔莎准备一顿丰盛的药膳晚餐。

    伊万诺夫咳嗽了一声,突然沉声问道:“苏大夫,有一个冒昧的请求,我身体有点不舒服,能不能帮我看一看。”

    苏韬暗吸了一口气,这伊万诺夫竟然在这个场合和时刻,向自己求医,让人越发觉得诡异起来。

    伊万诺夫这么做,肯定有其他原因,既然人家主动请求,苏韬也就不能推辞,他朝伊万诺夫招了招手,道:“我帮你先搭个脉吧!”

    伊万诺夫坐在病床旁边,伸出手腕,苏韬认真地摸脉,这伊万诺夫并没有病,脉象正常,肠胃有点不好,但也是因为近期变化了饮食,同时环境变化导致的缘故。

    “怎么样?我是什么病?”伊万诺夫轻声问道。

    苏韬摇头苦笑,如实道:“你的身体没有大毛病,只是刚刚回国,出现了一些水土不服的情况,人对新环境会有一个适应的阶段,气候不一样,空气湿度不一样,会让身体出现敏感的反应。”

    “我需要吃药吗?”伊万诺夫追问道。

    “是药三分毒!”苏韬继续解释道,“您的身体状况,不需要服药,通过身体的自我调节功能会慢慢好转。”

    伊万诺夫重重地点了点头,轻松地笑道:“我明白了,谢谢苏大夫。”

    如同苏韬所猜测的,伊万诺夫的确没有病,但毕竟他只是听自己妻子说,苏韬的医术有多么的神奇,所以心中还是存有一定的疑虑,故意制造了求医的情节,其实就是想考验苏韬。

    没想到苏韬根本不受误导,有病就是有病,没病也不会说成有病,精确地断诊,让伊万诺夫意识到,这个年轻的中医是货真价实的高手。

    苏韬自然是看出了伊万诺夫,故意要考验自己,他心中虽没有不快,但也在好奇,为什么伊万诺夫会有这么一个异常举动。

    伊万诺夫一家继续在病房内停留了片刻,终于告辞离开。

    苏韬见水君卓,嘴角翘起弧度凝视着自己,皱眉笑道:“我怎么有种小白兔被大灰狼盯上的感觉?”

    如同他的预感,水君卓有事相求。

    水君卓笑着说道:“你的第六感不错!你是否在好奇伊万诺夫为何刚才突然会要求,请你帮他检查身体吧?”

    “检查身体?这个说法有点邪恶!”苏韬笑着打趣道,心中暗想,自己竟然给一个俄罗斯男人检查身体,听上去有点太重口味了。

    水君卓一本正经地瞪了苏韬一眼,道:“我在跟你说正事儿,没空给你开玩笑。伊万诺夫是在考验你,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还能不能给人治病!”

    苏韬反应极快地问道:“怎么,难道他有什么重要的病人,想要我帮忙医治?”

    水君卓纠正道:“严格意义上来讲,是我有重要的病人,需要你帮我医治。”

    苏韬笑了,叹气道:“那是义不容辞的事情!”

    水君卓当然知道苏韬不会拒绝,耐心地将治疗斯捷潘的计划,与苏韬慢慢和盘托出。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