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79章 萧副总理探病
    苏韬的枪伤比想象中要恢复得快,岳遵检查过他的伤口之后,惊人的发现,已经全部长出了新肉。

    这是怎么一回事,按照正常的速度,起码两个月,才能达到现在的恢复程度,苏韬身上发现了奇迹。

    科幻电影,或者武侠,那种主角自身强大的自愈能力,刚割开的伤口,几秒钟之后,不仅不流血,还没有了疤痕,这在现实中是不可能发生的。

    唯一的可能,这子肯定身上藏了什么特殊的药物,能够有效地让伤口愈合。

    岳遵目光落在苏韬的身上,然后不怀好意地笑了笑,道:“你的创伤药不错,能不能给我看看?”

    此次如果不是岳遵帮助自己动手术,自己命恐怕就丢了,他对自己的伤势很清楚,尤其是要取出心脏旁边的子弹,需要何等惊人的手术刀技术。

    苏韬自然不会对岳遵藏私,指着摆在右手边床柜上的行医箱,道:“第二层,右侧第三个,红色瓶塞的瓶子。”

    岳遵放在手中大量许久,笑问:“气味很怪,你就只有一瓶了吗?”

    “还有两瓶!”苏韬如实道。

    岳遵嘿嘿坏笑,将那瓷瓶塞入怀中,厚颜道:“既然如此。这好东西,我就借用几天,研究明白了,再还给你啊。”

    苏韬没想到岳遵堂堂的国医大师,竟然会贪图自己的一瓶创伤药,哭笑不得道:“师叔,如果你想要的话,改天我再多送你几瓶。”

    不过,这也难怪。自己配置的创伤药,的确效果很好,否则也不会让元兰心动,跟自己购买配方了。

    苏韬琢磨着,好东西一定要物尽其用,琢磨着等回国之后,就得让人操办这件事情。

    “那就一言为定,你绝对不能食言!”岳遵眼中闪过兴奋之色,旋即叹了口气,“对于西医而言,好药很关键。现在为何国内的西医比不上国外,主要是因为在药物研究水平上,落后了一大截。不少进口药物,动辄数千元,老百姓看病难,遇到大病,更是不堪重负,其实并非我们西医刻意这么做,而是西药和仪器的定价权全部在西方几个重要的医药集团的掌握之中。”

    苏韬点了点头,他曾经与很多西医专家接触过,其实西医也有自己的困扰,他们也在致力于让国内的医学水平更进一步。只可惜,起步比别人玩,核心技术和最前沿的研究理论,全部掌握在别人手中,想要有所进步,无疑是难上加难。

    苏韬沉默片刻,出了自己的计划,道:“其实我一直有一个想法,打算建设一个中医药厂,比如这种创伤药,就可以用来作为主打产品之一。”

    岳遵眼睛一亮,立即知道其中的商机,点头笑道:“你这创伤药效果绝佳,一旦投入市场的话,肯定会引起很好的反响。我倒是认识几个药厂的管理者,如果你有想法的话,我可以考虑引荐给你。”

    苏韬笑着摇了摇头,道:“建厂的事情,我准备自己筹划、投资。到时候,恐怕要师叔你帮忙走走关系,毕竟在国内想要办药厂,难度可不,那么多的审批流程,足以让人头昏脑涨,不厌其烦。”

    “那当然没问题!”岳遵挥手笑道,“其实你也不用担心,就凭借你国医大师的身份,卫生部门肯定会一路绿灯。”

    岳遵暗忖苏韬还是太年轻,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现在掌握的资源。苏韬现在可是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国医专家,想要申请一个制药厂,整个卫生系统谁敢阻?再加上苏韬之前治好了萧副总理的病,现在功劳簿上已经有光辉鲜亮的一笔。

    至于苏韬此次受枪击,毕竟他是受害者,没人会追究他的受伤,不停地发酵,导致现在国事访问处于尴尬的境地。反而,大家对苏韬只会产生同情,认为他是为国挨枪子儿。

    苏韬此刻在代表团,竟然成了英雄,这倒是阴差阳错了。

    当然,前提是苏韬活下来了,否则,只能被追封为烈士了。

    房门被敲响,薛秘书长先探了个脑门进来,见苏韬清醒着,笑着道:“没有打扰你休息吧?萧副总理来了!”

    薛秘书长事先已经做过通知,所以苏韬和岳遵都知道萧副总理就会来探视。

    苏韬暗忖自己就是在休息,萧副总理过来,自己也得赶紧醒过来啊。

    “请进吧!”苏韬连忙想要起身,被薛秘书长冲进来,一把给拦住。

    “你是个伤病,不要乱动!”薛秘书长极为关心地道。

    萧副总理跟在后面,也走了进来,先环绕四周,检查了一下病房的环境,然后目光落在苏韬的身上,用充满磁性的嗓音,沉声道:“对于此次你受袭击的事情,我们非常关心,甚至还惊动了主席。他委托我,对你进行问候。”

    苏韬虽一直心态不错,听到萧副总理这么,竟然被浑身点燃了热血,有种肝脑涂地的感觉。

    这就是高明的政治家,除了权谋之外,最大的实力,就是做人的思想工作。

    思想工作,是一种催人奋进的精神激素,得直白一点,就是洗脑。

    当然,不同地位的人,出来的份量就不一样。

    苏韬也不知是表演,还是真被感动,热泪盈眶地道:“我深感愧疚,让这么多人费神、劳心。”

    萧副总理叹了口气,握住苏韬的手,耐心地安慰道:“你不要有任何压力,现阶段首要目标,就是要养好伤。我对很了解,你是一个会很出色的大夫,希望你能早点好起来,这样能为更多的人带来健康。”

    苏韬重重地点了点头,萧副总理身后有两个随行记者,迅速地按下快门,将这异国他乡感人的一幕,给抓拍下来。

    苏韬突然在想,谁自己有镜头恐惧症了,刚才自己的表演,多么的真情流露,让人动容。

    当然,那主要是记者突然抓拍的缘故,真要摆拍的话,苏韬就又会本能的紧张了。

    “岳教授,你一定要照顾好苏韬。”萧副总理对苏韬的情绪很满意,转而与岳遵认真嘱咐道,“虽然这是在国外,但我已经与大使馆交代,一定要提供足够好的治疗环境,国家是咱们最大的后盾。”

    萧副总理这句话不仅是给苏韬听的,还是给同行所有人听的。领导的魅力,再次展现出来,此刻不仅是苏韬感动,其余在场所有人员,都眼睛通红,如同被打了鸡血似的。

    岳遵连忙点头,沉声道:“萧副总理,请放心。”

    萧副总理又跟苏韬聊了几句,薛秘书长在他耳边低声提醒了几句,萧副总理的行程很多,能抽出时间来见苏韬,已经是挤出来的,一行人随后迈着急促的脚步,离开了病房,

    等萧副总理离开之后,岳遵暗叹了一声,笑道:“你子虽中了这么一枪,但运气还是不错,萧副总理能亲自来见你,的话,是有那么点……官方,但看得出来,他内心还是很认可你的。”

    苏韬知道岳遵经验丰富,眼力不会错,谦虚地笑道:“萧副总理关心的不仅是我,还有整个医疗组。”

    岳遵暗叹了一口气,医疗组从来都是幕后英雄,什么时候有这么好的待遇了?

    岳遵分析,还是苏韬之前治好了萧副总理的隐疾,所以让萧副总理铭记于心。

    中央保健委员会专家一般来都是固定的服务有限几名委员,一来这样不至于因为分散,而导致安排工作时出现混乱,二来,这样也便于专家对所服务的委员更加了解和熟悉。

    萧副总理原本并不是岳遵负责的委员,只是上一任负责他的国医大师已经退休,所以才会转交到自己手中,暂时过渡一下,如果遇到合适的人选,就交接过去。虽然苏韬、凌玉都是新晋的国医专家,但他们还得有一个缓冲期,类似于新职员到位之后,先进行轮岗实习。

    今从萧副总理的态度来看,岳遵琢磨着可以顺水推舟地将之交给苏韬负责。

    毕竟萧副总理对苏韬的印象很好,其次也可以减轻自己的压力。

    他们这些国医专家,虽能拿到津贴,但那点数字远远比不上自己参加一场演讲会,或者到地方医院走穴捞一笔来得多。

    国医也是人,也得生存,对财富也会有所渴求。

    “等回国之后,我就会申请,让你以后负责萧副总理的保健服务工作。”岳遵笑着道,“这可是不错的差事。萧副总理目前在几位副总理中,是最年轻的一位,很有希望在下一届更进一步。”

    苏韬对时政了解的不多,但也知道岳遵所的情况,其实按照现在趋势,岳遵负责萧副总理,对他自己个人而言,还是有不错的帮助。如今岳遵将这个美差交给自己,苏韬还是很感激岳遵的坦荡胸怀。

    虽自己遇到的烂人不少,但绝大多数都是好人,无论狄世元、唐南征,还是宋思辰、窦方刚,再到现在的岳遵,他们都拥有良好的品行,这也使得医学界始终保持一股清流。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