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78章 事态柳暗花明
    林毅夫自己就是个危险人物,在俄罗斯乃至诸国令人闻之变色的枭雄,但他竟然说另外一个人极具危险性,足以说明对方的惊人实力。

    林毅夫给外孙女挂断电话,无奈叹了口气,自嘲地与坐在沙发上一人,笑道:“人老了,心就变软了。喜欢关心家长里短和儿女情肠。”

    坐在对面是一个白种男人,正是前不久出现在圣彼得秘密基地那位。他用略有些涩感的汉语,笑道:“林先生,您越是这样,越是让人感觉可怕。”

    白种男人是在为林毅夫传话办事,至于燕隼刚接下的那个车臣任务,也是林毅夫委托交办的。

    林毅夫现在组织了一个庞大的网络,有人将军火商称作战争之王,但事实上,林毅夫这种在各国都安插了眼线,能轻易干扰诸国关系的人物,才是真正的战争主宰。

    不过,战争主宰没有想象中那么盛气凌人,普通得宛如生活在华夏小城市的老人,没有任何杀气。

    林毅夫挑眉,笑眯眯地望着白种男人,“杰克逊,为什么这么”

    杰克逊耸了耸肩,卖弄着自己有限的汉语水平,道:“宝剑归鞘,剑含锋芒,才是最为有威慑力的。”

    林毅夫暗叹了一口气,无奈道:“人老了,要服老。在我看来,与燕隼这样具有血性和杀气的年轻人相比,我必须要准备退休了。”

    杰克逊嘴角翘起弧度,道:“林先生,您已经到了另外一种境界,像燕隼这样的雇佣军头目,不过是您手中的一枚棋子而已。上者伐谋,在我看来,全球能与您相提并论的教父级人物,不过四五人而已。”

    林毅夫暗忖杰弗逊难怪能吃现在这晚饭,这张嘴巴真巧言善辩,虽然汉语说得一般,但成语说得倒是挺溜。

    林毅夫突然皱了皱眉,摇头道:“我不太喜欢教父这个称呼,搞得我跟混黑社会的一样!我从出道开始,走的就是阳光正道。每一个生意,都是合法的。”

    杰克逊微微一怔,暗忖这林毅夫说得没错,但他手中操控,暗中资助的各种势力,遍布全球各国,不下百个。他连忙赔笑改口道:“对不起,我说错话了,准确来说,您是商业奇才。”

    林毅夫见杰克逊见风转舵,突然哈哈大笑,道:“跟你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其实世人称呼我什么,我都无所谓的。说我是教父也好,说我是刽子手也罢,我自有对自己的评价。”

    杰克逊对林毅夫的古怪脾气见怪不怪,困惑地笑问:“请问您对自己的评价是?”

    林毅夫缓缓吐气,道:“我年轻的时候,特别喜欢看武侠,尤其喜欢一个武侠人物,他叫做黄药师,被人称为黄老邪。我对自己的要求,就是要成为那个黄老邪。不管世人谤我、辱我、轻我、笑我、欺我、贱我,我都漠视之,只求自己活得潇洒与自在。”

    杰克逊感慨道:“常人哪能像您这么豁达。”

    “如果常人像我这样,拥有富可敌国的财富,他也会像这么豁达。”林毅夫淡淡一笑,“你帮我安排一下。通知燕隼,我会安排两个人跟他见面。”

    杰克逊为难道:“只是他不承认,认识这两位。”

    林毅夫沉声道:“过去是无法抹杀的,他想要忘掉,是不可能的。有些人必须要面对,那可是他的结发妻子,何况人家是千里迢迢找来的。”

    ……

    夜深之后,位于莫斯科东南的麻雀山上,其中一座古堡式的别墅亮着灯。麻雀山是莫斯科现在最新的富人区,能在这里拥有一座别墅,是无数莫斯科人心中的理想。这就犹如所有华夏富人,都想在两环以内买一套别墅的心态一样。

    俄罗斯航天局副局长斯捷潘坐在摇椅上,闭着眼睛,手边摆放着茶杯,杯口冒着热气。

    坐在不远处的男子,名叫葛利高里,是斯捷潘的家庭医生,他无奈地叹气道:“先生,对不起,你的病情又恶化了。”

    斯捷潘无奈地摆了摆手,叹气道:“你就告诉我,我还能活多久吧?”

    葛利高里沉声道:“建议您住院治疗,否则的话,您很快会倒下。”

    斯捷潘沉声道:“我不能就这么倒下!即使倒下的话,我也要留住现在的位置。”

    葛利高里明白斯捷潘的心思,官场上从来不乏强大的竞争对手,如果得知斯捷潘得了重病,他就得退出,对于一个权力者而言,很难接受这个代价。

    葛利高里暗叹了一口气,突然手机响了起来,他站起身,走到远处,低声交流了几句。然后,再次走到斯捷潘身边,轻声道:“我的那个朋友来了,他的医术比我好,如果你接受他的治疗,一定会有所好转。”

    “关键是人可不可靠,嘴巴牢不牢。”斯捷潘警惕地问道。

    “放心吧,他绝对会保护你的秘密。”葛利高里异常坚定地承诺道。

    斯捷潘和葛利高里也算认识多年,对他的人品还是颇为信任,同意道:“那就让他帮我检查一下吧!”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一个身材高大的中年男人从黑色的轿车走下,他手里提着一个行医箱在,头上带着帽子,见到葛利高里之后,摘掉帽子,绅士地打招呼道:“好久不见,我的老同学!”

    葛利高里与他握了握手,笑道:“卡洛耶夫,你好像强壮了不少。”

    来人正是与苏韬曾经交手过的俄罗斯医生卡洛耶夫,之前因为在华夏闹出了一些风波,所以莫斯科谢东诺夫医学院已经将他开除。不过,卡洛耶夫的人际关系尚可,他很快站稳了脚步,在莫斯科另外一家著名的医学院找到了新工作。

    葛利高里和卡洛耶夫是同学,虽然葛利高里知道卡洛耶夫的架子很大,但对他的医术还是很了解,相信他应该能够给斯捷潘的病情带来一丝曙光。

    卡洛耶夫自然不会放弃这次机会,以斯捷潘的地位,足以让自己竭尽全力。如果能治好斯捷潘的病,自己将收获一个大人物的人情,卡洛耶夫现在急需证明自己的价值。

    卡洛耶夫耸了耸肩,幽默地笑道:“那是因为我很闲,最近在健身!”

    葛利高里淡淡笑着回应道:“从现在开始,你恐怕得紧张起来,因为斯捷潘先生的病情很复杂,需要你投入很多精力。”

    进了房间,有点闷热,卡洛耶夫迅速地给斯捷潘先生做了检查,眼中流露出难色。

    斯捷潘拥有一双洞察人心的眼睛,从卡洛耶夫表情看出了他的心思,摆了摆手,道:“我希望知道真相!”

    卡洛耶夫叹气,无奈苦笑道:“您的病情很特殊,据我所知目前治疗的办法不多,而且绝大多数都还测试当中,如果您想要活下去,恐怕就得冒险!”

    “我当然愿意冒险!”斯捷潘沉声道,不冒险肯定会死,冒险不一定会死,本能的求生欲,在这一刻爆发出来。

    ……

    坐在办公桌前,水君卓再次修改那份合作协议,毕竟事关两国交易,无论任何细节都不能马虎大意。

    水君卓不仅修改华夏版的条款,还对俄文版进行仔细的审查。她的工作细致程度,让法务工作人员惊异,因为水君卓的俄文水准已经到了大师级,除了纠正语法错误之外,还对几个法律名词翻译失误,进行了调整。

    元兰早已进入,等水君卓抬起头,微笑望着自己,才将一份资料递给水君卓。

    “与您猜测的一样,斯捷潘恐怕患有疾病。这几日,有好几名医生,陆续前往他的府邸。”元兰耐心地解释道,“他曾经在三年前,也有过一次重病。重病期间,拒绝了与好几个国家的技术合作,这一次如出一辙。”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为了尽快完成谈判,水君卓做了详细的调查,元兰作为一名特工,为她调查到了很多不为人知的情报。

    “拒绝在自己生病状态下,洽谈合作,这也是对自己国家极其负责的行为。否则的话,很有可能会给继任者留下烂摊子。”水君卓设身处地的为斯捷潘考虑,暗叹他倒也是一名很负责任的俄罗斯官员。

    “其实倒也简单,有病治病,不就行了?”元兰眼前一亮,“苏韬正好人在莫斯科,以他的医术,应该能对斯捷潘与偶所帮助。只是他现在有枪伤在身。”

    “苏韬还受着伤!”水君卓眉头紧锁,暗叹了一口气,“而且,现在难题并不在这里。关键是如何让斯捷潘,愿意接受我们的帮助。毕竟俄罗斯的医疗水平很高,他如果愿意的话,肯定有许多专家为他诊治。现在他秘密地邀请医生,恐怕是不想泄露自己的病情。”

    元兰暗叹了一口气,人心太过复杂,想要办成一件事,还真没那么容易。

    不过,事态正慢慢柳暗花明,已经寻找到了突破口,这是令人可喜的。

    水君卓沉思许久,暗叹了一口气,道:“实在没有办法,就得请伊万诺夫出马,他欠我一个人情,而且和斯捷潘的私交不错,处于一个党派阵营。”

    伊万诺夫,是俄罗斯驻华夏大使,他的女儿娜塔莎得了怪病,被苏韬用医术治好,如果请伊万诺夫牵线搭桥,或许能让事情峰回路转。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