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72章 立了大功一件
    苏韬拍萧副总理肩膀的那两下,在别人眼中看上去平淡无奇,但其实用了天截手技巧,他指肚压在肩膀的瞬间,碰到了肌肉紧绷,和气血郁结之处。萧副总理的反应很正常,因为他肩膀这个位置非常疼。

    “这是怎么回事?”薛秘书长惊愕地问道,“总理看上去很疼!不会出事吧?”

    苏韬继续拍打了两下,萧副总理口中哼了几声,虽说还是很疼,但比之前要好很多了。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萧副总理之所以出现昏眩的状态,问题说大不大,其实就落枕了。落枕了会引起脊椎压迫神经和脑血管,所以会头晕和恶心。”

    之所以用常规的便携式医用仪器无法检测出萧副总理的病,因为落枕原本就是一个很难发现的病,而且病发比较突然,萧副总理忽略了疼痛的颈部,只说自己头晕恶心,西医方面虽然专家很多,但情急之下,暂时也没有找到原因。

    当然,如果经过复杂的仪器,详细检查,还是能找到受压迫的神经,然后推断出是因为落枕引起,但那个效率显然不及苏韬这么快。

    虽然中医在急诊上相对西医有一定的劣势,但在断诊上,却高了一筹。

    苏韬只是看了一眼萧副总理的脖颈,就瞧出关键所在,再搭脉确诊,就证明了自己的初步猜想。

    薛秘书长恍然大悟,萧副总理是有时常落枕的习惯,所以他照料的时候,也格外注意和用心。薛秘书长自责地说道:“在飞机上的时候,我已经注意尽量让萧副总理休息地姿势比较舒服,还用了安眠活血的药枕,怎么还会出现落枕的情况呢?”

    苏韬用手指继续捏按萧副总理的肩部,萧副总理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因为他受损的颈部软组织已经被手法充分地修复,气血也顺畅,再也没有恶心的感觉。

    “萧副总理,请您翻个身!”苏韬微笑着请求道。

    萧副总理刚才痛不欲生,此刻清醒过来,意识到是这个年轻人给自己解除了痛苦,就依言慢慢挪动身体,背着身体躺在床上。

    苏韬从行医箱中取出一根银针,刺入颈部的百劳穴,主治瘰疬,咳嗽,气喘,骨蒸潮热,颈项强痛。

    这就是之前苏韬让岳遵代自己刺一针的穴位。

    大约两三分钟之后,萧副总理的气息平缓下来,苏韬收针,朝两人点了点头。

    薛秘书长眼中闪过钦佩之色,对苏韬另眼相看,所谓的名医大师,他也见过不少。他能爬到现在这个位置,早已知道不能以貌取人的道理,不仅为自己刚才的错误感到自责不已,像苏韬这样举重若轻的高人,真心要好好结交。

    萧副总理终于能坐直身体,目光平和地在苏韬身上扫了扫,轻声道:“谢谢苏专家妙手回春,把我从炼狱里给拯救出来。”

    苏韬轻松地笑了笑,道:“萧副总理,一般因为落枕引起的病痛,不会发作得如此严重。我得给您开几个药方,这几天你调理一下,以后落枕的频率会慢慢减少。”

    萧副总理眸光一闪,惊讶道:“如果是那样的话,那实在太好了。经常落枕,已经困扰我多年,因为睡一觉就能好,所以我也就没有太过放在心上。”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引起落枕的原因有很多,最常见的是因为睡姿不正确导致。而你的落枕与肝肾有关。中医来看,叫做肝肾亏损症。你年轻的时候,是否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同时还得过一场大病。”

    萧副总理眸光一闪,似乎想起多年前的往事,苦笑道:“那时候上山下乡,生活条件非常艰苦。我当时在山上守林,每天都睡不着觉,然后从林场回来之后,大病了一场。当时有一位老中医给我治病,还跟我说,会有后遗症,让我定期服用一种药。”

    苏韬暗忖这老中医也是个高手,猜测道:“这药中是否有知母、生地黄两味?”

    萧副总理常年服用这药方,自然知道其中的成分,惊讶地望了一眼苏韬,点头道:“没错,的确有这两种中药!”

    苏韬钦佩地赞叹了一声,道:“萧副总理,您真得好好感谢这位老中医。他的这个药方,庇护了你多年。据我所知,你应该近一周没有服用这个汤药,加上特别劳累,所以才会出现这么严重的情况。我再给您开一剂药,配合那个老中医的药方,吃两月左右,应该就能有不错的效果。”

    肝肾两亏证,并不是什么特别难的病症,只是当年萧副总理肝肾受损太严重,加上他之后的工作又特别辛苦,经常熬夜加班,以至于成了慢性病。那药方萧副总理长期使用,其实身体已经形成了一定的抗药性,苏韬没有点破,而是加入新的药方,让萧副总理的肝肾有所好转。

    萧副总理对中医的印象很好,虽然苏韬很年轻,但他三言两语就点破了个中关键,证明了自己的实力,他心中还是颇为赞叹与感激。

    自己作为访问团的带队人,如果病倒了,将会形成一系列的连锁反应。不仅会影响到一带一路的国家战略顺利推动,还会让不少与之相关的企业蒙受巨大的损失。

    苏韬治好萧副总理的病,意义重大,可以用“上医国”来形容。

    萧副总理却是眉宇间多了一抹哀伤,悠悠道:“我五年前曾经回到年轻时上山下乡的地方,寻访过那个老中医,只可惜他已经去世,而他的子女也没有继承医术。世间就少了这么一个神医,仔细想想,中医博大精深,只可惜传人太少。”

    苏韬无奈地说道:“这也与国内的医疗教育事业有关,更多的年轻人选择从事西医,对于中医保持距离,认为这一行没有太大的潜力。”

    萧副总理笑了笑,道:“看得出来,你有振兴中医的抱负,传统文化有你这样的年轻人继承和守护,是国家的幸事。小薛,等俄罗斯事了之后,你务必要推动一下此事,从教育、宣传、政策多方面扶持中医的发展,不能让这个有用的国粹,越来越没落。”

    薛秘书长随身携带者一个笔记本,他迅速地用笔记录下来,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暗忖这小子运气不错,就凭萧副总理刚才的那番话,卫生部门肯定要围绕中医拟定一系列的政策和扶持意见,苏韬无论是建言者,还是中医从业人员,都会优先享受许多优惠。

    萧副总理刚经历过病痛的折磨,精神不佳,苏韬会萧副总理做了个全身推拿,萧副总理就昏沉地睡去。

    等出了房间,岳遵连忙迎了上去,笑着说道:“小苏,没想到你第一次参加国际访问活动,就立了大功一件。”

    苏韬谦虚地笑道:“其实也没什么难度,主要是中医在断诊上有一定的优势。其实只要能够断诊,西医也能治好萧副总理的病。”

    岳遵朝带领苏韬来到这里的助理医生招了招手,轻声吩咐道:“以后你就专门负责配合苏专家的工作。”

    “呃!”那个助理医生顿时有点蒙,因为他是岳遵最得力的副手,如同左膀右臂。

    岳遵有自己的小心思,让助理医生留在苏韬的身边,可以学到一些中医方面的知识,无论对他还是对自己都有很大的好处。

    只是这个助理医生满嘴苦涩,他刚才对苏韬的态度,可不是一般的糟糕,主要是仗着有岳遵撑腰。

    但现在岳遵竟然然给自己跟着苏韬干活,那岂不是以后要让苏韬随意使唤,他岂不是可以恣意地报复自己?

    “师叔,我向来独来独往,你安排个助理给我,我还真有点不适应。谢谢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啊。”苏韬很诚恳地谢绝。

    助理医生站在旁边松了口气,毕竟跟着熟悉的岳遵,自己工作起来会更加轻松一些。

    岳遵瞧了一眼助理医生脸色,他也是个洞察人心的精明人物,很开想明白,恐怕是刚才两人相处的过程中,自己的这个助理医生得罪了苏韬。如果强行将两人凑在一块,反而倒是有点不妥。

    岳遵朝另外一名女助理招了招手,吩咐道:“你送苏专家上楼去。”

    苏韬看了一眼这名女助理,年龄在二十上下,样貌比较清秀,心中暗自好笑,自己不过是坐电梯下楼而已,用得着还安排个漂亮的女助理医生送自己下去,难道是怕自己迷路吗?

    他仔细想了想,知道岳遵是做给不少人看的,让整个医疗组都知道,苏韬是二号人物,不能忽视他的存在。

    等苏韬消失在电梯中,岳遵皱眉瞪了一眼那名助理医生,不悦道:“你是不是让苏专家不高兴了?”

    助理医生额头冒汗,连忙摇头,矢口否认道:“没有,没有!”

    岳遵点了点头,凝重地说道:“别小看任何一个国医专家,他们都有独到之处。你既然以后也想着成为国医大师,那就得虚心学习,低调做事,高调做人。”

    助理医生心虚地赔笑道:“谢谢岳教授的指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