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70章 潜伏的观察者
    被一个充满异国风情的少女柔软的身体拥抱住,这理应是一种很美妙的滋味,但苏韬却感觉有些心酸。他对丽莎的帮助,目前来看,也只能到此为止。

    “这是我的名片,我在俄罗斯不会久留,如果你愿意去华夏工作的话,可以找到我。”苏韬叹了口气,“我会给你支付一笔不错的薪水,足够你赡养母亲,养活你的弟妹。”

    丽莎仔细盯着名片上面的汉字,她点了点头,道:“我会慎重考虑的!”

    江清寒从钱包里取出几张卢布纸币,偷偷放在了桌上,然后与苏韬告辞离开。

    弟弟首先发现了这些钱,大声与丽莎道:“姐姐,他们好像落下东西在这儿了。”

    丽莎抓在手中,摇头笑道:“他们是故意放在这里的,你一定要记住他俩。他们是天主安排过来的神使。”

    弟弟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我会记住那个用针的哥哥,他治病的时候,特别的帅!”

    等苏韬和江清寒远离那一栋略显破旧的“赫鲁晓夫楼”不久,数辆机车在夜色下疯狂地你追我逐,最终停在楼下,楼上的住户听到下面喧闹的动静,有些人好奇打开窗户,见在灯光下闪烁着光亮的一个个光头,顿时噤声不语,将窗户紧闭,迅速地拉上了窗帘。

    为首光头身高超过了一米九,体型练得十分健硕,他吹了个口哨,其余几人都下了机车,嘻嘻哈哈,你推我搡地准备上楼。

    正准备迈上台阶,从上面走下来一个身穿黑色紧身t恤的白人青年,他留着极短的头发,面容俊朗,眼角有一道闪电般的刀痕,唇下留了一撮胡须,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

    “别挡路!”为首的光头壮汉,伸手过去准备推开青年,没想到并没有成功。

    青年抬腿就是一脚,踹中了壮汉的小腹,壮汉只觉得这一脚犹如力贯千钧,面部因为剧烈的疼痛而狰狞,眼珠几乎都凸了出来。

    青年趁着壮汉捂腹的瞬间,一把扣住他的脖子,狠狠地用拳头砸中打了蜡的头顶。

    壮汉痛苦地嚎叫起来,后面的随从终于反应过来,纷纷从手中取出了武器,都是三十厘米长的钢管,钢管前部成一个直角,这样便于砸人的脑袋。

    青年伸手一推,一米九、两百多斤的壮汉,就被抛飞起来,直接砸在后面准备冲上来的随从身上。

    “哎呀!”光头们措手不及。

    青年快速前进,快速挥拳,如同打中沙包一样,噗噗噗地准确击中每个光头的下巴。

    前后不过两分钟,原本趾高气昂的光头们,变成了一堆烂泥。

    青年这时才折回身,提起了壮汉的衣领,沉声道:“回去告诉你的老板,以后不要再骚扰楼上的这位女士。否则的话,我一定会把他揍成肉泥。”

    壮汉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这青年的对手,点头如同捣蒜,连忙道:“我明白了,我们再也不敢了。”

    这群光头壮汉正是谢尔盖安排,准备报复丽莎的打手。他们原本只是到平民区抓到一个弱不禁风,没有背景的少女。

    没想到这少女竟然身边暗藏了一个凶悍的杀神。

    “给我滚吧!”青年的话刚说完,这帮人如蒙大赦,迅速地逃离此处。

    等所有人全部消失,俄罗斯青年在远处偏僻处,找到了自己那辆经过改装的跑车,然后拨通了电话。

    “林先生,向您汇报今天目标的情况,他与华夏女子在苏哈列夫大街一家夜店惹了点事。”俄罗斯青年的汉语比想象中要标准。

    “哦?那可是著名的红灯区,他如果想找乐子的话,为什么带着个女人?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电话的那一端,是一个六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他手里摇晃着一个玻璃杯,里面是琥珀色的酒液,几块碎冰轻轻地撞击杯身,发出清脆的叮叮叮的声音。

    “他们试图向从夜店找到燕隼的线索,没想到与夜店老板发生了冲突。”俄罗斯青年连忙汇报道。

    “原来是这样!那这小子就更加古怪了。来莫斯科大半夜不抱着女人睡觉,却找一个失踪多年的男人,实在太匪夷所思了。”林先生泯了一口冰酒,被酒精辣到了喉咙,忍不住赞叹了一声酒精的美妙。

    “另外,他还救了一个舞女!”俄罗斯青年知道林先生喜欢慢慢地听故事,所以一次性没有把话说完。

    “舞女?”林先生皱了皱眉,“这倒是做了一件正确的事情。”

    俄罗斯青年补充解释道:“那个舞女,我做了调查,家境比较困难,才逼不得已到夜店打工。一个商人看中了她,准备侵犯她,最终被他救下。刚才他还为舞女的妈妈进行了治疗,舞女的妈妈已经瘫痪在床十年了。”

    林先生的眉宇慢慢松开,笑道:“真是个有意思的小家伙。你继续帮我盯着他,记住尽量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挂断了俄罗斯青年的电话,林先生坐在沙发上,目视着不停地将剥了皮的葡萄,丢入口中的女儿林蜜雪,低声关心道:“薇拉,还是不肯吃饭吗?”

    林蜜雪点了点头,没好气道:“没办法,如果有人阻止我和情人约会见面,我也会用类似的办法报复的。”

    林先生摇了摇头,淡淡笑道:“你绝对不会!你只会暴饮暴食,让自己变成个胖子,以此来威胁我。”

    林蜜雪有点烦躁地说道:“奥蒙德那家伙,简直就是一块又臭又硬的牛粪。我无论怎么说,他都不采纳我的意见。”

    林先生耸了耸肩,无奈道:“他的确是个冷酷的家伙,不过,当年你不是正因为这点,才决定嫁给他的吗?”

    “当年是我年少无知!”林蜜雪不耐烦地蹙眉道,“我现在年龄大了,知道女人还是得找个贴心的暖男,这样过日子会格外温暖,不会每天都像对着一块没有温度的钢铁过日子。”

    林先生对自己这个古灵精怪的女儿向来没有什么太多办法,至于那个外孙女,也是极为关心。

    林先生深吸了一口气,道:“我还得继续观察一下那个姓苏的小子,毕竟当年的你婚事,我完全由着你性子胡来,导致你现在后悔不已。有前车之鉴,我就得更加谨慎。如果那小子真的不错,我就找奥蒙德好好聊聊,他应该还是会给我几分薄面的。”

    林蜜雪朝林先生喜滋滋的笑道:“那薇拉应该特别高兴了!”

    林先生皱眉,异常严肃地说道:“你暂时不能告诉她,毕竟我现在还没有决定让这小子成为我的外孙女婿呢。”

    林蜜雪知道父亲的性格,他能够这么说,至少说明苏韬给他的印象不差。

    林先生应该是对苏韬救了那个叫做丽莎的舞女,感觉到一丝欣赏了。

    林蜜雪听林先生回忆过往事,他当年来俄罗斯闯荡,最潦倒的时候,正是因为一位俄罗斯舞娘帮助了他。

    只可惜,等他功成名就的时候,那个舞娘已经因病离世。

    ……

    苏韬回到酒店,已经是凌晨一点多,刚和江清寒并肩走出电梯,之间岳遵的助理,疾步走了过来,他语气略有不满地说道:“苏专家,总算把你等回来了,出现了紧急情况。萧副总理出现了不适,岳教授想请你过去配合诊治。”

    苏韬与江清寒点头致意,江清寒就自己回房间去了。

    岳遵的助理一路行来,口里念叨个不停,表示自己一直站在门口等待苏韬,没想到苏韬不仅迟迟不归,而且还不接电话。

    苏韬无奈苦笑,自己的手机在半个小时之前,没电自动关机了,简而言之,萧副总理的身体出现不适,应该就在半个小时之前,这个助理却说得好像自己仿佛等了一个世纪似的。

    苏韬倒也心知肚明,其实归根到底,这个助理还是对苏韬保持怀疑。自己不过二十多岁,就拿到了国医大师的资格,这是很多人难以想象的,因为无法想象,内心就会阴暗,编造阴谋论,恶意地揣测,苏韬是靠着家境才得以上位的。

    萧副总理的房间位于酒店的最高层,整层楼都已经被封锁,几个副部长凑成一团小声交流着什么,从他们的面部表情看来,都非常的凝重,毕竟这是出国访问,如果萧副总理在国外出了什么不测,不仅影响访问的效果,而且还有可能造成外交矛盾。

    三名精装的中南海保镖目光凝重地扫了扫苏韬,然后指了指他的行医箱,苏韬知道这帮人也是在例行公事,将行医箱逐一打开,让他们检查,岳遵中途走了出来,见苏韬还在慢慢腾腾地接受中南海保镖的检查,抱怨道:“小苏,终于等到你了,你是国医大师,还用做什么检查啊?”

    言毕,他朝中南海保镖飞了两个白眼,拉着苏韬就往里走。

    两名中南海保镖互相对视一眼,露出无奈之色,他们没有想到苏韬这么年轻,竟然就成了国医大师。

    国医大师都是经过层层挑选,身家清白程度跟中南海保镖相仿。中南海保镖每年都在更新淘汰,但这些国医大师却是很稳定,像岳遵这样的老资格国医,地位远比他们这些保镖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