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9章 相遇就是有缘
    “救我!”一个微弱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苏韬很意外,这两个字很熟悉,因为是汉语。在异国他乡,听到这个声音格外亲切。

    苏韬注意到了角落里被谢尔盖死死摁住的丽莎,声音正是从她口中出来的。

    苏韬一脚踢开马克西姆,然后走过去,伸手扇了谢尔盖一记耳光,然后跟丽莎做了个手势,“走!”

    丽莎身上的衣服被扯得凌乱不堪,她复杂地看了苏韬一样,用汉语道:“谢谢你!”

    苏韬仔细打量着丽莎,道:“你为什么会说汉语?”

    丽莎点了点头,道:“因为我童年时期,曾经在边境黑河住过一段时间,周围有很多华夏人。”

    谢尔盖知道苏韬和江清寒的身手,此刻愤怒地望着这个华夏人,低声吼道:“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苏韬听不懂俄语,困惑地望着丽莎,问道:“他在说什么?”

    丽莎皱眉,担忧地说道:“他想报复你……”

    苏韬暗骂了一声,这种人最欠揍,明明已经被踩到底了,还死不悔改。

    他抬腿就是一脚,踹在谢尔盖的脸上,肥胖的身体,如同皮球一样飞了出去,砸在桌子上,最终滚落在地。

    丽莎惊讶地捂着嘴唇,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个华夏男人,在她的印象中,华夏男人应该都比较沉默和隐忍,即使出现了争执,也绝不会自己先出手。

    “走,我想你得换个地方工作了。”苏韬朝丽莎无奈地耸了耸肩。

    丽莎知道经过此事,自己在这个俱乐部再也呆不下去,只能点了点头。

    苏韬见丽莎表情很是低落,暗忖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天,他问道:“老板这个月的工资了吗?”

    丽莎摇了摇头,道:“还没有!”

    苏韬走到了马克西姆身边,与维克多道:“翻译,让他把那个姑娘的工资也结了!”

    马克西姆此刻只想尽快送走这个瘟神,哆嗦着嘴唇,道:“我结!”言毕,他掏出了谢尔盖之前给自己两万卢布,“这些都给她,已经过我承诺的薪酬了。”

    苏韬将两万卢布交给了丽莎,轻声道:“这是你工资!建议你以后找一份比较正常一点的工作,在这种环境上班,太危险了。”

    丽莎拿着钱,激动地望着苏韬,眼中噙着泪花,她也不知道自己此刻的心情。

    三人走出了夜店,望着丽萨消失的身影,江清寒望了苏韬一眼,笑道:“没想到你英雄救美,都救到俄罗斯了。”

    苏韬微笑道:“这姑娘运气不错,而且很聪明,在情急之下,瞧出我们是华夏人,然后喊出了救命,否则的话,咱们恐怕帮不了她。不过,我们救了她一次,恐怕救不了她下一次了。”

    江清寒困惑地望着苏韬,意外道:“为什么这么说?”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这个俄罗斯女孩的家境很一般,她选择在这样的场合上班赚钱,是因为生活所迫。她急需钱,否则当我给她钱的时候,她也不会毫不犹豫地拿着。她暂时没有改变家庭的能力,所以只能被环境慢慢影响,最终改变自己,不得不向现实低头。她刚才在那个富商的威之下,或许还因为底线还在,会选择反抗和求救。但总有一天,底线会被抹去,她还是会选择走上这条不归的人生路。”

    江清寒沉默片刻,道:“我们追上她?”

    苏韬意外道:“怎么了?”

    江清寒露出动人的笑容,道:“相遇就是有缘,我们应该尽可能地帮助她。”

    苏韬没想到自己的一番话,引起了江清寒的正义之心。

    苏韬和江清寒追上了丽莎,丽莎有点意外地望着两人。

    “你不要误会!我们跟着你,是担心那帮人会报复你。因为他们或许找不到我们,但肯定知道你的家庭地址。”江清寒耐心地解释道。

    丽莎仔细打量着两人,其实她内心也有些担心,毕竟马克西姆是这片区域有名的恶人,她低声感谢道:“谢谢你们!”

    任何城市都有一群活在底层的人,丽莎尽管每天在莫斯科最繁华的“富人区”上班,但她住的地方是远在三环之外的“睡觉区”。“睡觉区”,顾名思义,这居民通常只在这里过夜,而大部分的时间在外工作。

    搭乘地铁,是每个莫斯科老百姓的习惯,甚至还有人专门搭乘地铁,治疗失眠,因为地铁摇晃颠簸的节奏,以及憋闷的空间,有种让人昏昏欲睡的感觉。

    跟着丽莎来到了住处,环境比想象中要糟糕,尽管莫斯科地理面积很大,但平民区的生活条件很糟糕,和华夏三线城市的老小区差不多,五层小户型简易住宅楼,不仅街道很窄,而且还充斥着一股怪异的味道。住宅楼大都设计成长方形,使用预制板结构,拥有的卫生间和厨房,空间很小。

    “妈,我回来了,还有两名客人。”丽莎将在街边面包房买回来的面包,放在了餐桌上,先进里屋望了一眼瘫痪在床的妈妈苏珊娜。

    姐弟都很小,才不过十二三的样子,见丽莎除了面包,还买回了香肠,围着食物,直流口水。

    “今天怎么这么早?”苏珊娜好奇地问道。

    “餐厅的生意不太好,老板让我早点回家了。你最近几天的身体,不是挺不好吗?”丽莎望了眼水杯,里面已经没有水,她找到了水壶,现也是空的,训斥姐弟道,“妈妈,没有水吃药,你们难道不知道少喝点热水吗?”

    “你不要怪他们!是我别让他们烧水的,家里的煤气罐用完了,他俩换不了。”苏珊娜连忙替他们解围。

    她冲着苏韬和江清寒无奈地露出苦笑,然后手脚麻利地更换了煤气罐,然后开始烧水,并准备晚餐。

    她得让还没有吃饭的姐弟和妈妈填饱肚子,同时更关键的是,要招待一下自己的恩人,否则的话,她是绝不会买香肠这么奢侈的肉类。

    “丽莎,你母亲瘫痪了有十年了?”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丽莎一个女孩将这个家庭维持下来,还真不容易。

    “是的!你怎么知道?”丽莎望着苏韬,眼中露出惊讶之。

    苏韬笑道:“我是一名中医,所以能看出你母亲的病。”

    江清寒在旁边冲着丽莎挤了挤眼睛,道:“他的医术很好,你要抓住机会!”

    丽莎惊讶地望着苏韬,她最大的愿望,即使赚到足够的钱,然后治好妈妈的身体。

    其实医生曾经说过,妈妈的病还是有很大的希望能治好,但因为家里没钱,所以他们才选择了放弃。

    “我没有钱!”丽莎无奈地苦笑道,“给妈妈治好病,应该要花费一大笔钱?”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丽莎比想象中要懂事,他见江清寒目光清澈地望着自己,道:“我可以免费帮她治疗!”

    “真的吗?”丽莎呆立原地,忘记了锅里的香肠,以至于被炸得过于焦黄。

    “真的。”苏韬笑着说道,“别把香肠煎得太老,那就不好吃了。等你做好晚饭,我开始为你母亲治疗。”

    丽莎因为心情太过激动,所以这顿饭做得有点马虎,不过弟弟和妹妹很久没吃过香肠,所以他们没有任何抱怨,很快地扫荡一空,江清寒和苏韬索性将自己盘中的香肠也分给了他俩。

    吃完晚饭之后,苏韬开始跟苏珊娜治疗偏瘫,因为苏珊娜曾经长期在边境居住,所以她的汉语比丽莎还更好一些。

    “我真的还能站起来吗?”苏珊娜激动地说道,“这么多年来,丽莎实在太辛苦了。如果我能站起来,而且能工作,那么她就不用如此辛苦了。”

    苏韬给苏珊娜搭了一下脉,因为中风导致的偏瘫之症。

    中风在古代有外风和内风之分。外风是指因为风邪而导致的伤寒,内风是指因气血逆乱、脑脉痹阻或血溢于脑所致,出现半身不遂、肢体麻木、舌蹇不语,口舌歪斜,偏身麻木等症状。现在中风大多直接是指内风。

    简单一点来看,中风关键在于气血失调、阴阳失衡,苏珊娜的病因在于肝气不足、肝阳上亢。因此,要治好她的中风之症,就得从肝经上来着手,调理她的肝气。

    苏韬先针灸了足厥阴肝经,左右两侧共28,然后在针对“半身不遂”,针灸主:肩俞、曲池、外关、合谷、环跳、委中、足三里、阳陵泉、太冲,配:手三里、大柱、风市、承山、解溪等。

    这是中医常用治疗中风患者的办法。

    不过,苏韬留意到了苏珊娜因为长期卧床,导致体质极虚,肾气不足,所以针灸完毕,给苏珊娜服用了一枚养肾气的秘制药丸。

    前后大约一个小时,苏珊娜只觉得身体被针刺的部位,热乎乎的,仿佛有热气到处乱窜。

    苏韬用手敲了敲苏珊娜的小腿,问道:“有感觉吗?”

    “有!”苏珊娜惊喜地说道,“我感觉到我的腿了!我的腿!”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治疗的效果还算不错,自己刚才行针,算是打通她的筋脉,至于以后恢复,就得靠汤药调理,还有自身的锻炼了。

    苏韬写了一个药方交给在旁边喜极而泣地丽莎,道:“找个中药房,然后按方取药,每天早晚各服用一次,最多三个月,苏珊娜大妈就能站起来了。”

    “谢谢!”丽莎冲上前紧紧地抱住苏韬,再次感激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