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8章 巾帼不让须眉
    马克西姆坐在调酒师的旁边,望着谢尔盖不断给丽莎劝酒,嘴角露出一丝得意和阴险的笑容。

    “丽莎,如果你继续喝下第二杯,我给你两万卢布!”谢尔盖虽然很有钱,但并不是慷慨,在丽莎的身上已经花费了好几万卢布,这让他有点心疼。不过,只要能得到这个小美女的芳泽,一切都还是值得的。

    “不行,我不胜酒力,刚才喝完一杯,就已经头晕目眩了。”丽莎决定装醉来欺骗谢尔盖。

    “俄罗斯的姑娘,酒量从来不低于男人,你可不要敷衍我。”谢尔盖有点生气地说道。

    “那是别的姑娘,要不要我帮你推荐几位能喝的姐妹?”丽莎微笑着说道,朝不远处指了指,“那两位美女,她们的酒量就特别好,肯定能陪您喝得尽兴。”

    谢尔盖顺着她所指的方向望去,顿时无语,那两个女人是专门的陪酒女郎,让她们来陪自己喝酒,这不是坑自己吗?

    谢尔盖粗粗计算了一下,在丽莎的身上,已经花费了三万卢布,一般来说,在俄罗斯找个妓女,也就四千卢布,丽莎已经出了预算,他心有不甘,决定更加强势一点,于是伸出宽大的手,放在了丽莎柔嫩的大腿上,一阵摩挲之后,低声道:“如果你答应成为我的情人,我每个月给一笔固定的奖励,是你在这个沙龙工作的三四倍。”

    “对不起,我没有这个兴趣!”丽莎皱眉,谢尔盖的用意明显,他是打算包养自己。

    丽莎有些厌恶地拨开了谢尔盖的手掌。

    谢尔盖带着酒气不悦道:“你拿了我的一万卢布,难道连摸都不能让我摸一下?”

    丽莎没想到谢尔盖如此粗鄙,提醒道:“那是我陪你喝酒的钱!”

    谢尔盖嘴角抽搐了一下,狰狞地说道:“无论如何,你今天都得陪我睡一晚。”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丽莎霍然起身,准备离开。

    谢尔盖生怕她逃走,更快一步搂住丽莎的腰肢,探出秃头,拼命地吻向她的脖颈。丽莎挣扎地说道:“放开我!”

    “你这个小兔子,是逃不了大灰狼的手心的!”谢尔盖得意地说道。

    沙龙里弥漫着酒气,刺激着荷尔蒙滋生,旁边自然有人看到了这一切,不仅都不阻止,反而还有人怂恿。

    很快地,丽莎被压到了谢尔盖的身下,她只能扭动着身体,试图求救。

    调酒师困惑地望着老板马克西姆,低声道:“要不要帮丽莎一把?她似乎很不乐意?”

    马克西姆虽然不满谢尔盖的暴力行为,但想着自己刚才收了他两万卢布,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他揩点油。他朝安保人员招了招手,低声嘱咐道:“随时关注那边的情况,如果谢尔盖真的做出更过分的事情,再出手阻止。”

    安保人员朝马克西姆点了点头道:“我知道怎么做了!”

    在这个沙龙,没有任何人会同情丽莎的遭遇,因为大家是来找乐子的,你现在成了别人眼中的乐子,谁会出面破坏这种美妙的气氛呢?

    维克多找到了正在看戏的马克西姆,凑到他耳边,低声说明了情况。

    马克西姆眼中闪过一丝冷,道:“没想到他们送上门了!你让他们进来!”

    维克多瞧出老板的心态,暗自得意,就回身带着苏韬和江清寒走进了里面。

    苏韬和江清寒这才算走进这家夜店的腹心,被其中的糜烂程度所惊讶。

    这里的女人只穿着三点式的衣服,与男人缠绵在一起,江清寒虽说心理素质强大,但也有点懵。

    苏韬现不远处一个俄罗斯女子,正在被一个肥胖的中年男人压在身下,不停地呼救,别人却带着看戏的心态,心中暗叹了一口气。

    “维克多,你给我翻译一下!”马克西姆眼中流露出歹毒之,“几个月之前,那个男人跑到我的俱乐部喝了差不多五万卢布的酒,不仅不给钱,而且还砸烂了我很多昂贵的东西。既然你是他的妻子,这笔债也应该由你来偿还才对。你就付我十万卢布,不然的话,休想今天离开这里。”

    维克多顿了顿,如实地翻译出来。

    江清寒和苏韬面面相觑,让他们惊喜的是,燕隼的确出现在这里,而且还大闹了一场,所以才让蒙受损失的老板,记忆深刻,但与此同时,他们现在找上门来,却是自投罗网,马克西姆摆明着要让他们来偿还这笔账。

    马克西姆盯着江清寒仔细打量,虽然俄罗斯和华夏的审美观不相同,但江清寒在俄罗斯人的眼中,依然是一个充满东方魅力的完美女性,他盯着那起伏不定的胸脯,想起一个朋友曾经说过,华夏女人比起俄罗斯女人,更加让人痴迷,一方面皮肤更加光滑,另一方面身上的气味也更加香甜,他此刻竟然有点幻想,那个该死的华夏人,若他的妻子在自己的身下,享受自己的级大香肠,那该是何等美妙的滋味。

    江清寒轻咳一声,脆声道:“第一,我与丈夫已经多年没联系,我不知道他跟你是否有过节,如果有的话,也请你跟他去清算。第二,看来你也不知道我丈夫的行踪,既然如此,我们就不打扰了。”

    维克多迅翻译完毕,马克西姆摔掉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冷笑道:“说走就走,有那么容易吗?”

    听到酒杯碎裂的声音,几名潜伏在暗处的粗壮男子朝这边围过来,他们年纪不大,也就在二十四五岁上下,肌肉达,全部都是光头,眼中流露出玩味的神。

    俄罗斯的民风彪悍,见到斗殴,不仅没有人怕惹事,反而开始起哄,觉得又可以看到一场血腥的表演了。

    江清寒戒备地摆出架势,马克西姆微微一怔,暗忖这个华夏女人莫非也会功夫?

    马克西姆朝米哈伊尔给了个眼,米哈伊尔将手指并在嘴边,吹了个口哨。

    俄罗斯壮汉们就将苏韬围在了圈内,米哈伊尔咧嘴狂笑,迅地出拳,朝江清寒的小腹砸了过去,江清寒轻喝一声,灵巧的避过,身体以一个古怪的姿势扭到了米哈伊尔的身侧,右脚冲天踹出,直接击中了米哈伊尔的下巴。

    米哈伊尔口中出“噗”的一声,仰面朝天,踉跄往后退了好几步,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

    “一招秒杀!”

    马克西姆张大嘴巴,露出难以置信之,谁能想到这么一个柔弱的女子,竟然是个高手。

    “一起上!”马克西姆急躁地催促道。

    俄罗斯壮汉们反应过来,朝江清寒围了过去。

    江清寒毫不畏惧,身体灵巧得如同一只矫健的灵猫,在众人的拳风之下,潇洒自如的游走。壮汉们虽然力量十足,但有种抓狂的感觉,因为江清寒躲过了他们所有的进攻。然而,江清寒的每一次进攻,都实打实地击中壮汉身上的要害位置。

    地上瞬间倒下了三个壮汉,都是捂着胯部,江清寒下脚极狠,对他们没有留余地。

    苏韬看得也是瞠目结舌,他感同身受地觉得胯下凉飕飕的,蛋碎的感觉,可不是一般人能忍受的。

    又过了十几个呼吸,江清寒将剩下的几人掀翻,马克西姆顿时觉得额头渗出了汗珠,意识到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物。

    那个华夏男人身手惊人也就罢了,他的老婆怎么感觉身手也不弱,难道华夏人真的个个都身怀绝技吗?

    肯定不是这样的,马克西姆的印象中,华夏人大多胆小怕事,而且体格瘦弱,弱不经风。否则,也不是“光头党”们最喜欢欺负的对象了。

    如果你在俄罗斯的街上碰到这样一群人,他们三五成群,清一的剃着光头,身穿着皮衣、皮靴,身上带着奇怪的金属饰品。那么,很不幸你遇上了光头党。这个时候你能做的只能是立马离开,不要和他们有任何的眼神上的接触,但即使这样也不一定就能幸免被袭击。

    这样的一群人,简直是所有留学生的噩梦,而且他们最喜欢对华夏人下手。

    当然,要加入光头党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他们必须在袭击十到二十名“俄罗斯的民族敌人”后才能成为真正的“光头党”。

    马克西姆也是光头党的一份子,他此刻誓,以后自己再也不要惹华夏人了。

    苏韬也算是正式地欣赏了江清寒的身手,有种巾帼不让须眉的感觉。

    他随时关注着马克西姆的行踪,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朝马克西姆冲了过去。

    马克西姆不知何时手里多了一杆猎枪,俄罗斯放宽了持枪限制,只要获得强制许可证,就可以使用枪械,作“自卫”用途。

    他还没来得及打开保险栓,就觉得手心一麻,枪械坠落在地上,然后小腹传来剧痛,被苏韬打中了腹部,整个人跪在了地上,苏韬紧接着又是一拳,打中他的下巴,马克西姆头晕目眩,彻底失去了反抗的意识。

    “别杀我!”马克西姆哆嗦着求饶道。

    苏韬吸了吸鼻翼,瘪了瘪嘴,没想到马克西姆竟然尿失禁了。

    他用脚踩着马克西姆的脸,朝维克多招了招手,道:“我们不愿意惹事,问几个问题,你们实话实说,我们就走!”

    维克多也是吓得胆战心惊,他紧张地点了点头。

    “你们知道他的名字吗?”苏韬沉声问道。

    “不知道,他只是来过一次而已!”维克多苦笑着说道。

    “他给你们造成了这么多麻烦,那你们也应该调查过他的行踪?”苏韬继续问道。

    马克西姆等维克多翻译过之后,叹了口气,道:“我的确安排人找过他。他似乎并不经常露面,我的一个朋友曾经在圣彼得堡见过他。”

    江清寒和苏韬相互对视,彼此松了口气,至少此行不虚,他们找到了燕隼的线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