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7章 第四大红灯区
    莫斯科有红色之都之称,然而自从前苏联解体之后,它的红色多了一道浪漫的色调。

    上个世纪三十年代前苏联,对于妇女极为苛刻,比如绝不允许妇女堕胎,一旦违反,将被流放到西伯利亚。

    当时,社会道德观念视性工作者也如洪水猛兽。解体后,从西方“拿来”一切的俄罗斯,“引进”了西方社会的“性解放”。和性充斥着莫斯科的大街小巷。“红灯区”和“性解放”像瘟疫一样,吞噬了传统道德观念。

    因此莫斯科苏哈列夫大街,被誉为欧洲第四大的红灯区。

    有个数据显示,莫斯科每天晚上有四五千人走上街头,用身体作为筹码进行交易,当然,这些“流莺”属于比较危险的人群,相对而言,模特沙龙则是俄罗斯新贵们最喜欢的艳遇方式。高级沙龙从模特学校挑选出身材好,相貌出众,平均年龄在18-20岁之间,个个都拥有明星气质的女子。

    丽莎就是在高级沙龙工作的一名模特,她的任务主要是跳舞。沙龙对于她这种年轻貌美的新面孔,会进行保护起来,即使有豪客看中了丽莎,都会被进行拒绝,这是商人的典型的待价而沽的心态。

    丽莎跳完一曲俄罗斯风情舞,正缓步走到后台,醉醺醺的商人谢尔盖冲到了台上,一把拽住了丽莎的手腕,色眯眯地笑道:“美丽的丽莎小姐,晚上跟我走吧,我特别欣赏你。”

    丽莎羞涩地一笑,道:“对不起,先生,我不能跟你走。”

    “为什么?是怕我没钱吗?”谢尔盖很气愤地说道,“你尽管开价吧,一万卢布,或者两万卢布,够不够?”

    丽莎耸了耸肩,机智地说道:“我不跟您走,是因为担心您那凶神恶煞的妻子找到我,痛打我一顿。我有一位姐姐,曾经受到过这样的屈辱。我倒也不是害怕,只是担心您会很难堪,毕竟您是有头有脸的名流,而我不过是个模特而已。”

    “哈哈!”丽莎的妙语,赢得了许多人的喝彩,大家都为她幽默地拒绝谢尔盖,感到特别的开心。

    毕竟,让一个有头有脸的社会上层人物铩羽而归,是一件让人暗爽的事情。

    “还真是扫兴!”谢尔盖瞪了一眼丽莎,自言自语地嘀咕道,“我会让你臣服的。”

    丽莎暗叹了一口气,走进更衣室里换衣服,想起谢尔盖那张满脸横肉的面孔,她就觉得心惊肉跳和恶心。

    虽然俄罗斯很开放,但好人家的姑娘,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是绝对不会进入高级沙龙这样的场所。

    丽莎的母亲前年瘫痪在床上,自己需要照顾妹妹还有弟弟,每个月母亲的医药费,就是一笔庞大的支出,何况正在长身体的妹妹和弟弟。

    丽莎进入模特学校,原本是想成为一个正轨的国际名模,她已经在一些小规模的大赛上展露过头角。不过,梦想终究低估不过现实,在一个同学的介绍下,丽莎进了这个高级沙龙。因为她的条件不错,所以她尽管不要陪酒、跳脱衣舞,但也能拿到稳定的薪酬。

    女更衣室的房门,突然被推开,丽莎吓了一跳,只见老板马克西姆冲了进来,她连忙将胸衣的搭扣扭伤,很快地套上了自己的外衫,遮住身上大片滑若凝脂的肌肤。

    马克西姆望向丽莎换衣服的动人瞬间,眼中毫不掩饰贪婪之色。如果不是因为行规,老板不能与员工发生关系,马克西姆早就对这棵水灵的白菜下手了。

    马克西姆经营这家高级沙龙已经有十几年,他见过很多相貌出众的女人,丽莎无疑是最突出的一个,既然是自己的摇钱树,他当然要好好保护起来。

    “老板,你找我有事?”丽莎迅速地套上了短裤,裸露在外的花白,纤细袖长,九头身的体型,让一米七二的丽莎显得优雅而妩媚。

    “谢尔盖刚才找到我,对你进行了投诉。”马克西姆很失落地叹气道,“如果你现在过去陪他喝一杯酒的话,不仅可以得到谅解,他还会给你一万卢布的小费。”

    “我拒绝!”丽莎面色变冷地说道,“刚才发生的情况,你也看到了。我没有对他无礼,而是他对我动手动脚。”

    “丽莎,你不要这么冲动,只不过是跟他喝一杯酒而已。一杯酒,一万卢布,嗯,怎么都是很划算的一笔交易,你缺钱,不是吗?”马克西姆蛊惑道,他很了解丽莎这种女人的心态,为了钱来到这个地方,自然只要给钱,她就会心甘情愿地放低底线。

    丽莎咬着嘴唇,内心开始天人交战,一万卢布可以买很多面包,也能给弟弟妹妹添置新衣。

    “我在外面等你!不要让我们等太久哦!”马克西姆朝丽莎眨了眨眼,然后转身走出了女更衣室。

    旁边立即有人走了进来,劝说道:“丽莎,你不要犹豫了。马克西姆是著名的笑面虎,你如果不答应他的要求,明天他就会赶你离开沙龙。这个月的工资,你还没领到吧,小心他扣下来不给你!”

    丽莎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终究还是走出更衣室,朝谢尔盖的包座走了过去。

    马克西姆远远地看到丽莎,得意地笑道:“美人儿来了,你得表示一下吧?”

    谢尔盖满意地一笑,从皮夹里抽出四张五千面额的纸币,道:“这是今天的买酒钱,给我多上几瓶酒,越烈越好!”

    马克西姆点了点头,起身离开,心中暗想,这个老色鬼,只不过两万卢布,就想搞定我的镇店之宝吗?

    今晚只是让丽莎给他陪酒而已,等到赚够了钱,马克西姆才会让谢尔盖如愿以偿。

    ……

    苏韬和江清寒找到的就是丽莎工作的这家夜店,里面的工作人员对华夏人的面孔见怪不怪,而且没有任何歧视,毕竟有不少华夏富商慕名而来,对模特众多的沙龙特别感兴趣,且出手阔绰。

    接待他俩的是一个小姑娘,听不懂汉语,所以喊来了一个名叫维克多的同事,尽管维克多的汉语说得很糟糕,但至少能让苏韬和江清寒猜出意思,能进行一点交流。

    终于明白苏韬的来意,维克多耸了耸肩,歪嘴道:“对不起,如果你们是过来找乐子的,我可以帮你做向导,如果不是,那请你们离开吧。”

    江清寒失望地看了一眼维克多,指着一张燕隼的照片,试图说服他,“请你务必帮忙,辨认一下他,他是我的丈夫,已经离家十多年了。”

    维克多无奈叹了口气,手指在桌面上轻轻地敲了几下,道:“做我们这一行,每天会遇到很多陌生的客人,哪能记住每个人的样子?”

    苏韬朝江清寒摇了摇头,暗示她别说话,然后开口与维克多,道:“维克多先生,如果你原因给我们提供线索,我们会给你好处的。”言毕,他将团成卷状的面额为五千卢布的纸币,塞到了维克多的口袋里,“这只是预付款而已。”

    维克多眉头舒展,从口袋里取出卢布,仔细辨认了一下,笑道:“我可没有说谎,我真的记不清楚他是谁,不过,我们这里有很多人,他们或许会有印象。”

    苏韬朝他炸了眨眼,从钱包里取出好几张大面额卢布,压在杯子上,笑道:“如果你们能给我提供准确的消息,这些都是给你们的酬劳。”

    维克多想要过去伸手拿,被苏韬按住了手。

    苏韬朝维克多摇了摇头,维克多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尴尬地笑道:“那我现在就去组织人来,你们稍等片刻。”

    等维克多开心地小时之后,江清寒不悦地说道:“这帮人还真够现实。”

    苏韬无奈苦笑道:“有钱能使鬼推磨,这是走到哪儿都不会变的道理。”

    江清寒咬着嘴唇,道:“让你破费了!钱……”

    苏韬连忙摇手,一本正经地说道:“师父,千万别提钱,如果计较这些身外之物,我怎么会跟你千里迢迢来到这儿呢?”

    江清寒想想也对,朝苏韬点了点头,叹气道:“行吧,我也不矫情了。”

    苏韬暗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还是错,如果真找到了燕隼,自己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维克多走到后面的员工休息区,朝一个身高约莫在一米九以上壮汉招了招手,面色凝重地说道:“你赶紧提醒马克西姆,就说他终于可以报仇了。”

    “哦?”米哈伊尔好奇道,“马克西姆从来没吃过亏啊,我怎么不记得他有什么仇人?”

    维克多不耐烦地看了一眼米哈伊尔,沉声道:“还记得一年前那个将沙龙搞得一团糟的华夏男人吗?”

    米哈伊尔嘴唇哆嗦了一下,惊讶地说道:“你的意思是说,那个会功夫的华夏男人,又来了?”

    维克多知道米哈伊尔上次是被那个华夏男人给揍得有心理阴影,才会有现在的反应,叹气道:“不是他来了,而是他的妻子,正在找他。”

    米哈伊尔恍然大悟,复杂地看了一眼维克多,道:“咱们对付不了他,就打算对付他的老婆吗?这有点卑鄙啊!”

    维克多觉得跟米哈伊尔交流特别心累,道:“你每天吃那么多饭,除了长肉之外,能不能长点脑子?马克西姆,是咱们的老板,你上次没有能保护好这里的安全,所以被扣了一大笔工资,现在如果能弥补的话,马克西姆一高兴,说不定会给你了。”

    米哈伊尔开心地咧嘴笑道:“我这就通知马克西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