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5章 十分钟能做啥
    虽然是借着代表团出访俄罗斯,混进了队伍里,但苏韬发现这也是一场千载难逢的机会,因为能和副总理一起出访国外的,除了商务部的政府官员之外,还有来自华夏各地的商界代表,他们或许从来没有能进入过什么胡润、福布斯排行榜,但绝对是华夏经济的中流砥柱。

    岳遵与这些商界代表大多相识且熟悉,因此只要有机会,就将苏韬介绍给他们。

    苏韬也表现得很自然,和商界代表们交流的时候,也在暗想,岐黄慈善即将召开的拍卖会,如果能邀请到这些人参加,足以让覃媚媚和吕诗淼满意。

    商界代表们虽然地位很高,也表现出了很高的素质,并没有因为苏韬年轻而轻视他。

    他们心知肚明,像苏韬这么年轻就能进入国医专家组,绝对不仅仅是依靠医术,他背后的势力也特别惊人。

    苏韬在岳遵的房间里聊了一会天,然后找了个借口离开,江清寒已经早一步等在自己门口多时,苏韬拿房卡刷开门锁,笑道:“师父,你发现没有,今天可是很多人都在关注你呢。”

    “关注我做什么”江清寒蹙眉,意外地问道。

    “当然是被你的美丽吸引住了啊”苏韬说的是实话,整个代表团除了翻译组有几个长相尚可的美女之外,论颜值江清寒数以数二。以至于那几个中南海保镖,也有点分神,不时地转移注意力落在江清寒的身上。

    苏韬其实有点担心,代表团里都是权贵,如果她被任何人看中了,自己都多了一个潜在的竞争对手。

    “我没功夫跟你胡扯!”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一眼苏韬,“现在已经来到莫斯科,我准备打算单独行动。”

    苏韬晃了晃手指,露出无奈苦笑,暗忖江清寒还是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这和正常状态下的江清寒不一样,她得知燕隼还活着的消息,整个人心神已经大乱,所以无论判断力还是辨别力,都大幅度下降。

    江清寒蹙眉,知道他在质疑自己的想法,道:“此次代表团在俄罗斯不过逗留半个月的时间,给我的时间不多!”

    苏韬叹了口气,努力让江清寒冷静下来,道:“我知道你现在内心特别着急,但有些事情急是没用的,必须要找到办法。俄罗斯论国土面积比华夏还大,你对这里一无所知,请问你如何在茫茫人海中找到燕隼”

    江清寒咬牙,沉默,片刻道:“那我们也不能干等着吧”

    苏韬轻吐一口气,道:“你现在只需要等待,我会请人帮你寻找他的踪迹,等到确定他在哪儿,然后带你去见他。”

    江清寒微微一怔,她有种全身力气都施展不出来的感觉。

    “或许你说的是对的,我应该换个心态。”江清寒知道刚才情急之下有些失态。

    苏韬点了点头,看了一下腕上的手表,道:“时间差不多了,我的一个朋友很快就到,你见到她,应该就不会那么着急了。”

    门铃这时想起,苏韬起身,疾步打开了门,一团香气袭来,直接撞入苏韬的怀中,随后他还没有反应过来,面颊两侧,就被疯一般地啄了一下,两下,三下,四下

    “苏,我想死你了!”薇拉奥蒙德热情如火,毫无保留地宣泄着内心的情感,她并没有发现屋内有一个女人,错愕地望着他们。

    “薇拉!冷静!”苏韬虽然很享受被那柔软的嘴唇亲吻面颊的感觉,但想到屋内江清寒还在,不免有些心慌。

    江清寒咳嗽了一声,掩饰尴尬,薇拉瞪大漂亮的眼眸,露出羞赧与惊讶的眼色,轻声道:“唉,我太激动了!”

    苏韬拉着薇拉的手,走到茶几边,让她坐在沙发上,与江清寒有些无力地解释道:“这位是我的朋友,薇拉女士;这位是我的师父,江清寒。呃,刚才薇拉那么做,是俄罗斯上层社会的一种礼节。”

    江清寒暗自好笑,早知道自己这个徒弟就是个情种,所以见怪不怪,还找这么个理由,以为自己是三岁小孩吗

    江清寒从手边纸巾盒抽了几张纸巾,递给苏韬,淡淡笑道:“擦擦脸吧!”言毕,指了指自己的面颊,暗示苏韬脸上布满了薇拉的唇印。

    薇拉觉得花脸苏韬,特别有意思,窃窃地得意笑了几声。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一边擦拭着脸,一边转移话题,道:“薇拉,之前的情况,我已经与你介绍过了。我这次来俄罗斯,主要是想找到一个人,他叫做燕隼,年龄三十八岁,身手很好,曾经在华夏特殊部门工作。”

    薇拉叹了口气,道:“仅仅告诉我这些,还不够!你们有没有他更详细的资料,比如照片,或者其他。”

    “有!”江清寒从包里取出那份古洋交给自己的文件袋,“这上面有他的近照,同时还说,他曾经在圣彼得堡和莫斯科出现过。”

    薇拉将资料在手里仔细地翻了翻,直到看完之后,微笑道:“如果有他的照片,那难度会降低很多,如果他人在俄罗斯,我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找到他。”

    “大概需要多久!”江清寒更关心是时间,毕竟他们在俄罗斯逗留的时间有限。

    “一周时间!”薇拉顿了顿,补充道,“如果一周内找不到他的话,说明他人已经不在俄罗斯了。”

    江清寒深深地叹了口气,她不喜欢结果掌控在别人手上的感觉,但此刻却有些无能为力,只能无奈地说道:“那就麻烦您了!”

    江清寒是个明白人,知道薇拉和苏韬有私话要聊,就起身告辞离开。

    等出了房门,江清寒觉得内心空落落的,暗忖回去之后,一定要警告燕莎,以免自己单纯的女儿,越陷越深,对苏韬太过上心,以免以后受到伤害。回到房间内,江清寒打开了花洒,准备泡个澡,等水漫过了池缘,竟然才发现。她暗骂了自己一句,怎么这么失魂落魄!

    苏韬等江清寒离开,过去关上了房门,突然身后一软,薇拉从后面搂住了自己,她动情地柔声说道:“苏,对不起,我只有最多十分钟的时间,等下就得走。”

    苏韬微微一怔,缓缓转过身,困惑地问道:“你遇到什么事了”

    薇拉嘴角泛着苦笑,道:“对不起,我隐瞒了你。我回国之后,就被父亲给控制起来,他让我跟你断绝关系。这是我很长一段时间,没能回到华夏找你的原因。”

    苏韬恍然大悟,自从上次与薇拉分别,两人的确已经好几个月没能见面,苏韬几次狐疑之下,给薇拉打电话,但薇拉都没有说实话,她用善意的谎言瞒住了自己,害怕苏韬担心自己。

    薇拉见苏韬的面色发生变化,手指在他的唇上,点了点,低声道:“你还愣着做什么我只有十分钟的时间,否则的话,我的父亲肯定会来抓我了。”

    十分钟能做啥

    两人的眼神相对,他看到眸光中透着妩媚与羞涩,瞬间解读出了她内心的。

    她看到了眸光中的坚定与饥饿,内心顿时变得松软。

    千言万语无法道尽彼此的思念,但肢体的接触,会让彼此了解对方的欣赏与占有。

    苏韬终于反应过来,他迅速地开始脱掉了自己的衣服,而薇拉也变得很狂野,脱掉了上身浅蓝色的短衫,以及白色的七分紧身裤很快,她一丝不挂,宛如嫩白的瓷器,没有任何瑕疵的身体,在昏暗朦胧的黄色灯光漫射下,散发着诱人的气息。

    爱情有时候不是越持久越好,就像篮球场上的垃圾时间,没有结果,没有血性,没有浪漫,没有激情的时光,等于浪费时间和生命。

    相反,那一时的贪欢,往往胜过一切。

    十分钟等于六百秒,可以呼吸六百次,每次呼吸都变得很缓慢,让美妙的滋味变得特别漫长,因为珍惜时光,所以两人仿佛经历了无数个世纪。

    当两人默契地重新穿好衣衫,门铃被摁响,随后传来粗暴的敲门声。

    薇拉朝苏韬无奈露出苦笑,“亲爱的苏,我得走了。谢谢你给我留下了一个美妙难忘的回忆。”

    苏韬自嘲地笑了笑,刚才那段短暂的时光,应该是自己人生中最快,但却刻骨铭心的一次。

    敲门的声音越来越剧烈,酒店保安似乎察觉到了这边的不对劲,前来阻止,却被人高马大的黑衣保镖一把扣住脖子,顶在了墙壁上。

    另外一个黑衣保镖正准备用力撞开房门,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刻,门被打开了,薇拉面沉如水,宛如冰山,冷冷地盯着那几名保镖扫了扫,用俄语质问道:“你们在做什么”

    保镖无奈苦笑,回答道:“我们是来接您回去的。”

    薇拉转过身,深深地凝视了一眼苏韬,轻声道:“我回去了!”言毕,她眨了眨漂亮的眼眸,苏韬明白言外之意,这是告诉自己,有机会一定会来找自己的。

    望着薇拉远离的身影,苏韬呆呆站在原地许久,他突然有种对这个世界陌生的感觉,因为一切似乎都不受自己控制,只因为自己的力量还太过孱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