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4章 只有风轻轻唱
    午饭结束之后,苏韬继续诊治病人,虽然病情各有不同,极其复杂,但苏韬采用中医急诊之术,即使不能让病人短时间内彻底康复,也要让他感受到有明显的好转,这也是苏韬对于所有三味堂坐堂医的要求。

    中医与西医相比,主要在于见效慢,但事实上中医有很多办法,能让病人感受到明显好转。以伤风感冒为例,你喝中药冲剂的效果,往往比西医胶囊更加明显。

    终于接待完了最后一名病人,苏韬走出门,伸了个懒腰。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洒在墙垣上,上了一层金黄的色调。

    肖菁菁走到苏韬身边,手里端着一个褐色的瓷碗,道:“这是王鹏配制出来的凉茶,您试试”

    苏韬对自己的二徒弟王鹏还是很满意,师傅带进门,修行靠个人,王鹏苦心专研药剂学,已经小有成就,这夏天祛暑两场,就是他几宿没睡觉鼓捣出来的。

    苏韬喝了一口,眉头微微一皱,道:“降火效果显著,能很快地平了肝气,只是口感不好,你想要有更多的市场,就得要迎合现在普通人的需求。”

    肖菁菁替王鹏辩解道:“凉茶里面有几位调脾胃的草药,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夏天人火气大,容易中暑,归根到底是脾胃虚寒,这凉茶不仅降温消暑,还能滋补脾胃。”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王鹏的心思很细,按照常理,脾胃虚寒的人,夏天要尽量少喝凉茶,因为凉茶中的金银花、夏枯草、菊花虽然清热解毒,能够去肝火,但对脾胃不好的人,却会导致变本加厉的副作用,比如出现腹痛、呕吐等症状。仙灵脾、煨木香、金盏花、生姜、红枣这几种健胃养脾的草药可以中和药性,但混合在一起,味道比较古怪。可以化繁为简,将这两种用柠檬草和莱菔子来取代。”

    肖菁菁在旁边暗自钦佩,苏韬舌头上的功夫真不错,只是细细一品,凉茶里有哪些中草药,立马就能品出来,这份功夫,可不是在书本上学来的,只有像李时珍那样尝遍百草,熟知每种草药的药性和味道,才能够做到如此精准。

    “那我跟王鹏说说,让他去调整!”肖菁菁从苏韬手中接过了茶碗。

    苏韬摆了摆手,淡淡笑道“不用具体告诉他怎么做,只要你说我喝了不太满意口感,让他自己去找合适的草药代替,我相信他一定能有进步。”

    肖菁菁微笑着点了点头,端着茶碗离去,苏韬也不知自己这么教徒弟正确与否,但苏韬一来太忙,二来也比较自由,相信这种放养的形式,更加能够激活徒弟身上的潜力。

    比如王鹏现在鼓捣的这个凉茶,如果真的把口味做出来,还有明显的养身功效,肯定要比什么李老吉、加多贝一类,用金银花、红糖水的低成本凉茶,要更加有市场。

    站在门口,又等了半个小时,终于见师父江清寒姗姗来迟,她是从单位直接过来,身上穿着蓝色的警式衬衣。江清寒现在的级别还没有达到三级警监,级别达到正处级,否则的话,就可以穿白色的警*服。

    虽然统一制式的警*服,显得有点宽大,但身材瘦削,高挑的江清寒,还是穿出了干练与煞爽之气。

    “你找过燕莎的爷爷了”江清寒目光灼灼地盯着苏韬。

    “是的,我打算跟你一起前往俄罗斯,跟你一起找你的丈夫。”苏韬微笑着说道。

    江清寒觉得心有暖意,但嘴上却道:“你怎么这么喜欢多管闲事”

    “这可不是闲事,你是我的师父,一日为师终生为亲人。”苏韬笑着说道。

    江清寒叹了口气,道:“既然你这么坚持,那我就带你去俄罗斯吧。这几天你把身份证给我,我帮你办理护照和签证。”

    苏韬摇了摇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吧,你是政府工作人员,如果不是因为公务办理签证,上级恐怕不一定批,而且即使签证办下来,也得二十天左右。太浪费时间了。”

    江清寒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叹气道:“看来你了解过情况了。”

    苏韬轻轻拍了拍胸脯,微笑道:“我可是个靠谱、踏实的爷们。”

    江清寒笑道:“偶尔还是让人信服的。咱们分头行动吧,你走你的终南捷径,我走我的正常流程,看谁能先办好出国的事情。”

    “那得打赌吧”苏韬笑道。

    “赌什么”江清寒莞尔笑道。

    “如果我赢了,你得无条件答应我一件事,如果你赢了,我也就无条件答应你一件事。”苏韬暂时也没想到什么更好的赌约。

    “行啊!”江清寒补充道,“但这件事,一定是要合理合法的。”

    苏韬伸出手指,笑道:“一言为定!”

    江清寒嘴里喊着幼稚,但还是伸出了右手的尾指。

    苏韬用力拉了一下,对方的尾指比想象中要更有韧性。

    与江清寒作别之后,苏韬掏出手机,给水君卓拨通了国际长途电话。

    水君卓接到苏韬的电话,显然很开心,笑道:“这是你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吧”

    苏韬挠了挠头,讪讪地笑道:“原本不想打的,因为有件事必须请你帮忙。”

    “原来请我帮忙才想起给我打电话啊那再见!”水君卓故意哼了一声,佯作要挂断电话。

    “别啊!我开玩笑的,其实每次你给我打电话之前,我都有种冲动,想给你打电话,只不过每次都是心有灵犀,你比我恰恰快了一步。”苏韬努力挽回道。

    水君卓果然开心了,咯咯笑道:“说吧,有什么事”

    “如果我说出这件事,你肯定会特别开心。我打算来俄罗斯一趟。”苏韬缓缓道。

    “真的吗”水君卓果然很惊喜,“什么时候”

    “当然是越快越好,所以我才想请你帮忙。”苏韬补充说明道,“另外,我还要带上一个人,你能不能帮我尽快搞定签证”

    水君卓顿了顿,敏感地问道:“那个人是谁”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如实道:“我的师父,江清寒。她要到俄罗斯寻找一个人。”

    水君卓也不知为何心里泛起了酸楚,道:“你是为了她才来俄罗斯吧”

    “不仅仅如此,我也想见你了。”苏韬发自肺腑地柔声说道,他的确也想见到水君卓。

    水君卓鼻子微微一酸,自己远赴异国他乡的日子,会感到寂寞与孤单,如今苏韬能说出这么煽情的话,她再坚强也不免被触碰到了最软弱的地方。

    “我帮你联系一下大使馆,应该很快就能有消息。”水君卓含泪微笑着说道。

    挂断水君卓的电话之后,苏韬回到自己的卧室内,突然觉得自己帮江清寒的行为有点太傻了。

    他对江清寒的感情,虽然从没有明显表露过,但却是真实存在的。既然如此,他为何又会为江清寒找到燕隼,耗费如此心力呢

    苏韬现在有点混乱,不过仔细想明白之后,又有些释然。

    沉浸在过去和痛苦中的江清寒,并非自己想见到的那个煞爽警花。

    他希望江清寒,永远是那个睿智果敢,正义煞爽的女子。

    苏韬暗想,自己什么时候的境界竟然如此崇高了

    以水君卓在外交部的关系,而且她本身就在驻俄大使馆工作,很快就搞定了苏韬和江清寒的签证问题。

    而且,她采取的方法,很巧妙。

    最近这段时间,华夏和俄罗斯正在有密切的贸易往来,前两日,俄总统还因“一带一路”造访燕京,高调支持华夏打通亚欧的这条新丝绸之路。与此同时,华夏有一支代表团也将出访俄罗斯,进行外交访问活动。

    苏韬和江清寒在水君卓的安排,名单顺利进入了访问活动。江清寒因为刑警身份,作为代表团安保人员,而苏韬因为国医大师的身份,作为代表团的医疗保健专家成员。

    这样一来,他们不仅可以顺利获得签证,同时还能有官方身份,由此可见水君卓办事的细腻和缜密。

    此次代表团的规格很高,由国务院主管商务的萧副总理带队,商务部、外交部等相关部门,也派出了重量级人物参加。这么多位高权重的人物出访国外,因此无论安保还是医疗,配套服务标准也极高。

    医疗保健组的组长是苏韬的熟人,跟自己有些缘分的岳遵,他见到苏韬之后,极为高兴,笑道:“有你当我的副手,我就安心了。”

    苏韬谦虚地笑道:“师叔,我还是第一次参加这种高规格的出国活动,得向您请教经验!”

    岳遵摆了摆手,道:“放轻松吧,就当一次免费旅游!一般来说,这种出访活动,时间不会太长,领导们不会出现什么太大的问题。”

    苏韬笑了笑,知道岳遵有自己团队,他的助理会处理好日常医疗保健工作。

    从燕京直飞俄罗斯首都莫斯科,差不多要花费七个半小时,飞机即将落地之前,可以看到莫斯科被密密麻麻的丛林覆盖,给人一种极为壮阔之感。,

    抵达机场之后,苏韬等人上了一辆豪华的大巴,途径郊外,天色渐渐暗了下来,苏韬望了一眼坐在前排的江清寒背影,他忍不住想起了那首在华夏流行多年有关“莫斯科郊外夜晚”的歌曲。

    “深夜花园里四处静悄悄,只有风儿在轻轻唱!

    夜色多么好,心儿多爽朗,在这迷人的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