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2章 师徒借酒消愁
    江清寒盯着苏韬看了许久,自嘲地笑道:“我觉得自己就是个白痴!等了这么多年,就是个笑话。竟然苦苦守着一个遗忘了家庭和亲人的人而耿耿于怀。”

    苏韬摇头,耐心道:“你这是痴情,没有人会笑话,别人只会为你的专情而感动。”

    江清寒沉默片刻,缓缓道:“我要去找他,一定要当面问他,为什么消失,为什么避而不见?”

    苏韬点了点头,道:“他在哪儿,我帮你去找他!”

    江清寒微微一怔,复杂地望着苏韬,摇头道:“这是我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苏韬坚定地说道:“我是你的徒弟,怎么能说没关系呢?”

    江清寒苦笑道:“我此刻需要安静,我也满足了你的好奇心,你就别烦我了。”

    江清寒极为少见地露出这样的负面情绪,苏韬觉得挺心酸,但没有放弃安抚,“心烦意乱的时候,千万不能一个人呆着,那样会把问题想得很偏激。我陪你喝酒吧!”

    江清寒看了一眼苏韬,她仔细想了想,这么多年来,一直忙于工作,自己并没有朋友,想要借酒消愁,还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

    “那就去喝一杯吧!”江清寒轻轻地呼出一口气。

    苏韬站在院子里等了一会儿,江清寒换了一身衣衫,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套裙,外面加了深咖啡色的薄呢外套,在灯光的照耀下,脸蛋红润充满光泽,她朝苏韬挥了挥手,淡淡笑道:“燕莎还打算跟我们一起去呢,被我训回去写作业了。都快中考了,还跟整天想着玩。”

    苏韬知道江清寒表面看似又风轻云淡了,只是暂时将烦心之事压在了心底。

    两人步行来到附近的一个烧烤摊,老板对江清寒不陌生,笑道:“江警官,你今天的这副打扮还真漂亮,回头我让我老婆也学你这么收拾收拾。”

    旁边有顾客讥讽道:“江警官是天生丽姿,你老婆那条件,送韩国回炉,恐怕也不见得能成这样!”

    顾客话音刚落,粗壮的老板娘就提着串羊肉的钢钎,道:“寒碜我是吧?小心我等下给你多放点料啊!”

    顾客显然是熟客,也不在意,跟老板娘又说了几句荤素相宜的俏皮话,众人哄笑不已。

    “在烧烤摊吃得是一种随意的氛围!”苏韬笑道,“其实生活很简单,咱们都是微不足道一份子,地球没了谁,照样能转。”

    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还跟我上起思想政治课了。”

    苏韬知道江清寒这还处于清醒状态,必须得灌她酒才行,就跟老板点了一些烧烤和一件啤酒。

    江清寒叹气道:“差点忘记了。我和燕隼刚认识的时候,很喜欢来这种地方吃宵夜。”

    苏韬撇了撇嘴,道:“咱们能不能不聊他啊?”

    点好的烤羊腿上桌,他用刀子撕开一块,放到江清寒的身前,自己也尝了一口,味道还算不错,肉感香软,外面酥脆,还有淡淡的炭火气息,配合上孜然粉,难怪明知有害致癌,还是会让无数吃货动心不已。

    “你挺细心的!”江清寒嚼了口羊肉,连忙喝了一口啤酒,重重地吐了口气。

    “刚才都警告过你了啊!”苏韬佯作生气地说道。

    “没聊他啊?”江清寒露出笑意,“你别太敏感。”

    苏韬在羊腿上泄愤地划了两刀,不满地说道:“你刚才说我挺细心,这明显是有对比的成分,以我对你的了解,你潜意识里肯定是把我和燕隼进行对比了。”

    江清寒错愕地看了一眼苏韬,淡淡苦笑道:“这也不行吗?”

    苏韬任性霸道地说道:“不行,咱们今晚就放空一切,不醉不归。”

    “等到明天醒来的时候呢?”江清寒轻轻地叹了口气道。

    “那是明天的事情,至少今晚你是开心的。”苏韬给江清寒倒满了一杯啤酒,“来吧,咱们干了这杯酒!”

    江清寒眉头微微一翘,吃了一根孜然花菜,“我的酒量很好,你别先自己醉了。”

    苏韬笑道:“怎么可能?对了,今晚咱们任何一人醉了,都得保证把对方背回去。”

    “你背我还行,你人高马大的,我怎么背你啊?”江清寒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

    “那我不管啊!反正我醉了,你就得把我背回去。”苏韬坚持道。

    “行吧,你别装醉啊,别忘了我的职业,有一双火眼晶晶。”江清寒瞬间觉得心情没那么糟糕,和苏韬在一起,的确有一种忘记烦恼的感觉。

    啤酒不容易醉,但太胀肚子,苏韬就让老板上了两小瓶红星二锅头,等白酒下肚之后,两人都有了些醉意,苏韬打了个酒嗝,笑道:“师父,聊聊你的初恋吧?”

    江清寒微微一怔,沉默不语。

    “你的初恋肯定不是燕莎的爸爸!”苏韬坏笑着说道,“像你这么漂亮,肯定有很多人追求你。追求者多了,总会对一个两个稍微拔尖的人动心吧?”

    江清寒叹了口气,道:“我的初恋现在人在岛国,已经移民多年。他爷爷和我爷爷是世交,后来他们举家去了岛国,已经多年没有联系了。”

    “人就是这样,永远会记得初恋。”苏韬琢磨转移江清寒的注意力,这样他就不会想着燕隼了。

    “你的初恋呢?”江清寒似笑非笑地望着苏韬。

    “是你啊!”苏韬厚着脸皮说道。

    “没大没小的,胡说八道什么呢?”江清寒瞪了苏韬一眼,啐道。

    “开个玩笑!不过,我真有个冲动,如果能穿越的话,想亲眼看看师父的少女时代,应该特别的清纯和动人。”苏韬见江清寒脸上露出寒霜,连忙转移话题道,“嗯,从燕莎的身上,能看出你当年的风采。”

    江清寒撩起发丝,悠悠说道:“我年轻的时候,社会可没有这么混乱,大家的感情都特别真挚,男孩和女孩牵手,就已经属于越界的范畴,哪像现在男孩和女孩第一天见面,就能做很多事情了。”

    “做哪些事情?”苏韬佯作无知地问道。

    江清寒伸手拍了一下苏韬的脑门,一点也不疼,酥酥麻麻的。

    她凤目圆睁道:“你又不是小孩子,要问得那么细致吗?”

    苏韬“哦”了一声,耸肩道:“我明白了,就是成年人干的少儿不宜的事情。”

    江清寒好气又好笑,道:“话题别扯远了。”

    苏韬见怎么开车,江清寒都不上车,有些无奈,也因此看得出,江清寒内心是一个极为谨慎和保守的女性。否则的话,换个稍微粗放派的女性,早就跟苏韬一起飙车了。

    苏韬琢磨着可能是酒精不够多的缘故,所以就又跟老板要了四小瓶二锅头。

    不过,江清寒的酒量真的非同小可,苏韬喝得昏昏沉沉,江清寒的脑门却是越喝越凉,眼神越来越清澈。

    终于苏韬含糊不清地说道:“师父,你酒量真的太好了,想灌醉你太难了。不过,你先别得意,等我休息一下,再跟你大战三百回合啊。”

    言毕,他的脑门结结实实地跟桌子来个亲密接触,发出“嘭”的一声巨响。

    江清寒嘴角泛起一抹笑意,嘴里的一口酒,朝地上一吐,“傻小子,师父是你那么容易灌醉的吗?”

    江清寒脚边放这个垃圾篓,她会找各种方式,将酒给吐掉,一向奸诈狡猾的苏韬,显然没想到江清寒会玩这么一手。

    江清寒见苏韬不省人事,无奈地叹了口气,尝试着拉了他两下,没想到苏韬直接朝地上瘫,吓得她赶紧蹲下,用后背支撑住苏韬。

    “唉,就背你回去吧!”江清寒虽然是个女子,但从小习武,不仅身手灵活,而且也有些力量。

    江清寒将苏韬的双手交叉穿过自己的脖颈,双手扶住他的手臂,因为苏韬身材高大,因此双脚拖在地上,拉出了两道很长的痕迹。

    “江警官,要帮忙吗?”烧烤摊老板好心地问道。

    “没事儿,我把他拖到街边,拦一辆出租车,就可以走了。”江清寒饱满光洁的额头冒出汗珠,目光落在苏韬低垂的手掌,在饱满起伏的峰壑左右晃动,不知为何有种心慌的感觉。

    她努力地告诉自己,他是个孩子而已,是我的徒弟。

    终于揽到了一辆出租车,江清寒好不容易将他塞入后排,过程中苏韬头部碰到了边角,发出好几声闷响。江清寒无奈地叹了口气,似是担心,似是嗔怪道:“活该,给你长点记性,以后就知道不要贪杯了。”

    下了出租车,江清寒将苏韬重新搭在肩上,往前走了几步,突然不知为何重心失去,整个人往前踉跄两步。

    身后的苏韬如同泰山压顶般,压在了她丰软的后背上。

    江清寒只觉得膝盖传来剧烈的疼痛,与此同时,双腿的夹缝间传来一阵滚烫,她吓了一跳,慌乱地站起身,目光疑惑地望着一动不动的苏韬,似乎想发现什么端倪。

    等了差不多好几分钟,江清寒深吸一口气,重新将苏韬拉了起来,这次她没有用背的姿势,而是将苏韬的一条胳膊搭在自己的肩上,虽然会慢一些,但这样就不容易像刚才那样,失去重心,再次跌倒。

    敲开了三味堂的门,将苏韬转交到刘建伟的手上,江清寒才松了口气,转身离开。

    等苏韬被刘建伟丢在自己的床上,关灯后离开,黑暗中,亮起了一双晶亮的眼眸,那张俊俏的脸上,露出一丝贱兮兮的笑意。

    刚才苏韬自然是装醉的,他回味着那短暂刺激的瞬间,虽只是若即若离、似有似无,但那种的滋味,让他久久难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