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61章 帮你治好心病
    江清寒回到酒店之后,就迅速地收拾了行李,她突然觉得燕京很危险,所以打算尽快回到琼金。

    手机屏幕亮了起来,她粗粗地扫了一眼,是舒浩楠打来的电话。

    她思忖许久,终于还是接通了电话,淡淡道:“什么事?”

    “古洋找过你了?”舒浩楠语气凝重地问道。

    “没错!”江清寒淡淡道,“我对你很失望,你竟然隐瞒了我这么久。”

    舒浩楠嘴角泛着苦涩,提醒道:“这件事牵扯到很多人,非常危险,你千万不能调查此事。我之所以没告诉你,是为了保护你。”

    江清寒沉声道:“燕隼小队任务失败,真的与你有关?”

    “我那是为了执行命令!”舒浩楠继续解释道,“我是军人,燕隼也是为了军人,当穿上军装的那一刻,他就得有觉悟。”

    江清寒用力摇头,指责道:“你们并不是为了国家,而是为了一些个人利益集团的私利而已。”她分析,燕隼是因为动了私人利益的蛋糕,才会陷入困境。

    舒浩楠有点语塞,要求道:“你误会了,我们见一面,好好聊聊吧?”

    江清寒果断地拒绝道:“不用!我现在就回燕京!”

    “你离开燕京这个是非之地,或许是好事吧!”舒浩楠似是自言自语道。

    江清寒沉声道:“我会找到燕隼,然后带他回国!”

    “你疯了吗?”舒浩楠沉声道,“让燕隼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对他是最好的补偿了。你难道想害死他?”

    江清寒不屑地反驳道:“他是我的丈夫,也是我亲人,有家不能回,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我要接回他!”

    舒浩楠无言以对,叹气道:“如果燕隼已经彻底忘记了你们,活得很开心,那你怎么办?”

    “那样我也死心了!”江清寒轻吐一口浊气道,“我必须要见到他,亲自得到答案。”

    舒浩楠听着那边的忙音,心情复杂无比,手指在桌面上敲了许久,终究还是决定,不加干涉。此刻,如果自己表现得太激动,引起当年那些幕后势力的注意,只会让江清寒陷入困境。

    舒浩楠从来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尤其是自己出卖了最好的朋友燕隼之后,他就已经放弃做好人的想法,但对于江清寒,她自始至终无法放下怨念,毕竟是自己这辈子唯一动心的女人。

    江清寒买了当天下午的航班,燕京飞往琼金,从出站口走出,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

    苏韬朝江清寒用力摆了摆手,江清寒勉强挤出笑容,意外道:“你怎么在这儿?”

    吕诗淼在琼金也就逗留了两日,然后就去张罗岐黄慈善第一届慈善拍卖会。岐黄慈善已经逐步走入正轨,现在每天的工作量很多,已经在陆续招聘工作人员。

    至于苏韬,就继续耐心地在琼金医科大静心深造,一周会回汉州两次,分别到江淮医院和汉州分店坐诊。

    另外,苏韬也在筹划,三味堂琼金分店的事宜。

    “燕老给我打了电话,他安排我来接机。”苏韬仔细看了一眼江清寒的面色,“你气色不大好,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了?”

    “没事,觉得有点累而已。”江清寒微微摇头,敷衍道。

    苏韬瞧出江清寒心中藏事,既然她不愿意多说,自己也就不好多问,暗忖等有机会一定要撬出她内心的秘密才行,不然憋坏了,那可不是好事,从中医角度,很多病都是从心而起。

    苏韬开着大众cc,载着江清寒前往汉州燕宅,抵达的时候,已经是晚间八点左右,燕宅依旧灯火通明,燕莎站在门口翘首张望,见熟悉的人影从车上走下,她快跑着扑入江清寒的怀中,笑道:“妈,你总算回来了,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江清寒淡淡苦笑,道:“工作太忙,忘记给你买礼物了。”

    古洋赠送给自己的礼物,她并没有收下,在离开酒店的时候,已经用快递的形式回寄给她了。

    苏韬见燕莎满脸失望,笑道:“你妈虽然没给你带礼物,但是我带了。”

    苏韬从口袋里摸了一阵,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燕莎打开一看,惊讶道:“手表?”

    江清寒扫了一眼,是浪琴的女士手表,价格不菲,起码一万多元,她眉头微微一挑,道:“挺贵的吧?燕莎不能要!”

    燕莎皱眉,不悦地说道:“自己不给我带礼物就算了,还不让我收师兄的礼物。”

    “谈钱太生分!”苏韬摆了摆手,撸起袖子,“还没吃晚饭吧?我来掌厨!”

    燕莎拿着手表爱不释手,心中暗道,别人都说手表是用来表白的礼物,师兄不会是借机跟自己表白吧?

    不过,她转念很快打消这个想法,既然是表白,也不会当着自己老妈的面了。

    苏韬走进厨房,发现菜已经洗干净,先打开油烟机,然后打开灶台,放油,热锅。

    燕无尽也不知什么时候走了进来,在苏韬肩膀上轻轻地拍了一下,道:“警惕性太弱,不像学武之人。”

    苏韬翻弄着锅勺,笑道:“这是我故意卖了个破绽。”

    “嘴贱!”燕无尽骂了一句。

    苏韬想了想,还是决定跟燕无尽说明自己的担忧,缓缓道:“师父可能有烦恼,而且还挺严重,我建议您跟她好好聊聊。”

    燕无尽微微一愣,沉思片刻,叹气道:“她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也觉得有点不对劲,所以才会让你去接她。我现在就去跟她好好聊聊。”

    燕无尽走进客厅,江清寒站在靠墙的橱柜前,目光落在儿子燕隼的照片上,他心中微微有些泛酸,咳嗽一声,道:“小寒,你是不是又想燕隼那臭小子了?”

    江清寒慌忙抹掉了眼角的泪痕,挤出笑容,道:“爸,我没想!”

    燕无尽坐在沙发上,朝前面的位置指了指,道:“燕隼去世这么多年,你一直保持单身,说实话,是我不好,没有帮你物色个好的人选。”

    江清寒连忙摇头道:“爸,你别这么说,这跟你无关。”

    燕无尽幽幽叹了口气,苦笑道:“尽管燕隼死的早,但我一直很庆幸,因为老天对我还算公平,在我心中你一直就跟我的女儿一样。我非常感激你,因为如果没有你,燕家早就散了。但是,我不能自私,如果你喜欢谁,就去跟他好好过日子,我绝不阻拦。燕莎也大了,等上了高中就寄宿,到时候我也自由了。”

    江清寒知道燕无尽说的是肺腑之言,她心中五味杂陈,犹豫不决,不知当讲不当讲。

    “爸,即使你赶我走,我也不会离开这个家的。”江清寒坚定地说道。

    燕无尽摇头道:“只可惜找不到配得上你的男人,不然我肯定会赶走你。其实燕隼的那个战友舒浩楠还不错,只可惜已经有女朋友,还准备结婚了。”

    江清寒见燕无尽始终蒙在鼓里,终于心有不忍,道:“爸,我心情不好,并不是因为想燕隼。而是,我得到消息……燕隼根本就没有死!”

    “什么?”燕无尽瞪大眼睛,吃惊地望着江清寒,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我也是早上刚刚得知,和您一样,直到现在还没能缓过神。”江清寒无奈地摇头,泪水再次溢出眼眶,她从来都不是脆弱的女人,但唯有燕隼,这是她心中的死结和软肋。

    “你肯定搞错了,如果他没死的话,为什么不来找我们。难道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燕无尽能感觉到江清寒的委屈,愤怒地挥拳砸中了茶几,结实的红木材质竟然出现了一丝裂纹,一方面足见他是何等愤怒,另一方面也证明了燕无尽的功力。

    江清寒从包中取出了那份文件,递给了燕无尽。

    燕无尽沉默地看完,事实胜于雄辩,上面大量的照片及说明,已经证明了儿子真的还活着,只不过是儿子的双脚此刻踩在另一片土地上。

    “我去找他,就是他在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揪回来,让他给你认错。”燕无尽暴跳如雷地说道。

    “爸,还是我去找他吧!”江清寒擦掉泪水,勉强挤出微笑,试图安抚燕无尽,“他人在国外,你语言不通,你在家里好好照顾燕莎,这件事暂时也请瞒着她吧。”

    燕无尽得知真相之后,显然也被震惊了。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儿子,根本没有死,还好好地活着,仔细想想江清寒这些年来的痛苦,他对江清寒充满了无数愧疚。

    苏韬手脚麻利,两人说话的期间,已经做好了饭菜,便喊他们上桌吃饭。饭桌上,苏韬发现不对劲,不仅江清寒心情低落,连燕无尽也受到了影响。

    等吃完饭之后,苏韬单独找到了江清寒,关心道:“师父,你和燕老究竟怎么了,吃饭的状态很不对劲?”

    江清寒暗叹了一口气,道:“是你让他来劝我的吧?”

    苏韬点了点头,故意想缓和气氛,笑道:“心病也是一种病,出于职业素养,我想帮你治好它。”

    江清寒无奈叹气道:“我也不瞒你了。我之所以如此,是因为燕莎的父亲,我的丈夫还活着。”

    苏韬瞪大眼睛,如同被五雷轰顶,这个消息实在太让人难以接受了。

    如果燕隼还活着,那江清寒原本死了干枯的心,岂不是又活过来了?

    自己该怎么办?

    “这是好事啊!”苏韬结结巴巴,违心地说道,“燕老有儿子了,燕莎有爸爸了,而你……也有丈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