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58章 蒋梦鸥的隐疾
    蒋梦鸥走进室内之后,房间里就多了一股浓郁的香水味,在握手的时候,苏韬发现她的手心多汗,再看她脖子位置的肤色,就已经知道了蒋梦鸥有脚臭的毛病。因为脚臭之人比起常人,肤色会泛黄,且枯槁。

    脚臭不算什么大问题,因为脚上的汗腺比较发达,正常人如果穿不透气的鞋子,捂上一天,都会产生异味。但蒋梦鸥的脚臭显然已经达到了一种很夸张的级别,否则也不会在夏季穿着一双笨重的皮鞋,尽管如此,她还是担心脚臭的味道蔓延,所以还喷了不少香水。

    正常人喷香水,会喷在头发的位置,但蒋梦鸥的香水,集中在下身。

    从古自今,有脚臭的人不计其数,绝大部分是先天性遗传,从娘胎里带出来的,天生汗腺就会比常人发达,还有一种是后天导致,因为不注意个人卫生,感染了真菌,惹上了脚臭的毛病。

    一般来说,后天导致的脚臭,通过治疗可以迅速得到缓解,效果比较明显,但先天性的脚臭,就比较难治疗。

    与脚臭类似的还有狐臭,狐臭是因为腋下汗腺比较发达导致,根治狐臭的办法,可以直接切除腋下的汗腺,但脚臭就不一样了,你总不能切除脚掌上的汗腺吧?

    蒋梦鸥深受脚臭的困扰,一方面因为她的身份不同,不仅是个女性,而且还是白鸥集团的创始人,如果被外界知道她有脚臭,这岂不是成为天大的笑话,所以她一直都比较低调地治疗,另一方面,她之前更多接受的是西医治疗脚臭的办法,属于治标不治本的办法。虽然一段时间异味消失,但不久之后又会复发,所以她对香水就特别依赖。

    诊脉之后,苏韬更加确定,轻声道:“不会错了!蒋姨的病是在脚上,主要原因是脾胃湿困,湿热下注,经脉不畅,如果要治疗的话,当以清热利湿为治。”

    覃媚媚见蒋梦鸥凝眉不语,以为她听不懂苏韬的意思,皱眉问道:“能不能说点我们听得懂的!”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我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蒋姨,你也应该听懂了吧?”

    蒋梦鸥知道苏韬是在替自己掩饰,轻轻地吐了口气,苦笑道:“小苏说得没错,我的病的确在脚上。其实也没有那么玄乎,就是脚臭。”

    蒋梦鸥刚说完此话,覃媚媚和吕诗淼都微微张嘴,显然被这个结果给震惊到了。

    苏韬摇头叹气道:“脚臭有许多原因,有些人是不爱卫生导致,有些人是受到感染导致,而蒋姨是先天的。老天爷是公平,也是不公平的,总有些人注定出生就会有些问题。你脚上的病,很快可以调理好,但内心的病,需要你慢慢恢复。”

    蒋梦鸥嘴角泛着苦笑,苏韬所言,她听懂了一些,“没想到你的眼力这么厉害!”

    苏韬沉声继续道:“蒋姨,你年轻时候应该受过情伤,这也是为何你的脚臭不仅没有好转,还越来越严重的根本原因。”

    蒋梦鸥面色微微一僵,复杂地叹气道:“为什么这么说?”

    “天为阳,地为阴;男为阳,女为阴。其实你如果有阴阳调和之法,脚臭不用吃什么汤药,也可以慢慢缓解。至于越来越严重,是因为你没有找到阴阳平衡的办法。”苏韬顿了顿,没有说得很明白。

    覃媚媚拉了一把苏韬,笑道:“说人话啊!”

    “说得直白一点,你如果享受男欢女爱的话,脚臭就可以不治而愈了。”苏韬原本也不想说的,毕竟涉及到男女之事,正常人都会觉得尴尬。

    蒋梦鸥脸上红白了一阵,她倒是不至于羞恼,毕竟阅历丰富,此刻唯有感叹苏韬的医术之神奇。

    苏韬给蒋梦鸥搭脉之后,得到了一个惊人的结论,那就是蒋梦鸥虽然五十多岁,至今还保持着处女之身,而且心气郁结,似乎锁着一个心结,所以苏韬才能推论蒋梦鸥曾经受过情伤,至今还一蹶不振。

    想要治好脚臭,除了服用汤药之外,通过男女之事也可以办到,这类似于一些青春痘重症患者,结婚之后,有了宣泄的渠道,青春痘就消失不见,个中原理有异曲同工之妙。

    覃媚媚很机敏,听到苏韬转到这个话题上来,笑道:“姨娘,苏韬的意思很明显,他是让你赶紧找个伴儿结婚呢。”

    蒋梦鸥悠悠叹了口气,苦笑道:“年轻的时候找不到,现在年龄这么大,哪里还能找到合适的对象啊?”

    覃媚媚连忙摆手道:“苏韬的眼力这么厉害,一开始还不是没瞧出你的真实年龄吗?”

    蒋梦鸥摇头苦笑道:“我早就已经看淡了,找个不喜欢的人过日子,还不如孤零零的一个人,不仅自由,而且少了很多烦恼。”

    苏韬见蒋梦鸥的想法有些偏激,淡淡笑道:“大自然创造了男人也创造了女人。这是一种平衡,如果少了一方,往小里说,就会生病,往大里说,物种就得灭绝。男人找女人天经地义,雌配雄,公配母,是人间真理。”

    言毕,他取出行医箱,迅速写出药方递给蒋梦鸥,道:“按照我给你的方子取药煎服,每天早晚各服一次。”

    覃媚媚好奇道:“不用针灸吗?服药就可以了?”

    苏韬点了点头,解释道:“她的病在于脾胃,我开了一些调理脾胃的药,只要脾胃养好,去湿除热,脚臭的毛病就能彻底治好。你之前应该泡过中药,或许会有好转,但没有抓住根本原因。泡药汤,固然可以短时间内取出脚臭,但你天生脾胃就有问题,后天如果不养脾调胃,难以治标又治本。”

    中医看病,讲求两个字,一个是“准”,一个是“好”。

    准,是说找到病因的够准,能够抓到产生病痛的根本原因。好,是用药精准,切中关键要害,立竿见影,药到病除。

    蒋梦鸥小心翼翼地接到手中,笑道:“非常感谢。”

    覃媚媚趁机笑道:“姨娘,岐黄慈善的工作,还得你多多费心。你也看到了,我们的会长虽然年轻,但绝对是有实力的大夫,有他这个旗帜,我们以后的发展肯定越来越好,能为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带来温暖和关怀。”

    蒋梦鸥没好气地白了覃媚媚一眼,啐道:“知道了!明天我会让秘书和你们对接,至于捐款数目,也不是我一个人能说得算,需要经过董事会开会审议。”

    覃媚媚摆了摆手,笑道:“我调查过了,白鸥集团每年在公益活动上的投资在两个亿左右,你们投给那些没良知的公益组织,等于扔到水里,那还不如投给我们,我们保证每分钱都用在刀刃上。”

    蒋梦鸥叹了口气,无奈苦笑道:“你还真够伶牙俐齿的。按照我的意思,你既然离开了李富绅的公司,就来白鸥集团帮我的忙,没想到你竟然选择从事慈善领域。这一行颇有争议,前途未卜。”

    蒋梦鸥知道自己这个外甥女很有经营头脑,她没有结过婚,更没有子女,也一直想将她当成自己的接班人,不过覃媚媚显然不是那种坐享其成的性格,一直拒绝进入白鸥集团工作。

    覃媚媚夹了一块肉丸,放入蒋梦鸥手边的碟中,笑道:“你放心吧。岐黄慈善在咱们苏会长的带领下,一定会成为红十字会一样的组织。”

    蒋梦鸥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内心很敞亮,虽然只是如常的一个饭局,但她有种重获新生的感觉。

    饭菜上得很快,三人吃喝了一阵,由覃媚媚在其中穿针引线,氛围倒也挺热闹。苏韬主要是当听众,专心吃饭,突然他皱了皱眉,发现桌下小腿被踢了两下。

    苏韬的眼神顿时凌厉地在众人身上扫了扫,尤其在覃媚媚的身上凝视了许久,吃饭的过程中,敢用这么大胆的暗示,覃媚媚的可能性无疑是最大的。

    蒋梦鸥突然轻咳一声,站起身道:“我去个洗手间!”

    等蒋梦鸥出门之后,苏韬立即反应过来,用脚踢自己的并非覃媚媚,而是她的姨娘了。

    蒋梦鸥应该是有什么秘密的话,要单独跟自己说,苏韬朝卫生间走过去,远远地望见蒋梦鸥朝自己招了招手。

    “苏大夫,你跟我实话实说,除了脚臭之外,我是不是还有其他疾病?”蒋梦鸥语气凝重,认真严肃地说道。

    苏韬摇头,安慰道:“你的确有些焦虑的症状,但病因还是在脚臭上。”

    蒋梦鸥不解道:“为什么这么说?”

    “因为脚臭的缘故,你不自信,虽然在人前,你表现得很优秀,但内心你觉得自己有缺陷,久而久之,就出现焦虑。比如睡觉不踏实,经常惊醒;交际的过程中会有障碍,比如你害怕结婚……”苏韬微笑着鼓励道,“等你的脚臭治好了之后,一切都迎刃而解,到时候建议你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蒋梦鸥眉角舒展,低声叹了口气,道:“谢谢你的鼓励!”

    苏韬对蒋梦鸥的性格分析得很到位,看上去她坚强自信独立,但内心却是非常的脆弱,因为生理的隐疾,所以失去与异性相处的信心,导致至今保持了处子之身。

    不过,苏韬相信,经过自己的治疗,一旦治疗好了她的脚臭,其余诸事均可以迎刃而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