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56章 重新界定师徒
    办公室的氛围突然安静下来,贺德秋一脸意外,他显然对这个结果也感到不可思议。

    “没错,我先下回家中,见到她躺在地上,旁边有破碎的瓷片,手腕不停地流血,当时害怕极了。”王雨橙的母亲哽咽道。

    苏韬淡淡地摇了摇头,道:“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尝试自杀,她手腕的那处伤口,受损过多次,你们做父母的实在太粗心,竟然没有提前发现。另外,我怀疑这里面还有蹊跷。”

    “哦?”三人都困惑地望着苏韬,不知道他还有什么惊人的言论。

    苏韬叹气道:“不知道你们听说过蓝鲸游戏没有?”

    “听说过!”王雨橙的父亲瞪大眼睛,“她不会跟蓝鲸游戏扯上关系了吧?”

    蓝鲸游戏来自于俄罗斯,是一种死亡游戏,游戏的参与者在10-14岁之间,完全顺从游戏组织者的摆布与威胁,凡是参与的没有人能够活下来,已经有130名俄罗斯青少年自杀了,而且这个游戏还在向世界扩张。

    苏韬微微点头,道:“你们能登陆女儿的社交工具吗?”

    王雨橙的母亲连忙掏出手机,道:“我手机有她的账号,密码的话要试一试。”

    她试了好几个密码之后,顺利登上了女儿的社交工具,突然闪出一道群消息,来自于“蓝鲸游戏群”。

    “报案吧!”苏韬连忙催促道,“这样可以拯救其他一些已经被盯上的孩子。”

    王雨橙的父亲毫不犹豫,掏出手机,拨通了110。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警察赶到医院,进行简单的取证,然后在全国范围开始搜索嫌疑犯。

    坐在办公室里,很快得到王雨橙的病情稳定下来的消息,贺德秋终于还是没按捺住内心的困惑,“你从伤口或许可以看出王雨橙是自杀的?又如何判断她是受到了别人的蛊惑?”

    苏韬也没有隐瞒,笑道:“脉象不仅可以看出人体的状态,其实内心的状态,也可以窥知一二。自闭症患者典型的脉象大多肾水不足、肝脉弦急。另外,她的手臂上有一个模糊的图案,如果不去虽然不是特别大,但可以看出是用刀画出来的一个蓝鲸图形。这女孩尝试过多次,恐怕每次都因为决心不够,所以没有把图案给完全画出来。”

    贺德秋对苏韬的观察力佩服不已,感慨道:“这就是中医望诊的入微之境吧?简直叹为观止!”

    言毕,他朝苏韬深深地鞠了个躬。

    苏韬连忙扶起了贺德秋,笑道:“这可使不得,您是我的老师。”

    贺德秋苦笑道:“我自己有几斤几两,心知肚明。刚才那是拜师礼。”

    “啊?”苏韬意外地望着贺德秋,半晌没回过神。

    贺德秋哈哈大笑,道:“你堂堂的国医,我拜你为师,那是再正常不过的。”

    苏韬连连摇头和摆手,道:“这可使不得!”

    贺德秋大手一挥,极其认真严肃地说道:“我明白你的担忧,文凭只是一张纸而已,作为医生,还是得靠实际能力说话。如果你不答应收我这个弟子,那么我只能谢绝你继续在医科大学习了。”

    苏韬无奈苦笑,他对贺德秋的性格也是有所了解,这是个挺固执的人,如果自己真拒绝了他,恐怕还真没法继续混文凭了。

    “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也只能答应。不过,你拜我为师的事情,只能咱俩知道,如果公诸于众的话,对你我都有些影响。”苏韬提议道。

    “一切听您的!”贺德秋开心地说道,这也算打开了自己的一个心结。以后贺德秋在课堂上面对苏韬的时候,也就不至于那么心虚了。

    毕竟苏韬无论中医还是西医水平都高过了自己,他听课的时候,贺德秋总觉得自己有种班门弄斧。

    重新确定了两人的关系之后,贺德秋就可以心安理得的认为,苏韬听课时及时发现了自己的错误,那也是做徒弟的不足,苏韬不仅包容,还得及时给予指导。

    苏韬仔细一琢磨,收贺德秋当徒弟,其实也挺不错,以后中医学院的那些学生,岂不是都是自己的徒孙?自己三味堂也算有了源源不断的嫡系。

    当然,苏韬将贺德秋纳入自己三味堂人才梯队体系的想法,还只是个开始。贺德秋暂时只是名义上拜师,两人的关系还得再经过一些磨砺,等感情到了的时候,付诸于实践。

    其实,按照苏韬的想法,是打算自己建一个中医类的专业学院,但那个难度实在太大,如果能另辟蹊径,同样达到目的,苏韬绝对会努力尝试。

    ……

    回到医科大的研究生住宿楼,在贺德秋的帮助下,苏韬拥有独立的房间,边波站在门口,似乎等待多时,见到苏韬之后,连忙主动打招呼,“你好!”

    苏韬虽说对边波没啥好感,但毕竟有缘分,笑道:“进来坐坐吧!”

    “不用了!”边波朝苏韬认真地鞠躬,语速极快地说道,“我是来向你道歉的,对于我之前狗眼看人低的事情,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另外,对于你今天的帮助,我也铭记于心。我从来不欠别人的恩情,以后有机会一定会报答你。”

    言毕,边波就迅速地离开了。

    苏韬望着边波的背影,暗叹了一口气,这家伙虽然性格不讨喜,但还算有救。

    苏韬虽说比较记仇,但也不是一个心胸狭隘的人,边波的性格虽然有些自我,但也有可赞之处,男人偶尔知道低头,这并不是没有尊严,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

    洗了个冷水澡,苏韬取出《御医经》“太一篇”翻看了许久,觉得有的犯困,然后放到一边,取出休闲娱乐书籍《艳俗通史》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不得不说,专业书籍与休闲书籍相比,还是欠缺了不少乐趣和味道。《御医经》里面其实也有不少医案,是很多个小故事组成的,但故事性和情趣性,显然比起《艳俗通史》要低了好几筹。

    正看得兴头上,被电话铃声给打断,苏韬竟然出人意料地骂了几句脏话,等看清楚是来电人,轻轻地拍了一下嘴巴,作为自罚。

    倪静秋自从苏韬离开燕京之后,几乎每天都要跟他煲电话粥,一开始苏韬觉得真烦人,但人的习惯是很可怕的,如果倪静秋突然不打电话过来,他心里又觉得毛毛的,忍不住主动打过去。

    “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倪静秋笑着说道:“《花都酒绿》电视剧已经定档了。暑期就会在芒果台跟大家见面,时间段非常好,黄金八点档。”

    “恭喜你,能大赚一笔了。”苏韬微笑着说道。

    “对你而言,你那个红颜知己顾茹姗,指不定一炮而红了。”倪静秋毫不留情地试图戳穿苏韬的内心想法。

    苏韬耸了耸肩,道:“我现在是她的债主,她如果真能成为当红明星,我的前期投资就能回本了。”

    倪静秋笑着说道:“你就放心吧,我已经与她所在的经纪公司达成一致,以后只要新广传媒投资的电视剧,她将都是女一的人选。”

    苏韬感慨道:“这么大力度的包装,她如果还火不了,那就是她时运不济了。”

    倪静秋站起身,抱着手机在办公室走了两步,最后坐靠在办公桌上,道:“对了,你什么时候来燕京?”

    苏韬笑道:“这才多久没见面,你就想我了啊?”

    倪静秋面色一红,啐道:“你在燕京可是有分店的!我担心你不管事儿,让我的投资蒙受损失。”

    “凌玉在那儿坐堂,一个抵得上百个!”苏韬笑着解释道,“如果我总在燕京呆着,反而不利于凌玉发挥,你总听过一山不容二虎的说法吧。”

    “总是你有理!”倪静秋想了想道,“最近我有个会议要在琼金开,到时候你欢迎不欢迎?”

    “你不是见我短期不来燕京,故意来看我吧?”苏韬厚着脸皮笑道。

    “你还真死不要脸!”倪静秋微怒道,“不问你了,到时候我开完会,就直接回燕京吧!”

    “千万别!”苏韬连忙笑道,“提前把档期安排出来,我会好好带你逛逛六朝古都的。”

    说这话,苏韬还是有点脸红的,其实他对琼金也不是特别了解。

    “这还差不多!”倪静秋微笑着挂断电话,然后踱步走到窗口。

    虽说燕京有几千万常住人口,少了谁,这个庞大的城市还是一如既往地运转,但不知为何,没有了苏韬的城市,倪静秋觉得空落落的,做事没有了动力,只有当通过电波听到他的声音,那瞬间她觉得自己是鲜活的。

    苏韬并不知道远在千里之外的一个女人,因为自己的离开,暗自神伤,刚挂断电话,门外传来敲门声,苏韬走过去,打开门,惊讶道:“诗淼,媚媚姐,你们怎么来了?”

    覃媚媚挤开了苏韬,在宿舍里四下打量,笑着与吕诗淼打趣道:“突击查岗,结果不错,没有发现闲杂人等。”

    吕诗淼与覃媚媚现在是搭档,负责管理岐黄慈善,两个人一个主内一个主外,配合得很默契。

    吕诗淼将皮包随意地放在沙发上,笑吟吟地与苏韬命令道:“给你十分钟,收拾一下自己,我们要带你去见一个重要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