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55章 急性失血之证
    贺德秋是中西医结合的专家,实战经验非常丰富,他开口请苏韬援助,显然是非常难对付的疾病。救人如救火,轿车原本打算回学校,如今却是调转方向,直接奔向省人民医院。

    苏韬下车之后,就看见贺德秋站在不远处等待自己,于是加快步伐小跑了过去。

    “老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苏韬问道。

    “咱们边说边聊。”贺德秋只是望了一眼边波、宁茹及钟月,然后就与苏韬说明病人的情况。

    边波等人暗叹了一口气,从导师的表现就能看出,人和人的地位是不一样的。

    宁茹倒是并不奇怪,虽说苏韬是贺德秋的学生,但论资历与医术,其实早就超过贺德秋。

    在华夏这种特殊的体制内,才会出现这样的怪情况,明明学生的实力比老师更高,还非得为了文凭,在导师名下学习。

    当然,贺德秋并非那种倚老卖老的教授,从他的态度就能看出,并没有将苏韬当成学生,态度非常尊重。

    贺德秋领着苏韬先进行全身消毒,众人都很意外,都在猜测苏韬的身份,明明这么年轻,但被贺德秋却是如此重视。

    换了一身无菌手术衣,苏韬见到了病人,是一个少女,贺德秋叹气介绍道:“女孩名叫王雨橙,才十三岁,失血过多,因为是熊猫血,o型rh阴性血,血库里仅有三袋血已经使用完毕,现在正在从各处征调,但病人多次出现昏厥状态,各项体征极其不稳定。”

    苏韬点了点头,先给少女摸了下脉,气血两亏,心脉极弱,心中大致有数。

    他将行医箱打开,取出两根极细的银针,分别点入头部,与胸口两处穴位。

    对于中医而言,急性失血属于难题,西医可以用输血的方式,让病人获得足够的血量,但中医因为缺乏这方面的理论基础,所以一直没有太好的办法。

    急性失血和慢性失血是两个概念。慢性失血是长期失血,每次失血的量都不大,如妇女常见的崩漏等症,可以用药物来慢慢调理。但急性失血不一样,短时间内大量失血,导致病人虚弱无比。

    苏韬用针灸刺入的两处,大有学问,刺入脑部的穴位,是为了保证脑部供氧,人一旦脑部长期缺氧,会突然休克甚至至死。胸口的穴位,是为了让心脏保持高效运作。心脏相当于是个水泵,将血液输送到各个部位,一旦失血过多,血压降低,那意味着血液就不能输送到各个部位,苏韬用针灸之法,短时间内提高心脏的效率,这样就可以让病人短时间内体内的供血保持一个稳定的状态。

    旁边观察仪器的护士,发现不对劲,原本保持虚弱状态的心电图,突然出现大幅度的提升,很快超过了正常的标准,连忙提醒道:“贺教授,病人出现问题了,心电图极其不正常。”

    贺德秋点了点头,沉声道:“继续观察,有任何变化,即使告诉我。”

    贺德秋一直也在研究针灸,自忖苏韬在针灸上的技艺,自己此生是很难达到了。

    苏韬轻轻地吐了口气,道:“病人前期止血处理得很好,如果再少掉一些血,我也无能为力了。”

    贺德秋轻声问道:“下一步怎么办?”

    苏韬皱了皱眉,道:“我建议不要输血,用汤药进行调理。病人的身体已经出现轻微的发热反应,如果继续输血的话,很有可能引起其他并发症状。”

    贺德秋微微一怔,与助理医生问道,“病人的体温?”

    “三十八度!”助理医生惊讶地说道。

    贺德秋皱眉,不悦道:“我不是让你随时关注病人的体温吗?”

    助理医生低下头,愧疚地说道:“对不起,我刚才的注意力全部放在心电图上了。”他连忙看了苏韬一眼,震惊不已,明明这个医生很年轻,但医术是在太惊人了。

    贺德秋暗叹了一口气,如果不是苏韬及时提醒,病人恐怕会遇到危险,苦笑道:“下一步该如何处理呢?”

    苏韬沉声道:“等过五分钟,我会再给她针灸,主要是恢复造血功能。”言毕,他深深地叹了口气,“这点要和她的父母进行确认。”

    “针灸一般来说不会出现太大的风险,这也要确认?”贺德秋奇怪地问道。

    苏韬严肃地点头道:“我用的办法,是刺激她的造血系统,打个简单的比方,就是想把猪迅速养肥,就给它吃激素,但体重达到一定的程度,再怎么吃也不会长重,因为潜力全部被用完了。人体的造血干细胞是一定的,一辈子就那么多,前面用完了,后面就没有了。她原本就是熊猫血,以后如果再出现大量失血的症状,就会极其危险。”

    贺德秋能理解其中的道理,沉声道:“如果输血的话,也是一样的吧,只不过是给她自身的造血系统一个延缓的时间。”

    苏韬补充道:“会有一定的差距,那样对造血系统的负荷会比较小。”

    贺德秋沉声道:“她已经出现了发热反应,按照这种情况,是不具备输血的条件,相信她的监护人,一定能够理解你的诊治办法。”

    贺德秋带着助理医生走出了病房,大约几分钟之后,他就再次进来,朝苏韬点了点头。

    换位思考,此刻小女孩的家长,只要女儿能活下来就可以了,无论医生说什么,他们都会无条件的答应。

    苏韬得到了认可,就开始继续给小女孩针灸,他这一次针灸的主要是足阙阴肝经,这是主管肝脏的经脉,在于大脚趾指甲内缘的大敦穴。

    人体内的造血系统就像是一个工厂,首先要让肝脏变得强壮,因为肝脏起到存储血液和净化血液的作用。

    随后,苏韬开始针灸位于位于足背侧,第一、二跖骨结合部之前凹陷处的太冲穴,这个穴位主要是能滋养肝的原气,起到活跃藏血功能的效果。

    然后,苏韬又针灸脾气流通的关键穴位脾俞穴,因为血液的生成,关键靠脾。

    这仅是苏韬针灸的关键几处穴位,随后他还为了让女孩体内达到平衡,取双腿的足三里穴,把过于生发气机疏导;取双手臂的曲池穴,引血上行,最后在腹部的中脘穴进行针灸,以促进食欲。

    人体的血液和能量,主要是来源于食物的补给。

    贺德秋在观察苏韬的针灸取穴,不时地眉头皱松,他内心感叹不已,苏韬展现出了国医级别的实力,认穴精准,下针如神,让贺德秋学到了不少针灸的经验。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苏韬终于吐了口气,微笑道:“大概五分钟之后,她就能醒,你们赶紧准备一些食物。”

    “食物?”贺德秋疑惑道。

    苏韬点头解释道:“如果想吃东西的话,说明她的命就保下来了。我还得跟她的父母好好聊聊。”

    贺德秋对苏韬的判断深信不疑,吩咐助理医生道:“赶紧去食堂问问,有没有桂圆红糖粥,让他们立即送到这里来。”

    助理医生困惑地望着贺德秋,心中自然狐疑,一个大量失血的病人,怎么可能就被这么针灸了一下,能够醒来,还能吃东西了?

    不过,贺德秋在医院的地位很高,他只能照办。

    王雨橙的父母站在病房外焦急不安的等待,手术室的门打开,他们立即就围了上去。

    “贺教授,我女儿怎么样了?”王雨橙的母亲连忙抓住了贺德秋的手,紧张地问道。

    “你女儿的情况已经稳定了。”贺德秋摘下了口罩,指着苏韬说道,“这位是王雨橙的主治医生苏韬,所以你们如果感谢的话,就谢谢他吧。”

    王雨橙父母的表情均极其意外,他们显然没想到旁边站着的年轻人才是女儿的救命恩人。

    这时助理医生从里面追了出来,激动地与贺德秋汇报道:“病人已经醒了,意识清晰,开口喊饿。”

    贺德秋盯着苏韬面无表情的那张脸,心中暗自唏嘘,一切都在苏韬的意料之中,能有这样的效果,他也是感到高兴,毕竟苏韬是他请来的。

    “已经清醒了吗?我们能不能见见女儿?”王雨橙的妈妈激动地说道。

    “暂时还得观察一段时间。苏大夫想跟你们单独聊聊。”贺德秋耐心地安抚道。

    “没问题!”王雨橙的妈妈很配合地说道。

    进了贺德秋的办公室,王雨橙的父母都有些紧张。

    贺德秋用一次性杯子给两人倒水,他内心也挺好奇,苏韬究竟想要与两人说什么。

    “我现在与你们说的东西很重要,你们平时是不是工作很繁忙,几乎没有时间陪女儿?”苏韬语气凝重地说道。

    “没错!”王雨橙的父亲尴尬地一笑,“我俩都上班,平时很少陪她玩。”

    苏韬点了点头,道:“那你们就得对她多加关心。据我所知,你们的女儿有严重的自闭症,如果不加以及时干涉,恐怕还会出现类似的情况。你们在治疗的时候,应该没有跟医生说实话吧,王雨橙失血过多,是因为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