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53章 是我太单纯了
    (第三更!)

    “别报警,因为报警也没用!”这大汉的眼力很好,一眼就瞧出苏韬是几人当中带头的,出声警告道。

    宁茹见苏韬被带上了车,捂着嘴轻呼出声,边波也是茫然失措,六神无主,他与宁茹都被几人吓到了,毕竟对方手里拿着的是枪。

    “苏韬,被带走了,你们怎么不拦着?”宁茹等几辆越野车消失踪影,才想起来质问夏禹和刘建伟。

    夏禹哭丧着脸,心情极其郁闷地说道:“我的车啊,被毁容了!”

    宁茹没好气地叹气,“都什么时候了,还在担心你的车?”

    刘建伟淡淡道:“你没看到他上车的时候,朝我们挤眉弄眼了吗?”

    夏禹也是一个语气,叹气道:“你们就不用担心他了,那几个人加在一块,都不是他的对手。”

    宁茹掏出手机,紧张道:“不行,我得报警!”

    边波连忙拦住宁茹,道:“报什么警,没看到刚才他们说的话了吗,他们是特工,警察管不着,报警不仅没用,说不定还能让苏韬遭受皮肉之苦。”

    夏禹暗骂边波傻帽,特工个屁啊,不过他也点头道:“不能报警,这事儿只能私下解决,不然谁赔偿我的车!”

    宁茹一阵无语,暗忖这夏禹还真不靠谱,都什么时候了,还在对自己的车耿耿于怀。

    宁茹已经想好了对策,她掏出手机,走到角落里,拨通了老妈的电话。

    “茹茹,什么事啊?”老妈正在美容会所做保养。

    “妈,我想跟你借点钱。”宁茹叹气道,“不要多少,借给我五万。”

    她手里有五万元的积蓄,跟家里再拿五万,这样一来就可以凑够十万了。

    老妈暗忖自己女儿向来很独立,上大学之后,就勤工俭学,还拿奖学金,每年学费都不要自己帮忙,困惑道:“出啥事儿了,你要五万元。”

    “你别多问了,我有急事儿。”宁茹没有说明真相。

    老妈想了想,惊讶道:“乖女儿,你不会是弄出人命案了吧,难道……有了?”

    “什么人命案,什么有了啊?”宁茹暂时没有反应过来。

    “就是我多了个小外孙了啊。”老妈顿时从美容床上坐了起来,咬牙切齿地骂道,“究竟是哪个小畜生的种?你不会是想打掉吧,那我可不同意。”

    宁茹顿时无语,耐心解释道:“没你想得那么复杂,我就是急着用点钱,你究竟给不给,不给的话,我就跟别人借了。”

    “当然给!”老妈无奈叹气,“等会我就安排人给你的银行卡打十万块钱过去。千万别骗妈,如果真有了,也没事儿。你看妈又不上班,你生下来之后,继续上学,我来帮你照顾他。”

    “真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不跟你多说了,你一个小时之内给我打款。”宁茹有点后悔给自己老妈打这个电话,挂断电话之后,叹气连连,生闷气。

    丰田普拉多改装的越野车,性能十足,坐在陈俊凯旁边的钟月,满脸紧张,不时地朝后排望一眼,苏韬坐在两个大汉的中间,其中一人用一把仿真的ak47顶着苏韬的头。

    大约行驶了半个小时,普拉多开进了一个破旧废弃仓库,苏韬被推搡着下了车,被十几个壮硕的军装男子围在一块。

    陈俊凯拉着钟月的嫩手,炫耀道:“这是秘密基地,我一般不带人过来的,你是我第一个带进来的女孩子。”

    钟月不时地朝苏韬望一眼,低声道:“你就放了他吧?行吗?”

    “那可不行!”陈俊凯谎话张口就来,“那辆奔驰车是经过改造的特殊轿车,被他们毁坏了,必须要给他们一点教训。当然了,我不是缺那十万块钱,而是要让他们意识到严重性。按理来说,我们作为特殊的群体,不应该跟老百姓纠缠,他们显然带有黑色属性的群体,对于这样的人渣败类,我们有理由铲除掉。”

    苏韬在旁边听他胡诌,连忙配合地表演起来,表现得很害怕,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你究竟想干什么?别动手打人,我朋友肯定会筹钱过来的。”

    陈俊凯不屑地看了一眼苏韬,暗忖现在认怂了,之前你干嘛吃的了,搞得自己弄出这么大的阵仗。他在随身携带的腰包里掏了半晌,掏出了一个绿色封皮的本子,打开了第一页,道:“给老子一个字一个字的念出来!”

    “陈俊凯,东部战区陆军特种作战旅,职务旅长,级别上校。”苏韬吞吞吐吐的念出来。

    “我们这帮兄弟,每个都是有头有人的人物,你们蹬鼻子上脸,不停地找我麻烦,你觉得我能轻易饶了你们吗?”陈俊凯伸起手准备用军*官证抽苏韬的脸,想了想,还是放下来,“抽你,还脏了我的军*官证呢。”

    言毕,陈俊凯小心翼翼地将军*官证给收了起来。

    钟月在旁边担忧地望了苏韬一眼,紧张道:“如果他们不拿钱来赎人,怎么办?”

    陈俊凯不屑地瞪了苏韬一眼,道:“那就怪不得我们辣手无情了。”

    旁边的一个大汉走了过来,不悦道:“凯子,让他打电话,催一下朋友,赶紧筹钱过来。”

    陈俊凯给那大汉递了根烟,道:“别急啊,十万块钱,不是个小数目,总要给他们一点时间吧?”

    苏韬这时手机震动起来,他摸出来接通电话,“我等下发个定位给你们,知道他们的老窝在哪里了。你们不用太急,他们没想象中那么狠。”

    陈俊凯见苏韬这么视若无人的接电话,顿时就抓狂了,这小子刚才装怂的样子,原来是假扮的,这家伙难道没有一点觉悟吗,他这是被绑票了。

    “揍他一顿吧,不然他以为自己是来旅游的呢!”陈俊凯咬牙切齿地指着苏韬命令道。

    钟月连忙拉住了陈俊凯,求饶道:“不是说好,不动手的吗?”

    旁边围观的几个壮汉,打趣道:“陈上校,你这女人没调教好啊,怎么胳膊往外拐,帮其他男人说话啊。”

    陈俊凯觉得没面子,将钟月用力推到一边,不悦道:“这是男人之间的战争,你一个女人,少管闲事。”

    钟月呆立半晌,暗忖陈俊凯怎么突然就这么凶了?

    苏韬将这群人当成空气,不紧不慢地用手机,发了个地址定位过去,然后将手机收好,扭了扭脖子,朝几人招了招手。

    几个大汉哈哈大笑,在他们看来,苏韬就是个二*逼,这边这么多人,围着他一个,他竟然还挑衅,这种智商人,活该被打死啊。

    不过,还没反应过来,苏韬一个疾步上前,伸手就撂倒了最前面的一个黑胖男人。

    这黑胖男人或许没那么灵活,但体重超过两百斤,身高接近一米九,战斗力十分强悍,竟然被苏韬轻描淡写地就掀翻在地了。

    这群人凑在一起,搞了个军迷俱乐部,因为陈俊凯曾经在军校有过半军事化的经历,所以成为了这帮爱好者的指导员。

    从这个军事俱乐部配备了普拉多这种几十万的豪车,可以看出成员都还有点背景,否则也不会把好几十万的车,弄得花里胡哨。

    陈俊凯平时靠着给军事迷们提供点装备,同时还做点训练,所以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偶尔自己也装作军官,在社会上招摇撞骗,骗了不少女人,其中富婆,也有服装店女店主,想换口味的话,就去大学里泡点水灵的女大学生。

    虽然他们也练过军体拳,但那也是陈俊凯这个半吊子教出来的,光有架子,没有实际战斗力。

    苏韬看来这群人就是穿着军装的混子,像今天这样凑在一起勒索绑架的事情,肯定不是第一次,所以下手也就不留情。

    当苏韬轻松掀翻第三个人,其余几人纷纷开始后退,没人敢冲上来了。

    陈俊凯鼻头冒汗,面色发白,旁边有个人想起自己手里有枪,虽然是假枪,但打中人也有一定的杀伤力。不过,他刚抬手,惊叫一声,手上多了一枚银针,枪直接坠入在地上。

    苏韬走过去,拾起了枪,他拉了拉保险栓,口中扳机朝地上打了一枪,bb弹打出了个坑,溅飞出去,这是为了试试汽*狗的威力,防止会打死人,见效果一般。

    然后,他抬手瞄准陈俊凯,啪啪啪的扣动扳机。

    虽然苏韬的枪法并不准,但还是准确地击中了陈俊凯的身体,他身上穿着挺厚的衣服,被打中了倒也还好,关键是脸上被打中了几下,疼得他嗷嗷直叫。

    苏韬将汽*狗扔在地上,朝钟月招了招手。钟月连忙走到苏韬的身后,苏韬叹气道:“知道他是骗子了吧?要是真的特工,能被我收拾成这样?穿着一点不职业的军装,拿着没有丝毫无力的假枪,在这里冒充军官。”

    钟月见他们被苏韬一个人收拾得没半点脾气,当然知道自己上当受骗了。她懊恼地低下头,认错道:“是我太单纯了。”

    有人见势头不对,准备向离开,苏韬当然不允许,随意地飞了一根银针,刺得他满地打滚,顿时众人就不敢动弹了。

    苏韬清了清嗓音,道:“现在听我的指挥,全体集合,按高矮站成一排。”

    他顿了顿,恶狠狠地威胁道:“谁不听话,我就用针扎死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