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50章 老司机套路深
    琼金医科大学,是淮南最好的医学类大学,在国内医学院排名前十,但在全球排名却并不高,这与其基础设施、师资力量有关,因为一般国际上知名的医学院,都有一个优秀的医院支撑,作为培养和输送人才的基地,虽然它也有二十多家附属医院,但除了两三家省级医院之外实力尚可外,其余医院的实力在全国而言,只具备中等水平。

    中医学院在琼金医科大学地位较低,位于江州校区,这里属于大学城,中医学院位于不太明显的位置,不过,并不算冷清。

    学院门口停放着好几辆轿车,其中一辆车顶摆放着一瓶听装的红牛,一个青年拿着手机,站在车旁不远处的树下,似乎在聊天。穿着热裤,白色t恤打底衫的女大学生从旁走过,注意到了红牛,然后与青年搭讪了几句,两人很快达成了一致意见,青年拉开了副驾驶的车门,女大学生面带笑意上了车,熟练地系好了安全带。

    不远处一辆黑色的轿车,探出一个鸟炮镜头,记录下了这一切,带着墨镜,咬着烟斗的三十多岁大叔级别的男子,嘴角露出诡异的一笑,似是自言自语地说道,“原来是真的!”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刘建伟皱了皱眉毛,不解地问道:“什么是真的?”

    “这你都不知道!”夏禹吐了口眼圈,像看一个傻瓜似的盯着刘建伟,“农夫山泉两百一次,绿茶三百一次,脉动四百一次,红牛六百一次,如果上车了不满意,你就可以说在等人。拿了瓶子,就等于一个暗号,愿意喝你水(和你睡)!”

    刘建伟瞪大眼睛,不可思议地望着夏禹,“还可以这样?”

    夏禹朝刘建伟丢了一瓶矿泉水,笑道:“要不,你去试试?”

    刘建伟没好气地瞪了夏禹一眼,道:“我才没那个兴趣呢,你自己去试吧!”

    夏禹叹了口气,苦笑道:“谁让我是名花有主了呢?不然,肯定去试验一番。”

    刘建伟目光落在不远处一个瘦高男子的身上,努努嘴道:“目标出现了,咱们还是帮苏少办正事儿吧。”

    夏禹戴上了眼睛,无奈撅嘴,苦笑道:“到学校里,扮演黑社会,敲诈勒索,说实话,这事儿还真是第一次做。”

    刘建伟点了点头,道:“我也感觉杀鸡用牛刀了!”

    两人饶有兴致地望着远处的一男一女,并没有下车,显然等待后续事件发展。

    瘦高的男子个头在一米八零上下,头发梳理得很整齐,国字脸,桃花眼,嘴角噙着一股似有似无的笑意。

    他站在原地等了三四分钟,不远处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学生,跑步走了过来,歉意地说道:“陈教官,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

    陈俊凯随和、帅气地一笑,露出满口雪白的好牙,道:“等美女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钟月,你能愿意接受我的邀请,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钟月腼腆地一笑,朝左右四顾,好奇道:“咱们现在去哪儿呢?”

    陈俊凯耸了耸肩,道:“当然是去吃饭了!等吃完饭,再请你看电影,如果你觉得还不尽兴的话,我带你去酒吧,玩玩?”

    “酒吧?”钟月有点迟疑和犹豫,“学生宿舍一般十一点会关门,到时候我就进不去了。”

    陈俊凯微微一笑,“进不去,那有什么,到时候我肯定为你安排好住处。”

    钟月虽然对陈俊凯有好感,但第一次正式约会,就让陈俊凯为自己开房,这显然极其不妥。她有些迟疑地说道:“我们还是吃个饭吧,晚上必须得早点回寝室,班主任查岗非常严,不仅会扣学分,还能打电话给我的父母。”

    陈俊凯见钟月还是挺保守的一个女孩,轻松笑道:“放心吧,就是跟你一起吃个晚饭而已,绝对不会占用你太多的时间。”

    钟月点了点头,嘴角微微一笑。

    陈俊凯心神微动,尽管他约过不少女大学生,但钟月无疑是其中最漂亮的一个,关键的是,钟月仿佛是一个未经污染的荷花,出淤泥而不染,从体态和言谈举止来看,绝对是个处女。

    陈俊凯表情镇定自若,其实内心怦然心动。

    至于钟月对陈俊凯,也是挺有好感。

    她是琼金医科大学中医学院的大一新生,与其他学校都一样,大一新生入学之初,要经历一个月左右的军事化训练,而教官一般会从武警选派,另一种则是从军事学院那边聘请高年级的大学生,钟月的军训教官来自于琼金政治学院,而陈俊凯是那位教官的学长。

    原本是那位教官想追求钟月,最终却阴差阳错,陈俊凯认识了钟月,立刻开始对钟月进行疯狂地追求。钟月一开始反应很平淡,但久而久之,两人就逐渐熟悉。

    女人心中都有一个兵哥哥男友,虽然钟月知道自己还是个学生,学习是自己的首要任务,但还是不免被陈俊凯的英武、俊朗所吸引。

    “上次的事情,请你见谅!我其实与那个男生不熟。”钟月红着脸,解释道。

    “没事。当时我也挺冲动,动手打了他,其实我性格很好,主要是看他对你纠缠不清,才出手教训他。”陈俊凯好奇地问道,“那男生是谁啊,看上去跟你不是同班同学。”

    钟月穿着白色的凉鞋,脚尖踢了踢地,轻声道:“他是我们学院研二的学长。我们学院比较特殊,一部分学生入学之后,就会指定老师。他和我都是贺德秋老师的学生,也就是我的同门师兄,经常帮助我。”

    陈俊凯听钟月这么一说,立马明白其中的意思,笑道:“原来是这样啊,不过看得出来你那师兄对你有好感,不然的话,也不会那么激动了。”

    钟月点了点头,面色微红,道:“下次别做那么出格的事情了。你给我送花,让我成为全院的笑话了。”

    陈俊凯用力摆了摆手,异常坚定和认真地说道:“送花才能代表我对你的感情。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们学院那些老师和领导,一定能理解的。”

    钟月不过是刚从高中进入大学的女生,虽然自小情书不断,但严格的家教让她从来都没有谈过恋爱。陈俊凯如此直接的告白,让她芳心大乱,如同一只小鹿在怀中乱撞起来。

    “走吧,咱们去吃饭,今天是周末,我好不容易拿到假条出来的。我约了几个朋友,咱们先去吃饭!”陈俊凯指着路边一辆奔驰车笑道。

    钟月家境不错,但父亲也就开了一辆帕萨特,她心中有点惊讶,这陈俊凯的家境应该很不错。

    陈俊凯发现了钟月表情的变化,心中暗自得意,像钟月这样的大一新生,实在太好搞定了。

    等奔驰车驶出没多久,刘建伟朝夏禹努努嘴,道:“那小子没想到还挺有钱的!”

    “有钱个屁!”夏禹没好气地戳穿道,“就是一辆比亚迪,换了个奔驰的车标而已。”

    刘建伟好奇地盯着夏禹望了一眼,意外道:“你怎么看出来的?”

    夏禹老脸一红,坦白道:“当年我曾经这么想弄过,后来闹出了个新闻,一个装逼的浙源商人被交警查出来,还因为擅自改变已登记的机动车结构、构造或特征被罚款1500元,就放弃了这个想法。没想到这小子,还玩这过时的一招。”

    刘建伟见假奔驰车已经跑远了,笑道:“还不追吗?”

    夏禹耐心地科普道:“跟踪人,是讲方法策略的,你放心吧,以我灵敏的嗅觉,绝对逃不了。我得先跟苏少打个电话,汇报一下情况。”

    ……

    坐在教室内,苏韬接到了夏禹的电话,等他说明始末,“你们等我几分钟,我晚点就到。”

    坐在苏韬对面的是宁茹,眨着大眼睛,盯着苏韬,一动也不动,仿佛自己脸上有花似的。

    苏韬无奈苦笑道:“你盯着我看做什么?”

    宁茹问道:“边波的事情,你难道不帮吗?上次那个叫做陈俊凯的军人,揍了他一顿,挺惨的!虽然边波对你的态度不怎么样,但好歹也是师兄弟一场。”

    苏韬反问道:“你就这么相信我,一定能收拾他的情敌?”

    宁茹叹了口气,决定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服苏韬,道:“边波,你可以不管,但钟月这个小师妹,你总得要管一管吧?”

    苏韬耸了耸肩,叹气道:“这个理由还算可以。不过,你得记住了,我这个人从来不会做狗咬吕洞宾的事情,边波别误以为是我看在他的面子上,帮他出头的。我只不过是不想小师妹,被一个骗子所欺骗。”

    “骗子?”宁茹皱眉,困惑地望着苏韬。

    “没错!”苏韬如实说道,“陈俊凯这个人的身份很有问题。”

    “什么问题?”宁茹皱眉道。

    “唉,结果很惊人,等你明白真相,恐怕会吓一跳,我只能说,这年头的骗子太厉害。手法很多,而且极其富有想象力。”苏韬故意卖了个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