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47章 有此雄心壮志
    等凌玉收拾好行李之后,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了一摞手写的a纸,笑道:“这上面的东西,你抽空看下,有你想要的东西。”

    凌玉连忙出去洗手,然后用毛巾擦干净,迅速地翻了好几页,低声道:“这就是天截手的原理?”

    苏韬点了点头,如实道:“看起来简单,但实际练习起来比较难,首先需要练习脉象术,让身体的诸穴都能有藏气的效果,至于天截手是具体使用这些特殊真气的办法和窍门。”

    凌玉叹了口气,道:“没错,与旭阳真气的行气办法完全不同。”

    苏韬理解凌玉内心的失落,如果他想学习天截手和脉象术,就必须要将之前所学的理论体系全部推翻,难度无异于武侠小说里自废武功,重新再修炼,这需要莫大的勇气。

    或许凌玉不缺少从头再来的勇气,但他是道医宗主的关门弟子,如果自废功力,岂不是对师门不敬。

    苏韬见凌玉愁眉不展,天人交战,笑道:“其实自古医术都是有共同点的,虽然你无法系统的学习天截手,但脉象术你可以尝试练一练,他对于强身健体有好处,而且不会影响你原本的养气之法。对于你了解养生之气,也有更多好处。”

    凌玉朝苏韬深深地鞠了个躬,由衷地感谢道:“谢谢苏师兄的大度,我一定会认真研究和学习,不辜负你的赠功之恩。”

    苏韬扶住凌玉,笑道:“其实这也不算什么绝密,只要是三味堂的员工,都可以学下脉象术。不过,人是有天资差异的,并不是任何人学习脉象术,都能有所成。”

    凌玉目光重新落在其他几页纸上,困惑道:“苏师兄,这些似乎是医典,我从来没有看过。”

    苏韬也不隐瞒,笑道:“这出自于《御医经》,算得上家学,内容比较多,体系比较繁杂,所有我暂时只默写了一部分,你先看着,等我默好其他部分,到时候再给你。”

    原版的《御医经》,已经被苏韬扔进火盆,烧给了苏广胜。

    不过,苏韬将其中的内容早已记得滚瓜烂熟,默写出来的部分,还加入了自己的理解,比原版还要更加简洁易懂一些。

    收齐完整的《御医经》可是苏广胜的怨念,为了满足爷爷这个怨念,苏韬才会如同人间蒸发般,消失了十年。

    凌玉迅速翻了几页,啧啧称奇道:“我看过很多医书,与《御医经》中相比,完全是另外一种医人的思路,一些神奇之处,让人叹为观止。”

    苏韬暗忖凌玉果然天赋很高,正常的中医会觉得御医经中一些内容匪夷所思,但他却能看出与众不同之处。

    苏韬解释这本医书的来历,:“《御医经》是我家中有个祖辈,历经多年,整理各个朝代御医的医案而汇编成的医书。这个老祖宗是医学天才,他在整理的过程中,加入了自己独特的理解,和全新逻辑。同时,他精通脉象术和天截手,将修炼的办法,写在了其中。”

    凌玉感慨唏嘘道:“原来苏师兄,你也是家学渊源。从《御医经》中的只言片语,可以看出他的才学,比起我们创派祖师丝毫不差,都是中医领域的绝世天才。”

    苏韬微微一笑,道:“中医从来不缺少灿若星辰的人物,只是在传承的过程中,各派系彼此敝帚自珍,导致医术没有形成一套简单易学,便于普及的体系。”

    凌玉眸光一闪,叹气道:“我师父也曾经如此评价过中医的现状,他也看到了其中的弊端。”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有机会一定要见见道医宗主,能培养出凌玉这样的天才人物,一定胸怀和实力都很惊人。

    苏韬看上去行事很偏激,但他的本意并非要与全世界作对,和中医原有的实力扳手腕,他用自己偶尔出格的行为,只是为了唤醒中医界,让中医行业更加活跃。

    随后,凌玉和苏韬对着那几页手写的《御医经》交流起来。

    凌玉虽然性格比较温润,但在讨论医理的时候,却会展现出韧性,不少独到的见解,让苏韬也很意外,并有所感悟。

    当然,凌玉内心也是在不断地翻滚,他从苏韬的口中,找到了另外一扇通道,殊途同归,原来中医还有这么一套治病救人的医学体系。

    两人相谈甚欢,忘记了时间,更忘记了饥饿。

    直到黑幕低垂,苏韬才笑着告辞道:“没想到一不小心聊这么晚了,我就先回去了,等有空,咱们再好好聊聊。”

    凌玉心中有些不舍,笑道:“等苏师兄,有空的时候,我一定要向你请教。”

    凌玉将苏韬一直送到门口,见他消失在巷道中,徐徐叹了口气,然后拨通了道医宗主的电话。

    “师父,我与苏韬相处了一下午,深有感触。”凌玉感慨道,“我不如他!”

    道医宗主知道自己这个关门弟子看上去很温润,其实骨子里有多么骄傲,笑道:“一山还比一山高,三人行必有我师,世界上有这么一个人,你应该感到庆幸。”

    凌玉嘴角浮起笑意,旋即又是一黯,苦笑道:“国锋师兄,对我似乎有很大的心结!”他苦笑着摇头,并没有将下午酒店所遇的事情说给道医宗主。

    道医宗主沉默片刻,耐心地说道:“王曦是一个名医,他的眼力很毒,知道国锋不适合当一名称职的中医,才会做出让他退行的决定。”

    凌玉担忧道:“我拒绝了王氏医馆的邀请,他们会不会很反感,因此影响宗门?”

    道医宗主淡淡一笑,道:“凌玉,你何时开始如此关心这些人情世故了?”

    凌玉解释道:“您让我出世再入世,难道不正是让我感受烟火之气吗?”

    道医宗主欣慰地笑道:“看来你这次燕京之行收获颇丰。像王曦那样的中医大家,他内心有杆秤,绝对不会轻易动摇。一定能体谅和包容你的的选择。”

    凌玉轻声道:“然而,我选择三味堂之后,未来指不定,会以此为根基,挑战王氏医馆的权威。”

    道医宗主笑道:“不要低估人心,你有此雄心壮志,王曦只会觉得中医大业后继有人。”

    ……

    苏韬下了出租车之后,瞅见水果店旁边的一辆银色面包车,暗忖元兰组又在保护自己的安全了。

    苏韬故意朝面包车摇了摇手,窗户果然被摇开,唐诗露出那张俏丽可爱的圆脸,冲着苏韬吐舌头,然后又被拽了进去,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唐诗这性格干特工,还真没少让黑金省心。

    上楼摁响门铃,蔡妍过来打开门,冲着苏韬挤眉弄眼,低声道:“有客人!”

    苏韬朝沙发上望了一眼,顿时乐了,元兰这次还真是光明正大从正门进来的,与蔡妍问道:“是不是来复诊的?”

    “没问。”蔡妍神秘兮兮地汇报道:“性格很冷,进门之后,就没说过几句话。”

    苏韬朝蔡妍努努嘴,蔡妍微笑着走进了客房,给两人腾出空间。

    “效果怎么样?”苏韬仔细打量了一下元兰的气色,还是挺不错的。

    “还行,找你来换药!”元兰言简意赅地说道。

    “你不是说让唐诗来给你换药的吗?”苏韬故意刺激元兰,看她会不会生气。

    元兰让苏韬有些失望,她依旧冰冷地说道:“她不会,也不敢,所以只能来找你了。”言毕,她掏出了个信封,“里面是诊金,两千元,够不够?”

    苏韬原本要诊金,也就是说说而已,没想到元兰当真,他淡淡一笑,将信封收下,道:“进主卧吧,用不了多久。”

    换药比起治疗,其实并不简单多少,这也是为何苏韬并不意外元兰再次来找自己的缘故。

    唐诗看到元兰未彻底长好的肌肤,绝对会担心失手,导致治疗失败,会选择拒绝帮忙。

    医生这一行,是有很高的门槛的。

    进了卧室之后,元兰很快脱掉了衣服,见苏韬盯着自己不怀好意地望着,眉头微微一皱,“如果你继续用这种眼神望着我,我就把你的眼睛给抠出来。”

    苏韬笑出了声。

    元兰挑着秀眉毛,不悦地问:“你笑什么?”

    “昨天你着身体的时候,我都看精光了。现在你身上缠着绷带,很多部位都被挡住了,难道这样更有吸引力吗?”苏韬心虚反问道。其实元兰浑身裹着绷带的样子,确实有点魅力,这也是为何女人穿着薄纱,反而比赤身更加性感、诱惑的缘故。

    尽管捆绑着绷带,但元兰柔美的体态展露无遗,给人一种极为流畅的感觉,简而言之,是一种别种风情的制服诱惑。

    尽管嘴上不承认,但苏韬还是受到提醒,努力冷静下来,给元兰换药。

    绷带是他缠绕上去的,所以他知道如何快速地解开,又不至于受到损伤,伴随着绷带一圈圈地落在元兰的脚下,她后背露出还未长好的粉色新肉,于是心情微微一松,自己治疗方案没有出现问题。

    大约十来分钟之后,苏韬给元蓝重新扎好了绷带,笑道:“ok,比想象中要恢复得好,明天就不用缠绷带,你上药的话,也不用非得找我了。”

    元兰平静地望着苏韬,语气依旧很冰冷地说道:“我们做个交易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