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46章 人情淡漠至此
    王国锋撂下狠话之后,就立马就走了,毕竟他担心苏韬出手伤人。|2

    苏韬不跟王国锋一般见识,对于一个已经被自己打怕了的人,你再出手揍他一顿,效果已经不太大。苏韬很难想象王国锋是怎么修炼的,屡败屡战,至今还敢站在自己面前耀武扬威。

    苏韬也有点没办法,他是一个医生,不是一个杀手,总不能为了收拾掉一个败类,让自己成为一个杀人犯吧?

    “不出意外,你的师兄已经准备报复你了。”苏韬对王国锋的性格很了解,“他是一个睚眦必报的人,觉得你背叛了他,所以会想尽一切办法让你付出一些代价。”

    凌玉脸上忧色只是一闪而过,无奈地耸肩道:“既然如此,那就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怎么出招,我就怎么接招。我做事讲求问心无愧。”

    苏韬暗叹凌玉倒是有一身正气之感,笑道:“既然你现在已经是我的盟友,那我就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你被他欺负。对了,你住的地方,是不是王国锋介绍的?”

    凌玉点了点头,道:“是的,他帮我介绍了个酒店。其实师兄对我挺关心,唉……”

    苏韬暗忖凌玉还是想得太简单,朝他摆了摆手,道:“我们还是先去酒店吧,把你的行李拿出来。”

    以自己对王国锋的了解,指不定会用什么办法报复凌玉。

    凌玉想了想,既然与王国锋说得那么明白,自己继续住在那家酒店显然不妥。

    两人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了酒店,走进房间之后,苏韬让凌玉清点了一下行李,现没有少什么东西,然后再到大堂交房卡。

    前台服务员通知工作人员查完房之后,道:“先生,请支付房费一万八千元。”

    凌玉顿时傻眼了,皱眉道:“怎么这么多?”

    服务员尴尬地一笑,道:“我给您看下账单,我们的这边房费是三百元每天,您合计住了九十五天,按照道理,应该是支付两万七千元,不过,因为您居住的时间比较长,所以我们给你打了个折,另外,零头也给您抹去了。”

    苏韬没看那个账单,知道肯定是王国锋交代好的,他朝凌玉摆了摆手,暗示不要再说什么从口袋里取出一张银行卡,淡淡道:“刷卡吧!”

    凌玉感激地看了一眼苏韬,他虽然医术高明,但身上也就六七千块钱的积蓄,暗叹了一声,如果不是苏韬细心来跟自己一起结账,自己恐怕真的得很尴尬了。

    服务员顺利地刷卡,恭敬地将银行卡交给苏韬,道:“先生,请收好您的银行卡,欢迎您再次光临。”

    出了酒店,凌玉讪讪地一笑,道:“苏师兄,幸亏你细心,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很尴尬。这么多年来,我到处行医,对钱没有什么概念,加上王师兄之前跟我说,尽管住那个酒店,他会支付房费,所以我就没有多留个心眼。如果知道这么贵,我肯定不会住这么长时间。至于那笔钱……”

    苏韬笑着打断凌玉,“你现在是我三味堂的顶梁柱,就暂时不要提还钱的事情了,就当是我的前期投入,等上班之后,会6续在你工资里面扣除。”

    凌玉点了点头,他现在也没有其他更好地解决办法,也就不再继续坚持,心情也陷入谷底,毕竟他没想到王国锋会如此决绝地对待自己。

    既然毫无利用价值,就索性跟你把账算个清清楚楚,人情淡漠至此,让一向淡然的凌玉心寒不已。

    原来之前王国锋对自己各种帮助,都是伪装出来的。

    苏韬其实倒也喜闻乐见到这一幕,凌玉借此事也可以更好地看清楚王国锋的为人,总比藕断丝连,跟莫穗儿当初一样,养了个隐患在身边。

    借此事,也可以间接地看出,王国锋和凌玉之间的关系已经到了冰点,虽说他对凌玉的性格还是很了解,属于那种极为坦荡行事的人,但出于性格本能,他也有一丝担心,凌玉是受到王国锋的指使,故意靠近自己。

    总而言之,用一万八千元收买最年轻的国医大师的信任,怎么看,都是一笔极其划算的买卖。

    “你既然没有住处,就住在我现在租的地方吧。还有一个客房空着,过一段时间我离开燕京之后,你也可以继续住在那里,房租由公司承担。”苏韬索性邀请凌玉住到自己所住的公寓。

    “不用了!”凌玉比想象中要更加坚定地摇头,拒绝道,“我自己会找到一个合适的住处,这点不用你操心。”

    苏韬知道凌玉是那种极有主见的人,也就不强求,笑道:“行吧,以后有什么困难,随时可以找我。记住你是三味堂的成员,不仅是我的同事,更是我的朋友和家人。”

    凌玉重重地点头,笑起来露出两粒可爱的虎牙,道:“苏师兄,我不会跟你客气的。”

    苏韬微微一愣,暗忖凌玉这张过于清秀的脸,笑起来的时候实在有点娘里娘气。不过,这念头也就一闪而过,他笑道:“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合租一个房子,那么我就跟你一起找房子吧,反正我也没什么事情做。”

    凌玉笑着点了点头,道:“好啊,我对住的地方要求不高,只要价钱合适就行。”

    苏韬和凌玉坐在酒店的大厅内,利用手机搜索了一下租房信息,然后打了几个电话,很快就在附近找了个还算不错的房源。

    房产中介很快主动找到了苏韬和凌玉,然后带着他俩前往那处藏在深巷中的房子。

    租房的主人是个老燕京,六十多岁老太太,打扮得挺时髦,丧偶三四年,退休在家,儿女都在外面,所以就决定租出去一个厢房。之所以一直没有把房子租出去,主要是因为老太太特别挑人,简单来说,就是以貌取人,如果长得太丑的,基本就直接拒绝了。

    冯奶奶见凌玉长得眉清目秀,顿时就喜欢,笑问:“小伙子,你是做什么的?”

    凌玉内敛地一笑道:“我是个中医大夫。”

    冯奶奶微微一怔,惊愕地说道:“这么年轻的中医大夫?你糊弄我吧?”

    苏韬笑着与凌玉道:“你给冯奶奶看看,只要她信了你,肯定就愿意把房子便宜点租给你了。”

    冯奶奶乐呵呵地笑道:“没错,你给我瞧瞧病吧?”

    凌玉扫了一眼冯奶奶,指了指她的腰椎,道:“我没猜错的话,你腰椎上有点扭伤。”

    冯奶奶微微一怔,点头道:“有点门道,小伙子你是怎么瞅出来的?”

    凌玉腼腆一笑,道:“先,有了腰伤,走路的姿势不对,您一直踮着脚走路,是怕扯到伤患的部位,姿势有点别扭,应该是近几日才扭下来的。其次,您身上有药膏的味道,骗不了我的鼻子。”

    冯奶奶冲着凌玉连忙点头,喜道:“原来是这么个理儿,前几天在公园练舞,动作幅度太大闪着腰了。那我这腰,你能治好吗?如果治好了,我免你一个月房租。”

    凌玉摆了摆手,微笑道:“免受房租,就算了。您愿意把房子租给我,我就满足了。”他突然指了指不远处,咦了一声,道:“那是什么?”

    冯奶奶微微一怔,朝后面望去,仔细看了又看,哪有什么鬼东西?

    她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凌玉一个疾步上前,单手搂住她的腰肢,轻轻左右一晃,只听到“嘎嘣”一声脆响,冯奶奶大呼一声之后,凌玉已经放开了冯奶奶。

    苏韬在旁边看得清楚,这凌玉正骨的手法已经登峰造极。

    “奶奶,你试着扭扭腰!”凌玉微笑道。

    “还真不疼了!”冯奶奶惊愕地说道,“你还真挺神啊!”

    冯奶奶哪里知道凌玉可是个国医,她这是自己遇到好事,却不自知。

    “药膏不用贴了,虽然外敷的药物,对身体影响很少,但是药三分毒,还是少用为妙。这两天你多喝一点骨头汤,不要激烈的运动,很快就能痊愈。”凌玉耐心地给出医嘱。

    冯奶奶高兴地朝房产中介摆了摆手,道:“房子就订下了,就租给这个小凌了。对了,中介费你能不能少收点啊?”

    房产中介尴尬地一笑,暗忖哪有房东帮着访客砍价的,苦笑道:“您看,我这生意也挺不好做,赚得都是辛苦钱。”

    他心里其实也挺苦的,冯奶奶家的这个房子,地理位置和条件都不错,只是冯奶奶比较难缠,房产中介就靠这种难缠的房东,赚一些外快,毕竟每次带人过来看房,如果不成功,那看房费少不了自己的。

    房产中介原本以为又遇到一个被坑的租客,没想到今天就这么成了。他心其实在滴血,以后少了一个可以坑钱的房源了。

    冯奶奶热情地将凌玉迎接到那个出租的房间里,苏韬不知为何感受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幸福。

    他终于明白凌玉为何喜欢游走市井,原来感受最真挚的人间冷暖,是如此的温馨,仿佛一抔清泉入喉般甘冽。

    苏韬突然意识到,自己或许也该如此生活,这样从最质朴的人际关系中,往往能收获许多心得感悟。

    他长期处于尔虞我诈。因此在给人治病的时候,比起凌玉的赤诚之心,略有欠缺。

    也正因为如此,《御医经》中最关键的《太一经》篇,他并未能全部领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