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45章 凌玉的求职信
    次日,清晨。.|2

    虽然窗帘很严实,但依然有晨光从缝隙中钻入,照在苏韬的脸上,苏韬睁开眼,望了一眼躺在自己怀里,如同猫咪一样蜷缩着身体的蔡妍,忍不住凑过去吻了一下她光润的额头。

    蔡妍嘤咛一声,修长的睫毛颤动了一阵,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道:“困死人了,这才睡了多久啊?”

    苏韬回想起昨晚的疯狂,小腹又有些热气腾腾,叹气道:“睡觉有什么意思?咱们聊会天!”

    “才不要!”蔡妍又闭上眼睛,哪里不知道苏韬的心思,微怒道,“把你讨厌的手拿开,不然我把你踹下床。”

    “这么暴力?我喜欢,那你踹吧!”苏韬有恃无恐的说道,手开始不老实了。

    “你……太无耻了,把我的腿松开。”蔡妍翻了白眼,命令道。

    “不送,你全身上下,这两条腿最吸引人,我要好好玩玩。”苏韬嘿嘿笑道,捏着蔡妍柔若无骨的玉足,搓得蔡妍全身软,没有丝毫力气。

    “死变态,臭流氓!”蔡妍还没来得及骂完,苏韬一个翻身,鲤鱼打挺,雄风已现。

    未过多久,蔡妍再次被杀得丢盔卸甲,溃不成军。

    ……

    两人直到十点多才作罢,蔡妍接到了来自新店的装修队工头的电话,要确定一些装修的细节,蔡妍暗骂一声“要死”,竟然忘记了这么重要的事情。

    她见苏韬不依不饶,真将他踹翻在地上,手忙脚乱地穿好衣服,洗漱完毕,早饭都没有吃,就匆匆赶到新店。

    苏韬很难得地在床上躺了许久才起床,仔细想想女人的潜力真强大,明明在床上被自己折腾得多次求饶,但眨眼之间很快恢复了精力,变成了气势汹汹的小母虎。

    国医大师已经结束,苏韬还在燕京逗留,主要是为了等新店开业的事情。

    让他很意外的是,凌玉给自己主动打了个电话,想约自己好好聊聊。

    苏韬跟他约在了小区附近的一家茶楼,半个小时之后,就看到清秀俊朗的凌玉。

    凌玉和苏韬一样喜欢随身携带行医箱,当然比起苏韬的行医箱,显得略微简单和普通了一些,他从行医箱的上层取出了一张手写的纸页,笑道:“苏师兄,这是我的求职信!”

    苏韬意外地望了一眼凌玉,惊讶道:“你没开玩笑吧?”

    凌玉依旧温润恬淡地一笑,道:“我已经与师父汇报过,他支持我的决定。我觉得三味堂是一个全新的中医诊疗服务机构,作为一个年轻人,在这种全新的体系内,也能学到更多的东西”

    苏韬皱了皱眉,凌玉能主动找到自己,希望能加入三味堂那是好事,不过,他心中还是有许多担忧,叹气道:“王国锋那边呢?”

    凌玉似乎早已猜到苏韬会问自己,如实道:“也不瞒苏师兄。按照师门原来的计划,等国医选拔结束之后,我将进入王氏医馆,学习王家祖传的医术,同时成为下一任王氏医馆的馆主。不过,每个人都是自由的,有自己的权利。我觉得三味堂更加适合我。”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知道凌玉这么说,并非是为了标榜自己,而是将自己和王氏医馆的情况,如实告诉自己,以免心中会有芥蒂。

    苏韬手指在桌上轻轻地敲了敲,微笑道:“你能加入三味堂,对于我而言,是一个天大的喜讯。三味堂想要更快展,最稀缺的就是中医人才。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比如薪资待遇,福利补助,我一定竭尽全力,满足你的要求。”

    凌玉平淡地摆了摆手,道:“苏师兄,我的要求不在于这些,但说出口,恐怕会有些让你为难。”

    苏韬大手一挥,笑道:“说出来听听!”

    凌玉面色微红,似乎极其不好意思,有些羞愧地说道:“我想系统的学习天截手,还有你独门的养气之法。这可能有些的突兀,毕竟涉及到个人的隐秘,如果你不愿意的话,那也无所谓,我依然愿意为三味堂的展贡献自己的绵薄之力。”

    苏韬没有丝毫犹豫,笑道:“关于天截手和脉象术,其实我从来都没有藏私之心。不过,脉象术修炼起来,可能跟你原本的旭阳真气有冲突。至于天截手,修炼的基础也是脉象术。因为门槛比较高,所以我一直没有普及,如果你愿意学的话,我当然可以交给你,同时也可以一起研究出更加容易普及的简化版本,让所有的中医从业者都能够轻易上手。”

    苏韬这番话,倒也不是敷衍,这是他内心一直的想法,只不过没有精力去实施。

    凌玉天赋极佳,是自己目前遇到中医之学上最接近自己的人,如果两人联手,或许真能创造出彻底改变中医现状的一套理论体系。

    凌玉面色很激动,他没有想到苏韬如此简单,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而且还有更加长远的计划。凌玉激动地说道:“谢谢苏师兄能够理解我,接纳我!”

    苏韬笑道:“以后你我就是师兄弟,我就喊你凌师弟。燕京分店即将开业,正好缺少一个合适的镇店之宝。如果凌师弟愿意的话,你就在燕京坐堂,相信以你的国医实力,一定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能取得让人惊叹成绩。”

    凌玉谦逊地笑道:“苏师兄,你怎么安排,我就怎么做!”

    苏韬对凌玉已经有所了解,这是一个比较随遇而安的人,唯独对所学的医术有一股孜孜以求的坚持。

    苏韬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如此变化,原本他一直在考虑,燕京分店该如何安排一个有实力的坐堂医,现在凌玉主动上门,无疑让自己解决了一个头疼的大事。

    虽然三味堂的本部设立在汉州,但燕京作为华夏的都,这里的分店也具备着极大的战略意义。

    三味堂因为凌玉的加入,拥有两名年轻的国医,这事情一旦宣扬出去,必定会引起全国医学界的轰动,届时,燕京分店的生意一定就会很火爆。

    与此同时,对于凌玉也是一件好事。

    如果凌玉选择进入王氏医馆,或许能学到系统的王氏医学,但终究还是得被王儒和王曦两位资历很深的国医给压制着。

    但进入三味堂的燕京分店就不一样了,尽管他与苏韬两人是同一届的国医,彼此没有谁高谁低,谁强谁弱,而且按照苏韬的打算和承诺,凌玉成为燕京分店的坐堂医之后,他也不会干涉凌玉的日常事务,这无疑给他充分的自由和成长的空间。

    罗燃坐在街边的一辆黑色轿车内,等不远处一辆揽胜停下,连忙推门而出,然后上了揽胜的副驾驶。

    王国锋戴着墨镜,挡住了小半张脸,但依然能看出他铁青的面色。

    “人就在里面,两人已经聊了有近一个小时。”罗燃取出了手机,调出了几张照片给王国锋看。

    王国锋望着凌玉温润的笑容,再也不像以前那样,觉得小师弟的笑容是多么的单纯,咬牙切齿的怒道:“这个吃里扒外的东西!”

    “现在怎么办?”罗燃请示道,“难道就让凌……医生去三味堂?”

    按照王国锋的计划,凌玉不仅要成为王氏医馆的馆主,还得进入药神集团,这样一来,还可以让药神集团旗下的连锁药店,获得一个利好消息,不过,王国锋从自己的师父那里已经知道,凌玉不仅没有选择王氏医馆,还选择了站在药神集团的对立面。

    王国锋冷哼一声,道:“我给他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他选错了,以后休怪我对他不念同门之情。”

    罗燃在旁边感慨道:“王董,您还真是一个讲情义之人。”

    王国锋摘掉了墨镜,朝茶楼走去,罗燃望着王国锋离开的背影,嘴角浮出一丝冷笑,自言自语道:“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言毕,他掏出手机,给兰格丽拨通电话,说明自己这边生的情况。

    罗燃外表看似对王国锋毕恭毕敬,他其实不过是兰格丽安插在王国锋身边的一个棋子,看似协助王国锋,事实上起到监视的效果。

    王国锋面色阴冷地走入店内,径直朝凌玉和苏韬所坐的地方走了过去。

    “师兄,你怎么来了?”凌玉有些意外地问道,他比较单纯,并没有意识到,王国锋能找到自己,肯定是安排人监视了自己的行踪。

    “凌玉,我是来带你离开的!”王国锋指着苏韬,“这个人是我的仇人,我不允许你跟他走得这么近。”

    凌玉微微叹了口气,沉声道:“师兄,一直以来我很尊重你。但我有自己的判断力,苏师兄是好人还是坏人,我能够辨别。所以你不用再多说什么。”

    王国锋步步紧逼道:“如果你真的要加入三味堂,那么我们师兄弟的情义,从此一刀两段,恩断义绝!”

    凌玉沉默半晌,缓缓点了点头,道:“那就如你所说,我们以后师兄弟情分就到此为止吧。不过,我还是奉劝你一句,多行不义必自毙,你的那些所作所为非君子之道,如今众人皆知,希望你早一天幡然醒悟,浪子回头金不换。”

    其实,凌玉对王国锋的为人,一直看得很通透,只不过比较内敛,一直没有点明而已。

    王国锋如今露出了真容,凌玉并不吃惊,依然很镇定自若。

    中医天才,既然望诊之术高明、精绝,岂能没有识人之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