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44章 女杀手女魔头
    元兰暂时没有任何反抗之力,但在苏韬的面前,她竟然有种很放松的感觉,对于一个长期拥有危机意识的特工而言,这是一件极不正常的事情,元兰觉得这应该与之前服用过那个让自己深度昏睡半个小时或者更长时间的麻药有关。

    “这个枪伤真的太危险了,几乎是贴着心脏射穿,你的运气挺不错。”苏韬开始小心处理元兰胸口的呈圆形疤痕,“不过幸好这是贯穿伤,如果子弹还留在你的身体里面,一般的外科大夫是不敢给你做取出手术的。另外,因为子弹的威力很猛,打穿你这个部位后,出现了灼烧的效果,反而很快控制了出血,这也是你为何带着这个枪伤,还能坚持走了五公里路的缘故。”

    元兰见苏韬分析得很正确,困惑道:“谁告诉你的,是唐诗,还是黑金?”

    苏韬知道元兰以为这两人跟自己透露了她的伤情,笑着说道:“你别小看我,通过伤痕情况,还原病人受伤的情形,是中医的一项基本功。”

    元兰沉声道:“能看出这是个贯穿伤,并不难!你怎么知道,我带伤还走了五公里的路?”

    苏韬用刀在伤疤位置比划了一下,耐心地解释道:“如果当时就进行处理的话,伤口的愈合程度会更好一些。你身上伤痕很多,唯有这个地方最为致命。我猜得没错,你平时有吃止疼药的习惯,一旦遇到特殊的天气,比如潮湿的雨天,或者特别炎热的暑天,伤口就会出现瘙痒难耐的感觉。这都与你当时走了差不多五公里路有关!”

    元兰沉默下来,因为服用止疼药的事情,是自己的,任何人都不知道。

    苏韬拍着胸脯保证道:“虽然是老伤,但你运气不错,遇到了我。我等下会给你开一剂药,你吃半个月左右,就能彻底康复。”

    元兰出现在特殊天气出现伤口瘙痒的症状,在西医来说,叫做结缔组织增生,中医认为是气滞血瘀所致,以活血化瘀,通络止痛为治,倒也不算是太难根治的病。

    只是元兰性格比较倔强,同时自尊心比较强,没有找医生及时医治,脱下来,成为了老病,所以苏韬也趁机给她一并调理掉。

    元兰尽管裸着上半身,但她没有丝毫不适的感觉,这主要是因为苏韬确实给人一种很专注和投入的感觉,这种专业度让元兰感觉不到任何屈辱。这也是因为元兰知道,苏韬是一个出色的医生,否则也难以将自己从植物人状态给唤醒。

    其实,苏韬也是强行忍住心中的恶魔。

    虽然伤疤纵横,但不得不说元兰的身体极具诱惑力。元兰的身体仿佛是工艺品,每一处都极为恰到好处,增之一分则太长,减之一分则太短,苏韬数次有冲动,想捏一下肌肤,感受一下那惊人的弹性。

    当然,苏韬只是想想而已,先元兰并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女人,长期经过训练,用机器来形容她也不为过。其次元兰此刻是自己的病人,如果自己真亵渎了她,可以用禽兽不如来形容。

    终于苏韬处理完了她身上的每一道疤痕,然后用纱布将所有伤口仔细绑好,耐心地交代道:“为了保持卫生和清洁,连续三天你都要来找我帮你换纱布。”

    元兰皱眉,疑问道:“让其他人帮忙,难道不行吗?”

    苏韬摸了摸鼻子,苦笑道:“那也行啊!不过,不一定要我处理得这么完美,无可挑剔。你可以照照镜子,你现在身上的这些绷带,完全就是一个艺术品,不仅外形美观,还很透气,如果换一个人的话,恐怕就无法处理得如此完美了?”

    元兰已经穿上了衣服,瞪了苏韬一眼,道:“你放心吧,我们小组的任何一个人,在伤口包扎上都很专业。你把药给我吧,我会让唐诗给我换药!”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依旧不死心地威胁道:“后期如果绷带换不好的话,我概不负责啊。这种手术,我也只能给你做一次,你流了这么多血,对你而言,也是很大的损耗。”

    元兰淡淡地扫了一眼苏韬,活动了一下手脚,现身体虽然还有点僵,但药效已经消退了不少,“放心吧,我再也不会来麻烦你了。”

    苏韬苦笑,给元兰更换绷带,一方面固然是带有一些私心,另一方面也是怕别人不够细心,他取出了小半瓶沉鱼落雁膏的原液,放在元兰的手边,小心地嘱咐道:“在伤口结痂之前,就不要洗澡,按照你身体的机能,大约三五天就能好了。我给你开个药方,你记得按时吃药。另外,上厕所的时候,要注意一点,毕竟你那个特殊的位置也有一道疤,也被我处理过了,那啥的时候,切忌不要太用劲!懂吗?”

    元兰的心中虽然对于男女的界限保持得很低,但听苏韬说出这么隐秘的话,顿时有些吃不消,低声骂道:“懂个屁!”

    苏韬哈哈笑着说道:“看来你是懂的,记得放屁也得收着点力道!”

    元兰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三两下已经收拾好身上的衣服,冷冷地说道:“我走了!”

    苏韬笑着说道:“跳窗,还是走门?”

    元兰知道苏韬在故意气自己,径直朝门走去。她其实身体还很虚弱,这个时候跳窗的话,与自杀没有区别。

    苏韬将元兰送到门口,元兰突然朝苏韬伸出手。

    苏韬耸了耸肩,困惑道:“药我已经给你了啊。我看过你的衣服,随身没有带钱,暂时就不跟你要诊金了,等下次见面的时候,记得还给我就行了。咱们是熟人,允许赊账。”

    元兰无奈地叹了口气,道:“那个麻药,给我一份!”

    苏韬微微一怔,笑道:“算你识货,知道这是个好东西了吧?”

    言毕,他转入主卧,取出了那个瓷瓶,递给元兰之前,他沉声交代道:“这个麻药,是我独家配方研制出来的,送给你一瓶,让你试用可以,但千万不要想着盗版、山寨,虽然我相信以你们的水平,窃取不了我的配方,但那种好心被人出卖的感觉,并不好受。我也不妨开诚布公一点,如果你们想要购买这种麻药,可以跟我联系,我会给你们一个不错的价格。”

    元兰盯着苏韬仔细看了许久,叹了口气,她不知为何有种被利用的感觉,苏韬主动要给自己治疗伤疤,莫非另有目的?

    送走了元兰,苏韬尝试去开客房的门,没想到蔡妍已经将门反锁上,无奈地咳嗽了两声,笑道:“小兔子乖乖,把门啊开开,老公已经回来!”

    唱了两三遍,见还是没有动静,苏韬拍了一下脑门,绕到客厅,在电视柜的抽屉中找到钥匙,然后蹑手蹑脚地将门打开。

    “你怎么这么无赖?”蔡妍抱着被子,怒目圆瞪,显然没想到苏韬还有这一手。

    “男人不无赖,怎么能娶到媳妇儿啊?”苏韬将钥匙在手指上旋了一圈,抛飞在床头柜上,然后狞笑一声,朝蔡妍扑了过去!

    两人很快颤打在一起,蔡妍堵着苏韬的嘴,问道:“老实交代,你对刚才的那个女人,是不是有意思?”

    “你想多了,她是我的病人而已,能有什么意思?”苏韬暗忖蔡妍嘴上说不吃醋,但内心深处还是很计较,琢磨以后还是得小心谨慎才是。

    “一个女病人,这么晚了,突然出现在家里,你说我能不怀疑吗?”蔡妍干净利落地苏韬的肩膀上重重地咬了一口。

    苏韬想了想,无奈道:“没办法,她的身份,你不清楚,比较特别,晚上行动比较多,白天不能出现!”

    “切!”蔡妍没那么好骗,“别说得那么神秘,难道还是什么女杀手之类的?”

    “对!你怎么这么聪明?”苏韬叹气,继续贫嘴道:“她就是个女杀手,杀人不见血,所以我没办法,担心小命不保,只能硬着头皮给她治病了。”

    蔡妍微微一怔,噗嗤笑出声,道:“别蒙我,她如果是女杀手的话,那我就是女魔头。”

    “女魔头?你本来就是啊,你看你现在多么有魔力!”苏韬笑嘻嘻地盯着蔡妍圆润的脸蛋笑道。

    “别试图跟我转移话题!我还在生气呢!”蔡妍用力推了推苏韬,可惜力气不够,苏韬如同大山一般压在了她的身上。

    苏韬凑近了看蔡妍的俏脸,搂住了她柔软纤细的腰身,感受着她温暖充满弹性的肌肤,心头火热地说道:“妍姐,今天晚上就这么顺水推舟,水到渠成了吧,反正你早晚是我的人,蔡叔那边没问题,等明天咱们回汉州就领证!”

    蔡妍见苏韬忘情地盯着自己,知道他所说的都是肺腑之言,放心一阵乱跳,美眸缓缓闭上,娇艳红润的香唇轻轻开合,低声道:“你知道我不在乎那个证,只要你心中有我,我一辈子就是你的人。”

    言毕,她轻轻一推,苏韬顺势躺在了床上。

    苏韬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僵硬,蔡妍伸出一只胳膊来,轻柔地搭在苏韬的胸口,抓挠几下,光滑的小腿也提了上来,压住了他的下半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