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43章 下次请走正门
    苏韬刚进卧室没多久,蔡妍敲开了门,目光炯炯地盯着元兰,嘴上带着笑意,问道:“需要我帮什么忙吗?”

    蔡妍就是这样,总是口是心非,嘴硬心软。.|2

    她想必也好奇,这么晚了,苏韬会给什么样的女人治病。

    元兰长得很清秀,虽然主卧里的光线很暗,但五官精致,棱角分明,皮肤微微有点黑,但一点也不有碍瞻观,反而给人一种极其健康的感觉。

    元兰很冷静,她调查过蔡妍的资料,知道她与苏韬的关系,盯着她看了一眼,道:“是你告诉她,我在?”

    “这是情侣间的起码尊重!”苏韬转过身与蔡妍交代道,“把我的行医箱拿过来,然后打一盆温水。”

    给蔡妍吩咐点事情做,苏韬是为了证明自己和元兰的清白。果然蔡妍见苏韬指派自己做事,心情顿时就好了起来。

    蔡妍笑嘻嘻地喊了一声“遵命!”然后,没过多久,就提着行医箱和一盆水进来。

    “行了,这样就足够,你在房间里乖乖等我一个小时吧。”苏韬已经穿上了衣服,冲着蔡妍炸了眨眼。

    蔡妍耸了耸肩,朝苏韬摆了摆手,道:“我太困,等不了你,等下别打扰我。我在梦中被喊醒,会极其暴躁的。”

    苏韬听着房门被关上,暗叹了一口气。

    元兰已经躺在床上,道:“你看上去很不高兴!”

    苏韬笑道:“你能看出来我不高兴,说明你还有救。下次如果要让我治病,第一,提前通知一声,你肯定有我的电话号码。第二,请走正门,不要从窗户跳进来,这样会让人没有安全感。”

    “习惯了!”元兰淡淡地回答,让苏韬觉得自己说了一句废话。

    “想要彻底让你背后的疤痕消失,必须在伤口上重新切开口子,然后将没长成形的肉全部剔除掉,再进行敷药、包扎,过程非常痛苦,所以我要给打麻药。”苏韬将一个小瓷瓶丢给元兰,“吃一颗就可以了。”

    元兰打量着瓷瓶,摇了摇头,放在一边,道:“我不需要!”

    苏韬苦笑道:“你现在是病人,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

    元兰解释道:“我接受过特殊训练,麻药对我几乎没有作用。而且,我的身体承受疼痛的能力也远常人,即使不用麻药,也能熬过去。”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听元兰这么说,内心也不知是什么滋味,一个对疼痛没有感觉的人,可想而知经受过何等非人的折磨。

    苏韬依然坚持道:“听我的,服药!人是不可能没有痛感的,只是靠意志力削弱了痛苦对自己大脑神经中枢的影响而已。”

    元兰见苏韬坚持,微微探叹气,服用了一粒青灰色的药丸。

    苏韬从行医箱里找到医用床垫,整齐地扑在床上,这样不至于等下治疗的时候,鲜血染红床单,随后,他开始给一把寸许长的小刀用酒精开始消毒,当年华佗给关羽刮骨疗伤的时候,就是用的类似的一把小刀,所以对于中医而言,其实刀并不陌生。

    之所以中医在手术上没有进一步展,跟它的理论有关系。中医认为,人体是一个整体,除非万不得已,缺一不可。一旦你用手术割除了一部分,那将影响你身体的整体平衡,最终还会有其他病产生。

    “脱衣服吧!”苏韬准备好一切,与元兰低声命令道。

    元兰没有丝毫忸怩,就脱掉了上身。苏韬虽说没少见异性的身体,但也不免有些眼红鼻热心跳,因为元兰的身体仿佛一具工艺品,皮肤紧绷,曲线流畅,没有丝毫赘肉,尤其是胸形……是那么的完美。

    “看够了吗?”元兰在苏韬灼热的目光下,竟然升起一股羞意。

    这对于一个经过专业训练的特工而言,是不可能出现的感觉。

    她理应早已忘却了生死,怎么可能还会介意男女之别呢?

    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她的身体任何部分,都会变成杀伤敌人的武器。

    “够了,够了!”苏韬捏了捏鼻子,右手自上而下比划了个半圆弧度,尴尬地掩饰道,“请相信我的专业度,我现你脖子下方也有一道伤疤,而且很长,直接到了肋下,当时受伤的时候应该会很疼吧?等下要不要,我帮你把这一道伤疤也治好呢?”

    “你是医生,你问我?”元兰目光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苏韬吸了吸鼻翼,笑道:“那就一起治吧!”

    言毕,他让元兰面朝下,卧在床上,解释道:“等下先给你处理背部的伤口,时间不会太长,你如果觉得特别困的话,可以闭眼休息一下。”

    “我不困!”元兰补充道,“兵刃距离我这么近,以我的本能,根本不可能睡着。”

    在元兰眼中,一切东西都可能变成致人死亡的兵刃,何况苏韬手中那把用酒精消过毒,极其锋利,闪着寒芒的小刀?

    苏韬没跟元兰计较,暗忖小姑娘说话不要那么绝对,你吃了我给你的麻药,能不能睡着,完全不是你能控制的。

    苏韬故意磨磨蹭蹭,又跟元兰说了一段时间,元兰的意志力果然比想象中要强大,但最终药效还是上来,元兰在一股不可抗拒的倦意之下,昏昏沉沉地熟睡了过去。

    苏韬歪着嘴,得意地一笑,暗忖你不是特别自信吗,说自己经过专业训练的,还不是被自己给弄昏了过去?

    药效虽然比较强,但按照元兰的特殊情况,估计比正常人会缩短时间,所以苏韬加快度开始的给元兰进行皮肤修复手术。

    望着元兰背后疤痕密布,如同蜘蛛网般,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以他的专业能力,能根据伤疤的愈合程度,判断出哪些是老伤,哪些是新伤,同时也能分析出,哪些是枪伤,哪些是刀伤,哪些是鞭伤。

    苏韬内心有点愤怒,为何元兰要这么拼,完全将生命置之度外。

    作为一个医生而言,他最尊重生命,任何人都不应该无视生命。

    不过,他很快倒也释然,元兰之所以无视自己的生命,或许是用自己的生命来保护其他生命。

    苏韬突然现自己的境界咋就突然这么高了?

    他对元兰的职业肃然起敬,目光投向降元兰的身体时,再也没有丝毫的亵渎,仿佛那遍布伤痕的身体充满圣洁的光辉。

    苏韬处理得极其小心仔细,他用刀割开疤痕,用极其快的手法,涂抹上沉鱼落雁膏的原液,大约十分钟左右,就将元兰背部所有的伤痕重新处理好。

    不过,他目光落在腰部位置的一道伤痕,这是一个刀伤,从腰部直接拉到了臀部乃至更深的地方,所以臀部甚至大腿部位,也留下了伤痕。

    苏韬只是略微犹豫,便做好了决定,伸手去脱元兰的紧身短裤。突然一只手拍在了自己的手腕上,元兰冰冷地问道:“你想做什么?”

    苏韬没想到元兰这么快就清醒过来,如实解释道:“你腰部以下还有伤,我也得一并帮你治好。”

    “我自己脱吧!”元兰准备起身,不过她试了试,根本没有任何力气,“你刚才究竟给我吃的是什么?”

    元兰想起来,自己似乎忘记过去一段时间生了什么,内心有些震惊,难道苏韬给自己吃的那个药,真的能对自己产生效果。

    “我自己配置的麻醉药丸,你比我想象中要更加牛逼,我以为至少再过一刻钟,你才能醒过来的。”苏韬观察到了元兰无法动弹,知道麻药效果还在,只是元兰靠着毅力,暂时恢复了意识而已,“你自己脱不了裤子,还是我来帮你吧!”

    元兰闭上眼睛,保持沉默,在苏韬看来,也就算得上是默许。

    苏韬脱掉外裤,差点喷笑出声,因为元兰竟然穿了一条卡通小熊的内裤。

    “很好笑吗?”元兰冰冷地质问道。

    “还行!”苏韬耸了耸肩,“没想到如同冰山般的元组长,竟然还有这么童真童趣的一面。”

    “如果我现在能动,一定揍你一顿!”元兰低声警告道。

    元兰的性格属于言出必行的那种,苏韬可不想被暴揍,连忙笑道:“我开个玩笑而已,这样可以让你更加轻松一些。”

    元兰冷哼一声,闭上了眼睛,不再搭理苏韬。

    其实她内心有种惶恐的感觉,自己此刻不仅无法动弹,当苏韬切开自己的肌肤,她浑然没有感觉,此刻她仿佛与自己的身体脱离,这种失控的滋味,对于一个特工而言,难以想象。

    苏韬小心翼翼地对付着元兰腰部到腿部的这道伤痕,不得不说敌人太狡猾,几乎是贴着菊花上端的位置,拉开了一道很深的伤痕,元兰在伤口愈合的过程中,想必是经历了一番折磨,她虽然经受过很专业的训练,但毕竟是一个人,总得吃喝拉撒,无论小解还是大号,都有可能崩裂伤口,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痛苦。

    苏韬深吸一口气,抛开杂念,迅给元兰处理好了这处极为隐蔽、伤口,然后与元兰道:“接下来,我得扶你直起身,采用坐立的姿势,为你治疗前面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