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9章 你是地狱使者
    第o539章你是地狱使者

    人想要不断成长,在他的路上就会出现越来越强大的对手。ΩΩΩe小说bsp;   秦经宇能成为华夏俊杰帮第二的人物,他遇到过很多强大的对手,但都一一被自己给清除。秦经宇虽说每次对付那些强大的敌人,都会有种绞尽脑汁之感,但最终计划都会如同自己所拟定的,达成了最终的目标。

    在秦经宇的眼里,苏韬算不上一个对手,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大夫,怎么可能给自己带来威胁和压力

    尽管自己的心中所属,水君卓爱上了苏韬,但秦经宇觉得,随着时间消逝,水君卓慢慢成熟,她终究会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秦经宇的敌人远比苏韬要强大,倪步伟和叶一龙才是自己真正对手。至于那个令人生厌的苏韬,秦经宇在自己的棋盘上安排了一枚旗鼓相当的对手,那就是王国锋。

    相对而言,王国锋比苏韬更有实力,无论家族背景,还是现在的事业,只要经过自己的安排,就可以稳稳地压制苏韬。

    然而,秦经宇万万没有想到,苏韬成为自己完美无瑕的计划中唯一算错的那个失策之处。

    苏韬竟然给倪步伟和叶一龙成功解毒,让倪家和叶家的内部大乱的计划,功亏一篑。

    秦经宇的情绪很稳定,没有暴跳如雷,制怒是成功人士的必修课,因为人如果充满愤怒,会做出许多不可理喻的事情来。

    秦经宇此刻也算是知道水君卓为何对苏韬那般另眼相看,苏韬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中医,他身上的确有不少闪光点。

    秦经宇意识到自己轻敌之后,心情变得微微兴奋,他有点期待,自己认真对付苏韬,那家伙被自己打败,击溃,乃至一蹶不振之后,会是何等狼狈的模样。

    办公室的门被敲响,穿着紧身镂空短群的兰格丽站在门口,王国锋站在兰格丽的身后,秦经宇指了指沙,淡淡道:“请坐!”

    王国锋原本以为秦经宇会勃然大怒,但没想到他会如此沉静,不过心中的恐慌却依然没有消减。

    等兰格丽和王国锋坐下之后,秦经宇开始摆弄煮茶工具,不一会儿,沸水滚滚,冒出了热气。

    秦经宇望着茶具,淡淡道:“是你曾经信誓旦旦地承诺,这毒药绝对不会有问题。我觉得,有必要请你过来解释一下!”

    王国锋正襟危坐道:“理论上,那两种毒药经过特殊的提炼之后,属于无解之毒,我也不知道为何最终失效,只能说苏韬的运气太好了。”

    秦经宇自嘲地笑道,“也有可能是我的运气太差,竟然相信你的话!”

    王国锋连忙说道:“我还有几种毒性特别强的药物,苏韬这次肯定没有办法!”

    秦经宇突然抬起头,冷冷地望了王国锋一眼,一把摁住了王国锋的左手,然后取过装满沸水的容器,直接浇了上去。

    “啊!”王国锋只觉得锥心刺骨的疼痛,从手背上传来,1oo的沸水,瞬间将自己的皮肤灼伤。

    秦经宇这个举动,太过隐蔽和迅,以至于王国锋根本没有反应过来。

    秦经宇一脚将王国锋从沙上踹倒在地,怒道:“你是白痴吗已经失败过了一次,你还有机会再使用一次吗你以为倪步伟和叶一龙是蠢货每天就等着你去给他们下毒吗”

    王国锋整条胳膊都在颤抖着,面色白地望着秦经宇,现自己的判断没错,秦经宇今天要见自己,就是为了惩罚自己。

    秦经宇淡淡地扫了一眼兰格丽,深吸一口气,再次恢复平静,道:“真是难以理解,你为何会养了这么一只不中用的废物。”

    兰格丽咯咯笑道:“打狗还得看主人,你不觉得这样做,有点过分了吗”

    王国锋低着头,额头上疼得直冒汗,但心疼得更厉害。

    在兰格丽的眼中,自己的确如同一条走狗。

    王国锋现在只能屈服于兰格丽,因为他担心自己一旦不能让兰格丽满意,就会失去现在的一切。人就是这样,一旦习惯了财富、权势带来的乐趣,就会上瘾。

    秦经宇冷哼一声道:“如果他是我的手下,我绝对会让他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知道这次失败的后果,让我和倪、叶两家彻底站到了对立面。”

    兰格丽晃了晃修长纤细的玉指,提醒道:“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随意迁怒于人。王国锋提供的药物,你也是试验过的,毒性非常霸道,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低估了苏韬的医术,才会导致失败。归根到底,还是在于操盘者,考虑得不够全面。”

    秦经宇扫了兰格丽一眼,不屑地说道:“棋子不堪重用,棋手也无能为力。关于中东的那批货,你得想办法帮我提高订单数额,这样或许能让我的心情愉快一些。”

    秦经宇趁机又开始讨价还价,敲诈勒索兰格丽,讨要更多的好处。

    兰格丽耐人寻味地瞪了秦经宇一眼,叹气道:“你还真是个可怕、贪婪的吸血鬼!如果货量提高的话,恐怕天堂有点多不少亡灵了。”

    秦经宇摇头,淡漠地说道:“我是个悲观主义者,不相信有天堂,只相信有地狱。我一直觉得,你我都是同一类人。中东死多少人,你会在意吗”

    兰格丽看了一眼已经从地上站起身的王国锋,暗叹了口气,与秦经宇道:“你是地狱使者,我最多只能算是使者的助理。”

    秦经宇嘴角闪过一丝笑意,道:“我们是站在同一条船上的!”

    兰格丽点头道:“我会帮你联系,相信不会让你再次失望!”

    秦经宇摆了摆手,兰格丽知道这是谢客的意思,她现秦经宇用沸水烫伤王国锋之后,自始至终没有再看他一眼,仿佛他就像空气一般,暗叹了一口气,秦经宇的心性果然已经修炼到了一种恐怖的境界。

    离开秦经宇的办公室,兰格丽见王国锋的表情依然极其痛苦,低声道:“你的手没事吧”

    王国锋摇了摇头,低声道:“回去之后,我处理一下,就能治好烫伤了。”

    兰格丽见王国锋眼神的涣散,显然是被秦经宇的暴戾给吓到了。她讥讽地笑道:“怎么现这个世界原来真的有魔鬼存在,然后吓破了胆吗”

    王国锋深吸一口气,声音低沉地说道:“不,我只是在思考,如何和他一样,成长为一个地狱使者!”

    兰格丽微微一怔,不得不重新审视王国锋,“你是一个大夫,竟然想做地狱使者”

    王国锋自嘲地笑道:“没错,我曾经是个大夫!既然堕落了,那就堕落得更加彻底一些。”

    王国锋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屈辱,他在秦经宇面前,没有丝毫尊严,这也让王国锋反省自己,是不是要坏得更加彻底一些。

    坏得更加彻底,不仅仅是做事更加毒辣,而且还得让城府更深,就跟秦经宇刚才烫伤自己的手一样,伤人于无形,让人防不胜防,才是坏蛋更进一步的修炼。

    王国锋想要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坏蛋,因为他现自己已经踏上不归路,只有让自己更坏,他才不至于让自己莫名其妙地就葬送小命。

    人变得更坏,有时候是为了更好的生存。

    倪静秋将苏韬送回住处,然后回到家中,汪巧珍事先得到倪静秋的提示,在书房里找到了一本淬毒的书籍,倪步伟有睡前读书的习惯,每天都会翻两页,久而久之,才会慢性中毒。

    “叶家那边也找到了毒源,藏在地板下面,毒药一模一样!”倪静秋沉声道,“幸好苏韬出手,不然叶家也会遭受打击。”

    汪巧珍点了点头,复杂地看了一眼倪静秋,叹气道:“你小姑前往机场的路上,被劫了下来,她原本准备出国在你二爷爷的逼问下,已经承认了事实。”

    倪静秋惊愕地说道:“竟然是小姑下的毒,那叶家呢”

    汪巧珍如实道:“你小姑最近一直和叶一凤走的很近,她俩凑到一块,共同定下了这个恶毒的计划。”

    倪静秋难以置信地说道:“她们竟然残害自己的手足血亲,实在让人难以置信。”

    汪巧珍又道:“就在前两日,她俩与从南非自由州赶来的雷霍拉见过一面,另外秦经宇也出面了!”

    倪静秋恍然大悟,道:“她俩之所以这么做,与秦经宇有关!”

    汪巧珍点了点头,道:“对于此事,你小姑已经供认不讳,但秦家在燕京实力雄厚,即使叶家和倪家吃了大亏,也没有办法迅正面反击。目前是要将局面控制下来,毕竟此次秦家的进攻,是有组织有计划的,你父亲和叶一龙陷入病危只是一个方面,无论产业还是官场,两家都受到波及,损兵折将!”

    你静秋重重地叹了口气,沉声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等调整好了之后,再找秦经宇讨个说法。”

    汪巧珍嘴角浮出笑意,道:“你二爷爷,虽说让你父亲改变了遗嘱,但他也是为你着想,也有意让你挑起大梁。南非自由州金矿项目,他和你父亲商议好之后,由你代表倪家进行商谈,你要努力表现,不能让他们失望。”

    倪静秋微微一怔,连忙点头,道:“我会办好此事!”

    她突然意识到,对于自己而言,父亲的病危,其实也是一个契机。倪步伟意识到要重点培养倪静秋,好让她接班的时候,更加顺理成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