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8章 不计前嫌之恩
    “倪家那边传来消息,倪步伟的病情已经被控制了。|2”叶盛找到叶灵,看上去并不是特别高兴。

    “哦?究竟是谁治好了他的毒,那么岂不是爸有救了!”叶灵得到这个消息,眼中流露出喜色,不过,叶盛的反应很奇怪,“难道有什么变故?”

    叶盛咬牙,愤懑地说道:“是苏韬治好了倪步伟体内的毒!”

    竟然是苏韬……

    叶灵顿时沉默,因为他们与苏韬曾有过很严重的过节。

    “我去倪家一趟!”叶灵深吸一口气,当机立断道,“只要能治好爸,我愿意向他低头道歉,甚至请求。”

    叶盛深深地看了一眼叶灵,沉声道:“我跟你一起去吧!”

    叶灵摇头道:“不用了。我知道你自尊心强、脸皮薄,等下见到苏韬,我会不惜一切代价请他出手。我是个女人,膝下没黄金,折损点颜面又算得了什么?”

    叶盛粗声道:“姐,你不要小看我!颜面又算得了什么,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如果你一个人求他不行,那就两个人求他,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

    叶灵暗叹了一口气,暗忖叶盛比想象要更成熟,她笑道:“咱们赶紧出吧!”

    等叶盛和叶灵抵达倪家的时候,苏韬与倪静秋正准备上车赶往叶家。

    倪静秋见姐弟俩满脸诧异和尴尬,主动笑道:“我们正准备去叶家给叶叔叔治病呢!”

    叶灵微微一怔,原本以为苏韬是准备离开,没想到竟然是前往叶家,她苦笑道:“没想到你们如此热心。先,我得向你和苏韬道歉……”

    苏韬笑着摆了摆手,沉声道:“这些话暂时就搁置一边吧,如果你父亲和倪叔同时中毒,那么你父亲的此刻病情已经很严重,到了刻不容缓的程度,咱们还是赶紧出,早一点介入治疗,就多一分治愈的希望。”

    叶盛原本以为请苏韬出手,得费不少口舌,显然没想到苏韬会是如此态度。

    叶盛顿时羞愧难当,意识到自己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倪静秋让司机赶紧出,叶盛和叶灵在另外一辆轿车内,姐弟俩竟然相对无言。

    “姐,我现,我们看错了苏韬。”叶盛咬牙道,“如果他真的治好了爸,我一定向他当面致歉。”

    叶灵也有些迷糊,自嘲道:“我也很意外,没想到他竟然能不记前仇。”

    叶盛突然灵光一闪,沉声道:“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们这次遇到了共同的敌人。下毒伤害我爸和倪步伟的肯定是同一个人。”

    叶灵微微颔道:“先给爸治病吧,其他暂时不想了,这是当务之急。”

    苏韬进了叶一龙所在的房间,先给他搭了个脉,眉头微微一皱,果然比想象中还要严重几分。

    不仅因为自己介入的时间比倪步伟迟了些,他体内的毒素剂量也比倪步伟更多,因此治疗起来相当麻烦。

    不过,因为在给倪步伟治疗之前,苏韬已经配好了用以毒攻毒的药物,所以可以减少一些麻烦。

    他在治疗之前,先服用了几粒恢复性的药丸,因为之前治疗倪步伟损耗了身体大量的真气,只能用药物来让自己恢复。因此,对苏韬的身体也会造成极大的损害。

    大约一个半小时之后,苏韬几乎虚脱地走出了卧室,倪静秋见他气色不对,赶紧过去扶住了苏韬。

    “我爸怎么样了?”叶灵焦急地问道。

    “他体内的毒素基本已经被我控制,后面每日再服用一些排毒的汤剂,大约一个月就能恢复。”苏韬坐在椅子上,如实说道。

    叶盛已经急不可耐地冲进了卧室,现父亲真的醒转,心情五味杂陈,苏韬还真是不计前嫌,治好了父亲。

    叶盛立即走出屋子,跪倒在地,膝盖与地板接触,出“噗通”闷响,沉声道:“我叶盛很少佩服一个人,因为你今天的救父之恩,我承诺日后只要你有要求,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苏韬没想到这哥们还真够直接,叶盛说跪就跪,自己拦都拦不住,原本或许有些芥蒂,此刻也就烟消云散。

    他苦笑道:“你赶紧起身吧,我现在全身上下一点力气都没有,可没法扶你啊。咱们都是年轻人,所谓不打不相识。我对你也有点了解了,嫉恶如仇,挺直爽的一个人。以前的事情,咱们就忘记吧,如果我有需要的话,一定会麻烦你。”

    叶盛听苏韬这么说,笑着站起身,豪爽地说道:“你以后就是我叶盛的兄弟了,谁欺负你,或者你看谁不顺眼,我绝对帮你收拾他。”

    苏韬暗忖叶盛的性格还真是直来直去,相比较而言,叶灵就显得内敛、内秀、隐忍许多。

    叶灵知道苏韬连续治疗了倪步伟和叶一龙,此刻疲惫无比,但还是说出了心中的疑问:“苏……大夫,我想问你,我爸和倪叔中的是不是同一种毒,是不是同一个人下的毒手?”

    苏韬暗忖即使叶灵不稳,自己也得主动说明自己的分析,“第一,毒是一样的,虽然不能说明是同一个人安排的,但肯定有所联系,至少是从同一人手里拿的毒。第二,千防万防家贼难防,虽然是奇毒,但投毒的方式是慢性的,药物肯定藏在病人长期活动的地方,这就需要投毒的人对病人足够了解。因此,你们只要仔细搜一下,病人经常活动的地方,就能找到源头了。”

    叶盛蹙眉,沉声道:“我爸经常会在书房工作。”

    苏韬点了点头,道:“那藏在书房的可能性比较大。”

    叶灵与叶盛对视一眼,道:“我们这就过去检查一下!”

    苏韬提醒道:“不出意外,应该藏在地板下方,因为我检查过你们父亲的身体,毒素是从脚掌渗透侵入的。记住找到药之后,不要用手去拿,毒药的毒性太猛,必须戴胶皮手套或者其他隔离的办法取出。”

    叶灵与叶盛姐弟俩因为想尽快早点知道原因,就立即往书房里走去。

    倪静秋好奇道:“给我爸下毒的药,也是藏在地板上吗?”

    苏韬摇头笑道:“倪叔的毒在手指上,可以看一下他最近经常翻阅哪一本书,就能查出来了。不过,剂量不是特别大,是日积月累而形成的。也可以看出,给倪叔下毒的人,比给叶家主更加谨慎和狡猾。”

    “你刚才怎么没说?”倪静秋苦笑道。

    “当然得私下告诉你!这样你查出来,就是你的功劳了啊。”苏韬笑着解释道,“你那个二爷爷,挺厉害的一个人,你得表现得出色一点,这样才能让他支持你。”

    未过多久,叶盛匆匆折返,眼中多了些许喜色,对苏韬比了个大拇指,赞叹道:“神了,真的在地板下面找到了个盒子,里面藏了好几个药包。”

    如果自己不提醒,叶家找到毒源,其实也是迟早的事情,当然有了苏韬的提醒,可以少走不少弯路。

    苏韬点了点头,提醒道:“你们再调查一下,经常可以进出房间的人就知道了。能找到这种毒药的人,一般不会亲自下手,他们肯定会找人来替他们达到目的。”

    叶盛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我姐,也是这么认为,她已经安排人去仔细盘问,相信很快就能在找出答案。”

    倪静秋暗忖自己也得回家查明真相,道:“既然叶叔叔的病情已经稳定,那么我们就先告辞了。”

    叶盛连忙道:“我送你们出门!”

    能让不可一世的叶家大少,如此热情地相送,这传出去,也算类似旭日西升的稀罕事儿了。

    等重新坐到车内,倪静秋见苏韬已经开始闭目养神,叹了口气道:“没想到你和叶家的心结,就这么轻而易举地解决了。”

    苏韬淡淡一笑,道:“人生在世,哪有走不过去的坎?叶家姐弟都不是坏人,所以跟他们握手言和,是迟早的事情。”

    倪静秋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长叹一口气,道:“我现你越来越看不透了。”

    苏韬幽默地笑道:“那就别看我啊,怪累人的!”

    “不行!”倪静秋坚定地摇头,“我怎么能不了解我的男闺蜜呢?”

    苏韬笑道:“太了解一个人,是很危险的!”

    “为何这么说?”倪静秋困惑地望着苏韬俊朗的面容。

    “太了解一个人,那得花费很多心思和精力。一旦投入,就容易越陷越深,如果突然不可自拔,那可如何是好呢?”苏韬笑嘻嘻地说道。

    “别做白日梦,谁不可自拔了!”倪静秋面色微红,与苏韬略有些炙热的目光错开,转移话题道:“仔细想想,你真挺了不起。别人京漂几十年,比不上你京漂三个月。现在不仅倪家欠了你天大的人情,叶家也是如此,怎么感觉啥好事都被你撞上了!”

    苏韬歪着脑袋,仔细想想,的确是这么一回事,吸了吸鼻翼,道:“这叫做好人有好报吧?”

    倪静秋却是很认真地摇头,笑道:“最多只能算,傻人有傻福吧?”

    苏韬没好奇地瞪了倪静秋一眼,微怒道:“我最讨厌别人说我傻!小心我咬你啊!”

    倪静秋微微一笑,伸出玉臂,挑衅道:“咬啊,傻瓜!”

    苏韬将她玉臂接到手中,没有任何犹豫,径直咬下去,疼得倪静秋大声惊呼。

    半晌,苏韬才松口,丝毫不在意倪静秋的怒目相对和前面司机的惊愕交加,露出满口白牙,笑道:“这牙印是傻瓜给你留的纪念,铭心之痛,千万莫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