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7章 家族利益至上
    燕京四大家族之二,倪家和叶家家主因中毒病危的消息不胫而走,如同蝴蝶效应一般,开始席卷方方面面。

    与两大家族有关的产业,股票纷纷跳水,尤其是倪家所掌控的紫光金铅,股价一路下滑,直接跌停。原本接到多次利好,准备大赚一波的私募专家、投机基金和被误导的散户,亏得头破血流。

    政坛也风云变幻,叶家掌控的东北,爆出连锁贪腐案,两名副部级干部受到牵连,被中纪委介入调查,受到余波影响的约有数十名官员……

    总而言之,因为倪步伟和叶一龙中毒,倪家和叶家遭遇了前所未有的危机。趁你病要你命,倪家和叶家的对手纷纷跳出来,在极短时间内对倪家和叶家进行进攻。

    不只是外界风声鹤唳,内部也一团乱麻。

    倪静秋与汪巧珍紧张地守在门外,等待苏韬的消息,不远处传来嘈杂的声音,未过多久,就看到一个花老者疾步走入,倪步清紧随其后。

    “二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汪巧珍迎上去,尊敬地问道。

    “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能不回来吗?”倪霄云一脸凝重地质问道。

    倪霄云虽然这么多年来不问家族事务,但他的威望很高,当初倪步伟的父亲倪霄天去世之后,先将家族族长的位置传给了倪霄云。

    而倪霄云生性比较喜欢自由,又没有子嗣,等倪步伟成长起来之后,就又将族长的位置归还给了哥哥的儿子。

    倪霄云从倪步清口中得知倪步伟出事,连忙从旧金山赶回来,准备重新主持家族事务。

    “二爷爷,我爸正在接受治疗,你不用太过担心!”倪静秋轻声安抚道。

    倪霄云不悦地扫了一眼倪静秋,冷冷地说道:“我听说,步伟刚才将家族的大小事务,全部交给你来负责了?”

    汪巧珍连忙解释道:“那也是他临危所托,等他好转了之后,还得从长计议。”

    倪霄云大手一挥,冷哼一声,道:“我事先说好!如果歩伟惨遭不测,静秋也不能继承倪家的产业。一来,她是个女子,二来,她还太年轻。”

    汪巧珍被气得不行,现在自己丈夫身死未卜,倪霄云却否定倪静秋的继承权利,这显然太不讲人情了。

    不过,这也是大家族的悲哀,在危急关头,家族的利益至上,尽管倪步伟是家主,但家族的利益还是凌驾于他的生命。

    站在家族利益至上的角度,倪霄云没有错。

    倪静秋看到了小姑倪步清嘴角带着的狡猾笑意,她知道二爷爷肯定是小姑通知回来的,心中充满无奈与失望。

    倪步清的反应太过于明显,让人不得不猜测,倪步伟的中毒,是否与她有关。

    “二爷爷,请您相信,我爸很快会好起来,您稍安勿躁。”倪静秋只能不断地安抚他。

    “我现在要见他,让他改掉刚立下来的遗嘱!”倪霄云等倪步清在自己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之后,沉声道,“你顺便通知律师过来,我要趁他还清醒的时候办好此事。”

    倪静秋顿时愕然,没想到倪霄云竟然会做出如此决定,见倪霄云试图强行进入,她赶紧挡在门口,道:“医生正在里面给我爸治病,现在是关键时刻,我不能让你进去。”

    方才苏韬在请倪静秋和汪巧珍出来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半个小时之内,无论任何人都不能进入房间。

    苏韬已经配好了几种解毒药,正在让倪步伟尝试服用,在这个过程中,苏韬要用针灸的办法,控制倪步伟的经脉,让药效起到理想的效果,这个过程,需要安静,不能有人打扰,因为一旦分心,倪步伟因为试药出现差错,可能会有极大的副作用,后果不堪设想。

    “我看谁敢拦我!”倪霄云虽然年过七旬,但长期锻炼,手上的力气很大,直接一拉,将倪静秋给扯到一边。

    倪霄云在倪家相当于是太上皇,旁边的安保人员谁也不敢动手拦阻他,只能任由他闯进了房间。

    苏韬在屋内正在关键时刻,精神保持高度集中,关注着倪步伟的变化。

    以毒攻毒,是苏韬现在采取的办法。

    无论见血封喉还是七星海棠,都是大毒之物,苏韬加入了两种奇毒,分别对抗这两种毒素,所以倪步伟此刻体内有四种大毒,他能不能活下来,就得看他自己的意志力和五脏六腑的韧性。

    当然,苏韬的天截手,也很关键。

    绵绵不断的真气,输入倪步伟的体内,形成了一股强大的保护层,让筋脉足够强韧,对抗这四种毒素在他体内肆虐。

    四种毒素,药性相互克制,蔓延的趋势逐渐减缓。

    苏韬心中一喜,正准备下第五种草药,让倪步伟体内的情况,达成一种新的平衡。

    这时倪霄云从门外直接冲进来,与匆匆赶来的律师,命令道:“赶紧让倪步伟清醒过来,重新修改遗嘱。”

    倪静秋情急之下,只能跪下,抱住倪霄云的腿,哽咽道:“二爷爷,我爸现在正接受治疗,等晚点再商议!我愿意立下承诺,如果我爸真的去世了,我不会继承倪家的任何财产。”

    “此话当真?”倪霄云脾气稍微缓和了下来。

    倪步清心中狂喜,清咳了一声,心口不一地假装劝说道:“二叔,静秋当着律师面说了这番话,得负责任。要不,咱们就先等等。等我哥清醒过来之后,再让律师重新立遗嘱?”

    倪霄云“嗯”了一声,皱眉望了一眼苏韬,不悦道:“他是谁啊?难道是医生?这么年轻,靠谱吗?赶紧通知袁医生来!”

    苏韬被干扰了一下,虽说还能保持镇定,但倪步伟体内的情况,却有明显的变化,他连忙又下了两针,勉力控制住情况。

    不过,苏韬也因此身上汗如雨下,耗损非常严重。

    当然,苏韬并非普通人,越是在这种关键时刻,越是保持良好的心态,整个人感觉进入了全新的境界,对于草药药性的理解,仿佛更通透了。

    “原来草药的相生相克,是这么一个道理!”

    那种感觉只可意会不可言传。

    苏韬精通《本草纲目》,但对草药的体系,一直有种难以跨越之感,但此刻,他仿佛经历顿悟,对药性的理解更加通透。

    正应了一句话,人总在压力中,才会成长!

    苏韬连忙在倪步伟的胸口,连续扎了几针,控制倪步伟的血液流。

    在恰到好处的流中,四种剧毒,在第五种草药的调和下,渗透到血液中,形成了一种反向的效果。

    倪步伟突然咳嗽,大口大口地吐血,场面极其惊人。

    苏韬不动声色,观察着血液颜色的变化,从黑色慢慢变淡,最后终于成为了鲜艳的红色。

    他轻轻地呼出一口气,道:“没事了!”

    屋内瞬间安静了,大家迟迟没能反应过来。

    “二叔……”倪步伟缓缓睁开眼,虚弱地喊道。他刚才虽然身体因为中毒不能动弹,但其实意识很清晰,知道生了什么。

    狂呕了一痛之后,虽然身体依然乏力,但他觉得比之前舒服多了。

    倪霄云见倪步伟喊自己,连忙快步走过去,语气缓和下来,道:“我在呢!”

    倪步伟冲倪霄云挤出笑容,道:“二叔……你别急……我没事,会撑过去的……”

    倪霄云见倪步伟这么说,重重地点头,道:“行,我等你好起来。不过,你立遗嘱的事情得取消,不能这么儿戏!”

    倪步伟叹了口气,知道自己不答应倪霄云,自己这个二叔性格固执,肯定还得不依不饶地闹下去,他点了点头,断续地说道:“既然我……没事儿了……那个遗嘱……自然就不能算数。”

    倪霄云也是老泪纵横,叹气道:“你得体谅二叔,倪家不是你一个人的,我们要考虑大局,一定要深思熟虑!静秋虽然很聪明能干,但接受的考验太少。”

    倪步伟微笑着点了点头,道:“让我好好睡一觉!我不会休息太久的,我还能为倪家继续光热的!”

    倪步伟这么多年来,兢兢业业,一心放在工作上,即使有病,也会硬扛着。他是该稍微休息一下。

    倪霄云感慨道:“好小子,我知道没看错你,你赶紧休息,有我在,没人敢打扰你。”

    倪霄云也不是故意针对倪步伟,他只是站在家族的角度处理问题。

    现在倪家大乱,将一锅粥丢给倪静秋,她显然难以服众,这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

    倪步伟在病危中的考虑,显然不够缜密和严谨。

    倪静秋暗叹了一口气,见苏韬面色泛白,心中感激,知道这次又是苏韬帮了自己一个大忙,不然的话,二爷爷绝对会闹翻天。

    倪步清见自己哥哥醒转,连忙退出了房间,她此刻茫然失措,感觉一团乱麻。

    “我得逃!”

    倪步清第一反应,既然目的没有达到,那就得赶紧离开是非之地,否则,自己毒害哥哥的事情一旦暴露,绝对没有任何被原谅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