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6章 叶家也乱套了
    如同倪家一样,叶家也乱套了,家主叶一龙昏迷不醒,出现四肢麻痹,口呕黑血的症状,医生经过详细的检查之后,现叶一龙是中毒了。aoshuo但他们与倪家的医生一样,暂时没有找到应对的办法。

    叶盛捏紧拳头,愤怒地在房间外走来走去,看上去极其焦躁。

    叶灵从房间内走出,叶盛连忙迎过去,问道:“爸怎么样了”

    叶灵摇了摇头,无奈道:“医生暂时找不到合适的解毒剂,现在正在联系,寻找最专业的解毒专家。”

    叶盛奋力地用拳头砸向了墙壁,誓道:“如果被我知道,是谁在下黑手,我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剐。”

    叶灵暗忖同胞弟弟的戾气太重,表情凝重道:“刚才从倪家传来的消息,倪步伟也和爸一样,出现了中毒症状。”

    叶盛微微一愣,惊愕道:“难道是同一个人下的手”

    叶灵点了点头,道:“很明显,这是精心策划好的计谋。爸,他平时身边都有人保护,能对他下手之人,肯定是熟悉的人,从这条线来顺藤摸瓜,应该能找到办法。不过,现在当务之急,是赶紧给爸治病。”

    叶盛眼中流露出愤怒之色,道:“我这就去王氏医馆,请王神医出马!”

    叶灵叹气道:“分头行动吧,你去请王神医,我给卫生部的熟人打电话,看是否能请到国医专家!”

    叶家姐弟商议好之后,开始分头行动。

    从南非茨瓦内飞往燕京的国际航班,晚点两个小时抵达华夏都机场,一名穿着银色西装的黑人男子走在最前方,两名保镖跟在他身后不远处,鼻梁上架着墨镜,警惕地望着四周。

    黑人男子似乎看见了熟悉的面孔,朝对方走了过去,用英语道:“艾伦,你好!”

    张艾伦微笑致敬,道:“尊敬的雷霍拉先生,欢迎您来到华夏!”

    雷霍拉耸了耸肩,道:“华夏是一个好地方,我来过好几次,但每一次的感觉都不一样,华夏的展度实在太快,现在华夏已经成为南非青年向往的天堂。”

    张艾伦幽默地说道:“雷霍拉先生,我会安排好你的行程,让你全面感受一下华夏的文化,不虚此行!”

    雷霍拉摇了摇头,认真地说道:“我可是来办正事儿,不是来游玩的。”

    张艾伦笑道:“在我看来,让你享受在华夏的每分每秒,对我而言,都是正事儿。”

    雷霍拉笑了笑,对张艾伦性格很了解,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华夏商人。华夏商人知道如何让人高兴,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地让你签下一堆有利于他们的商业条款,结果你还觉得他们很重视友情。

    雷霍拉及两名保镖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商务车,张艾伦突然语气有点低落地说道:“有件事,我必须如实告诉您,倪先生得了重病,此刻躺在床上,所以你无法与他见面。”

    雷霍拉皱眉,惊讶地说道:“我这次来到华夏,就是为了见倪先生一面,商谈自由州金矿的开细节,他怎么突然生病了如果我见不到他,岂不是白跑一趟”

    张艾伦叹了口气,“事突然,他是在两个小时之前,突然病倒了的。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帮你安排好了其他投资人。倪先生并不是唯一的选择,华夏有很多投资人,他们都有强大的实力。”

    雷霍拉警惕地望着张艾伦道:“我不喜欢这种感觉,似乎有阴谋!”

    张艾伦是倪家和雷霍拉之间的桥梁,两人搭上关系,张艾伦在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不过,雷霍拉与倪步伟已经联系了很长时间,现在张艾伦向雷霍拉表示,要更换投资人,这让雷霍拉内心深处有种不适的感觉。

    张艾伦取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材料,道:“这是我为你新选择的合作人的资料,其实你们早就有过接触,德国那家公司便是他的产业。”

    雷霍拉复杂地看了一眼张艾伦,道:“我不喜欢随便更换合作对象,这种感觉让我极其没有安全感。”

    张艾伦耐心地劝说道:“如果他能够提供更加优厚的条件呢我觉得你一定不会后悔与他见面。”

    大约半小时之后,雷霍拉无奈之下,在一家充满非洲风情的主题餐厅,见到了西装革履、潇洒倜傥的秦经宇。

    秦经宇主动跟雷霍拉握手,雷霍拉面色不悦地坐下,他的心情很不高兴,因为感觉被人设计了。

    不过,他现在没有太多办法,毕竟自己只带了两个保镖,张艾伦身边一直跟着两个身材高大的西方人,看样子经过专业训练,动起手来,自己那两个保镖恐怕不一定是对手。

    既来之则安之,雷霍拉也想看看张艾伦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我们就直接进入正题吧!”秦经宇用流利地英语说道,“你将南非自由州的金矿开权交给我。在利润分成上,我会比倪步伟多给你百分之十作为回报。这笔钱,你可以自由选择!”

    秦经宇的意思很明显,如果雷霍拉以拿回扣的形式,将之纳入私人腰包,秦经宇也可以为他操作一下。

    雷霍拉有点不太适应秦经宇的风格,他皱眉道:“南非自由州的金矿,涉及到政府,在这种高规格的项目合作上,我们不仅看利润,还得看资质,你所拥有的那家德国公司,根本没有符合标准的金矿开资质,这是我们拒绝你的关键原因。”

    秦经宇笑了笑,轻松地说道:“凡事都有第一次,难道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吗”

    雷霍拉不喜欢秦经宇这种略显霸道的谈判方式,相对而言,他更喜欢和儒雅的倪步伟谈生意。

    雷霍拉蹙眉道:“在这件事情上,我和倪先生已经谈到了最后环节,除非特殊情况,我们不会更改合作方。”

    秦经宇叹了口气,无奈道:“只可惜现在正是出现了特殊情况,倪步伟现在已经病危,你如果不得不改合作方。”

    雷霍拉蹙眉道:“我觉得你是在开玩笑,我登机之前,还与倪先生直接通话联系的,他很健康!”

    秦经宇拍了怕手掌,淡淡道:“请允许我为您介绍两人,她们的话,肯定比我的话,更有说服力。”

    两个成熟的女人从包厢外走入,秦经宇为雷霍拉介绍道:“这两位分别是倪步伟的妹妹倪步清女士,和叶一龙的姐姐叶一凤女士。我相信你应该看过他们的资料。”

    如同秦经宇所猜测的,雷霍拉对倪步清和叶一凤并不陌生,雷霍拉难以理解,为何这两个女人会出现在这里。

    秦经宇明显是倪步伟和叶一龙的对手,然而她们如何会与自己亲人的敌人凑在一块呢

    倪步清主动给雷霍拉倒了一杯茶,面带微笑道:“秦先生,并没有欺骗你。我的哥哥,现在的确现在病危,随时可能死去。我和一凤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希望你能按考虑秦先生的建议。关于秦先生公司的资质问题,也请你放心,我们倪家和叶家会支持他。所以你可以这么来看,现在是三方和你合作,只不过牵头的人,不是我哥,而是秦先生。”

    雷霍拉终于想明白了其中始末,倪步伟和叶一龙突然出现问题,恐怕和这两个女人有关系。她们帮秦经宇争取金矿项目,是因为三个人出现了利益联系。雷霍拉暗叹了一口气,虽然自己欣赏倪步伟的人格魅力,但自己也肩负着许多人的利益,金矿项目不能夭折,如果倪步伟出事儿了,他必须找到下家,确保项目能够顺利开展。

    “我得与总部汇报!”雷霍拉决定仔细想想,毕竟他知道,这两个女人能否代表倪家和叶家,还有待商榷。

    “那是您的权利!”秦经宇面带微笑地说道。他瞧出雷霍拉已经让步,语气不再那么坚定,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

    秦经宇朝张艾伦点了点头,张艾伦笑着将雷霍拉带走。

    包厢内只留下倪步清、叶一凤和秦经宇三人。

    “秦大少,在这个关键时刻,你约我俩见面,是不是有点敏感,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已经抱团取暖了吗”倪步清复杂地笑道。

    “难道倪女士怕了”秦经宇微微笑道,“即使我们不见面,也会有人起疑心的!”

    倪步清心中暗叹了一口气,她知道自己和叶一凤,已经被秦经宇蛊惑,深陷陷阱之中,但此刻别无他法,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倪步伟和叶一龙那边的情况如何了你们不要太担心,只要他俩醒不了,你们就能得到应有的东西。”秦经宇微笑着安慰道。

    “现在苏韬已经在给倪步伟解毒,我担心这小子治好倪步伟,那么咱们的计划就彻底失败了。”倪步清咬着嘴唇,担忧道。

    秦经宇深吸一口气,道:“苏韬的医术是不错,但也无法保证,能治好所有的病。你们现在要做的是,调集家族任何有助于你们的势力,为接管家族而做充足的准备。”

    倪步清知道这是破釜沉舟的一刻,已经别无选择,沉声道:“我从旧金山接回了二叔,相信以他的威望,一定能够力排众议,即使我弟弟立下了遗嘱,倪静秋也不可能接管倪家的产业。”

    叶一凤也道:“我也与几个家族核心人物联系过,他们表态将支持我来接管叶家。”

    秦经宇笑着举起茶杯,道:“既然如此,那预祝咱们旗开得胜,都能拿到自己想要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