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3章 友谊的橡皮擦
    倪静秋也没有想到,剧情会如此发展,她原本只是想让小泉冶平知道渡边有助和至美传媒存在不正当的联系,以此来阻止至美传媒和富士财团的结缘。

    但她没想到渡边有助会直接在酒店里伤人,也更没有想到苏韬会把渡边有助给揍伤。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现在的结果很明显,有利于自己达到目的。

    小泉冶平是明理之人,他知道这件事,虽然倪静秋有策划的嫌疑,但归根到底,还是渡边有助做人有问题。

    小泉冶平对渡边有助十分关照,将他视作自己的接班者,在最近这几年将很多权利下放,所以渡边有助没少捞钱。

    小泉冶平在外人的眼中是一个亲华的岛国人,但事实并不如此,他没有明显的政治倾向,因此却被鹰派人物贴上了标签。

    人就是这样,你如果保持中立,反而会被人强行鉴定为有一方的倾向性。

    小泉冶平与岛国大使稻田健次郎打了许久的电话,对于渡边有助的处理,稻田健次郎决定低调处理,毕竟渡边有助在华夏羞辱一个民族,这等事情如果被媒体得知,有得惹下不少麻烦。

    吴村长被送到了医院,至于杜静和雷县长,觉得无地自容,悄无声息地溜走了,毕竟没有人能愿意承受“卖国贼”“臭汉奸”这样的辱骂。

    在倪静秋的陪同下,准备坐上轿车,他突然转过身,朝倪静秋看了一眼,语气凝重地说道:“倪总,我原本打算回国之后就直接辞去职务,但现在看来还不能那么做,关于新广传媒的项目,我会在任期内尽力促成。”

    倪静秋有些惊讶,语气平静地说道:“如果富士财团能投资新广传媒,相信我们一定会给你带来丰厚的收益。”

    小泉冶平深深地看了一眼苏韬,淡淡地一笑,钻入车内。

    越智浅香坐在他身旁,握着小泉冶平的手,担忧地说道:“我们不是说好的吗,回去之后,你就辞去工作,然后我们一起去全世界旅游,享受一段安静幸福的人生。”

    小泉冶平深深地望了一眼越智浅香,愧疚地说道:“浅香,我对不起你,我不能丢下一个烂摊子。富士财团是我毕生的心血所系,不能就这么被渡边他们毁了。”

    越智浅香苦笑道:“我知道拦不住你,但你能做什么呢”

    小泉冶平眼中露出坚忍之色,道:“渡边有助代表着一个利益集团,我要在有限的时日,将他们连根拔起,这样才对得起,富士财团赋予我的一切。”

    越智浅香知道无法改变小泉冶平的决定,她想起苏韬刚才的交代,要保持良好的心情,但丈夫一旦再度陷入尔虞我诈的职场,恐怕很快会病发

    小泉冶平瞧出越智浅香关心,轻声道:“请允许我自私吧,我如果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管,虽然可以活很长时间,但那与行尸走肉有何区别呢”

    越智浅香泪眼婆娑,微微点头,“我尊重你的选择”

    “我帮了你这么大一个忙,你准备怎么感谢我”苏韬盯着倪静秋那张清秀的面容,看上去有点不高兴地问道。

    “凭咱俩的友情,就不要那么斤斤计较了”倪静秋朝苏韬的肩膀上拍了一下,很随意地敷衍道。

    苏韬没好气道:“看来你不太了解友情的真谛”

    倪静秋困惑地望了一眼苏韬,道:“说来听听”

    苏韬很认真地教育道:“真正的友情是无用的。无用,指的是无功利之用。为什么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朋友无需想起,但一直存在。

    朋友是奢侈品,有精神上的默契和同在感,就可以了。现实中,大家一直把朋友当做一种“工具”,有需要时随时可用的工具。你用不到他的时候,他就不存在了。朋友不是该这样用的,朋友是无用的友情同爱情一样,是晶莹剔透的,不要让它掺杂任何不纯粹。”

    倪静秋听苏韬说完对于友情的理解,沉默了片刻,旋即摇头笑道:“你说得太文艺,似乎有点道理,但我觉得,朋友虽然是无用的,但偶尔用一用,能增进彼此的联络,加深互相的了解。何况,我与小泉冶平的联络,对你而言,也是一件好事。如果中医文化项目正式启动,你也将成为最大的获利者。”

    苏韬感慨道:“谢谢你的坦白”

    倪静秋微笑道:“谁让我们不仅是朋友,还是合作伙伴,所以得既要无用,也得有用。”

    苏韬叹了口气,没好气地笑道:“其实你是一个挺强势的女人。”

    和倪静秋接触久了之后,发现很多时候,都在按照倪静秋的计划发展,自己好像有种一步步落入陷阱的感觉。

    人和茶一样,分不同的种类,有些茶,茶味清香,入口清淡;也有些茶,茶味浓郁,入口爽滑。倪静秋属于后者,要仔细品味,才能尝出真味道,性格与她父亲倪步伟老谋深算,倒有几分相似,但还多了几分女人的敏感与细腻。

    倪静秋微微吐气,道:“强势,是生存所需,如果你不表现出足够的魄力,下属不会听从你的安排,长辈会觉得你难当重任,父母会觉得你太过脆弱”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好吧,我原谅你利用我了”

    倪静秋则重申强调道:“这不是利用,而是我们一起携手,在为未来努力。”

    苏韬望着倪静秋清秀善良的眼眸,心神微动,突然觉得中医文化项目,或许真的有可能成功。

    “国医选拔已经结束,我也得离开燕京了。”苏韬有点感伤地说道,在燕京逗留的时间不长,虽然只有三个月,但发生了太多的事情。

    “不等燕京的三味堂开业吗”倪静秋困惑道,

    “不等了我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苏韬笑道,“不过,燕京以后我会常来,你不要忘记我”

    倪静秋面露苦笑道:“当然不会忘记,你准备什么时候走,我给你送行”

    苏韬想了想,道:“还得几天吧”

    倪静秋笑道:“那送行的事,后面再说,先带你去个地方吧”

    倪静秋这次没让司机跟着,而是自己开了一辆大红色的宝马4,坐在副驾驶上,倪静秋扔给苏韬一副墨镜,苏韬戴上墨镜,望着街边行人不时投来各异的目光,心情不错,难怪为什么很多年轻人都喜欢坐跑车,享受别人嫉妒的目光,也能感受到浓烈的爽意。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倪静秋将苏韬带到了一个比较荒僻的公园,她指着远处的一处风格古老的住宿区,道:“我小时候就是在那长大的”

    苏韬点了点头,道:“皇城脚下,这处的风水不错”

    倪静秋朝苏韬招了招手,暗示他赶紧跟上,几分钟之后,倪静秋站在一棵老槐树下,突然蹲下了身体,用手直接在大树的根部刨了起来,苏韬望着倪静秋又挺又翘,还高高撅着的臀部,暗忖这样的倪静秋哪里有女强人的样子,一点都不注意形象。

    “愣着干什么啊来帮我刨土啊”倪静秋转过身,朝苏韬瞪了一眼。

    苏韬无可奈何地一笑,朝左右望了几眼,发现没什么人,也蹲了下去,与倪静秋一个姿势刨土,如果从正后方望去,就像两只土拨鼠。

    “地下埋着什么东西吗”苏韬好奇道。

    “等挖出来,你就知道了这土好硬啊,我手疼死了”倪静秋懊恼地说道,她不像其他女人喜欢留很长的指甲,因为她每天要处理很多工作,长指甲会影响她的工作效率。但并不强大的手指,与坚硬的土层相比,无异于以卵击石。

    苏韬暗忖倪静秋还真没把自己当外人,竟然还敢跟自己撒娇,见不远处有两根粗树枝,站起身走过去将树枝掰了一阵,做成了个叉状,道:“人之所以被成为万物之灵,是因为懂得利用工具。”

    倪静秋知道苏韬是在讽刺自己,用手刨土的行为有点愚蠢,接过了树叉,开始继续劳作。

    苏韬又找了根树叉,帮着她继续刨,几分钟之后,倪静秋重重地吐了口气,脸上露出笑容,开心地说道:“竟然还在,太幸运了。”

    树根下,埋着一个锈迹斑斑,掉漆的铁制文具盒,上面的图案是。

    倪静秋打开文具盒,里面整齐地放着几块水果造型橡皮擦,嘴角露出甜蜜的回忆,然后取出一块橙子形状橡皮擦,递给了苏韬,道:“送给你了”

    “呃,咱们折腾了半天,你就是为了给我一个橡皮擦”苏韬惊愕地说道。

    倪静秋重重地点头,笑道:“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在这里埋下了最宝贵的文具盒,这些橡皮擦都是我特别喜欢的东西。我发誓,有一天会和最重要的人,来到这里打开它。今天既然你和我那么真诚地谈到了友谊,那么我必须得证明”

    苏韬没想到倪静秋还有这么童真的一面,接下了那块橡皮擦,道:“我接受了。”

    一个漂亮的女人能跟你分享藏在心底的秘密,你又有什么理由拒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