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2章 士可杀不可辱
    “稻田大使,我在燕京遇到了麻烦,一群野蛮的华夏人,将我堵在了房间里,还请您立刻给我提供庇护。”渡边有助用岛国语,语气无奈地申请道。

    “哦?你不要太担心,我现在就安排人处理!”稻田健次郎与渡边有助熟悉,不过关系显然没有好到与小泉冶平那个层次。不过,作为一名大使,本国人员在华夏遇到麻烦,自己有义务去协助解决。

    渡边有助知道自己的援兵很快就会赶来,找了一条凳子坐下,看上去很放松,让围观者气愤不已。

    雷县长此刻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见吴村长头上的血越流越多,担心他就这么死了,所以哆嗦着掏出手机拨出了120求救电话。

    门口围堵的众人被分开,小泉冶平走了出来,渡边有助看到自己的上司,面色微微一变,暗忖怎么这么凑巧?

    苏韬紧跟小泉冶平的身后,他听说有人受了重伤,所以心中留意,一眼就望见了躺在地上的吴村长。

    苏韬蹲下身体,先给吴村长搭了个脉,然后迅速打开行医箱,取出银针,在他头部几个穴位扎了几针。

    苏韬很快就分析出了吴村长的身体状况,同时逆向推理出渡边有助施暴时的残忍。吴村长幸好是遇见了自己,否则的话,虽说生命无忧,但脑部多处受到重击,导致出血,呈现严重脑震荡的迹象,即使能被治好,以后也会留下后遗症,遇到湿冷天气就会头疼。

    苏韬用针灸先进行止血处理,保证他脑部经络畅通,虽说是寥寥几针,却展现出了惊人的医术。

    原本昏迷的吴村长嚯地吐了口鲜血,有气无力地骂道:“可恶的小鬼子,老子跟你拼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虽然不知道具体情况是什么,但从渡边有助下手的残忍,足见他是个残忍暴力的人。

    渡边有助见吴村长醒过来,微微皱了皱眉,不屑地用岛国语,道:“贱民就是这样,就像打不死的蟑螂,真是让恶心!”

    小泉冶平见渡边有助如此跋扈嚣张,质问道:“渡边君,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渡边有助耸了耸肩,无所谓地说道:“我好心好意地请两人吃饭,商议事情,这个华夏人不识抬举,还准备对我动手。我只能自卫,打倒了他。”

    小泉冶平见渡边有助如此堂而皇之,微怒道:“渡边君,你是富士财团的高层管理人员,在国外代表着富士财团的形象,怎么能做出这么莽撞的事情呢?”

    渡边有助淡淡一笑,道:“小泉君,听说你的病被华夏人给治好了。莫非因为这个原因,就将华夏人当成你的再生父母了吧?”

    小泉冶平没想到渡边有助会这么说,也是气得不行,越智浅香知道小泉冶平不能受刺激,连忙拉住了小泉冶平,脆声呵斥道:“渡边君,你怎么能这么说话?”

    渡边有助在越智浅香的脸上深深地看了两眼,变换了语气,朝小泉冶平鞠了个躬,道:“小泉君,我向您道歉,我对您的态度不应该如此糟糕,但请您相信我,我真的是自卫,是他先动手打我的。我也是太愤怒,才会变得失态。这位杜静女士,可以为我作证!”

    杜静站在旁边,下意识木讷地点了点头,她也不知道如何处理现在的情况,但渡边有助对于至美传媒拿下投资有关键作用,所以她无奈地选择站在了渡边有助的立场。

    吴村长是先动手没错,但那也是因为渡边有助挑衅在先。

    士可杀不可辱!吴村长来自于革命纪念区,他对当年岛国人肆意残杀普通老百姓印象深刻,怎能容许岛国人耀武扬威呢?

    吴村长悠悠缓过神来,虚弱地说道:“这个狗日的,竟然想将猛虎沟那些鬼子的骸骨偷带回国。别痴心妄想了,除非我死了,都不会让你得逞!”

    言毕,他试图爬起来,又打算跟渡边有助继续拼命。

    渡边有助漠视道:“自以为是的劣等民族!”

    虽说用岛国语说出来,但大家都能听出他的语气。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用金疮药给吴村长涂好了额头上的伤口,道:“你养好自己的伤,这里这么多同胞,真要教训他,用不着你出手!大家一人一拳,就能把他打成傻逼了。”

    渡边有助显然听得很清楚,桀桀笑出声,不屑地指着吴村长说道:“怎么?你们难道还想群殴我吗?这样吧,我今天在这里摆个擂台,一对一,允许车轮战,只要能打败我,我就给他跪下道歉!”

    在场不少人议论纷纷,酒店保安虽然都接受过训练,但也只能对付普通人而已,真要一对一的话,谁也没有这个勇气!

    见没有人敢走出来,渡边有助继续得意地挑衅道:“果然如此,你们华夏不是一向自诩国术有多么厉害吗?我觉得十分可笑。这段时间网上流传了一个太极拳师被综合格斗教练痛打的视频。如果在岛国的话,这个综合格斗教练,敢叫嚣空手道、柔道、相扑这些传统武师,早就被打成烂泥了。我虽然空手道谈不上什么大师级别,但今天就在这里挑战你们,你们有人敢来迎战吗?”

    渡边有助这么说,并非想挑起岛国和华夏的纠纷,只是担心这帮人一拥而上,所以故意玩来这一手,毕竟乱拳尚能打死老夫,那么多人一拥而上,自己铁定会被揍成猪头。

    渡边有助很狂,但也很有心计,他原本揍了吴村长,觉得花点钱就能摆平,没想到瞬间自己就被一群华夏人给包围了。

    当然,华夏人在他的眼中,还是胆小怕事,没有血性,否则也不会发生,在某省会火车站发生,仅八个暴徒持刀在近万人聚集的广场疯狂地残杀,导致三十多人死亡,一百多人受伤的惨剧。

    虽然华夏的国力强盛了,但绝大多数华夏人还是一如既往地脆弱,遇到危险不敢正面去应对,只懂得逃跑,在歹徒眼中就是手无缚鸡之力的待宰羔羊。

    “我跟你一对一吧!”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渡边有助狂也是有道理的,从吴村长的伤势来看,他的手法快准狠,有一定的武学根基。

    渡边有助扭了扭脖子,笑道:“看来华夏还是有胆识的人!”

    言毕,他解开衬衣最上端的两粒纽扣,露出强健的胸肌,学电影里李小龙的招牌手势,向苏韬招了招手。

    苏韬朝渡边有助平静地迈出两步,突然提升速度,整个人如同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一拳已经打中渡边有助的腹部。

    渡边有助满脸涨红,只觉得小腹撕心裂肺的疼,肋骨被这暴力的一拳,直接给打断了。

    他还没有反应过来,苏韬抬腿就是一脚撩阴踹,渡边有助感觉裆下发凉,钻心裂肺的疼痛,从裆下传来。

    苏韬这一踹,极其刁钻,直接就把渡边有助的命*根子给踹炸了。

    渡边有助一只手捂着小腹,一只手捂着裆,整个人跪在了地上。

    一招秒杀!渡边有助练的半吊子空手道,在苏韬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苏韬也是下了重手,虽然渡边有助性命无忧,但他从今天开始就成了个废人。

    苏韬是一个中医大夫,他当然不会为了个垃圾岛国人,犯下了人命案,但他有办法,让这个垃圾岛国人,下辈子都无法做个正常的男人。

    苏韬瞄了一眼吴村长,道:“他没有食言,果然给你跪下了!”

    事情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不可一世的渡边有助,瞬间跪倒在地,场上围观的众人纷纷鼓掌叫好。

    小泉冶平表情尴尬地望着渡边有助,作为自己的同胞及下属,他深感愧疚,苦笑道:“苏神医,渡边君的行为,我会向大使馆和富士财团进行反馈!”

    倪静秋朝安茜点了点头,安茜立马会意,从皮包里取出一封黄色的信封,道:“这是渡边有助与至美传媒之间私下勾结的证据!他们谈好了,如果至美传媒拿到了富士财团的投资,将给渡边有助百分之十的佣金。不仅有前期转账的相关银行流水,还有他俩见面交谈的视频。”

    小泉冶平暗叹了一口气,倪静秋果然也不是个省油的灯,为了针对竞争对手的抢单,动用了不少手段。毕竟倪静秋手中有倪家的情报网,想要调查到这些,并不算难事。

    小泉冶平朝倪静秋深深地鞠躬,道:“我为渡边有助的无理,向你们诚心道歉!”

    小泉冶平此刻觉得羞愧无比,他刚刚接受了苏韬的救命恩情,而自己的同胞却展现出了野蛮的一面,挑起两国的矛盾,这令他深感愧疚。

    绝大多数岛国人,其实对华夏人并没有恶意,但也有极个别的岛国人,依然对华夏人保持着强烈的排斥。

    岛国大使馆的警备人员赶到现场,将渡边有助保护起来,小泉冶平上前进行解释了一番,警备人员没有追究是何人将渡边有助打伤,默默地将渡边有助带走,送往医院治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