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1章 这钱赚得脱俗
    小泉冶平和越智浅香夫妻坐在桌前,始终面带微笑。

    苏韬坐在倪静秋的身旁,望着这两位岛国人,心情还算不错,这对夫妻比想象中要懂得感恩。

    越智浅香主动端起酒杯,由衷地说道:“苏神医,谢谢你治好了我丈夫的病。为了治病,我们的踪迹遍布世界各个国家,华夏可以说是最后一站,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奇迹。”

    苏韬摆了摆手,叹了口气,如实道:“小泉先生的病情非常严重,现在他的情况也只能保证一年左右不再恶化。所以我也得提醒你们,千万要保持良好的心情,这样或许会延缓病发的时间。”

    “一年吗?”小泉冶平早已看淡生死,轻松地说道,“那我要用这么长的时间来享受生活,将以前没有经历过的事情,全部经历一遍。”

    苏韬点了点头,微笑道:“就是要保持这样的心态,忘记你是个病人,对你会有好处!”

    越智浅香沉默片刻,追问道:“那我们还需要继续用药吗?”

    苏韬取出随身携带,早已写好的药方,道:“每天按照这个药方煎服!”他从行医箱里取出了一个精致的青花瓷药瓶,道:“这是药方中最重要的一味药,名叫昙草。我用特殊的办法提炼出了它的原液,你们要严格按照药方的程序,加入这味药。”

    昙草不仅是长寿草,可以延缓衰老,对于治疗癌症,也有极好的效果。

    越智浅香连忙起身,从苏韬手中接过药方和昙草的原液,深深地鞠躬,“谢谢苏神医的帮助!”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苏韬对两人的印象不错,所以也顺便给出了后续保健的建议。

    如果小泉冶平真的能保持良好的心态,那么他活两年乃至更久,也是有希望的。

    至于那个药方,除了昙草具有明显的抗癌效果之外,其余的药草都是以保健为主,对五脏六腑不会产生副作用。因为小泉冶平的五脏衰竭,只是凌玉通过御五行建立了一个相生的通道,如果长期服用药物,对五脏产生伤害,总有把一天会破坏他体内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平衡。

    小泉冶平虽然嘴上说,自己看淡了一切,但他内心深处肯定会认为自己是个病人。

    病人不吃药,他心中会存有疑惑,这样以来,久而久之,会因为担心,反而让病情恶化。这也是小泉冶平夫妇今天与苏韬见面的主要原因,苏韬太了解病人的心态,所以才会违背了斗医时“停药”的治疗方案,依然给他开了一副药。

    苏韬给小泉冶平开了一副“安慰药”,不会对他的身体有任何副作用,除了昙草之外,其实跟白开水,没有太多的区别。

    小泉冶平的身体太糟糕了,尽管看似现在好转,但只是表象而已,有句话叫做虚不受补,他现在不能使用任何补药。

    “记住只要吃我开的药,其他的药物,都不要吃。另外,注意平时的饮食,以清淡为主,可以吃鱼肉,但要禁忌过量。”苏韬小心地嘱咐道。

    苏韬现在小泉夫妇的心中,是神仙一般的存在,他的话自然得铭记于心。

    小泉冶平给越智浅香使了个眼色,越智浅香从黑色的名贵皮包里取出了一张卡片,推给了苏韬,诚恳地说道:“这是我们给您准备的诊金,还请您笑纳!”

    苏韬看不懂那是运通百夫长卡,而且额度比给王儒的那张要高很多,他摇了摇头,道:“并非我自恃清高,你们的好意我心领了。这张卡,还请你们收回去吧。”

    越智浅香微微一怔,俏脸涨红,坚持道:“苏神医,请您务必收下,否则,我丈夫会心生愧疚!”

    苏韬想了想,笑道:“那卡我就收下了。不过,这笔钱会以你们的名义,捐助给岐黄慈善,到时候会给你提供一份捐助证明。”

    越智浅香钦佩地说道:“苏神医,您的品行让人钦佩。”

    倪静秋硬是忍住,才没笑出声。

    世界上哪有不贪财的人?

    苏韬虽然对钱没有什么太大的概念,但也知道钱肯定是越多越好。不过,在岛国人的面前,咱千万不能灭了自己的威风,一定要表现出视金钱如粪土的高傲,赚钱,也得包装一下,要赚得清新脱俗,让人钦佩崇拜。

    岐黄慈善是苏韬很重视的一个事业,他早已准备好,将一部分高昂的诊金,全部注入岐黄慈善,这样一来,就可以用于投建更多的公益事业。

    倪静秋比较安静,一直没有说话,观察着苏韬与两人的交流,她能看出这对夫妻对苏韬的信任。

    倪静秋笑道:“说了这么多,咱们似乎都忘记今天桌上的佳肴了。”

    小泉冶平爽朗地笑道:“对,咱们边吃边聊吧。”

    倪静秋贴心地解释道:“今天桌上所有的菜品,都是苏韬把过关,您都可以试试。”

    小泉冶平感动地说道:“让你们费心了。”

    倪静秋摆了摆手,道:“这是应该的,相遇便是缘分。”

    小泉冶平叹了口气,无奈道:“倪总,我对你们的中医文化项目很感兴趣,但你也知道我现在的身体状况,等回国之后,就得辞职,所以即使我认可了这个项目,但后期执行起来,也会留下尾巴,很难确保后面的接任者,继续跟进这个项目。”

    倪静秋摇头笑道:“今天的饭局,是朋友间的相聚,我们不谈合作,只谈友谊!”

    小泉冶平很欣赏倪静秋的处事能力,唏嘘道:“有点可惜,如果我早点遇到倪总,相信富士财团会有一个很强力的华夏合作伙伴。”

    倪静秋语气平和地说道:“小泉先生,你一定可以重新好起来,到时候我们再谈合作的事情。”

    小泉冶平也不隐瞒,如实地说道:“至美传媒是你们最大的竞争对手,上周他们的总裁亲自前往富士财团总部进行了公关,取得了不错的效果,所以你们想得到那份投资,难度不是一般大。”

    倪静秋轻松地笑道:“我相信我们公司的竞争力,并不缺少优秀的投资商。”

    小泉冶平立即拍着胸脯承诺道:“我在投资界还是有些人脉关系,请倪总放心,我会帮你们宣传这个项目。”

    倪静秋之所以与小泉冶平始终保持联系,是因为知道他在岛国金融圈的强大实力,比起接任者渡边有助有太多优势。

    倪静秋知道小泉冶平愿意帮忙,那是看在苏韬的面上,她顿了顿,失态地笑道:“咱们说好不谈工作,怎么又扯到这个问题上来了?”

    小泉冶平摆了摆手,轻松道:“朋友之间,也可以谈工作,这是友谊的一部分。”

    桌上的氛围不错,苏韬终于明白倪静秋的用意,暗叹了口气,这死女人原来是借自己作为筹码,来谈生意了。

    不过,人就是这样,你越是被人觉得有价值,你越是会有种膨胀感。

    苏韬感觉自己仿佛成了个气球,被越吹越大,随时会“嘭”的一声爆炸。

    相谈甚欢之间,外面传来争吵声,随后倪静秋的助理安茜疾步推门而入,凑到倪静秋耳边,低声说了几句。

    倪静秋蹙眉,疑惑地问道:“这么巧?”

    安茜点了点头,朝小泉冶平看了一眼,不再多言。

    小泉冶平虽然重病,但他阅历丰富,安茜只是看了自己一眼,他就敏感地知道事情可能与自己有关,疑惑道:“怎么了?”

    倪静秋叹了口气,道:“您的下属渡边有助先生,正好也在这个酒店吃饭!”

    “哦?他也来华夏了?”小泉冶平面色变冷,立即意识到今天在这家酒店吃饭,与渡边有助相遇,很有可能是精心设计好的。

    不过,他并没有太反感,毕竟在商场上,遇到这样的事情,见怪不怪,为了利益,谁不多长几个心眼呢。

    “小泉先生,我们订这个酒店,其实也是因为渡边有助在这个酒店下榻。”倪静秋知道这种小花招瞒不了精明的小泉冶平,如实交代道,“我们也是带有私心,尽管富士财团与新广传媒无法合作,但我也希望揭穿至美传媒和渡边有助之间有不法的正规来往。”

    小泉冶平面色变得凝重,沉声道:“如果你们能提供渡边有助受贿的证据,我绝对不会容许这样的蠹虫接任我的职务。”

    “我们当然不能空口说白话,不过证据暂时来不及提供,因为事情紧急,渡边有助现在遇到了点麻烦,他现在惹了麻烦,因为恶意伤人被堵在了隔壁包厢。”倪静秋叹了口气。

    小泉冶平缓缓起身,蹙眉道:“我们过去看一下吧,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

    等一行人来到隔壁包厢,门口被人堵得水泄不通,如今不是七十年前的战争时期,因落后被挨打的华夏,何况这里还是首都燕京。

    当酒店保安得知吴村长被一个岛国人殴打重伤,迅速招呼人手,将渡边有助拦住,不让他轻易离开。

    渡边有助此刻微微有些慌张,因为他发现华夏人并不是国内歪曲历史的教科书中所评价的那般,懦弱、自私、胆小、怕事。

    杜静毕竟是一个女流之辈,与酒店保安交涉无果之后,只能与公司高层取得联系,让他们赶紧安排人过来,保护渡边有助。

    渡边有助不屑地望着辱骂自己的华夏人,掏出手机给稻田健次郎拨通电话。

    他已经迅速冷静下来,作为一个岛国公民,可以请大使馆出面帮助自己解决现在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