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30章 嚣张的小鬼子
    第二天中午十一点左右,杜静带着两位中年男人来到了渡边有助所住的酒店,并在二楼餐厅包厢准备了一桌偏向日式风格的佳肴。

    两位中年男人,一人穿着华夏官员最爱穿的黑色立领夹克衫,另外一人则穿着有点皱巴巴、洗得泛白的蓝色旧西服,渡边有助很快明白,穿夹克衫的应该地位比较高,穿旧西服的应该是他的下属。

    杜静分别介绍二人道:“这位是西陵县的两位政府工作人员,分别是雷县长和吴村长!这位是富士财团的高层,渡边有助先生。”

    渡边有助面带微笑,分别朝两人点头致意,然后指着座位,道:“请坐吧,我们边吃边聊。”

    杜静让安排两人坐下,拆了一瓶茅台酒,微笑着说道:“雷县长,您是主管经济建设和招商引资领导,渡边先生有心在西陵县的猛虎沟村投资一个小型的石料厂,初期投资一百万元。”

    渡边有助没想到杜静会这么说,立马明白原因,在华夏的话,最有实权的就是这些干部,只要让他们点头,自己就能顺利地请回恩师父亲的遗骸。

    渡边有助淡淡笑道:“当然了,视情况而定,如果日后规模扩大,我考虑加大投资。”

    一百万对于经济并不算好的西陵县也算得上一笔不错的投资,而对于穷山恶水的猛虎沟村更是一笔让人心惊肉跳的数额。

    雷县长直接给自己倒满了一斛酒,足有二两五,道:“渡边先生,谢谢您的慷慨。我自己就是从猛虎沟村走出来的,打心底希望村里能有大变化。对于你准备投资猛虎村沟,我可以拍着胸脯保证,县政府方面绝对没有问题,一定竭尽所能配合,在各种政策和服务上,开通绿色通道。为了表示诚意,我先干为尽!”

    言毕,他脖子一扬,将二两五全部喝干,暗忖这一瓶茅台至少得上千元,自己这一口可是喝了好几百下肚了。

    吴村长皱了皱眉,困惑地操着带着地方口音的普通话,问道:“俺有点好奇,俺们猛虎沟村后虽然有山,但办石料厂,石料质量并不佳,你们为啥就看中了呢!”

    雷县长见吴村长这么说话,面色立马垮了下来,道:“老吴,你咋能怎么说话呢?”

    招商引资,那得夸,把自己的优势全部说出来,哪能直接说缺点,雷县长心中暗骂吴村长还真是个蠢货,这种人也就只能在村里横!

    不过,雷县长倒也不敢太得罪吴村长,毕竟自己从猛虎沟村走出来的,根基就在猛虎沟,吴村长在村里还是极有威望,大家都对他十分信任和尊重。

    雷县长的眼界高,不仅仅是看中这一百万投资,而是觉得能招到渡边有助这样的岛国商人,这是一件政绩工程。政府招商引资,不仅追求引资的数额,还得看外资引入的情况。与渡边有助搭上边,一方面可以让招商引资多一个亮点,另一方面通过渡边有助,以商引商,以后说不定有更多的岛国商人到西陵县投资。

    按理来说,村长和县长之间隔了好几个级别

    ,他俩是没有资格坐在一起吃饭,谈招商引资的,但主要是杜静这边强调,一定要邀请到猛虎沟村的村长。

    原因很简单,渡边有助恩师父亲的骸骨,就葬在猛虎村沟,想要掘出骸骨,就得村长点头。

    县官不如现管,所以吴村长是一个关键人物。

    渡边有助淡淡一笑,语气谦和地说道:“我也不瞒着雷县长和吴村长!我投资猛虎村沟,主要是为了完成我一个长辈的心愿。”

    “哦?究竟是什么心愿?”雷县长佯作饶有兴致地问道。

    渡边有助重重地叹了口气,道:“我恩师的父亲,曾经在很多年前,在华夏参加过战争,当时死在了猛虎沟,被旧地掩埋了。我今天邀请二位来,是为了谈一笔交易,投资什么放在其次,只要你们愿意将我恩师父亲的骸骨归还,我愿意给你们两千万岛国币,也就是一百二十万元!如果你们办妥了,我以私人名义给你们,也未尝不可!”

    渡边有助的意思很简单,只要帮自己办妥,一百二十万,就是给两人的好处费,他们不投资,私分了,也没有问题。

    雷县长尴尬地笑了笑,道:“原来是这样!杜经理怎么没说实话呢,我原本还以为是来谈招商引资的!”

    杜静晃动着纤细的手指,连忙笑着解释,道:“这就是合作啊!吴村长拿着一百万,可以办村厂,既然石料厂不行,那就办其他的,想经营什么就经营什么,这可是造福全村的大好事!”

    雷县长点了点头,扫了一眼一言不发的吴村长,略有些为难地说道:“猛虎沟村是受保护的革命纪念地,后山上的确有不少骸骨,不仅有岛国士兵的,还有不少我们华夏人。当时岛国士兵被全歼……对不起,我失言了,岛国士兵是全部牺牲,被埋在了一个坑穴,据说足有四五十具,还真不好辨认出哪一具是您要的!”

    渡边有助摆了摆手道:“既然都是我的国人,当然是全部都得带走了!”

    雷县长尴尬地笑道:“问题比较麻烦,但也并非不能解决,老吴,你来表个态!”

    吴村长重重地将酒杯在桌上用力一拍,道:“不行!葬在后山岗上的,既有我们的祖辈亲人,也有杀害我们猛虎沟村人的凶手。”

    渡边有助目光如炬,紧紧地盯着吴村长,脸上露出了不悦之色,心中暗骂,真是个低等的民族,自己好言好语与他们沟通,竟然敬酒不吃,吃罚酒。

    雷县长先瞪了一眼吴村长,连忙与渡边有助解释道:“老吴,没读过,主要投资人不正是岛国人吗?渡边先生千万不要跟老吴一般见识!”

    吴村长愤然起身,表情异常激动地说道:“雷狗子,你也是从猛虎沟村走出去的人,难道不知道那段仇恨吗?你爷爷和大伯当年就死在那群岛国人的手里,我爸为了救你爸,腿上

    中了一枪,瘸了半辈子!”

    雷县长面色红白一阵,愤怒无比。

    雷狗子是雷县长小时候的绰号,论级别,他比吴村长大好几级,论年龄吴村长比他只大了几岁,但论辈分,吴村长却比他大了一辈。

    渡边有助表情冷漠地说道:“吴村长,我好言好语地跟你商量,是先礼后兵。两千万岛国币,偷那些骸骨,我相信肯定有人愿意接这个活儿。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只能走其他路径了。”

    吴村长大怒,骂道:“艹你娘的,小鬼子!你干威胁我?”

    渡边有助冷笑一声,用岛国语道:“支那人果然和八十年前一样卑贱,是毫无素质的劣等种族。”

    杜静懂一些岛国语,听渡边有助这么说,表情也有点变化了。

    至于雷县长还是试图缓和渡边有助的情绪,忙不迭地笑道:“等我们回去再商量商量吧?”

    吴村长大手一挥,怒道:“商量个屁!”

    言毕,他用手一掀,宽大圆桌上的饭菜被颠翻一地。

    渡边有助虽然躲得快,但还是被汤汁弄脏了衣服,他愤怒地指着吴村长,道:“如果当年我在场,绝对会杀光猛虎沟村所有的百姓,因为你们下贱、低能,都该死!”

    吴村长被激怒了,他想起自己残疾的父亲,还有故去的亲朋,朝渡边有助猛扑了过来。

    吴村长准备教训一下渡边有助,这可是华夏地盘,怎能容他撒野?

    不过,并未顺利近身,渡边有助一脚踹在了他的小腹上。

    渡边有助练过空手道,这一脚杀伤力极强,踹得吴村长竟然凌空飞起,重重地摔在地上。

    渡边有助面色阴冷地拿起地面上的茅台酒瓶,用力地砸向吴村长的头部,一下又一下,发出“噗噗噗”的闷响声,等吴村长没有任何反应,才松手扔掉酒瓶,与杜静和雷县长,冷酷地说道:“你们也看到了,我这是自卫。是他先挑衅,试图对我动手。”

    雷县长头皮发麻,没想到事情闹成这样,渡边有助是有身份的外国人啊,如果事情闹大了,牵涉到外交,自己一个副县级的干部,极有可能会被摘掉官帽。

    他望着地上的吴村长,有点发懵,天人交战,一个是自己的同村人,一个是嚣张的岛国人,稍有失误,就会影响自己的前途。

    杜静面色发白,原本是想讨好渡边有助,能促成与自己公司的合作,才请来了西陵县的两名地方官员,谁能想到事情会演变到这个程度?

    至于吴村长躺在血泊中,脸上满是血污,口里汩汩的冒着鲜血,眼见就快没气儿了。

    渡边有助从桌上取了纸巾,擦拭着自己染血的手指,见杜静和雷县长都被自己的行为吓呆,没有任何反应,淡淡吩咐道:“先喊救护车吧,医药费全部由我来付,我还会给他一笔补偿,足够他下辈子活得很滋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