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9章 干啥事都厉害
    苏韬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到出租房之后,打开门,发现厨房里飘来一阵浓郁的菜香,蔡妍腰间系着围裙正在翻弄锅铲,从背后望去,看上去特别的贤淑,笑道:“怎么亲自下厨了?”

    蔡妍转过身,千娇百媚地笑道:“今天是好日子,当然要庆祝一下!”

    蔡妍穿得很简单,她姣好的身材,是天生的衣架子,上身穿着格子条纹的棉布衬衫,下身是一条勾勒出她美好身材的牛仔短裤,露出大半截修长的,头发披散在肩膀上,伴随着手腕翻炒,轻轻摆动,眉目精致,气质脱质,给人一种摄人心魄的魅惑。

    苏韬佯作错愕地问道:“什么好日子?难道你打算把自己交给我了?”

    蔡妍白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别做梦了!你拿到了国医大师的资格,这不是好事吗?”

    苏韬将手放在嘴边,轻咳一声,道:“我如果说失败了呢?”

    蔡妍挥舞着锅铲,耸肩道:“那就不是庆祝,就是安慰你受伤的心灵了。”

    苏韬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怎么一点惊喜感都没有呢?按照常理,你应该问我今天的选拔结果如何,然后我先骗你,我失败了,再说出真相,那样一波三折的结果更加戏剧性,才符合故事的正常发展。”

    蔡妍叹了口气,道:“因为对你太了解,你这人看上去很多时候装疯卖傻,但处理问题和办事过程其实很稳重。既然你去参加国医选拔,肯定有必胜的把握,否则就不会轻易来燕京耗费了差不多三个月时间。”

    苏韬摊开手,无奈苦笑道:“好吧,你赢了!谢谢你这么信任我啊!”

    其实,国医选拔还真没有那么简单,苏韬也是经受了考验,很多时候是凭借灵光一闪,才安然通过考验。

    比如第三轮斗医,与赵委员的交流,若不是苏韬看出了那幅画的玄机,恐怕还会跟其他专家一样,被赵委员找出破绽,批评指责。那样第三轮的得分,自己肯定会极低,能否拿到国医大师的资格,存在不少变数。

    主要也是因为苏韬创造过太多的奇迹,蔡妍早已麻木,见怪不怪,若是苏韬拿不到国医称号,她反而会觉得极其不正常。

    不过,国医选拔,的确是苏韬目前来说经历得最高难度比试,他几乎豁出了全部力气,才获得了最终的成功。

    因为他心知肚明,如果自己不拿出看家本事,或许比那三个西医候选者要强些,但绝对赢不了凌玉。

    回想起凌玉那温润的笑容,苏韬忍不住再次感慨,还真是个可敬可怕,又让人惺惺相惜的对手。

    “拿到国医大师的资格之后,对于三味堂而言,有很多好处。之前就有不少投资商瞄准了我们,希望能给我们注资。不过,我当时拒绝了。接下来肯定会有更多!”蔡妍略有些得意地说道。

    “哦?请解释一下之前拒绝的理由!”苏韬知道三味堂现在还是缺钱的,资金成为迅速连锁的唯一障碍。

    他移步走到蔡妍身边,帮她切菜,咄咄咄几下之后,原本洗净、削好皮的土豆,很快变成了土豆丝。

    蔡妍没好气地拍了一下苏韬的手,责怪道:“大哥,我的土豆是准备用来烧鸡块的,你切成了土豆丝,我怎么弄?”言毕,她突然倾国倾城地一笑,道:“拒绝他们,是因为觉得他们的报价还达不到我的标准。三味堂的成长性特别高,现在至少能溢价三倍以上!”

    苏韬认真地望着蔡妍看了许久,蔡妍以为自己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连忙抹了抹,“怎么了?我脸上有东西吗?”

    苏韬一本正经地说道:“是啊,你脸上写了两个字!”

    蔡妍柳眉微翘朝苏韬瞪了一眼,没好气地啐道:“神经!”

    苏韬摇头晃脑,自上而下,戳了她脑门两下,仿佛那处真的有字,一字一顿地笑道:“贪婪!”

    幸福就是这样,能有一个信任自己,随时随地斗嘴斗得不亦乐乎的伴侣。

    蔡妍的厨艺其实只能算一般,做到一半的时候,苏韬实在看不下去她缓慢的节奏,夺过了锅铲,蔡妍就双手合抱在胸口,从侧方仔细看着苏韬,嘴角浮出一丝丝笑意。

    尽管她尽量表现得很克制,但得到苏韬获得国医大师的称号,其实内心特别振奋和喜悦。

    这就是自己喜欢的男人,咋干啥事儿都那么厉害呢!

    虽是家常饭菜,但两个人吃得特别香甜,苏韬也破例吃了九成饱,忍不住打了两个饱嗝,引得正在收拾碗筷的蔡妍,很鄙夷地抛了两个充满鄙夷的媚眼。

    这时手机响了起来,苏韬走过去接通,笑道:“倪总,你好!”

    倪静秋还没有下班,坐在紫红色的皮椅上,旋了个圈,道:“首先得恭喜你不负众望地顺利成为了国医大师,其次邀请你明天参加一个重要的饭局。”

    倪静秋最近喜欢中国风的服饰,穿着一条桃花粉旗袍,将玲珑有致的身材完美的勾勒出来。她肩膀上搭着一块梨花白镂空披肩,素白掩桃红,色调融洽,清新脱俗外,又透着一股妩媚。

    苏韬不太喜欢饭局,因为每次自己都会莫名其妙地成为焦点和主角。

    他刚参加过激烈的国医选拔,更想好好地休息调整一下。不过,倪静秋的面子还是得给的,毕竟是自己的基友,还给三味堂燕京分店砸了一笔重金。

    “好吧,你等下将地址发给我!”苏韬没太过犹豫,就答应了倪静秋。

    倪静秋手指在办公桌上敲了敲,笑道:“你就不问问我,这饭局的情况吗?”

    苏韬没好气地说道:“这是你的饭局啊,难道还能是针对我的鸿门宴?”

    倪静秋无奈苦笑,跟一个没有好奇心的人聊天,很多时候会少很多乐趣,她解释道:“你今天在国医选拔的过程中,是不是给小泉冶平治好了病?”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原来是小泉冶平想答谢自己,所以找到倪静秋出马邀请自己参加。他如实道:“小泉冶平的病情,并没有完全治好,只是能多活一段时间而已。”

    倪静秋笑道:“人生在世,谁都知道自己总会有死亡的那一天,因此谁又不是为了多活一天而努力奋斗?你现在让他一个即将快死的人,又可以活得长久些,等于恩同再造!”

    苏韬暗忖倪静秋的这话挺有道理,笑道:“那明天中午见吧,我也有些注意点要叮嘱他,如果他能做到了我所交代的,应该会活得更久一些!”

    挂断与苏韬的电话,倪静秋嘴角噙着一抹笑意,然后给助理打了个内部电话,不久之后,安茜走了进来,轻声道:“倪总,有何吩咐?”

    倪静秋微笑道:“刚才越智浅香代表小泉冶平给我打了个电话,请我帮忙联系苏韬!”

    安茜皱眉道:“她难道想请苏先生给小泉治病?”倪静秋晃了晃手指,开心地说道:“小泉冶平今天作为试医患者参加了国医选拔,苏韬为小泉冶平成功控制疾病继续恶化,所以越智浅香想委托我找到苏韬代为感谢。”

    安茜恍然大悟,终于明白上司为何这么高兴,惊喜道:“那岂不是意味着小泉冶平暂时不会离职?”

    倪静秋晃了晃手指,冷静地分析道:“无论小泉冶平是否继续留任富士财团,他都是我们获得这笔风投的关键人物。你安排好明天中午的饭店,你之前不是得到情报,渡边有助已经在华夏了吗?我觉得,咱们得设计一些巧合!”

    安茜眼睛一亮,她跟着倪静秋这么多年,对上司的性格很了解,倪静秋很多时候表现得很大大咧咧,似乎没有什么心机的傻大姐,但事实上,她与自己的父亲一样,属于那种大智若愚的性格,论心思的缜密,远超常人。

    倪静秋虽然说得隐晦,但她瞬间明白怎么做了!

    ……

    渡边有助在大学时代曾经得到一个恩师的器重,在恩师的帮助下,毕业之后顺利进入富士财团入职。

    渡边有助在恩师的影响下,成为了一个著名的鹰派人士,他曾经多次参加政党活动,表现突出,借此在富士财团成功脱颖而出,成为了一名年轻的高层。如果自己的顶头上司小泉冶平去世,他将顺利顶替小泉冶平,成为富士财团的副总裁。

    恩师的父亲是一个军人,恩师经常在自己的耳边述说父亲在上个世纪的战争中,有多么的勇猛,但唯一遗憾的是,父亲永远地留在华夏,他此生如果有能力,一定要帮父亲找回骨骸,让他回归故土。

    所以渡边这次希望借这一次的华夏之旅,能为恩师打听到一点消息。

    渡边有助在酒店房间内,见到了至美传媒的公关经理杜静,不得不说这是个很妖娆的女人,接触过很多次之后,渡边有助心知肚明,只要自己愿意,随时可以让这个华夏女人跟自己上床,但他是个很克制的人,知道自己一旦与杜静发生关系,那就等于给了对方要挟自己的把柄。

    小泉冶平还没有离职,他不能留下任何把柄给别人。

    这华夏女人,还是等到自己上任之后,再慢慢品尝、调教一番吧。

    “渡边先生,这是我们搜集的相关信息,你要找的长者骸骨,应该位于这个地方!”杜静凑到渡边有助的身边,故意朝他耳边吹了几口气,只可惜渡边有助佯作不知,不解风情。

    “杜经理,谢谢你!还请你帮个忙,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带走它!”渡边有助沉声说道。

    杜静为难地一笑,道:“这位长者的骸骨被埋在了战争纪念区,想要带走,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渡边有助微微皱眉,不悦道:“我对你们华夏人还是很了解的,只要有钱可以办妥一切。我愿意花两千万岛国币,以赞助的形式,捐助这个地方,这样总行了吧?”

    杜静粗粗算了一下,暗忖渡边有助还真是大方,两千万岛国币折合人民币在一百二十万左右,只不过是弄到一具骸骨,应该没有问题。

    “那我帮您联系联系!”杜静心情激动地说道,“至于投资的事儿……”

    “嗯,如果你帮我办好这件事,关于投资至美传媒的合作项目,我也会重点考虑的!”渡边有助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在暗想,果然华夏人都一个德行,只要给钱,什么都可以抛到一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