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7章 国医选拔第一
    等岳遵和苏韬两人离开之后,赵委员盯着那幅老友临摹自己的画作沉思良久,与肖秘书问道:“我这几年来是不是很难相处,你实话实说,不要隐瞒?”

    赵委员能在中纪委担任一把手多年,无论心智还是情商都高与常人,他此时陷入深刻的自省之中。|2

    肖秘书微微一怔,长叹一口气,眼圈有点红地说道:“自从张大师去世之后,您的性格变化的确有点大,不仅经常走神,也不像以前爱出门了。整个人封闭了自己,每天都在菜地里忙种菜,给人一种心无所系的感觉。说实话,我一直挺担心您的身体。”

    赵委员深吸一口气,道:“刚才那个姓苏的年轻大夫不是一般厉害啊,他那双眼睛太毒辣,前后不到几分钟,就把我的心思看了个通透。我也是被一盆冷水浇了个透心凉,终于知道原来以前执念太深了。我想学伯牙绝弦,但老张他太了解我,害怕我不再执笔,所以故意临摹了一幅我的画送给我,希望我要永远坚持下去。”

    肖秘书热泪盈眶,抹了抹眼角,暗忖自己这几年应付赵委员,可是多么胆战心惊啊,他欣喜地说道:“长,您能想明白那实在太好了!”

    赵委员轻轻地呼出一口气,人心中的郁结舒缓,顿时就神清气爽,他扭了扭腰肢,现颈椎没有那么疼痛了。

    其实这也是心理作用,当人心里不舒服的时候,会觉得处处都是病痛,但如今困扰多年的心魔消失,瞬间就觉得无病一身轻。

    赵委员与肖秘书吩咐道:“给小魏拨个电话吧!”

    “卫生部的魏部长吗?”肖秘书困惑地问道。

    赵委员面带微笑道:“没错,恐怕他现在也捏着一把汗,怕我对今天的保健服务不满呢!”

    肖秘书恍然,赵委员这是要给苏韬请功了,他笑道:“我这就给魏部长打电话!”

    魏部长接到了赵委员的电话,嘴角泛着苦笑,他现在最怕接到的就是赵委员的电话。

    赵委员以前还没退休之前,在中纪委担任一把手,是官员最怕接触的对象,如今即使已经退休多年,但虎威还在,哪次带队中央巡视组不查办掉几个大老虎?所以赵委员依旧还是官员最怕打交道的人物。

    “小魏啊,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向你道歉的!”赵委员语气轻松地说道。

    魏部长立马头皮麻,如同被炸弹轰了一下,额头冒汗,尴尬地笑道:“赵委员,我们有什么不足之处,你尽管批评,不要用这种讽刺的方法,怪让人接受不了。”

    魏部长以为赵委员这是在说反话呢!

    “哈哈!”赵委员用洪亮的声音大笑两声,“我没有开玩笑,也没有讽刺你们的工作!今天我算是醍醐灌顶,现之前对你们保健委员会的那些专家,态度存在很多不对。既然有错,那就得诚心的道歉。”

    魏部长依旧没有感到一丁点的惊喜,因为事出反常必有妖啊,暗忖今天赵委员究竟是受了什么刺激?

    魏部长小心谨慎地说道:“我们的工作还是存在很多不足,您之前很多地方,点明了不足,是帮助我们提升服务质量。”

    赵委员摆了摆手,笑道:“我啊,向来直来直往,有错必纠,有错必改!行了,我就说这么多,以后定期的保健服务,还是要长期开展,对于我们这些老家伙而言,很有帮助。”

    等赵委员挂断了电话,魏部长才反应过来,原来赵委员是真心向自己道歉了!

    这是什么鬼?

    魏部长很快想到肯定是国医选拔第三轮斗医出现了什么特殊情况,他并不知道是哪一位向赵委员提供服务,于是给刘毅拨通了电话。

    “魏部长,请问有何指示?”刘毅虽然主管此次国医选拔,但只是个正处级干部,与魏部长相差了好几个级别,魏部长直接给他打电话,让他有点惊慌,一般来说,除非紧急事件,部委一把手,不会给一个正处级干部主动打电话。

    “小刘啊,我问你一件事,今天是谁给赵委员提供保健服务的?”魏部长语气深沉地问道。

    “呃!”刘毅第一反应是,莫非苏韬闹出大事了?他如实说道,“国医候选者是通过抽签的行事,确定谁给几位委员提供保健服务。为赵委员提供保健服务的候选者叫做苏韬,我们还安排了岳遵博士陪同,应该不会出现大问题。”

    魏部长沉声道:“你与岳遵联系,让他直接将今天为赵委员的保健服务过程,向我仔细汇报!”

    言毕,魏部长直接就挂断了电话。

    刘毅瞬间懵了,暗忖真是怕什么来什么,难道小师弟闹出大事儿了?

    人的心态就这样,一旦出现了什么变化,下意识地会往坏处去想。

    刘毅叹了口气,从通讯录上找到了岳遵的号码,焦急地问道:“岳博士,今天是否保健服务出现问题了?”

    “没有啊?一切开展得很好啊!”岳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地问道。

    “魏部长要求你直接向他汇报情况!”刘毅见岳遵这么说,心情稍微缓和不少,他琢磨着魏部长那边肯定在等电话汇报,所以也就没有详细多问。

    “行,我给魏部长直接汇报今天的始末吧!”岳遵无奈苦笑道,他也不知道赵委员主动感谢的一番话,让魏部长直接糊涂了。

    其实,这也能理解,一个经常指责、批评自己工作的老领导,突然对自己好脸相迎,这毕竟太不正常了啊!

    岳遵朝苏韬望了一眼,笑道:“你今天办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啊,连魏部长都惊动了。”

    苏韬淡然一笑,道:“既然是保健服务,那就得给委员们解决问题。赵委员看上去很健康,但事实上心气郁结,长久展下去,终有一天会突然爆。至于他的情绪暴躁,极其易怒,也是因为心气郁结使然。”

    岳遵感慨地笑道:“百病先治心!你运用得很熟练,让人叹为观止。难怪老窦将你称作华夏医学的奇迹,只有亲身经历和感受,才能体会到他的欣喜。”

    言毕,岳遵拨通了魏部长的电话,说明了始末。

    魏部长沉默许久,困惑道:“赵委员真的还送你们墨宝了?”

    岳遵与魏部长的关系不错,略有些得意地说道:“没错,货真价实,等下我可以拍张照片,给你看一看。”

    魏部长呼出一口气,笑道:“没想到一直困扰我们多时的问题,竟然被一个国医候选者给解决了。他前两轮的成绩怎么样,就凭最后一场为赵委员解决心病的表现,就值得破格录取啊!”

    岳遵看了一眼目光正飘向窗外,看着街边沿路风景的苏韬,笑道:“魏部长,请您放心,我们评审组都不是瞎子,肯定会给出公平合理的结果。”

    魏部长点了点头,道:“等会儿我会跟赫连震打个电话!”

    他的意思很明显,是要给赫连震压力,像苏韬这样的人才,一定要纳入国医队伍,就算有失一向的公平、公正,魏部长也决心动用权力,干涉一下最终结果。

    当然,魏部长多虑了,他与赫连震沟通过之后,现苏韬前两轮的表现也是遥遥领先,顿时就没有那么强硬,委婉地告诉赫连震,赵委员那边亲自给自己打过电话,表示对今天的国医保健服务非常非常满意。

    赫连震听话听音,就知道苏韬在第三轮斗医的过程中,一如既往地表现抢眼。

    至于其他四个候选者那边的消息,也6续反馈而来,除了季冬和之外,其余三人的表现还是可圈可点。

    季冬和为了让自己得高分,在委员的面前说了不少暗示性极强的话语,让委员误认为自己得了什么大病,幸好陪同他参加的专家现苗头,及时介入,才避免委员受到蛊惑。

    加上季冬和前两句的表现就极差,他成为了第一个被淘汰的候选者。

    至于欧阳德和彭瀚逸两人在评分上相差不远,最终欧阳德以微弱的优势,以第三名的成绩获得国医大师资格。

    凌玉尽管在第三轮斗医也有精彩表现,运用神奇的中医望诊之术,让接受服务的委员也是惊叹不已,但与苏韬的表现还是有些差距,毕竟给赵委员进行保健服务的难度远远胜过其他委员,因此对于苏韬的评分比凌玉也要高一些。

    所谓危机,有危险才有机会。

    原本大家都觉得,给赵委员提供保健服务是一个最惨的选择,但在这种绝对劣势的情况下,运用个人实力,扭转局势,转危为安,更能显示出苏韬强悍的个人的实力。

    综合三轮成绩,苏韬获得本届国医选拔的第一名,而凌玉以第二名的身份获得了国医大师的称号。

    这个结果打破了近几年来,国医选拔中,中医处于劣势,西医处于优势的情况,同时,苏韬和凌玉也成为最年轻的国医大师。

    老中医专家朱文渊听到赫连震公布这个结果,不禁老泪纵横。

    一方面,他不需要辞去自己的国医大师身份了!

    另一方面,他感觉到中医终于看到了希望,有苏韬和凌玉这样的年轻天才,中医一定能够有所突破,重新获得世人的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