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5章 国医保健服务
    国医选拔,与传统的医学比试有所差别,归根到底,它的目的在于挑选出能为中央保健委员会委员们提供优质医疗服务的专家,所以第三轮斗医针对性也极强,安排五位候选者分别前往五名委员的家中,提供常规性的国医保健服务。天籁『小说Ww『W.』⒉

    在开始任务之前,赫连震先讲了一些注意点。

    比如不要跟委员随意交谈私事;在保健的过程中,若现了问题,记录下来,等汇报专家组之后,再集体商议如何处理;禁忌在委员面前表现得太过随意,要注意言行举止……

    苏韬心知肚明,这些委员至少都是正部级干部,及时有一部分已经退休,就跟水老、曹老一样,在华夏依旧属于核心人物,与他们交流也要万分小心。

    苏韬内心并不紧张,反而有些兴奋,因为参加国医选拔,不就是为了能够靠近华夏权力的金字塔尖吗?

    自己与目标越来越近了!

    候选者选择哪个委员,为保证公平起见,需要通过抽签来决定。

    凌玉抽到了一个姓冷的委员,而苏韬抽到了姓赵的委员。其余三名西医也抽到了各自的保健对象,从他们的表情看来,还是比较轻松。

    在备战国医选拔的过程中,大家都对委员们有过初步的了解,这是最基本的功课。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自己的运气不算太好,倒不是赵委员身体不好,而是性格比较古怪。曾经有不少次,出现赵委员投诉国医专家的情况,可以说是在一众委员里,比较难缠的对象。

    赫连震暗叹了一口气,原本他对苏韬还是很看好,入选国医问题不太大,但没想到竟然抽到了赵委员,这其中再次出现变数了。

    赫连震为此将苏韬喊到一边,沉声嘱咐道:“赵委员的性格多变,切忌不要与他起争执!”

    苏韬心中一暖,笑道:“谢谢赫连老师的提醒,我一定小心应对!”

    五辆轿车蓄势待,苏韬上车之后,现旁边已经坐着一人,他主动打招呼道:“岳老,您好!”

    岳遵是此次陪同苏韬前往赵委员家的国医专家,个子不高,头虽然稀疏,但梳理得很整齐,穿着白色的衬衣,鼻梁上架着眼镜,给人一种说不出的慈祥。

    岳遵面带微笑道:“放轻松!我看了你前两轮的表现,非常不错,虽然赵委员比较古怪,但你记住少说少错的道理,过去之后,见机行事,我会在旁边配合你的。”

    苏韬暗忖岳遵虽然是西医,但对自己如此照料,心中也是非常温暖和感动。

    西医和中医在理论上有不同之处,但不代表所有的西医专家都对中医专家保持恶意。安

    岳遵笑道:“说到底,你得喊我师叔!”

    “哦?”苏韬困惑地望着他。

    岳遵继续道:“你师承窦方刚,他曾经跟我一起在湘北省一家医院实习,我们虽然分属不同的科室,但关系很好,彼此以师兄弟相称。”

    苏韬突然意识到,让岳遵陪同自己去见赵委员,恐怕不是运气好这么简单,而是专家组怕自己去见赵委员,结果被刁难,所以故意安排了一个有渊源的专家陪同自己前往。

    苏韬连忙喊了一声“岳师叔!”

    岳遵点了点头,笑道:“老窦挺关心你,知道我是评审之一,这几天可没少打电话骚扰我。不过,你的表现很不错,只要平平稳稳地度过这一关,入选国医问题不大。”

    岳遵的话说得很委婉,提醒苏韬前面的两轮斗医,已经处于领先,所以接下来的第三轮,只要平静地应对,就可以保证优胜了。

    五辆轿车驶出中和医院之后,向各自的目标前进。

    坐在办公室内的刘毅皱紧眉头,捏着苏韬等五人的抽签结果,无奈苦笑,暗忖自己这个小师弟运气未免太不好了。

    五个委员之中,其余四人的性格都比较随和,比较好相处,但唯有这个赵委员,不仅地位很高,而且不容易相处。

    为此,抽选到赵委员作为第三轮的保健对象之后,刘毅还特地请卫生部部长给赵委员打了个电话,说了一堆好话,只为安抚他的情绪。

    不过,事已至此,如果苏韬能顺利完成保健任务,也算是实至名归。

    ……

    轿车转入位于燕京北郊的繁华盛景别墅区,这里位于八达岭风景区,附近有野生动物乐园、残长城风景区、七彩峰公园、文化商业街,以及高山滑雪场和72洞高尔夫球场等旅游景点。

    门口警卫登记完车辆信息之后,轿车继续往里行驶十分钟,停在了一栋看上去比较特别的宅子门口。

    苏韬下车之后,看见院门口长着好几株葡萄藤,绿色的葡萄成串地挂在藤架上,极其醒目。

    岳遵感慨道:“这葡萄长得真好!”

    苏韬也笑着附和:“是啊,让人眼前一亮的感觉。”

    早有人在外等候,是一个年龄在三十多岁的青年,他主动朝岳遵走了过来,笑道:“岳博士,欢迎你!”

    看得出来,岳遵与赵委员还是很熟悉,专家组安排他来陪同苏韬给赵委员提供保健服务,由此可见,也是花费了很多功夫。

    换位思考,给委员做保健服务,这原本就是常规性的工作,不能因为国医选拔的缘故,使得服务水平降低。

    “肖秘书,这位是此次给赵委员提供保健服务的专家,苏韬!”岳遵微笑着介绍道。

    “你好!”肖秘书脸上微微露出些许惊讶之色,感慨苏韬未免有点太过年轻。

    岳遵知道肖秘书的心情,连忙继续介绍道:“你可不要低估他的医术!他是我的师侄,很有希望顺利成为国医专家组成员。”

    肖秘书听岳遵说自己和苏韬有这么一层关系,表情立马变得正常,笑道:“赵委员正在忙菜地,要不你们等他片刻?”

    岳遵想了想,笑道:“那我们就等等吧!”

    在肖秘书的安排下,苏韬和岳遵两人进了会客室。

    苏韬留意屋子里的摆设,装饰风格多以简单质朴,因为匠心独具,反而能突显出一种内敛而大气的格调。

    屋里打扫得干净,还又摆放着几件很具有居家气息的物品,比如门帘、鸡毛掸子、老躺椅、老蒲扇,几盆很简单的盆栽,梨花木柜上还特意放着剪刀、喷壶,让整个屋子顿时充满生活气息。

    岳遵笑道:“赵委员是一个喜欢田园生活的人。”

    看到出来赵委员很喜欢字画,墙壁上悬挂不少画作,其中有一部分是他的作品,苏韬坐在椅子上,目光停留在墙壁上的一副画上,微微多停留了片刻。

    等了差不多半个小时,一个精神矍铄的高个银老者疾步走入屋内,他身上穿着朴素的衣衫,腿管处还有泥垢,与岳遵主动握了握手,笑道:“地里的韭菜长得太猛,所以我得赶紧割掉。收割韭菜,跟你们治病一样,必须要抓紧时间,迟割两三天,可能就长老了,口感就没那么嫩了!”

    赵委员说话比较随意,但眸光锐利,早已在苏韬的身上兜兜转转,好几个来回。

    苏韬与不少高位者打过交道,各有不同,赵委员无疑属于那种锋芒毕露,性格刚毅的类型,这种人眼睛里揉不进沙子,火爆易怒,天生就有一种压迫感。

    这与赵委员退休之前的岗位有关,他曾经是中纪委的主要领导人,被誉为铁面判官,在他手里垮台的贪官污吏无数。

    “大家的时间宝贵,咱们也不要多说什么了,赶紧走流程吧!”赵委员摆了摆手,很直接地说道。

    “那就冒昧了!”苏韬朝赵委员淡淡道,“还请您坐到我旁边,我给您搭脉!”

    赵委员微微一怔,苏韬跟其他国医专家不一样,一般都是配合自己,苏韬却是指挥自己。

    他淡淡一笑,就坐到了苏韬旁边的椅子上,将手放在椅子与椅子中间的茶几上,笑道:“你就是给老水、老曹治国病的年轻中医吧?”

    苏韬没想到赵委员认识自己,连忙谦虚地笑了笑道:“我曾经给二老的确治过病!给您解释一下,之所以让您移步过来,是因为我想看看您的走路姿势,这也是中医望诊的一个步骤!”

    赵委员微微一怔,笑道:“还有这么一个说法,我倒是长见识了!”

    岳遵在旁边脸上露出笑意,他原本担心苏韬会遇到刁难,但没想到苏韬轻易地就掌控了局面,暗忖这小子看上去年轻,其实行医经验丰富,利用巧妙的安排,让赵委员对他有了兴趣。

    赵委员虽说性格古怪,但在苏韬的控制下,很平静地接受保健服务。

    细微之处见真章。

    从苏韬巧妙破局的办法,足以证明他已经具备了国医的资格。

    苏韬给赵委员开始脉诊,他脸上的表情却是比较凝重,最终摇头叹了口气,“不对啊!”

    岳遵听苏韬这么一说吓了一跳,暗忖即使对赵委员诊出了什么不对,那也不能在赵委员的面前直接表露出来。

    赫连震在安排任务的时候,也一再交代过此事,苏韬怎么忘记了?

    这可是原则性错误,因为这个原因,苏韬极有可能就被淘汰出局了。

    不仅是考虑赵委员得知自己得了病,心情可能会不好,而且还关乎国医治病的严谨,如果苏韬断诊错误,那可就砸了国医的招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