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4章 又出惊人结果
    “乱阴阳”,改变病人体内阴阳之气的同时,施针之人也将遭到反噬。.|2

    你干扰别人体内的阴阳能量,自己体内的阴阳之气也会受到波及,紊乱、混沌乃至失控。

    这就是黑医术的禁忌之处。

    苏韬尽管预测到这种可能,也有所准备,但并没有想到反噬如此凶猛,让他完全没有任何抵抗之力。

    苏韬长期练习脉象术,体内的真气远比常人更加强大,否则的话,不只是晕倒这么简单。

    苏韬被人扶到其他病房,凌玉给苏韬搭了一下脉,顿时觉得惊讶无比。

    因为苏韬的气息已经平缓不少,所以无需自己通过外力介入,他会慢慢地平复下来,由此也可以间接看出,苏韬体内的真气,远比想象中更加浑厚。

    差不多半个小时,苏韬悠悠醒转,凌玉连忙递给他一杯水,苏韬迫不及待地一口气喝完。在给小泉冶平治疗的过程中,他流了很多汗,急需补水。

    “小泉冶平怎么样了?”苏韬缓过一口气,连忙问道。

    凌玉赞叹道:“苏师兄,小泉冶平现在状态很好,不仅五脏恢复了生机,而且癌细胞竟然能通过针灸,出现了消退的症状,你的乱阴阳针术,简直神乎其技。”

    苏韬擦掉嘴角的水渍,谦虚地笑道:“那也是你打好基础,用御五行针法,在小泉冶平体内制造了生机!”

    凌玉摇头,钦佩道:“乱阴阳针法,竟然能扼制癌细胞生长,这等针灸之术如果公布于世,一定会引起轰动!”

    苏韬无奈苦笑道:“你给我搭过脉,应该知道我身体的状态,给小泉冶平一人治病,就耗尽了我全身的精力,还让我阴阳失衡,几乎命悬一线。世界上那么多癌症患者,我又如何能治疗得过来?而且乱阴阳针法,属于黑医术,有违中医的医理,不能轻易使用。”

    凌玉站起身,心悦诚服地朝苏韬鞠躬,道:“苏师兄,我败得心服口服!”

    苏韬连忙笑道:“咱们谈不上比试,而是合作!如果小泉冶平不先接受了你的治疗,以他的身体基础,根本扛不住我的针灸。因此小泉冶平的功劳,不能算在我一个人的身上。”

    凌玉知道苏韬是谦虚,虽然自己的针灸,有一定辅助作用,但让小泉冶平的病情有现在的良好趋势,完全是苏韬的一人之功。

    即使没有自己使用“御五行”镇守小泉冶平衰竭的五脏,苏韬自然会用其他办法取代。

    凌玉对苏韬钦佩不已,毕竟通过针灸之术,让癌细胞生长的能量,转变成维持生命的动力,这脑洞开得实在太大,即使自己的师父,恐怕也难以做到这点。

    ……

    越智浅香拿着丈夫检测报告,眼中流露出难以置信之色,惊愕地问道:“这真的是我丈夫的检查报告吗?”

    赫连震嘴角带着微笑,沉声道:“没错,是小泉先生最新的检测报告,各项指标都有好转,身体不少部位的癌细胞出现衰退的趋势,而且五脏的功能也在慢慢恢复。这个结果,远远过我们专家组的医疗,可以称作医学的奇迹。按照这个趋势展下去,小泉先生很有可能会通过自愈能力,病情减轻,慢慢好转,甚至还有彻底痊愈。”

    能让赫连震称作医学奇迹,足见治疗小泉冶平的份量。

    小泉冶平的病情好转得太明显,最直观的变化,如果挤按位于肩部的淋巴癌肿块,明显变软,且缩小了不少。

    越智浅香因太过激动,热泪盈眶地说道:“真的特别感激您!”

    赫连震摇了摇头,笑道:“你应该感谢苏韬和凌玉,是他们妙手回春,创造了这么一个医学奇迹。”

    “请问那两位年轻的中医专家在哪儿?我想当面谢谢他们。”越智浅香诚恳地说道。

    赫连震无奈地笑道:“他们还在进行国医选拔,所以就不能跟你们见面了。”

    越智浅香脸上露出遗憾之色,道:“那就以后再感谢他们了。”

    赫连震与越智浅香分别之后,见朱文渊急匆匆地走了过来,脸上露出无奈苦笑,知道他肯定又是为了苏韬和凌玉而来。

    朱文渊激动地问道:“那两个小子又做出惊人之举了吗?”

    赫连震点了点头,感慨道:“原本我们一致认为的绝症,被他俩成功扼制了,虽然暂时还不清楚后面的情况,是否能让小泉冶平彻底康复,但仪器不会说谎,小泉冶平的身体机能的确有明显好转,癌细胞不仅不再扩散,还出现衰退的迹象。”

    朱文渊用力地握住赫连震的手,沉声道:“这样的人才,千万不能被埋没啊!”

    赫连震复杂地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咱们这是国医选拔,除了对医术有要求之外,还得考量专家们的综合素质。斗医的最后一个环节,才是最重要的,他俩太年轻,我担心他们最后一关无法顺利通过。”

    朱文渊眉头皱起,裸、异常坚定地威胁道:“还是那句老话,如果他俩通过不了,我会选择退出国医专家组!”

    ……

    王氏医馆,王儒脚步急促地走到后院,父亲王曦坐在树下小憩。

    “爸,国医选拔那边传来了消息,小泉冶平的病情暂时稳定下来了。”王儒语极快地汇报道。

    “哦?”原本闭目养神的王曦睁开眼睛,眸光露出困惑之色,“小泉冶平五脏俱损,不出一个月就会死,就是华佗扁鹊重生,恐怕也是回天乏力!怎么可能出现转机?”

    王儒无奈苦笑道:“按照以往惯例,国医选拔的过程极其保密,但如今也是因为出现了震动医学界的大事,所以才会泄露出来。小泉冶平被苏韬和凌玉联手,用针灸治好!凌玉采用的是御五行,苏韬用的是乱阴阳。经过专家组分析,小泉冶平的病情呈良好趋势展,不出意外,活个一两年,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王曦坐直身体,面色复杂道:“御五行是道医宗的最高针灸技艺,原本我以为全天下只有到道医宗主精通此道,没想到现在被凌玉传承了。至于那个乱阴阳,究竟是什么来历?我前所未闻!”

    凌玉竟然继承了道医宗主的御五行针术,由此可见,医术不在自己和儿子之下。

    不过,王曦现在更好奇苏韬的医术究竟到了何等境界。

    王儒语气凝重地说道:“苏韬的来历神秘,无论天截手,还是乱阴阳,都让人无从找到师承,这个人身上太多的疑点了!从传来的消息看,苏韬在治疗小泉冶平的淋巴癌上,占据主导地位。”

    王儒的言外之意很明显,苏韬比凌玉的实力还要更加惊人。

    王曦摆了摆手,沉声道:“你不要疑神疑鬼,无论苏韬有什么特殊来历,他都是中医界百年难得一见的奇才,这一点毋庸置疑。你要永远记住,中医强,王氏才强。长期以来,中医界一直缺少一个传奇人物,为中医正名,让中医崛起。如果中医继续这么孤芳自赏下去,总有一天沦为末流,到时候我们王家也将陷入万劫不复的尴尬之地。”

    王儒见王曦语气很重地教训自己,连忙正色道:“爸,我明白了!”

    王曦重重地点头道:“继续跟道医宗那边联系,凌玉在国医选拔之后,就请他来咱们王氏医馆吧!”

    王曦用了个“请”,足见他的诚意,王儒惊讶道:“不等结果吗?”

    王儒的意思,等凌玉拿到国医大师的称号,再与道医宗联系比较合适。

    王曦摆了摆手,道:“结果显而易见!懂得‘御五行’的人,难道没有资格接掌王氏医馆吗?虽然现在国医选拔的评委由西医占据主导地位,但不要忘记中医依旧有一批人在坚守,绝不会让这样的人才埋没。”

    王儒毕竟还是希望将王氏医馆传承给自己的儿子王国锋,见父亲一意孤行,他也无可奈何,无法违逆,起身道:“我这就去与道医宗联系!”

    王氏医馆名气很大,但与道医宗极有渊源。

    王儒年轻时也曾在道医宗拜师学艺,而王曦更是道医宗主的同门师叔。从王曦的角度来看,道医宗是王家的根,因此凌玉来接管王氏医馆也在情理之中。

    至于王儒略有私心,这也情有可原,他更希望以王氏医馆为根基,培养出一个势力庞大,可以传承几代,以医立家的王氏家族。

    然而,凌玉一旦接管王氏医馆,希望便将破灭。

    ……

    下午一点左右,经过稍作休息,五名候选者聚集在一起,准备下一轮斗医。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均得到了消息,苏韬和凌玉再次联手,让小泉冶平的病情有所好转,因此再次看到两人时,都带有别样的情绪。

    尤其是季冬和,眼中的嫉妒和愤怒,不言而喻。

    赫连震一众评委走入室内,让剑拔弩张的氛围稍微缓和不少,他宣布道:“第三轮斗医,听上去简单,但真正执行起来难度颇高。等会我们安排车辆,送五位候选者分别前往五个委员的家中进行常规性保健服务,我们会安排人随行,根据实际表现进行打分。补充说明,前两轮比试的成绩占据总分的百分之四十,最后一轮最为关键,占据百分之六十!”

    季冬和眼中流露出自信之色,最后一关无疑是最利于自己的方式,他自己开了家庭医生公司,擅长的就是保健服务,如果自己表现得好,完全还有迎头赶上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