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3章 禁用的黑医术
    五行相克相生,是道家的传统理论之一。

    道医宗以“道”入医,“御五行针法”是一套名气很响亮的针灸技法,不过,因为难度高,所以能学成的人屈指可数。

    即使曾经的道医宗大弟子王国锋,也无法驾驭这一套针法。

    御五行,名义上是利用五脏的相生原理进行针灸。

    但事实上风险极大,因为五脏不仅相生,也会相克,一旦掌握不好火候,就会导致五行错乱,小泉冶平直接就会被治死了。

    当然,凌玉的功底深厚,针法巧妙,让在旁边观看的苏韬,有种叹为观止之感。

    苏韬的眼界极高,能让他心生佩服之人,屈指可数。

    苏韬没想到这个比自己还小些的年轻人,竟然能如此精通医术。

    他的天赋绝不弱于自己!

    苏韬终于有种欣喜之感,仿佛一个独自走在荒漠,砥砺前行的苦行僧,在漫天风沙之中,遇到了一个可以并肩而行的伙伴。

    因为凌玉给小泉冶平用心治疗,苏韬对中医五行的看法有了更深次的感悟,原来五脏之间可以用这等巧妙针灸之术,搭建一座全新的桥梁。

    小泉冶平的五脏衰竭,行气的经脉也阻塞不通。

    凌玉相当于运用自己针灸,在小泉冶平身上重新搭建了一个全新的行气经脉。利用五行相生的道理,生生不息,同时极度地降低,行气时五脏的消耗。

    再形象点比喻,御五行以五脏为基础,靠着凌玉的旭阳真气,搭建了一个阵法。

    这个阵法使得小泉冶平用极少的损耗,就可以维持生命。

    在御五行的催动下,只要人身体五脏还能运作,就能用这一套阵法,强行让人活着。

    御五行属于能够起死回生的针法,凌玉已经有“阎王敌”的实力。

    “一刻钟左右,他会醒来!”

    等小泉冶平彻底地昏睡,凌玉面色泛白,虚弱地退下,刚才医治小泉冶平,他动用了九成的功力,如今损耗严重,才会尽显疲态。

    越智浅香连忙给丈夫搭了一下脉,眼中流露出惊容,沉声道:“脉象比之前更稳定,没有搏手的感觉,柔和了许多。”

    凌玉点头,谦虚地解释道:“那也只是暂时的!我用御五行针法,刺激他五脏形成相生的关系,如此一来就能减轻损耗,这样他的五脏衰竭的速度就会放缓,但依旧是治标不治本,大约半年的时间,他的五脏衰竭到一定的程度,就会完全崩盘。简单比方,我刚才就如同给一辆废旧的汽车业,在主要的零部件上了机油,拧紧了螺丝,虽然能运行,但残损得太严重,总有一天还会彻底损坏。”

    越智浅香钦佩地赞赏道:“即使如此,也感谢你的出手相助。”

    赫连震望了一眼苏韬,问道:“等下病人醒来,你还能继续治吗?”

    针灸,不仅让医者耗费精力,对病人也会产生损耗,当然,这种损耗,相比较于西医的治疗,足以忽略不计。

    苏韬点了点头,道:“我和凌玉采取的办法不同,或许还能起到相辅相成的作用!”

    赫连震沉声道:“那就等他醒来吧?”

    小泉冶平身上重新装上了心电监护仪,上面数据比之前明显稳定很多,这充分证明凌玉的治疗有明显效果。

    凌玉的判断很精准,小泉冶平很快醒转过来,睁开眼睛,眸光也明显比方才更加有神。

    “我感觉很舒服!”小泉冶平嚯了一口气,“我许久没有这种轻松的感觉了!”

    越智浅香连忙道:“等下还得给你进行针灸治疗!你能承受得了吗?”

    “当然!”小泉冶平柔和地笑道,“我现在的状态,比任何时候都要好!”

    越智浅香轻叹了一声,朝苏韬鞠了个躬,诚恳地说道:“那就拜托你了!”

    在传统的中医里面,有阴阳九针之法,讲求从阴引阳,从阳引阴,以左治右,以右治左。

    苏韬采用的“乱阴阳”,与阴阳九针,属于截然不同的两个范畴。

    《御医经》“鬼医篇”记载,人如果想要长寿,关键在于抑制人体的新陈代谢,也就是说控制阴阳的此消彼长。

    如果你能保持身体长期不损耗,那就可以永葆青春,长生不老。

    为何道家讲究辟谷,佛家讲究清斋。

    归根到底,是通过降低食物摄入,间接地延缓五脏的损耗程度。

    就如单反相机一样,快门只能按两万次,一旦次数用尽了,相机就报废了,想要让单反相机寿命延长,只有少按几次,别无他法。

    “乱阴阳”针法,就是“鬼医篇”中,提到的一种用移花接木,混乱阴阳之气的办法,达到延缓人体器官,阴阳损耗的办法。

    当然,它的使用有限制,只能运用于“恶核”、“失荣”这类症状。

    小泉冶平现在的身体状态,五脏虽然出现了真藏脉,随时可以停止,但他的身体并没有失去“阳”气。

    相反,他身上的阳气很旺盛,只不过从五脏转移到了其他的位置。

    淋巴位置各种疯狂扩散的癌细胞,是全身阳气所在,也耗尽了小泉冶平所有的生机。

    从中医阴阳之道来看,小泉冶平之所以五脏阳气尽失,出现衰竭的症状,是因为所有的能量(阳气),全部被癌细胞所吸收。

    “乱阴阳针法”,原理是将淋巴位置的癌细胞产生的“阳”气,全部转移到五脏之中,同时利用针法,疏通小泉冶平体内的阻塞,活血通络,如此以来,将他体内的阴阳二气完全打乱,然后重新调整,最终达到阴阳平衡。

    比起御五行,乱阴阳更加匪夷所思,让癌细胞旺盛的生长之气,转变为小泉冶平的生机,这显然是常人难以想象,属于鬼斧神工之作。

    也唯有熟记《御医经》,精通“天截手”的苏韬,才能有此惊人之举。

    苏韬给小泉冶平现在治病,其实是违背天理的一种行为,在古代很受忌讳的医术,所以虽然记录在鬼医篇中,但很少会被御医采用。至于苏韬此前也从没有试过这个针法。

    生老病死,是世界保持正常运转的规则,你强行用医术改变这种规则,肯定会遭到天道的报应。

    所以在“鬼医篇”有所警告,非到万不得一,决不能使用,这属于禁用的“黑医术”。

    与御五行顺应天道相比,乱阴阳是改变“天道”的行为,但如今也是苏韬能让小泉冶平活得更久的唯一办法。

    苏韬也不敢确保能给小泉冶平带来何等效果,因此在行针的过程中非常小心谨慎,随时注意他身体发生的各种变化,一旦出现难以控制的情况,就会选择立马停止。

    苏韬也感觉到了史无前例的压力,小泉冶平已经被凌玉治过,不出意外,能活个半年,没有太大的问题,如果苏韬现在因为失误,让小泉冶平死亡,不仅意味着输给了凌玉,输掉了国医大师的资格,更重要的是,在心理上的打击,是难以预计的。

    随着一根根银针刺入肌肤,小泉冶平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感觉,他原本身体诸多疼痛的地方,瞬间消失,转而有种清凉的感觉。

    与凌玉针灸自己时,那种火灼之感,截然相反,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凉飕飕的感觉。

    仿佛在经历过高烧之后,突然浑身一轻。

    人身体有许多反射区,原本小泉冶平的反射区十分钝拙,淋巴系统遍布人体各个部位,因此扩散的癌细胞,早已让他感觉不到太多的外界刺激。

    他并不知道,此刻这种明显的触觉,意味着苏韬的乱阴阳,正在悄无声息地改变着他体内的情况。

    除了凌玉之外,其他旁观者并不知道,苏韬在行针过程中耗费的精力,已经超出常人的想象。

    苏韬此刻犹如走在万丈悬崖之间索道上,稍有差错,将万劫不复。

    苏韬身上的衣服,已经被汗水浸透,他的眼神无比坚定和投入。

    苏韬用“入微”的境界,扫视着小泉冶平的身体,仿佛看到了那些无孔不入,疯狂滋生成长的癌细胞。他不停地调整真气,将那股癌细胞生长的“阳气”,移花接木,转入到小泉冶平衰竭的五脏之中。

    天截手此刻展现出惊人的效率,在苏韬精妙的针灸刺穴之后,侵入小泉冶平的体内,迅速分散,抵达癌变的部位,然后裹挟着“阳气”,再转入小泉冶平的心肝脾肺肾。

    个中微妙,无法用文字准确、直观的形容。

    苏韬治疗过很多病人,针刺穴位,已经达到随心所欲的境界,但此刻他每一步都得小心谨慎。

    终于针灸完最后一个穴位,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地给小泉冶平拔针。

    每拔出一根针,小泉冶平都会发出呻吟,并不是特别痛苦,而是带着一种舒适的感觉。

    苏韬拔掉了最后一根针,仿佛抽空了最后的力量,直接两眼一黑,往后面倒下。

    凌玉反应极快,连忙移步上前,扶住了苏韬,才让苏韬免于直接摔倒在地。

    赫连震吓了一跳,关心道:“他没事吧?”

    凌玉赶紧给苏韬搭了一下脉,语气凝重道:“他现在体内气息非常紊乱,恐怕得找个地方休息一下才行!”

    赫连震皱了皱眉,唏嘘道:“唉,下午还有第三轮斗医,他现在这样,岂不是要影响了?”

    “没事!”凌玉认真地说道,“我等下会给他推拿、调气,他不会有问题,一定能准时参加下午的斗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