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2章 彼此施展绝技
    赫连震走入另外一个房间,越智浅香正在焦急地等待结果。

    等赫连震走进来之后,越智浅香连忙迎过去,问道:“赫连专家,结果出来了吗?”

    赫连震叹了口气,道:“你丈夫的恶性淋巴癌,已经进入晚期。其实我们专家组评委们早已有所判断,没有完全治愈的办法,只能尽量延缓他的寿命!”

    越智浅香捂着嘴,泪水从指缝滚落,哽咽不已。

    她虽然知道实情如此,但得到结果,还是觉得痛心和遗憾。

    等越智浅香的情绪稳定下来之后,赫连震才缓缓道:“因为我们这是在进行国医选拔,所以还请你和你的先生,选择一个你比较满意的治疗办法。我们华夏国医专家组,也将积极配合,争取能为你先生找到其他缓解痛苦、延缓生命的办法。”

    越智浅香点了点头,知道真相,痛苦过后,反而会觉得豁然开朗,其实包括小泉冶平在内,他也知道自己剩下的时间不久。

    越智浅香仔细看了几份检查报告之后,最终选择了一份,沉声道:“我选择中医的办法来治疗我丈夫!”

    赫连震问道:“理由?”

    越智浅香道:“家父是一名汉医,所以我丈夫在治病过程中,也是以汤药、针灸为主。事实上,也正因为没有接受手术、化疗或者放疗,他的病情才没有继续恶化,能坚持活到现在。同时,在病症之中,有一位大夫分析到了一个细节。我丈夫是在半年前突然病情加重,让人很惊讶。”

    赫连震困惑地望了一眼越智浅香,疑惑道:“具体原因呢?”

    越智浅香叹了口气,道:“如同检查报告中所说,我丈夫那段时间工作繁忙,他长时间高负荷劳作,极少休息,压力过大……”

    赫连震暗叹了一口气,他关注到了苏韬和凌玉的检查报告的不同之处,苏韬在检查报告中点出了这一个细节,而凌玉并没有,这是两人极少的差别。

    他没想到越智浅香却是因为这个微小的细节,选择了中医。

    其实,也能理解,越智浅香也有汉医的只是,从一些细节,能瞧出医生水平的高低。

    当然,出现细节的偏差,这并不是因为凌玉比苏韬实力上的差距,而是苏韬与小泉冶平夫妇曾经私下见过面。

    小泉冶平的身体状况,已经如此糟糕之极,他还与倪静秋洽谈投资合作,足见小泉冶平是一个工作十分疯狂的人。

    加上,苏韬从脉象上分析出小泉冶平的病,突然爆发于半年之前,所以才有这个推论。

    越智浅香的这番话,让赫连震心中微微思忖,这一轮无论结果如何,苏韬都要比凌玉分数略高。

    赫连震有些意外,原本五人参选的国医大师终审,竟变成了二人你追我逐的表演。

    “上午的两轮比试已经结束,大家表现得都不错!”赫连震缓缓道,“下午还有最后一场斗医,请大家做好准备!”

    赫连震随后朝苏韬和凌玉分别招了招手,暗示他俩跟上自己。

    出现这么个场景,第二轮斗医结果也昭然若揭,苏韬和凌玉被越智浅香认可,继续下面的具体治疗环节。

    第二轮斗医,以独立治疗为主,考核候选者个人实战能力。

    毕竟不可能让患者,同时接受五人的分别治疗,所以检查结论和治疗方案非常关键。

    最终在专家的讨论及患者家属的认可下,选择了最合适的候选者作为病人的主治医生,这轮比试已经结束。

    第二轮斗医,比第一轮难度更加高,一方面患者的病情更加严重,另一方面对于专家的综合素质要求极高。

    看上去波澜不惊,事实上波涛汹涌。

    评委们对几人客观公正的打分,加上病人家属的认可,决定由苏韬和凌玉二人为小泉冶平进行治疗。

    当然,对于苏韬和凌玉二人,他们的比赛还没有结束。

    第一局斗医,二人是通力合作,治疗谈罗佑,均展现出了惊人的技艺。

    第二局斗医,二人则是要彼此施展绝技,分出高下。

    西医三人组,气氛不佳,颓丧无比。

    季冬和与欧阳德、彭瀚逸冷笑道:“看来咱们三个人要互相竞争了!第一轮和第二轮,凌玉、苏韬成了最大的赢家;第三轮,他们占据绝对优势,只要不出现失误,肯定比分上领先咱们。咱们之中有两个,要与国医大师擦肩而过了。”

    欧阳德心悦诚服地说道:“不得不说,苏韬和凌玉的水平很高,从他们采样使用仪器的熟练度来看,经过专业的西医训练,输给他们,我心服口服!”

    季冬和有点微怒,道:“欧阳,你怎么能长别人志气?中医就是一群忽悠人的骗子,不讲科学,没有系统的理论体系,咱们怎么能输给他们?”

    彭瀚逸也季冬和有点过分,蹙眉道:“老季,你偏见太深了!今天的表现很冲动,有失稳重!”

    季冬和不耐烦地白了欧阳德一眼,冷嘲热讽道:“为了个国医大师的名头,在一群小毛孩面前服软,我季冬和不愿意做那种怂人!”

    欧阳德皱眉道:“苏韬和凌玉两人可不是小毛孩,他们的医术,你自己心知肚明,比咱们略胜一筹!”

    季冬和怒哼一声,道:“我看你是输糊涂了吧?一点脊梁骨都没有!”言毕,愤怒地甩手,疾步离开!

    西医三人组,在斗医屡次处于下风的状态下,出现了严重的分裂。

    ……

    苏韬和凌玉在赫连震的安排下,在病房见到了虚弱的小泉冶平。

    小泉冶平的状态极其不佳,闭目难言,眉头深锁,嘴唇泛白,似乎在忍受极大的痛苦。

    越智浅香取出针盒,正准备给小泉冶平针灸,缓解痛苦。

    赫连震抢先一步主动道:“由苏韬和凌玉来控制一下他的病痛吧!”

    越智浅香复杂地看了一眼苏韬和凌玉,显然没想到来给丈夫治疗疾病的中医会如此年轻。不过,越智浅香对苏韬的医术还是有所了解,心想就试试看吧。

    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银针,准备给小泉冶平进行针灸。

    凌玉没有取针,因为他相信苏韬的实力,并不需要自己出手。

    小泉冶平现在的身体状况,就犹如即将决堤的河坝,到处出现漏洞,尤其是五脏的生机已经断绝。

    苏韬必须用天截手输送生命气息,让五脏的衰竭尽量延缓,然后才能让他减轻痛苦。

    落针有效!苏韬只刺入一针,小泉冶平的表情便缓和下来,慢慢睁开了眼睛。

    苏韬这一针刺入的穴位,在凌玉眼中大有深意,医典上有一个神秘的“回春穴”,不少针医大师都有过推测具体的位置,但没有一个统一的结论。

    因为“回春穴”不是一个定穴,每个人都不一样,在人的不同年龄和生理阶段,也不一样。

    针刺回春穴,不仅有强身健体的功效,还能青春永驻,驻颜美容的效果。

    一眼就能瞧出“回春穴”,足以证明苏韬惊人的医术。

    在凌玉所认识人中,也唯有师父道医宗主有这等神技。

    “小泉先生,年轻的时候是否曾经参与过与核辐射有关的工作?”苏韬尝试性问道。

    小泉冶平意外地望着苏韬,点头道:“我的确有过这么一段工作经历,但时间并不长,只有两年左右的时间。”

    苏韬如实地解释道:“你的病根源于此,当时的工作导致的体内受到核辐射伤害,使得细胞产生了变化,所以你的淋巴癌,与普通的淋巴癌并不完全一样。不仅淋巴出现病变,五脏因为邪气侵入,产生了毁灭性的损伤,在几十年的时间里潜伏,最终以淋巴癌的形式表现出来。”

    越智浅香微微一怔,显然苏韬的分析,超出了之前医生给出的结论。

    赫连震道:“事不宜迟,接下来你们给小泉冶平分别治疗吧!”

    苏韬点了点头,道:“请凌玉先治吧!”

    赫连震看了一眼凌玉,意思是,他先来行不行?

    凌玉淡然一笑,将行医箱打开,开始准备着手治疗。

    伴随着凌玉一根根银针落下,小泉冶平的气色开始有明显的变化。

    他印堂处的“黑气”,慢慢消淡,变为紫色,再变为红润之色。

    小泉冶平的五脏生机断绝,彼此没有联系的通道,所以出现了阻塞,日积月累,产生大量的毒素,汇聚在全身的淋巴系统上,最终产生了异变,成为了癌细胞。

    凌玉治疗的策略,是用“御五行”针法,使得五脏重新恢复联系,利用旭阳真气贯体,让五脏的机能重新启动,这样一来,阻塞被疏通之后,毒素也减轻,从源头上减缓了癌细胞的扩散。

    小泉冶平顿时有了一种难以描述的感觉,心肝脾肺肾,均出现灼烧的感觉,并不是特别痛苦,而是一种融化的温暖感。

    这滋味就犹如冬日里手上长了冻疮,被沾湿温水的毛巾捂热的感觉,又如暖风拂过,麻痒滋生,更如枯木逢春,久旱甘露,雪中送炭。

    苏韬注意到凌玉落针时的细节,看得出他的谨慎,也了解其中的凶险。

    五行有相生,也有相克。

    御五行的逻辑,是让五脏只相生,不相克,这原本就是有违中医医理,如果失手,对人体的伤害极大,以小泉冶平孱弱的生命之火,瞬间就会熄灭,所以“御五行”对医者的针灸水平,有很高的要求。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凌玉清秀的脸上已经泛起了红光,这是旭阳真气使用到极致的表现,额头上也布满了汗珠。

    小泉冶平则陷入了沉睡,这是“御五行”有效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