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20章 已经病入膏肓
    越智浅香将丈夫小泉冶平扶到无菌病房内,见小泉冶平精神萎靡,脸上挤出笑容,鼓励道:“千万不要放弃!”

    小泉冶平冲着越智浅香淡淡一笑,暗忖虽然和越智浅香属于老夫少妻,但妻子对自己无微不至地呵护,让他十分感动。

    小泉冶平离过四次婚,有五任妻子,其余四人分别是传统的家庭主妇,商业女强人,女政客和女明星,但唯有越智浅香让他感觉有种暖意。小泉冶平朝不远处的心腹招了招手,心腹点了点头,从棕色的公文皮包里取出一份遗产说明,递给了越智浅香。

    小泉冶平温柔地笑道:“浅香,虽然咱们结婚之后,我一直因为生病的缘故,不仅未能照顾你,还给你增添了不少麻烦,但我在人生最后的阶段遇到你,真心觉得特别幸福。因此我让律师重新修改了遗书,等我死后,你将获得我所有的遗产。”

    越智浅香眸光闪烁,惊讶地问道:“你有七个子女,那些遗产应该留给他们?”

    小泉冶平摇头,坚持道:“他们现在都有自己的事业,而且我一直在给他们各种帮助,他们的人生还得靠自己来创造,更关键的是,你也知道他们的人品,我死后他们一定会争夺遗产大打出手,手足相残,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所以这笔遗产交给你,也有我的私心,我希望你帮我照顾好他们。”

    泪水从越智浅香眼角溢出,她哽咽道:“你真的很自私!”

    遗产留给越智浅香,那意味着小泉冶平的那些儿女会将自己视作众矢之的,手足是不会相残了,但肯定会对越智浅香各种不满、骚扰及报复。

    小泉冶平也有点伤心,叹了口气,道:“请你务必要答应!”

    越智浅香摇头道:“你心态一定要放平整,绝对不会有事的!”

    她话音刚落,身后传来窸窣的脚步声,一群人走入病房。

    赫连震朝越智浅香点头致意,道:“感谢小泉先生,成为我们华夏国医选拔的第二个试医患者。接下来,我们此次国医选拔的候选者,会对小泉冶平的情况进行详细检查,用最大的努力来为小泉先生治疗。他们虽然还不是正式的国医,但在各自的领域都属于出类拔萃的人物。不过,有言在先,因为世界上有很多疾病受到科技的限制,属于绝症,暂时没有治疗办法,所以如果我们未能解决小泉先生的病痛,也请您能谅解!”

    越智浅香朝赫连震鞠躬,感激地说道:“谢谢您给我丈夫一次机会。我们走访了全球各大著名医院,都没有找到根治的办法。如今来到华夏,也是抱着一丝希望。即使治不好,我们也不会有怨言,只会感激你们的善意与包容。”

    越智浅香长相甜美,看上去只有二十五六的样子,虽说穿着相对保守的少妇装,但举手投足透着股甜腻的味道。如此佳人,言语绵软的恳求,在场绝大多数都是男性,顿时荷尔蒙就旺盛了。

    越智浅香在众人脸上扫过一阵,最终落在人群中的苏韬脸上,眸光微微露出诧异,她的记忆极好,自然认出苏韬曾经在全聚德曾经跟自己一起吃过烤鸭。

    苏韬朝越智浅香点了点头,越智浅香连忙低头施礼,两人虽未交流,但也落在不少人的眼中。

    “苏师兄,与她认识?”凌玉一改往常的慎言,主动询问苏韬。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人生就是这么多巧合,他没想到与小泉夫妇竟然如此有缘,当初在饭桌上,他就看出小泉冶平的气色不对劲,属于身患绝症的状态,绝对活不过一年。当时他没有直接说出来,故意还不给小泉冶平诊断,没想到转了一圈,还是得要跟小泉冶平诊治一番。

    不过,苏韬对小泉夫妇这对岛国人,倒是没有太多恶感,至少对越智浅香,他难以憎恶。

    越智浅香长相符合岛国人的审美,脸蛋圆润,眼角很开,眸光闪烁晶亮。她的身材远比正常岛国女人也要高挑挺拔,肯定在一米六五以上,说话绵软带着沙哑的嗲嗲糯音,给人一种天然的亲切之感。

    现在华夏的审美在苏韬看来略有点畸形,骨瘦如柴,身无二两肉的锥子脸女人,被称作美女,作为较为传统的苏韬,很难接受这样的价值观。

    相对而言,越智浅香略带有婴儿肥,身上看上去匀称而丰腴的仪态,更符合苏韬的喜好。

    “曾经见过一面!”苏韬无奈苦笑道,“她恐怕是为了自己的丈夫,才会出现在这里。”

    凌玉不再多问苏韬,他从苏韬史无前例的凝重表情中,能看出,接下来将会遇到一个极为棘手的难题。

    赫连震清了一下嗓音,缓缓道:“接下来我们开始第二轮斗医,这次以实战为主,综合考虑大家在治疗难症病人时的办法与手段。这一次治疗,不再进行会诊,大家各自需要拿出看家本领,给出合理的诊断方案,给大家一小时的时间,结束时我要看到一整套的报告。”

    众人脸上流露出凝重之色,第二轮果然比第一轮难度要更高。

    第一轮,虽然给了残缺的病例,但只要有经验的医生,还是能从残血的信息中找到蛛丝马迹,分析出病人的问题在哪里!

    但第二轮,什么信息都不给你,需要你自己通过各种各样的检查,分析出病人的病情。

    一般的医院,各项工作是分开的,放射科的医生负责透视、造影、ct、mr检查,检验科负责检查血、尿、粪便,而输血科负责配血发血等,按照赫连震的意思,现在所有的工作需要一个人来负责,这主要是考察候选者的综合素质。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都是西医专家,所以对检查流程并不陌生,但他们平常都有助手做好各项数据,所以处理起来稍微有点缓慢。

    等赫连震宣布开始,他们就先后开始给小泉冶平取血、验尿、拍片等工作。

    虽然第一轮的结果没有公布,但苏韬和凌玉两人表现优异,肯定领先,所以这三人隐隐也有竞争的苗头。

    毕竟原本他们认为淘汰掉凌玉和苏韬,他们就可以包揽三个名额,现在情况有所变化,他们三个人势头不对,他们必须要争夺名额,不然的话,苏韬和凌玉倘若有一个人入选,他们之中也面临着被淘汰掉一个。

    考虑到增加难度,小泉冶平不能对医生说出自己的病情,一切都要靠医生自己的经验和手段。

    轮到苏韬诊治,他搭了一下小泉冶平的脉象,微微沉吟,嘴角浮出苦笑。

    比想象中还要眼中,竟然是“真藏脉”!

    《素问·玉机真藏论》记载:“真藏脉见,乃予之期日……诸真藏脉见者,皆死不治也。”

    简而言之,小泉冶平的脉象是死脉!

    真脏脉是五脏真气败露的脉象。五脏的病发展到严重阶段时,由于该脏精气衰竭,胃气将绝,而各显现出特别的脉象,但均没有“胃、神、根”的脉气,尤其没有从容和缓之象。

    一般来说,五脏有一处出现真气败露的脉象,病人就离死期不远了。

    然而,小泉冶平的脉象出现了多处败露迹象。

    心脉坚硬而搏手;

    肝脉弦硬劲急,脉体的紧张度很高,切按下去像触刀刃般绷紧;

    脾脉软弱无力,快慢不匀;

    肺脉大而空虚;

    肾脉搏手若转索欲断或如以指弹石般的坚实。

    一般来说,无脉有其一,就离死不远,小泉冶平五脉都绝,还能活着,已经是一个奇迹。

    之所以小泉冶平还没有死,一方面因为有良好的经济基础,所以能够及时给身体补充能量,另一方面因为小泉冶平的心态还不错,保持比较平稳的心情。

    小泉冶平的生命之火,其实不仅脆弱,还飘摇不定,只要轻轻地吹口气,指不定就会灭了。

    苏韬望向站在不远处的越智浅香,心里暗叹了一口气,这女人倒也挺幸运,虽说嫁了个老头子,但这老头子活不了太久,也省得她将青春白白浪费了。

    当然,并非苏韬没有人性,而是小泉冶平的病,已经病入膏肓,无药可治了。

    随后,凌玉也跟苏韬一样,给小泉冶平搭脉,一向风轻云淡的表情,也露出了凝重之色。

    虽然知道小泉冶平无药可治,但苏韬知道这是在斗医,所以他还得确定小泉冶平得的是什么病。

    在欧阳德等人的惊讶目光中,苏韬熟练地挑选西医仪器设备,开始对小泉冶平进行取样测试。

    当然,因为有诊脉的参考,所以苏韬检查的项目也极少,主要是对血液进行了检测,而且检测的项目也比较少,取血量也要比欧阳德他们少很多。

    就当苏韬取样结束之后,凌玉也开始给小泉冶平取样。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的面色顿时有点难看,因为他们意识到,苏韬和凌玉并非只会中医,对西医检测也不陌生。

    此刻,他们的心情也越来越糟糕,因为这两个年轻人给他们的威胁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