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19章 那就拭目以待
    第一局斗医结果,比想象中更要明朗化,三个西医没有给出有新意的诊治方案,两名中医带了耳目一新的感觉,帮谈罗佑彻底治愈了困扰多年的隐疾。

    尤其是朱文渊近乎“失态”的威胁,让苏韬和凌玉二人在第一场斗医的过程中处于遥遥领先的地位。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面色难看,他们原本以为题目,会偏向自己,但结果却让人出乎意料之外。

    倒不是他们医术水平不够,谈罗佑自己就是个西医专家,本人无法找到太好治疗自己的办法,欧阳德三人又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找到创新的西医诊疗方案呢?

    至于苏韬和凌玉两人的中医水平极高,两人虽然没有交流,但在暗地里却互相印证,确定了谈罗佑的治疗方案。

    两人在治疗谈罗佑的过程中,看似合作得天衣无缝,实际上也在暗中切磋,对彼此的医术更加了解。

    苏韬此刻的心情很复杂,既是欣喜,又有点无奈。

    凌玉的医术明显超过他的师兄王国锋,而且性格低调、谦逊、内敛,让人生不起恶感。

    但两人现在同为国医选拔的候选者,彼此之间虽然合作过一次,但最终注定成为敌人。

    凌玉目光投向苏韬,尽显亲切,他由衷地赞赏道:“苏师兄,刚才重铸经脉,你用指法替病人泻炙,居功至伟,如果诸位评委打分的话,也应当比我要高才合理。”

    凌玉的声音不大,但清晰地传到在场每人的耳朵里,赫连震暗自点头,虽说他是一个西医,但也能看出些许门道。凌玉的针灸或许展现出了高超的技艺,但苏韬凭借手指,就能让病人减轻痛苦,实在是一种神乎其技的技艺。

    苏韬的手法,类似于麻醉效果。在西医手术中,主刀医生固然重要,但麻醉师的作用也很明显。一般来说大的医院,重症病人越多,麻醉科的地位越突出。

    谈罗佑被扶进了休息病房,工作人员给他从食堂打包了一份小米粥,他刚吃完就发现有了明显的效果,身上暖烘烘的,四肢也有了力量。

    赫连震推开门房门,低声道:“老谈,你感觉如何?”

    谈罗佑原本泛白的面色,已经多了一抹红晕,他叹气道:“让我很吃惊,虽说刚才治疗的过程,极其痛苦吗,但我现在却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这么多年来,我明显感觉到身体素质越来越差,自己查过不少文献,也找过朋友帮我诊治过,但一直没有取得进展,睡瘫症始终折磨我!但现在我觉得特别困,真心想好好的睡一觉!”

    赫连震苦笑道:“你暂时还不能睡,第一轮你是患者,你的意见特别重要,我们的评分结果已经出来,还需要你看一眼。你拥有一票否决权!”

    所谓的一票否决权,就是如果谈罗佑觉得结果有问题,他可以推翻!

    谈罗佑将结果拿在手中,仔细看了两眼,苦笑道:“没想到西医那边得分如此之低,让人始料未及!”

    赫连震分析道:“主要是苏韬和凌玉两人,在分析残缺病例部分,也展现出了惊人的能力,他俩并非只精通中医,西医的基础也很扎实,那些残缺的病例,没有难住他们。西医三人,只判断你得了睡眠障碍症,但中医两人,却精确地说出,你得的是睡瘫症。”

    谈罗佑轻呼一口气,道:“中医在断诊方面,很有优势。他们看病,讲求一个准字。这个准,不仅仅是说断诊精准,而且在病跟上也在追本溯源,能找到核心关键,西医在这方面有明显的差距。”

    赫连震点了点头,又道:“这种情况,也只是在特别优秀的中医身上出现。一般的中医,也看不出这多门道。”

    谈罗佑感慨道:“这届国医选拔,我们遇到了了不起的人物啊!”

    “还一下子遇到俩!”赫连震自嘲地笑道:“你现在终于知道为何夏德春抛弃中西医成见,强力推荐苏韬的缘故了吧?”

    谈罗佑老脸一红,道:“我等下得给他打电话致歉,当初听到这个消息,我还给老夏打了个电话,劈头盖脸地骂了他一顿,说他是胳膊肘往外拐!明明是个西医专家,却把推荐名额给了中医那边。”

    赫连震沉声道:“中西医之间的分歧和矛盾一直很激烈,接下来两场斗医,恐怕还会发生争执。”

    谈罗佑耐心地安慰道:“有争执是好事!你也知道,现在国医专家组的西医占据了绝对优势,但深受首长信任的几位,还是那些经验丰富的老中医专家。他们用药非常讲求,安全没有副作用,而且见效也快。”

    赫连震点了点头,道:“作为华夏的西医,的确有很多地方要向中医学习,我一直认为,这是华夏西医突破自己,在国际上站稳脚跟的一种策略。老祖宗留下了不少名贵的药方,如果加以研究和试用,一定能创造出许多震惊世界的医学奇迹。”

    谈罗佑摇头苦笑道:“只可惜现在国内的西医,大都信任国外的医学理论,太过意依赖仪器设备,同时很多时候,依靠国外的进口药物。”

    赫连震面露忧色,叹气道:“现在国外进口药物极其昂贵,虽说有奇效,但对于普通老百姓而言,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谈罗佑唏嘘道:“华夏西医的未来之路,还很遥远!落后西方至少二十年,像欧阳德他们虽然学成归来,但脱离了国外医学院那些尖端仪器的辅助,实力和水平也下降了不少。”

    谈罗佑一针见血,欧阳德他们之所以比起华夏那些普通西医更加出色,只不过是他们在国外留学时实践过更复杂的手术,同时对新仪器设备的研究也高人一等。

    打个简单的比方,就像电脑刚普及的时候,欧阳德他们早一步接触过电脑的操作系统,所以使用电脑更加熟练。

    但论天赋或者创新力,欧阳德三名西医年轻专家,比起苏韬和凌玉,就显得略有不及。

    “评分结果合情合理!”谈罗佑认可道。

    赫连震点了点头,道:“你现在需要休息,要不后面的斗医就不要参加了?”

    谈罗佑摇头,笑道:“那不行,我很期待下面会发生什么样的故事。”

    赫连震错愕地望了一眼谈罗佑,知道自己的这个老友,已经被苏韬凌玉二人的中医之术所折服,他笑道:“那就拭目以待吧!”

    他们虽然是医生,但也是病人,当久治不愈的病,被医生高明的手法治愈,心情与普通人并无二样。

    ……

    韩姐将一张纸页,递给上司刘毅,汇报道:“第一场斗医的结果已经出来!”

    刘毅连忙拿在手中看了一眼,脸上露出欣慰之色,点头道:“接下来还有两场斗医,尤其是最后一场,涉及到重要人物,我们一定要做好准备,尤其不能让赵委员觉得不适。”

    赵委员是本次第三轮斗医最重要的人物,韩姐连忙道:“魏部长与赵委员打过招呼,他表示了认可!”

    刘毅沉声道:“仅仅如此还不够,虽然那五位候选者都经过层层筛选,但对委员们的脾气并不了解,在公布第三场斗医的通知之后,务必要像他们说明情况,不能让委员们有任何不适。”

    韩姐连忙点头,她知道为何刘毅这么严肃,因为如果组织不当的话,他们统筹组肯定会面临问责。

    韩姐匆忙离开,去统筹、协调其他事宜,他们肩负着整个国医选拔的后勤组织,虽然不直接参与国医选拔的具体评审工作,但要确保整个流程畅通。

    刘毅取出手机,犹豫片刻,还是给恩师宋思辰发了一条短信,“顺利勿扰!”

    国医选拔终审,整个过程都需要保持机密,所以刘毅给宋思辰发送的消息不能太多,但宋思辰应该能理解,这是一个捷报!

    ……

    新广传媒总部大厦。

    倪静秋面色不佳,助理安茜汇报了富士财团的回馈,结果让她有些意外。

    安茜沉声道:“小泉冶平已经婉拒了投资意向,至美传媒那边则抓住了二号关键人物。小泉冶平的手下渡边有助,按照小泉冶平的意思,等他回国之后,将辞去富士财团的职务,交给渡边有助来接替自己工作。”

    倪静秋深叹一口气,握紧拳头在桌面上轻轻地捶打两下,沉声道:“渡边有助虽然对小泉冶平极其忠诚,但是他是有名的鹰派商人,年轻时曾多次发表过反对华夏言论,所以这是我为何没有与渡边有助接触的原因。”

    安茜皱眉道:“但是至美传媒那边似乎没有这种顾忌,公司总裁昨天亲戚前往富士财团拜访几个高层,其中就包括渡边有助。”

    倪静秋表情凝重地重申,道:“即使无法促成这笔投资,我们也不能与渡边有助打交道,这是原则性问题。”

    安茜点了点头,认同倪静秋的观点,虽说商人重利,但涉及国家尊严,还是得有自己的底线。

    安茜想了想,安慰道:“或许还有转机,小泉冶平委托关系,以试医患者的身份,进入国医选拔的终审。如果他能被治好重病,那样就不会辞退职务。”

    倪静秋摇头叹气道:“我从不相信奇迹!既然富士财团合作可能性极低,那么你立即安排人员物色其他投资商,只要有好的项目,相信绝对会吸引到慧眼识珠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