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18章 一扇全新的门
    在众人的关注之下,苏韬和凌玉开始为谈罗佑治疗阳虚之症导致的睡瘫症。

    治疗这个病,难点在于重铸肾经。

    以苏韬和凌玉的水平,独自行针,都有把握完成,何况两人共同携手,因此效率也比想象中要高一些。

    治疗谈罗佑的这个病,关键点在于断诊,要能看出他的病在肾经上。一旦找到问题所在,对症治病,就能有所收获。

    苏韬让凌玉针灸,自己推拿,也是想见见凌玉的水平。

    凌玉的针灸策略,让苏韬也是大开眼界。

    中医针灸,切忌头疼医头,脚疼医脚。凌玉竟是反其道行之,从谈罗佑平时觉得酸麻难以伸直的右臂开始起针。

    大概一两分钟,凌玉沿着那条手臂,密密麻麻地下了七七四十九针,这是针灸“手少阴心经”。

    按中医的理论,在五脏之中,心为“君主之官”,总统神志。疏通“手少阴心经”,是治疗睡瘫症的关键步骤。

    中医认为凡精神、意识、思维等高级神经的活动都由心来总管,想要治疗睡瘫症,还得先从疏通心经来入手。

    苏韬发现凌玉下针特别用心,同时速度并不快,心中微微一惊,这小子似乎有意放慢了节奏,将道医宗的针术故意展现给自己看。

    中医讲求师门传承,凌玉这么做,岂不是犯了忌讳

    苏韬正犹豫是不是要用心记住一些道医宗特别的入针技巧,凌玉仿佛看出了苏韬的心态,道:“苏师兄,你也不必忌讳,我师父曾经说过,中医之中针灸之术最为上层,可惜入门门槛太高,以至于千百年来,丢失了大量珍贵的手法,所以他嘱咐我,有机会一定要把自己知道的技巧传播出去,同时好要悉心别人的技艺,这样才不会让中医固步自封”

    苏韬意外地叹气道:“道医宗主果然心胸开阔。”

    他对道医宗一直没有什么好印象,这主要是因为王国锋的缘故。如今仔细一想,王国锋只能代表自己,不代表道医宗。作为中医传承千年,极富盛名的大宗门,还是有许多医德医品上佳之人。

    从行针就能看出一个人的性格,凌玉虽然长相秀气,但下针动作爽利、迅速,没有丝毫拖泥带水之感,透着一股大宗门的自信与洒脱。

    苏韬下针与凌玉有所不同,他走的是奇诡一脉,入针比较飘,选穴比较奇,输入的真气也凝而不散。

    凌玉给谈罗佑灸完了“手少阴心经”,转而准备针灸“足少阴肾经”。

    谈罗佑的病症是“肾阳虚”,只有重铸足少阴肾经,才能彻底地根治疾病,不然的话,也只是一时舒服,谈罗佑或许一两个月不会再出现鬼压床的症状,但时间一过,还是会复发。

    重铸和疏通,完全是两个概念,所消耗的精气神也不可等同。

    苏韬深吸一口气,在凌玉针灸“足少阴肾经”前,开始推拿。

    扁鹊手加上天截指,很快就发挥了威力。

    凌玉眼中闪过惊叹之色,他自然听过这两种技巧,没想到如此神奇。

    扁鹊手法多变,在推拿肌肉和穴位的过程中,给人一种梦幻之感,仿佛不是在治病,而是在表演。

    天截手神秘莫测,每一个指压都透着强劲的真气波动,竟然比银针入穴,更有渗透力。

    五分钟之内,谈罗佑口中不时传出各种奇怪的声音,这是被推拿之后,他下意识地反应,在场众人,没有人笑话他,只会赞叹苏韬手法的精妙。

    苏韬的手指实在太有魔力,谈罗佑感觉仿佛自己全身的筋骨焕然一新,犹如一辆破破烂烂的自行车,重新上了机油,更换了链条、螺丝等零件后,到处充满了力量。

    凌玉瞧出了天截手的神奇所在,苏韬的手指仿佛给谈罗佑注入了源源不断的生命能量,以此作为根基,让谈罗佑在随后的针灸过程中,仿佛经脉上了一层保护伞,随便凌玉如何折腾,也不会有所损伤,这样就能够更加安全地重铸经脉。

    苏韬的推拿,间接地帮凌玉减轻了难度。

    在西医看来,谈罗佑的病属于神经紊乱,用镇静催眠的药物,让神经系统稳定下来,这是主要的治疗办法。

    而在中医看来,谈罗佑的病损伤了经脉,导致气血运行异常,直接影响心脏供血,导致手臂发酸,睡觉出现梦魇,如果继续放任下去,不只是睡眠出现障碍,甚至还会引起瘫痪。

    在中医的文献之中,有诸多重铸经脉的案例,先是以猛药灌之,再用针灸疏导。

    凌玉意识到苏韬已经早就有所预备,他在复审的时候,就给谈罗佑开了药方,那就是一剂猛药。

    以至于凌玉这次看到谈罗佑之后,发现他的病已经不需要使用任何药物,才会给出“停药”的诊断。

    凌玉心思百转,暗忖自己比起苏韬还是有些差距,他第一次也看出了谈罗佑的隐疾,但遵循医不叩门的原则,并没有说出来。而苏韬却是抢先一步,留下了先手,就凭这一点,苏韬智谋与远见就在自己之上。

    凌玉终于知道为何师兄王国锋屡次败给苏韬,与这样心智超人的对手角逐,的确有种步步为局每步落后的感觉。

    不过,凌玉对苏韬极有好感,因为他能从苏韬的身上学到很多有用的知识。

    比如天截手,给他的医学体系,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

    凌玉在针灸“足少阴肾经”的过程中,苏韬并没有闲着,他不时地会挤按谈罗佑的穴位,这是扁鹊手的“泻炙”法,可以让谈罗佑减轻痛苦。

    旭阳真气以阳刚为主,行针有罡火,谈罗佑感觉浑身如同灼烧,口中发出微弱的呻吟,但每当苏韬“泻炙”之后,就会缓解痛苦,久而久之,他就特别希望苏韬赶紧给自己按一按。

    “啊”

    谈罗佑痛苦地叫出一声,他的意志力很坚强,能够如此失态,说明承受的痛苦非同一般。

    凌玉的旭阳真气,纯正刚猛,已经到了关键的几处经脉。

    如果把重铸经脉,比作治河道,凌玉这几针形同炸山开渠,需要惊人的力量,所以谈罗佑才会如此痛苦。

    苏韬赶紧探出手指,挤压他几处穴位和肌肉,谈罗佑的表情不再那么痛苦,身体剧烈的颤抖也缓和下去。

    “要不要休息一下”苏韬提议道,“你或许可以坚持,但病人还是得喘口气,调整一下”

    凌玉点了点头,取了一张湿纸巾,擦拭了一下额头,苏韬判断得很准确,现在是要让病人休息一下。

    谈罗佑咬牙道:“我没事”

    他其实此刻很虚弱,浑身被汗水打湿,样子很狼狈。

    苏韬耐心地解释道:“你体内的经脉很乱,就跟被洪水冲洗过的河道一样,原来的河道改道,出现了无数个多余的湖泊、小河、溪流,形成了奇怪的经络运行线路,重铸的过程,就是经脉再次改道的过程,要把那些没用湖泊、小河、溪流全部抹掉,才能让元气流通得更加顺畅,因为工程量大,不可能一蹴而就。”

    等五分钟过后,凌玉开始落下最后几针,苏韬也不停地用“泻炙”的手法,帮谈罗佑缓解压力。

    通则不痛,痛则不通。遇到堵塞的病灶,所以凌玉也加大了力道,苏韬防止谈罗佑直接疼晕了,所以也万分小心谨慎。

    如果平常的话,他或许只用七分力,但现在用了足足九分。

    这是在国医选拔终审,旁边三位西医候选者虎视眈眈,他必须要让众人相信中医能创造奇迹。

    当下最后四针的时候,苏韬迅速拿起准备好的布团塞入谈罗佑的口中,如果不及时塞入,谈罗佑很有可能咬伤自己的舌头。

    谈罗佑表情狰狞,已经扭曲变形。

    幸好下针只是瞬息之间,凌玉取针的速度,比常人要更快

    谈罗佑仿佛经历生死大劫,脸色惨白,虽然取了针,但身体的肌肉还是在情不自禁地抽搐着。

    众人面面相觑,大多都是西医,并不知道其中发生了什么。

    中医出身的评审朱文渊神情激动,在别人眼中不过是扎针而已,但他却仿佛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精彩表演。

    “那是道医宗的旭阳真气和火灼针技吗”

    “那是扁鹊手和天截手吗”

    朱文渊没想到在两个年轻晚辈身上,能看到中医绝技,竟然眼角微润了。

    “老谈,你没事吧”赫连震见谈罗佑缓缓地直起身,担心地问道。

    “我没事,只是没力气,还觉得后脑勺有点凉飕飕的”谈罗佑望了一眼苏韬,好奇地问道。

    “这是好现象你的经络重新铸造过后,对热、涨、酸、麻、冷异常敏锐。等会儿喝两杯热水,如果有条件,喝一碗小米粥的话,很快会恢复体力,就没有虚弱感了。”苏韬试探地问道,“你尝试伸缩一下胳膊,看是否还有酸麻的感觉”

    谈罗佑伸了伸胳膊,惊讶道:“能顺利地全部伸展了”

    以前,他的胳膊想要伸直,必须承受很大的痛苦,但现在不仅能够轻易地平伸,而且动作更加灵活,变换各种角度。

    朱文渊再也忍不住,直接从座位站起,大声道:“各位评委,我今天可以说是叹为观止。从中医角度而言,苏韬和凌玉都称得上当世神医,即使在历史长河中,这样的人才也寥寥无几,还请你们务必让他们通过国已审核。否则的话,我只能愧疚辞退现在的身份”

    众人大惊,没想到朱文渊如此赞许苏韬和凌玉的实力

    朱文渊的言外之意,苏韬和凌玉的医术已经超过了他,如果两人成为不了国医,他也不好意思待在这个专家队伍里了。

    朱文渊这一番“以退为进”的话,无疑拔高了苏韬和凌玉在众人心中的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