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16章 中西医的分歧
    终审即将开始,谈罗佑无奈苦笑,没有继续与苏韬交流,离开休息室。

    谈罗佑琢磨着,再聊下去,接下来的工作就没办法正常开展了。

    苏韬误以为谈罗佑顾忌旁人眼光,也就没有继续说出自己的治疗方案。

    毕竟等会就要开始终审了,如果苏韬和评委走得太近,显然不大合适。

    谈罗佑的隐疾还是比较严重的,表面症状是阳虚导致的睡瘫症,中医治病问因,究其真正的病根,还得追本溯源,治疗起来,不是一般的复杂。

    又等了几分钟,保健局工作人员韩姐邀请五个候选者前往另外一个房间。

    房间内早已有十名评委等候,可见此次选拔的严格。

    主审赫连震望着五张年轻的面孔,一改严肃,面带微笑道:“首先,恭喜你们进入终审环节,能从那么多专家脱颖而出走到这一步,已经充分证明了你们的实力。不过,既然是选拔,那也是残酷的,从你们五人之中,会淘汰掉两人,仅有三人成为我的同僚,享受国医大师的称号。当然,称号不仅仅是荣誉,更是一种责任。”

    副审谈罗佑面色有点凝重地说道:“下面公布此次国医大师终审的办法。共有三个考验,根据大家在考验过程中的反应和具体表现,进行打分,最终根据评分高低,排列名次,取前三名,授予国医大师称号。”

    另外一名副审卞荣发补充解释道:“所谓的考验,其实就是为大家准备了三个不一样的病人。我们挑选的病人,具有代表性和典型性,所以你们在治疗的过程中,一定要给出恰当的治疗办法。”

    三个主要的评委说了这么多,其实本质没有改变,就是“斗医”,看谁的医术更加高超,治疗的办法更加巧妙、精准!

    赫连震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望了一眼谈罗佑,淡淡问道:“你刚才找苏韬私下聊天了?”

    谈罗佑叹气道:“我还是没忍住好奇!”

    赫连震点了点头,道:“等下就能得知结果了!”

    五个候选者陆续入座,有人将一份复印好的材料分给五人。

    赫连震宣布道:“第一试,采取的是会诊形式!我们在为保健委员会的领导们治病的过程中,很多时候都是会诊,一起探讨研究,综合各方面的建议,最终给出正确的诊治方案。给大家看病例及检查结果,通过这些基础信息和数据,大家来分析,病人究竟患了什么病!限时十五分钟!”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心中窃喜,这不是故意偏向自己的比试方法嘛?

    中医治病是看人说话,西医治病是看图说话。

    西医断诊厉不厉害,关键在于是否能通过病例和各项检查结果,准备地分析出患者的病症。

    中医讲求望闻问切,并不包括利用仪器给出的各项报告,解读病人的病因。

    现在会诊,不给看病人,而是让大家看病例,这显然更利于西医出身的候选者。

    当然,这也是在情理之中,毕竟现在国医大师的主力军还是西医,他们会情不自禁地按照自己的理论体系出题。

    三个西医候选者,现在内心很放松。此次最终选拔三人,如果苏韬和凌玉都排除在外,那么他们三人都有资格成为最后的赢家。

    另外,苏韬和凌玉看上去太年轻了,三个西医候选者完全没法将苏韬和凌玉视作竞争对手。

    他们内心都很好奇,评委是怎么让他们留到终审的。

    欧阳德迅速地翻阅了病例,眉头开始皱了起来,随后又仔细看了一下病例后面的检查报告,面色更加阴沉。

    其余两个西医出生的候选者也是如此,他们脸上流露出难色。

    倒不是检查报告太复杂,而是太简单了,存在残缺。

    各项指标都在正常的范围内,即使有几项指标出现浮动,也是在可控范围,毕竟人的指标会因为身体的状况,偶尔出现一些波动。

    从过于简单且残缺的检查报告,要分析出复杂的内容,这无疑是很难的一道试题。就跟高考作文命题一样,给的提示越少,这文章写起来越难,越容易跑题。

    凌玉表情依然平和恬淡,他对西医并不陌生,与苏韬、王国锋一样,作为宗门悉心培养的优秀人才,他的西医根基也不差。医术有共同之处,如果你先学的西医再学中医会很难,但如果你先学了复杂枯燥的中医,再研究西医的理论,会发现能很快地融会贯通。

    凌玉皱眉思索片刻,取笔开始撰写自己的结论,他并没有用太多的时间,很快就放下笔,表示自己写好了。

    至于欧阳德等三人,沉默许久之后,匆忙奋笔疾书。

    苏韬皱了皱眉,将病例研究了好几遍,嘴角浮现出苦笑,开始答题,与凌玉一样,他也没有写太多的文字。

    十五分钟过去,五人均交出了自己的答卷。

    赫连震看完之后,点了点头,满意地说道:“不愧是专家,选择的切入点,都很独到和精准。不过,结论成两派,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从白细胞数减少、肝肾功能减退分析得出,病人正在服用地*西泮及利眠宁等药物,继而得出病人患有睡眠障碍的疾病。而苏韬与凌玉均给出了梦魇之证的结论,并作出了解释,梦魇就是众所周知的鬼压床,在西医的学名为睡眠瘫痪症。”

    他顿了顿,沉声道:“从精准度来看的话,睡眠瘫痪症更加贴切。”

    赫连震的意思很明显,从病例分析来看,中医这边的两个年轻人,隐隐更加占据优势。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表情有点难看,均意识到自己轻敌了!

    当然,他们又心有不甘,莫非两人是靠运气蒙的?

    谈罗佑等赫连震说完,坦诚道:“不瞒大家,这份病例正是我的。仅从残缺的病例,能分析出我得了什么病,各位都非常了不起。”

    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面面相觑,而苏韬和凌玉没有丝毫波动,后两者早已看出病例的主人正是谈罗佑。

    病例虽然残缺,但也描写了一些病人气色、形体及身体状况。

    气色泛黄,行动迟缓,而且动作幅度太大,肢体会产生酸麻之感。

    在西医眼中,这些属于无效的信息,但在中医行家,就可以分析出是阳虚之症;

    同时,再配合身体指标的提示,白细胞数量较少,肝肾功能减退,极有可能服用了地*西泮及利眠宁等具有镇静催眠作用的药物,就可以具体推测这个患者得了的是阳虚导致的梦魇之症。

    谈罗佑起身朝五人鞠了个躬,道:“下面请大家以我为试医患者,帮我拟定诊治方案。”

    五人意识到刚才从病例分析病人的情况,只是第一步而已,下面才是正餐,怎么治才是关键!

    苏韬难怪刚才谈罗佑突然离开,以至于自己没有来得及说出根治的办法,原来谈罗佑会在斗医的过程中,以此为题。

    不过,虽说提前知道谈罗佑的病症是什么,自己此前也有过准备,但治疗方案,还是得下功夫,费一番脑筋,要想出一个更加精妙的办法。

    毕竟凌玉也展现出了过人的眼力,在断诊的准确度和效率上并没有落后自己。

    苏韬知道自己不仅是跟西医的那三个专家竞争,更重要的是要与凌玉竞争,他想了想,在纸上写出了自己的答案。

    而凌玉也极快地写下了自己的诊治办法。

    又过了一刻钟左右,赫连震拿着五人的答案,他表情变得有点古怪,沉默许久,摇头苦笑道:“没想到出现跟之前惊人一致的情况,还是泾渭分明的两种观点。欧阳德、季冬和、彭瀚逸三人分别给出了几种镇静催眠的新药,我也在国际学术杂志上见过,这几种药虽然产量很少,但效果非常好,而且没有什么副作用;而苏韬和凌玉却给出了‘停药’的建议!”

    出现巨大分歧了!

    西医说“给新药”,但中医这边却说“停药”。

    赫连震环视周围的评委,其中两三人是中医专家,他暗叹了口气,每届国医选拔都会出现的场景,本届也出现了,中医和西医的理论基础不一样,所以治疗的办法也截然不同。

    但一般来说,分歧在于,用药的差别。

    中医给中药,西医给西药。

    但这次却是截然不同,顿时硝烟味就浓烈起来。

    “笑话!”季冬和站起身,激动地笑道,“有病不吃药,竟然还停药,这是何等荒谬的办法!”

    赫连震皱了皱眉,对季冬和的激动有些不满,但他内心却赞同季冬和的观点,苏韬和凌玉给出的办法不可取。

    从西医的角度来看,有病一定要用药物及时干预。

    季冬和发现自己刚才的评判,过于冒失,主要前面被苏韬和凌玉隐隐领先,那种滋味让人感觉很耻辱。

    在三个西医候选人之中,季冬和是最瞧不起中医的人。

    原因很简单,因为现在他的家庭医生公司,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就是一些经验比较丰富的老中医。

    中医讲求全科治疗,西医虽然也有全科医生,但与行医多年的老中医相比,还是处于弱势,在精英人群中,中医注重养生保健,防治未病的理念,更加受欢迎。

    所谓治未病,是通过饮食起居、情志调理、运动疗法及中草药等多种措施,调养体质,调理身体阴阳气血等平衡,增强人体抗病能力,让人体少生病、不生病,纵使得病也能尽快痊愈,痊愈后少复发。

    苏韬见评委议论纷纷,起身缓缓道:“停药,并不代表不治疗,而是可以用其他办法来代替,比如针灸、推拿!我和凌玉在诊治方案中都提到了这一点!”

    虽然他没有看到凌玉的方案,但相信凌玉的治疗方案跟自己的方案绝不会相差太远。

    凌玉则在旁认同地点头,心中涌起一股知己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