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514章 绝望中的曙光
    喝完咖啡,倪静秋还有要事处理,便与助理安茜先行离开。

    上了商务轿车,安茜汇报道:“小泉冶平一直在接触许多名医,至于与我们的合作,也搁置下来。我们是否要放弃”

    倪静秋皱眉,叹气道:“看来与富士财团的合作,没有想象中那么顺利。”

    安茜担忧地说道:“至美传媒似乎也嗅到了商机,正在与小泉冶平接触,而且向他推荐了不少中医名家。”

    至美传媒是新广传媒的主要竞争对手,两家企业一直在项目上有竞争。

    “富士财团是我们先物色到的投资商,他们明目张胆地挖墙脚,太不讲究道义了。”安茜气愤地说道。

    倪静秋摇头苦笑道:“商场原本就是一个要讲策略的地方,至美传媒如果没有这个敏感度,如何会成为我们的对手呢另外,你也不要太着急。连王氏医馆都不敢接的病人,至美传媒又怎么可能轻易找到合适的大夫来给他治疗呢”

    安茜突然想起一件事,道:“苏大夫,不是医术很高明吗要不请他出手”

    倪静秋忽想起那天在饭局上见面的场景,摇了摇头道:“暂时还是不要麻烦他。他现在专心致志应对国医选拔,那才是重中之重。”

    安茜没有继续说什么,复杂地看了一眼倪静秋。

    睿智聪慧的女上司,遇到苏韬之后,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仅更爱打扮,而且处理问题还有些瞻前顾后,没有那么爽利了。

    位于燕京东郊的岛国式酒店。

    小泉冶平最近这几日在大使稻田健次郎的帮助下,见了不少中医名家,但效果欠佳,即使有医生给小泉冶平提供建议,也是以保守治疗为主,难以帮小泉冶平提供全新的治疗方案。

    越智浅香在厨房熬好了一锅中药,小心翼翼地装好一碗,然后颠着小碎步,来到外面客厅,发现丈夫正躺在榻榻米上,满脸大汗,痛苦地翻来覆去。

    小泉冶平也是够硬气,虽说痛苦无比,但强忍着不发出声。

    越智浅香连忙放下药碗,进房间找到医疗箱,取出一根银针,也顾不得消毒,匆匆回到客厅,给小泉冶平迅速地扎了几针。

    十几秒钟之后,小泉冶平紧皱的眉头终于舒缓,他睁开眼,温和地笑道:“浅香,辛苦你了,你再次将我从死神的手里拉回来。”

    越智浅香无奈地说道:“你知道,我只是暂时用针灸麻醉法,让失去痛觉,属于治标不治本的办法。”

    小泉冶平惨然笑道:“不,你这就是在救我”

    越智浅香叹了口气,道:“先喝药吧。等药效上来之后,你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小泉冶平望了一眼黢黑且刺鼻的药汤,苦笑道:“我恐怕也活不了太久了。这药起初还有些效果,但现在我病发的频率越来越快,这是身体产生抗药性的效果吧其实你这样做,完全没有必要,不仅你很累,我也辛苦,不如让我安然地死去吧”

    越智浅香抹着眼角的泪花,嘴角却挤出笑容,道:“千万别这么说,一定要相信会有奇迹发生。”

    小泉冶平摇头苦笑道:“没用的,我已经看过那么多中医,原本或许还有一丝希望,也彻底打消了。”

    越智浅香咬牙道:“稻田先生还在为你寻找更多优秀的中医,如果我们在华夏找不到办法,再去印度、埃及、希腊。”

    小泉冶平自嘲地笑道:“现代医学已经证明我患的是绝症,你却想从古医术中找到办法,这其实自欺欺人。”

    越智浅香用力地握住丈夫的手,道:“你千万不能丢失活下去的勇气,那样只会让病情更加恶化。”

    小泉冶平望着年轻的妻子,那诚挚温婉的眼神,心神微动,点头道:“谢谢你的鼓励,为了你,我也要坚持下去扶我起来,我要喝药”

    尽管这碗药汤苦涩难以入口,但小泉冶平还是面无表情地一口气喝光,还朝越智浅香翻了翻碗,表示自己喝得一滴不剩。

    越智浅香也终于流露出幸福的微笑,轻声道:“你在我的心中一直就是个英雄,相信你一定能战胜病魔,早日康复。”

    与小泉冶平又说了几句激励的话,越智浅香发现丈夫在药效的作用下,露出了疲态,扶着他躺上了床,然后轻手轻脚地盖上了被褥。

    等关上房门,门铃声响起,越智浅香迅速走去将门打开,稻田健次郎正准备说话,越智浅香将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道:“冶平刚刚睡下”

    稻田健次郎暗叹小泉冶平太有福气,竟然修得越智浅香如此温柔、贴心的貌美娇妻,跟着越智浅香来到了书房。

    “在燕京的中医名家,我已经请遍了。至于其他一些名家,我也发过邀请函,他们听说了病情概况,均表示无能为力。看来中医无法只好小泉的病,所以我建议你还是另寻他法吧”稻田健次郎无奈地说道,深感不能为小泉冶平帮忙,而感到歉疚。

    越智浅香咬着嘴唇道:“您也知道,家父是一名汉医,所以我对华夏中医深信不疑。暂时没有找到解决办法,只是没有找到那个合适的人选。”

    稻田健次郎见越智浅香如此坚持,沉默片刻道:“我倒还有一个办法,不知你愿不愿意接受”

    “什么办法”越智浅香面色凝重地问道。

    稻田健次郎沉声道:“华夏每过一段时间,都会进行国医选拔,能成功脱颖而出的,均是医学精英。如果小泉冶平愿意申请国医选拔的试医患者,不仅可以接受国医专家组的病情评估,同时也可以让那些参选者进行尝试性治疗。”

    越智浅香陷入沉思,沉声道:“华夏国医的水平,我曾经也有所耳闻,这倒是一个不错办法。”

    稻田健次郎的建议,其实也是一个中医名家好友给他出的点子,他连忙补充解释道:“小泉先生作为国医选拔的患者,绝不会影响他的地位和名声。相反,这能衬托的小泉先生的重要性,毕竟那些国医专家,大多和王氏父子类似,等闲人物,他们不会出手治疗。”

    不少医学名家,为了顾及自己的医名,面对小泉冶平的绝症,不会轻易尝试治疗。

    但如果成为国医选拔的试医患者,那就不一样,不仅参选者得硬着头皮治疗,那些国医评委也得事先评估小泉冶平的病情。

    绝望中露出一线曙光

    越智浅香深思熟虑之后,明白了到稻田健次郎的良苦用心,自然不会拒绝。

    越智浅香缓缓起身,朝稻田健次郎鞠躬,由衷地感谢道:“稻田先生,一切就拜托您了”

    稻田健次郎目光落在越智浅香白净柔嫩的俏脸上,心中一软,同情地说道:“我和小泉是多年的好友,这又算得了什么呢”

    得到越智浅香的认可,稻田健次郎就得安排后续事宜,毕竟国医选拔的那些评委,并不一定会同意,让小泉冶平成为试医患者。

    想要成功让小泉冶平进入是试医患者的名单,或许还得走一些外交渠道,他进了轿车,就给华夏外交部一位熟悉的副部长说明了来意。

    副部长并没有直接答应,毕竟这个牵扯到跨部委沟通,而且国医选拔是卫生部非常重视的活动,外交部想安排一个病人进去,必须要走相应的申请流程,通过率极低。

    倪静秋回到家中,与倪步清迎面撞,身后还有表弟詹迪飞,看上去垂头丧气。

    倪步清主动与倪静秋打招呼,寒暄道:“静秋,你回来了啊”

    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况合适自己的亲姑妈,倪静秋轻声道:“是的,姑妈您回来了啊”

    倪步清愧疚地一笑,道:“你表弟闹出那么多事情,我特地带他来请罪的”

    倪静秋心中一宽,柔声道:“表弟很聪明,关键是还得静下心,受点挫折也是好事。等调整一段时间,我爸肯定还会委以重任。”

    倪步清连忙笑道:“是啊,我也这么想的你先忙,我们就先走了啊”

    等倪静秋走远,詹迪飞微怒道:“妈,你今天是怎么了,先对舅舅舅妈低声下气,现在还对表姐这么和善,莫非是吃错药了”

    倪步清没好气地瞪了他一眼,微怒道:“你懂个屁回去之后,好好修身养性,以后千万不要胡来。你以后肩上的担子可不轻呢”

    倪静秋进了书房,见倪步伟正在批阅文件,见地上摆放着一堆礼品,道:“姑妈,真是变性了,第一次回家还带了这么多东西,以前可是只有出没有进的主儿。”

    倪步伟淡淡一笑,摘下眼镜,道:“她有千错万错也是你的姑妈,我的亲妹妹,所以要谅解她。”

    倪静秋一语道破天机,无奈苦笑:“回购她手上的股份,看来最终还是撤销了”

    倪步伟站起身,在书房走了两步,“作为一家之主,要有包容心。虽然我知道你小姑在外面没少做抹黑倪家的事情,但我们要宽己待人,如果有血缘的家人,都不多照顾,那些外姓人如何能安心攀附你这棵大树呢你以后接管了倪家,一定要铭记”

    倪静秋见倪步伟面色有点憔悴,点了点头,笑道:“又坐了一天吧你看上去很累,我给你捶捶背吧”

    倪步伟满意地看了一眼女儿,坐在了椅子上,倪静秋握紧粉拳,在父亲的肩上,灵巧、熟练地轻轻捶打